第531章 三国会谈(上)

论仲琮看到凉州城内冲出来的人马,第一反应便是掉头逃跑,心中又惊又怒。

杀了我们吐蕃使团一次还不够,还来?

大唐天子派出的使节究竟是人吗?如此丧心病狂的使节,吐谷浑领兵的将军都没你这么狠,你特么不是来谈判,是来挑事的啊。

不,岂止是挑事,简直是搅屎。

论仲琮是个惜命的人,虽然使命在身,但小命更重要,见凉州城内莫名冲出来一队人马,必然是冲着吐蕃使团来的,论仲琮毫不犹豫选择逃跑。

掉转马头,论仲琮大声叫骂了几句,跟随而来的使团随从们也纷纷掉头。

凉州城里冲出来的那队人马却紧追不舍,为首一人身穿皮袍,发髻缀以五彩翎羽,手执一柄弯刀,却正是弘化公主。

见论仲琮和吐蕃使团掉头,弘化公主大怒,一边鞭打马儿一边喝道:“吐蕃贼休走,今日做个了断!”

须臾间,弘化公主率领的人马追上了吐蕃使团,然后将他们围了起来。

双方离近了,论仲琮认出了弘化公主,这才明白追他们的人马竟是吐谷浑使团。

论仲琮对大唐使节或许有几分惧怕,但说起吐谷浑使团,他可就不困了。

战场上把你们揍得哭爹喊娘,国土丢了一大半,我打不过唐军,还打不过你吐谷浑吗?

“战!”论仲琮拔刀大喝。

所有吐蕃使团随从纷纷拔出了刀。

两个使团已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弘化公主对他们恨之入骨,自然不会怯战,闻言也喝道:“冲上去,杀了他们!”

两拨人马瞬间陷入一场乱战。

弘化公主是金枝玉叶,自然不会亲自参战,早被贴身侍卫牵着缰绳远离战圈观看。

这位公主殿下真是暴脾气,也不知是天生继承了李世民的性格,还是嫁到吐谷浑以后,被游牧民族的性格影响了,说打就打,毫不含糊,颇有几分巾帼飒爽之气。

这一战,双方使团打得昏天黑地难舍难分,两拨人马数百人械斗,在凉州城外殊死相搏。

鏖战许久,双方各有死伤,论仲琮的脸上也挂了彩,不知被谁的刀狠狠划过,脸上血流不止,看起来颇为狰狞。

不远处的凉州城墙上,李钦载猫着腰,从箭垛的间隙里探出半边身子,看着双方使团的混战,李钦载口中啧啧有声。

“太残暴了,啧,我还以为动动拳脚就罢了,没想到开局就动刀……”

李钦载的身旁,凉州刺史裴申小心翼翼地陪着。自从凉州官仓被人纵火后,李钦载毫不客气地接管了凉州城,裴申自知犯下大错,最近表现得既可怜又乖巧。

“李县伯,下官见两国使团已死了不少人,再打下去怕是会出事吧?”裴申轻声道。

李钦载指了指混战的战场中心,道:“那位吐蕃使节和弘化公主没死,就出不了大事,死几个随从怕啥,不是咱大唐的人,全死绝了也不心疼,两位使节活着就够了。”

“那……让他们再打一会儿?”

李钦载眯眼看了半晌,方才道:“差不多了,孙从东,传令禁军出城,把城外那两伙斗殴的街溜子分开,有伤的治伤,死了的就地埋了,请两位使节入城安顿。”

说完李钦载再次深深看了一眼鏖战的两国使团,嘴角噙起一抹冷笑,转身下城楼,回刺史府。

…………

三国谈判,重要的诚意。

刺史府前堂,李钦载笑吟吟地看着两国使节,觉得他们诚意满满。

弘化公主面若寒霜,一双眼睛如同饿狼般狠狠盯着论仲琮。

论仲琮更感人了,脑袋包得跟粽子似的,只露出了一只眼睛,一条胳膊还打上了夹板,却仍然轻伤不下火线,诚意十足地坐在李钦载面前。

“吐蕃大相遣使论仲琮,拜见大唐使节李县伯足下。”论仲琮起身,礼数周到地向李钦载行礼。

李钦载也肃然回了一礼。

大场面都讲究礼数,李钦载也不能给大唐抹黑。

论仲琮侧转身子,下意识想要给弘化公主行礼,手刚举起便反应过来,拂袖怒声一哼,坐了下去。

弘化公主柳眉一竖:“大胆狂徒,敢对本宫无礼!来人!”

前堂外一片寂静,没人理他。

担心两国使节在面前火并,会伤到自己这个无辜者,今日谈判之前李钦载便已下令,除了两国使节本人,双方使团任何人不得入刺史府。

未雨绸缪是正确的,这不就避免了一场血光之灾。

见久久没人理她,弘化公主也反应过来,这里是凉州城,不是她颐指气使的吐谷浑王帐,于是悻悻一哼,重重坐了下去。

李钦载将二人都不说话,这才微笑道:“三国使节齐聚一堂,这是天大的缘分呐,不如请画师给咱们画个集体像,用以流传后世,名垂千古?”

论仲琮和弘化公主异口同声道:“大可不必!”

说完两人一愣,然后狠狠怒视对方。

这该死的默契感!

要不是觉得给吐谷浑可汗戴绿帽不礼貌,李钦载都忍不住磕这对cp了,相爱相杀,超甜的。

看看人家这相杀,那是真的抄刀杀啊。

“既然都不愿画像,那就算了。咱们……说正事?”李钦载看着二人道。

二人以沉默表示同意。

李钦载坐在蒲团上,渐渐挺直了腰,脸色也严肃起来,缓缓道:“首先,既然都坐上谈判桌了,吐蕃和吐谷浑两国可否休战?”

“不休战!”论仲琮和弘化公主再次异口同声。

啊,又磕到了,老夫这颗该死的粉红少女心啊。

“你们愿意打就继续打吧,不过谈正事之前,我们先论是非正邪。”李钦载扭头望着论仲琮,道:“吐蕃入侵吐谷浑,你们理亏,武力上你们赢了,但道义上你们一败涂地,我这么说没错吧?”

论仲琮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此为吐蕃与吐谷浑之间的事,敢问唐国何故插手?”

李钦载微笑道:“我是大唐天子所遣使节,吐谷浑是大唐藩属国,大唐插手有错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