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夭折的龙蛋

“你还是一样谁都救不了!”

玛丽一世的手臂已经变回原来的颜色,感受着体内又变得有些底蕴的能量,忍不住肆意地狂笑。

“血腥玛丽!你这个魔女!!”

此语犹如一道杀人诛心的重击,路易斯气得暴跳如雷,看着她手中抓着的好似已经完全失去生机的干瘪般高明,他又想起了那惊悚的一夜。

“啊啊啊!!”

悲怒交加的怒吼,他感觉自己的能量好像捅破了什么般开始疯狂暴涨,自己的异能波动也在隔了好几百年后竟然又再次提升了。

路易斯自然是不可能活这么久的,他只是在临死前利用古籍上的记载施展了永生无法逆转的禁术,再献祭掉他的异能才完成现在这个幽灵化。

从此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幽灵,不老不死,修为也永久地降了一个等级。

C级巅峰,49%的异能波动,几百年未进半步步。

原本他以为这辈子就是这个等级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能晋级!

感受着自己身上发生的翻天覆地的改变,异能的枷锁犹如被再次打开了一般,各方面素质都是一种质的飞越。

常有人说B级就是异能者的分水岭,这不只是说说而已。

路易斯凝聚起了一道比刚才结实数倍的幽蓝色幽灵躯体再次冲向高明所在的位置,这一次试图上前阻止的幽灵都被他瞬间拍碎。

“竟然晋级B级异能者了?”玛丽一世有些惊讶,光洁的额头上第一次出现了几滴汗珠。

只见她一只手提着高明的脑壳,另一只手隔空一挡,随着阴风刮起,周围再次出现了无数不畏生死的幽灵。

“还好只是个半桶水的B级异能者,看来长生不死的代价已经让你彻底废了。”

她曾经与不少B级异能者战斗过,现在路易斯的水平明显低他们许多。

“但也必须要跑了,这疯老头虽无法杀我,但必要与我纠缠到底,我现在也只是刚刚恢复到B级异能者的境界,一旦出现什么变故也是凶多吉少。”

玛丽一世暗自思忖,于是再次召唤出无数幽灵挡住路易斯的冲锋。

“小子,也算你好运,就让你自身自灭吧。”

被玛丽一世操控的艾薇想将漏了气的高明丢下就立刻跑路,哪知此刻高明的脑袋就犹如沾了强效胶水般,自己放在上面的手掌根本甩不开。

“呼呼呼……”

刚才已经结束的能量传输竟然又开始运转起来。

失去意识的高明再次向着玛丽一世输送着能量,方才的白色能量已经消耗殆尽,一股新的古青色能量却藕断丝连般续了上来,在滋润着高明已经干瘪身体后,又透过艾薇的手臂流了出去。

“这是什么鬼力量?!”

玛丽一世第一次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虽然吸功大法她用得不多,但每次都是把别人的异能力量吸得精光便停下了,从未见过有人被吸光后又冒出了一股新的力量。

还十分客气地再主动送出来?

就好像你去餐厅吃了一顿霸王餐,吃得饱饱准备走人时,老板又给了一张VIP卡欢迎下次再来吃霸王餐.……

只是这诡异的青光竟然还散发着无限的生机,缥缈的气息犹如深不见底的海洋般深邃,正一股一股地流进自己的体内。

“靠了,我的力量竟然满了??”

玛丽一世神色大喜,这青色能量才只吸收了一部分她便如同磕了最猛的回血回蓝药剂一般,原地满状态了!

“哈哈这是天助我也!”

血腥玛丽张狂地大笑,只见她手臂一握,刚干掉无数幽灵的路易斯再次被无数幽灵包围了,这次每个幽灵都像被加了BUFF一般,一个个壮硕无比,英勇无畏!

“多吸收一点,多吸收一点!!”

她看向高明的血色目光甚至变得有些癫狂,原来脸上波澜不惊的表情都变得扭曲起来。

“吸功大法!!”

她的手臂再次变成深红血色,贪婪地吸收着这不见底的青色能量。

血腥玛丽自然也不可能活几百年,她虽然没有路易斯那样的能“保命”的异能,但还是利用自己对灵魂力量的娴熟掌控成功地逃脱了六道轮回。

当然代价也是极为惨烈,修为直接降到了最低的f级1%的异能波动,虚弱到甚至一个壮一点的普通人都能轻松手刃了自己。

于是她利用自己生前的赫赫凶名,编造出一套“血腥玛丽”的恐怖游戏风靡整个欧洲数百年,在无数追求刺激的人类身上不断吸收蚕食着他们的灵魂,直到今天也才勉强恢复到B级异能者的水平。

只是要从B级晋升到A级异能者就不是单纯地杀人能够完成的,而且现在这个社会也不是以前那个可以随意屠杀的年代,自己也只能偷偷摸摸地发育,所以即使要花个20年甚至30年她也丝毫不意外。

只是没想到今天这里竟然有她的大机缘,她自信只要吸收了这股青色力量,3年之内,自己必能再次攀上A级异能者的境界!!

她看向高明的目光也彻底变了.……

“我又穿越了?”

高明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醒来。

四周都是昏黄色的墙壁,身下是一滩诡异的积水,奇怪的是,这摊水空有水的触感,却一点也没有沾湿高他的身体。

高明慢慢爬了起来,现在的他只感觉自己身体空荡荡的,尤其是腰部位置,总觉得少了什么,即使只是走几步路都虚的不行。

“咦,这不是那颗龙蛋吗?”

高明看着眼前半人高的土黄色巨蛋,忍不住上前抚摸了一下,只是没想到自己才刚一接触这颗龙蛋,便感觉它的生机正在疯狂流逝。

“不要!!!”

高明下意识的整个人抱住了龙蛋,企图阻止青光的外泄,可他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光透过自己的身体不断向外飘散。

随着青光的消逝,这颗龙蛋也完全失去了生命力,暗淡无比,犹如一枚死蛋般静静伫立在哪里。

高明惊慌地将耳朵贴在蛋壳上,果然,以前还蓬勃脉动的心跳声已然消失。

他再也感受不到自己胸口的低音混响的心跳声了.……

龙蛋竟然夭折了?!……

海临大学,中心湖,青色巨龙悠悠地浮出了水面,冥冥之中她已经察觉到自己孩子的状况。

她也不再理会自己正身处闹市,龙口张开,悠远绵长的龙吟响彻整个海临市,磅礴缥缈的气息笼罩了所有海临市的居民。

“吼吼!!!!”

远古凶兽的嘶吼让这座城市的所有人无不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静静地听着这一声仿佛从远古就流传下来的悲鸣。

他们似乎还听出了这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叹息。

“幽冥,我果然不适合当母亲.……”

青色巨龙凝视着远方,脑海中记起来另一只远古巨兽在临走前对他的叮嘱。

这时候一阵金光在湖面上闪起,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美丽少女出现在了巨龙身旁,她躬了躬身形,颇有些担忧地问道:

“师父,是有什么状况吗?”

“不破不立,这是幽冥一族的传统,可我却拖了上千年也下不去手……”她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回答。

最后只见她高高跃起,龙头钻入水面,却没有掀起一丝波浪,水面下方就像是另一个空间一般,她消失在了中心湖。

“紫萱,让他回来的第一时间来见我。

“是,师傅!”

这个周紫萱面色清冷,犹如高傲的雪莲般遥遥独立,那空灵的气质仿佛让湖面都变得肃静了。

她当然知道巨龙师傅说的那个他是谁,但一想到自己要去见这个人,好看的眉毛瞬间就皱了起来。

“哼,那个登徒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