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阻拦

天海剑派与魔宗六道高手厮杀成一团,已经有十几名天海剑派高手倒地不起,气绝而亡。

这一次厮杀不是上一次。

这一次如果不是朱霓暗中相助,被灭的就是他们,所以他们下手绝不留情。

多杀一个天海剑派高手,仇敌便弱一分,将来便给同门少一分麻烦。

法空看到魔宗六道原本的精英高手已经撕开伪装,化为最无畏的杀戮者。

六道的高手行事原本就极端,受朱霓一番折腾后憋屈异常,又被天海剑派追杀更加憋屈,憋屈到了极致,他们疯狂开来,厮杀起来奋不顾身。

法空摇摇头,收回目光,继续打量着周围。

这一座秘室是先前的老者所建,而剩下的九座石室则是洞府的主人所建。

洞府主人在这里呆了十五年,最终英年早逝,与先前的女子葬到了一起。

一百多年后,太祖受伤落难,飘流到这里,进入了洞府,得到了洞府主人的遗留。

成大事者,当真需要足够的运气。

在这般偏僻之极的地方,遇到这座山峰,碰上山峰里的洞府,实在不知有多么低微的概率。

太祖却做到了。

这便是气运所钟,羡慕也羡慕不来的运气。

他深邃的目光一处一处的看,看这些石室的由来及变化,花费了好一番时间。

待那边的天海剑派弟子逃命,被魔宗六道的高手追杀之际,他才看完了这九间石室。

看遍了石室的每一处。

看到了太祖从这九座石室得到了什么东西。

却是每一间石室,皆有一门奇功,石壁上雕刻有每一门奇功的心法,还有修炼感悟。

太祖将每一门奇功都抄录成秘笈,精心制作,然后将每一间石室全部抹除干净,不留一点儿痕迹。

因为保密之故,这里的每一间石室的每一座石壁,都是太祖亲自下手抹除。

通过这些石壁,法空能感受得到太祖的修为深浅,与现在的自己相当。

自己种种奇遇才有如今的修为,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太祖虽然年纪比自己大,能达到自己这般修为也是奇才中的奇才,当然他也是有诸多奇遇。

他闭上眼睛,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一片石矿内。

这座石矿面积庞大,上千人之多,有监工在挥舞着鞭子大声喝斥,不让采矿人偷懒。

法空将数块巨石直接收入了时轮塔内,然后消失不见,从出现到消失,除了巨石消失之外,没有留下一点儿痕迹。

他下一刻出现在灵空寺。

站在灵空寺的住持院子里,四块巨石跟着出现,然后四块巨石纷纷开始变化。

每一块巨石都一分为四,形成四块光滑的石壁,一共十六块石壁整齐的列成四排。

下一刻,这些石壁纷纷消失。

他再次消失,出现在时轮塔内,执一支朱笔,开始在这些石壁上挥洒。

一个个端正小楷出现在石壁上,一篇心法之后,往往还配有图画。

他在时轮塔内不知时间的流逝,待彻底将九门心法刻印下来,他倏然离开。

下一刻,他重新出现在那座秘室内,打量着这秘室,总觉得还有一些不对劲儿。

当初的魁梧老者建了这秘室,刻下鱼龙乾坤变之后离开,再没有出现。

可如果只是刻下鱼龙乾坤变,没有必要非要建这么一座秘室,为何非要建得如此之隐秘?

这般做法,不像是怕鱼龙乾坤变失传,从而留下,反而像是被人发现。

鱼龙乾坤变玄奥,可这秘室应该也别有玄妙,不是简单的秘室,一定还蕴含着别的。

他闭上眼睛,静静站在秘室的正中央,心眼反复的观照,想看清楚玄妙。

那位魁梧老者身怀鱼龙乾坤变,自是不能小瞧,在秘室上留下玄妙是极有可能的。

他看了一会儿,最终摇摇头,好像就是单纯的九间石室,这秘室没有异样。

难道这秘室的玄妙是被九座石室破坏了?

他皱眉沉思,最终没有再继续深入,先看向了魔宗六道与天海剑派的厮杀。

天海剑派的高手终究还是逃走,逃进了海天崖。

魔宗六道的高手极不甘心,停在海天崖山脚下的竹林前,死死瞪着海天崖。

他们跟前站着朱霓与林飞扬两人。

两人面对数百人,朱霓与林飞扬却神色从容平静。

魔宗六道的精英高手们灼灼瞪着朱霓,神色复杂,既有愤懑,又有几分其他的。

可如果她最后不拉自己一把不恢复自己修为,恐怕已经死在了天海剑派高手剑下。

应该说这是救命之恩。

所以不能不感激,

可是说感激,又觉得不该,自己修为原本就是她废掉的。

比起感激,更强烈的情况是愤怒。

毫无反抗之力被她废掉了修为,这种滋味想来都压抑憋屈,不想再经历。

纵使她美貌动人,可还不是想看到她这张脸,一看到就想起自己的软弱无能。

林飞扬平静看着众人,面不改色,其实是模仿着法空平时的举止仪态。

此时乍看上去,颇有几分威严。

朱霓轻声道:“诸位,海天崖闯不得,峰内蕴藏着无数的陷阱与杀机。”

“朱司马,你到底是帮哪一头的?”一个俊朗青年忍不住喝道:“是帮天海剑派还是我们?”

朱霓轻轻摇头:“我是神武府弟子,当然是站在朝廷这边,劝你们别去自投罗网,也是不想你们再遭重创,从而削弱了大乾武林的实力。”

这一次两宗闹得太过火,已经死了不少的高手,对大乾武林与朝廷而言都是巨大损失。

自己不能彻底的阻止他们大战,能做的只是在保全自己的同时,尽量阻止死更多的人。

只是实在不明白,为何法空大师不出手阻止,凭大师的本事,应该能阻止的。

“天海剑派如此猖狂,这是收拾他们的最好时机!”那俊朗青年沉声道:“错过了今天,往后恐怕再没机会了!”

天海剑派现在空虚,正是最好的攻击海天崖的时机,如果再磨蹭一阵子,可能天海剑派的弟子皆回援。

他们很想攻进海天崖,甚至杀掉天海剑派的掌门,那才是真正的解气。

朱霓轻轻摇头:“你们这些人,攻进海天崖就是送死,还是回去吧。”

“朱司马,让开吧!”那俊朗青年沉声道:“我们总要一试的。”

朱霓蹙起秀眉。

林飞扬再绷不住平静沉稳,发出一声冷笑:“我就说嘛,他们不识好人心的,想找死那就由他们去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