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节 返回大昌国

幽黑旋涡消失,肖执的双眼之中绽放出了璀璨耀眼的金色光芒,扫视四面八方。

很快,他便在下方处的莽莽山林之中,发现了目标。

发现目标之后,肖执的身影顿时如泡影般,消失在了空气中。

山林深处,一株十人以上才能合抱的大树的粗大树枝上,一名青衫老者如同朽木般躺着,一双浑浊的眼睛透过繁茂的枝叶,无神的看着天空。

他看起来已经很老了,脸上布满了皱纹,头发也显得极为稀疏,浑身都在往外散发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虽然他看起来已经很老很虚弱了,却并不代表他可欺。

林中多勐兽蛇虫,越是茂密的山林之中,越是如此。

一只如篮球般大小的蚊子,发现了这名躺在树干上的苍老人类,当即发出了兴奋的嘶叫声,改变了原有的飞行轨迹,透明翼翅高频震动着,飞向了这名苍老人类。

这么大的蚊子,现实世界之中绝对是没有的,即便是在众生世界当中,这也绝对属于妖物的范畴了。

嗡嗡嗡……

妖蚊所发出来的巨大嗡鸣声传入这名老者耳中,这老者对此却是毫无反应,就似没听到一般。

呼吸间,妖蚊已经趴在了老者身上,抬起如黑针般的口器,狠狠扎向了老者柔弱的腰腹部,便听嗤的一声响,恐怖能量爆发,这只来袭的妖蚊,嘶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当场化作了齑粉。

这已经不是第一只死在这里的妖类了。

之前也有好几只妖类,袭击过这名老者,而它们的下场和这只妖蚊一样,都是刚一与这名人类老者有了身体接触,便有一股恐怖能量爆发,将它们给击成了齑粉。

这些妖类不知道,这股杀死它们的恐怖能量,是护体真元,是人类道境修士所拥有的一种常规护身手段。

呼!一名身着寻常青色武服的青年,背负着双手,突兀出现在了老者身前的树枝上。

之前面对妖蚊时,就跟死了一样毫无反应的苍老人类,这时候却彷佛受到了惊吓般,腾的一下就从树干上跃起,身形往后爆退出了数十丈远,这才悬停在了空中,一脸警惕的注视着这名突兀出现的青年。

青年见此一幕,只是澹澹一笑,说道:“不必紧张,我没有恶意,老人家,此番多谢你了,这是狐阳当时答应给你的酬劳。”

这名人类老者,正是向狐阳提供异水情报的那名元婴散修!

“狐阳?”

老者先是疑惑,随即似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勐然间瞪大了。

“小修见过大神!见过大神!”老者直接凌空跪下了,冲着肖执勐磕头,原本浑浊的眼中,有着难掩的激动之意!

是那尊大神!

是狐阳口中的那尊大神!

那个叫做狐阳的家伙,在从他口中获取到关于异水的消息之后,便让他在此等待,不要走动,说答应给他的延寿之物一定会给他的。

于是他便在此等待。

结果,好几天时间过去了,那个叫做狐阳的家伙,就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没再出现了。

老者愈发感觉自己这是被放鸽子了,但他没办法,只能继续等着。

原本,老者对此已经越来越不抱希望了,结果在这时候,狐阳口中的那位大神,竟然亲自出现在了他眼前,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不必如此,这是你需要的延寿之物,可延寿五十载,你拿着吧。”肖执说着,轻轻一挥手,便有一枚如碧玉碎片般的事物凭空出现,飘向了这名老者。

这枚如碧玉碎片般的事物,唤作树精妖丹碎片,乃是肖执曾经所获得的一种延寿之物。

正常的树精妖丹碎片,延寿效果可没这么好,但在被肖执以‘言出法随’的能力强化过之后,其延寿效果将得到显着增强。

眼前的这块,就是被肖执以‘言出法随’的能力增强过的。

“多谢大神赐宝!”老者高喊着,伸出手,恭敬接过了这枚树精妖丹碎片,只觉得这延寿之物触手冰凉,散发着浓郁至极的生命气息!

老者大喜,正准备再次向肖执拜谢时,却发现,眼前的青年已经不见了踪影。

老者的双眼之中,顿时迸发出了莫名的青色光芒,向着四周张望,却是连肖执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显然,肖执已经走了,走得悄无声息。

在向着周围张望一阵之后,老者苍老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大神只赐予了他延寿之物,便离开了,他渴望的其它东西显然是没戏了,这让他不禁有些失望。

失望之色一闪而逝,老者的身影化作残影,很快便消失在了这片山林之中。

不久之后,老者的身影出现在了一片山涧之中,他依山布下禁制,便开始迫不及待的使用起了手中的这块延寿之物。

很快,便有绿色光芒亮起,透发出无尽生机。

当这绿色光芒变得暗澹下来时,之前头发稀疏,满脸是皱纹,双目浑浊的老者,已经变成了一名额头光洁,剑眉星目,一头黑色长发披肩的少年郎。

此刻,这名元婴散修看起来哪里还有半分老态?

“大神说了,此物可延寿五十载,也即是说,我还有五十年可活,必须得在这五十年时间里突破境界,我才能继续活下去,否则,五十年过后,我还是得死!”少年喃喃道。

“得寻一处合适的洞府用来修炼,先闭关苦修十载,看看能不能行。”少年喃喃自语着,收了禁制,身影化作残影,很快便消失在了这处山涧之中。

而此时,肖执已经在距离颍川绝域两千里处,与狐阳汇合在了一起。

“执哥,情况怎么样?”见面之后,狐阳有些忐忑的开口问道。

肖执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已经搞定了。”

狐阳闻言,明显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执哥你亲自出马,果然不一样,轻轻松松就将这事情给搞定了。”

肖执听到这话,只是笑了笑。

这事情搞定得确实还算轻松。

主要是,他现在的实力够强。

若他的实力在神灵当中只是普通水准的话,那几条幽泉水龙估计都能要了他的命,更别说颍川神主的那道残魂了。

颍川神主的这道残魂,看似很弱,就好像风一吹,就能给他吹散似的,但肖执有种预感,颍川神主的这道残魂,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弱。

颍川神主的这道残魂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弱,应该只是忌惮于他的实力,故意示弱,不想与他拼个鱼死网破而已,这才选择了‘花钱’消灾。

若是他的实力不够强,没有达到让颍川神主这道残魂忌惮的程度,那他即便能够勉强战胜那几条幽泉水龙,估计也得栽在颍川神主的这道残魂手中。

众生世界,终究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

在这里,有实力真的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肖执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就是因为他的实力够强,大梁真君在他的面前才会显得恭恭敬敬的。

就是因为他的实力够强,颍川神主的这道残魂才会在他的面前装孙子,宁愿忍痛将幽泉龙珠这件至宝给让出来,也不愿冒险与他拼杀……

狐阳又道:“执哥,你之前只是让总部的人通知我,让我不要靠近颍川绝域,赶紧远离颍川绝域,后来我才知道,你的那道元龙分身已经战死了,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告诉我么?”

见狐阳看着自己,一脸的求知欲,肖执略一犹豫,点了点头,说道:“好,你既然想听,那我便跟你说说。”

说着,他便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后续的一些事情,简明扼要的跟狐阳说了。

这些事情,他其实也没啥好隐瞒的,哪怕狐阳不问,他等下也得找个时间,将这事情跟总部汇报一下的。

狐阳听完之后,说道:“原来这幽泉异水是这么来的啊,我还以为这异水是天然诞生的呢,还有那幽泉水龙……”

说到这里时,他又有些后怕:“幸亏我当时试探这异水的时候,没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出来,没有惊扰到里面的幽泉水龙,要是一不小心惊扰到了这幽泉水龙,我估计得凉凉了,我辛辛苦苦所修炼出来的实力啊,若是就这么没了……我特么干脆去一头撞死算了。”

“想想就让人觉得后怕啊……”

肖执说道:“现在知道自己实力弱了?那还卡在金丹作什么?赶紧升元婴啊!”

狐阳道:“回去就升元婴,回去就升,就在几个小时前,咱们的总部联系我了,说我的元婴渡劫物已经有着落了,说他们给我找的这个元婴渡劫物很不错,说他们已经给我算了,基础渡劫成功率加雷火丹、天劫阵,加渡劫地点加成,加国战胜利的那10%加成,再加上我的这枚元婴渡劫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加在一起,我的渡劫成功率已经接近95%了。”

肖执说道:“95%么?那你这次渡元婴天劫,应该是稳了,能够将成功率冲得这么高,总部给你找的这枚渡劫物,还真是非同一般啊!不过这也能说得通,毕竟你的法则领悟度很深,像你这样的,肯定已经上了总部的重点培养名单了,能够获得总部的资源倾斜,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嘿嘿嘿……”狐阳只是在嘿嘿直笑,对于元婴境充满了期待。

肖执又看了他一眼,说道:“好了,我准备回大昌国了,要不要带你一起?”

狐阳道:“当然得带着我一起回去了,执哥你可不能将我给抛弃在这里不管啊。”

肖执笑着道:“放心吧,不会的,你在这里还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

“没有。”狐阳刚说完没有,又一拍脑袋,说道:“对了,那个元婴散修,我答应过他的,说要给他延寿之物的。”

肖执笑着道:“延寿之物我已经给他了,除了这个事情之外,还有别的什么事情么?”

“已经给他了啊,那没什么事情了。”狐阳摇了摇头。

肖执说道:“那行,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说完这话,他微微转过身来,对着空气说道:“真君,我现在就离开,这段时间惊扰到你了,不好意思。”

在他的目光所及处,距离他百余里远的地方,空气波动了一下,一道人影浮现而出,正是大梁真君。

大梁真君冲着肖执深深一揖:“道友远来即是客,我送一送道友。”

“不必,不必这么麻烦。”肖执摆了摆手。

下一瞬,他便带着狐阳一起,身影化作了泡影,消失在了空气中,只剩下了大梁真君还立在了半空中,维持着作揖的姿势。

肖执走后,大梁真君缓缓站直了身子,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复杂。

他施展隐匿神通,隐匿身形之后,轻易就被这位逍执大神给窥破了,今次是如此,之前在颍川绝域中的时候,同样是如此。

而这位逍执大神一旦施展出了隐匿神通,就跟人间蒸发了一般,他什么都窥探不到。

别的不说,就说这隐身能力以及反隐能力,他就远远比不上这位逍执大神。

“同为初阶神灵,我与他的差距,怎会如此之大呢?”大梁真君不禁叹了一口气,他轻轻摇了摇头,身影随即也化作了泡影,消散在了空气中。

肖执来的时候匆匆赶路,回去的时候,倒是没那么着急了,因此,他带着狐阳,只是以三倍速赶路。

赶路时,他对被他带飞着的狐阳说道:“狐阳,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一遍了,我就不向众生军汇报了,就由你来代我向总部汇报吧。”

狐阳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喜滋滋道:“乐意之至,这是我的荣幸。”

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件让他觉得很荣幸,很开心的一件事情。

他执哥是什么人?

大昌世界的第一玩家,甚至去掉玩家两个字,称之为大昌世界的第一人,都不为过!

他能够代执哥向总部汇报,这绝对是一件非常非常光荣,非常非常长脸的事情。

“我现在就去向总部汇报情况。”狐阳说道。

“嗯,去吧。”肖执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