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凛冽的冬日(八)

天阴晦暗,复又飘雪。

十二月,君武从连江回来,周佩进入皇宫看见他时,只见他坐在满是积雪的院内亭台间看奏折。

皇宫外头,因之前刺王杀驾失败,对福建包括包、蒲在内的几支大族的清算,已经开始了。

周佩拿了个垫子,给弟弟屁股下头垫着,随后自己便也坐下来。

“要做这种事情,怎么不先跟我说一声?”

“我也不确定,他们会动手。”正批阅奏折的君武顿了顿,随即,埋头书写如常,“但果真乱世出英雄,想要先下手为强者不少,不枉左卿等人在旁跟了数日。”

一身鹅黄衣裙的周佩坐在那儿,看着嘴上蓄了胡须,默默书写的弟弟好一阵,方才缓缓开口。

“包、蒲几家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大逆不道,朝上的诸位老大人已经点头首肯对他们下手,但是走到这一步,谁也不是瞎子。君武,咱们……周家走投无路,确实是福建的众人收留了我们,他们一开始,也都心存好意……”

君武罢了笔:“武朝要振兴,便注定了要破除旧制,要任用新官员,要破除那些老儒、世家们对军队和政务的制掣……那么因此而来的冲突,从决定革新的第一天起,便是注定了的。皇姐,今年不动手,咱们或许还能稍微和一下稀泥,但到了明年,也是要出事的……当然,这次我只是做好了准备,他们敢动手,我也很意外。”

君武话语平静,说到后来,微微笑了笑,大概对这次行动是难免得意的。周佩便也复杂地笑了一下。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想得清楚,倒也无妨。只是君武,自此刻起,你彰显了你的霸道,那么咱们若然再败,便不会得人收留了,你我姐弟,到时候便只好一道殉国。”

她说到这里,伸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弟弟的手背,君武便也反手与姐姐握在了一起,他笑着想了想。

“武朝这些年,从汴梁跑到临安,从临安跑到海上,再从海上跑来这里。周家失德,令得天下受累,这次走不通路,不跑也罢了吧。这些事情我与岳将军他们也做过承诺。”

这次有福建士绅参与的政变,看起来被轻描淡写地击溃,姐弟二人也一直都占着道理,但实际上对于东南朝廷未来的道路选择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自周佩选择以“谋逆”罪行处理福建士绅的这一刻,从武朝正统名义传下来的王道实利,就此挥霍殆尽了。从此往后,或许还会有儒学大家过来投靠,但任何在地方上具备一定实力的武朝大族,此后恐怕都不会轻易接纳君武这种帝王的到来,姐弟俩从此也已经进入破釜沉舟的境地。

这几日以来,真正困扰周佩的心理压力,或许来自于此。这时与弟弟沟通,见他态度坦然从容,周佩便也放松地笑了出来,她吐了一口气,随后听得君武那边道。

“其实倒也不必如此想,它日若走投无路,我便让文怀带着姐姐去西南投奔老师。帝王霸业成不了,命总能保下来的。”

周佩的表情微微变幻,她看着弟弟的态度,随后将手抽了出来,在对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弄得那般狼狈,还要去到西南惹人嫌吗?我不想去受人白眼。”

“说什么呢?”君武一笑,“老师总不会嫌弃你我。”

“你又知道了。当时在江宁最后与他见面,你还是个萝卜头,我自汴梁最后一次见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快二十年,物是人非,你我都见过多少的人情翻覆……”

周佩说到这里,语速变快,眼神不自觉的冷漠下来。君武笑了笑,又将手伸过去。

“便像姐姐说的那样,离别之时,你我还是孩童,老师那样的人,岂会不关照两个孩童……”

“我不是孩童,我回来便成亲了。你倒是孩子,而且即便他面上不嫌,西南的所有人都会嫌的……”周佩反驳的话语飞快。

“也是一样的。”君武握着她的手说道,随后,微微顿了顿,“说起来,文怀跟我说起过不少老师的事情,皇姐你不知道,他还是跟以前一般有趣,跟自己人都没什么架子,爱开玩笑,但是对他的敌人,那才是谁见谁难受,文怀跟我说起他在梓州前线训斥粘罕的事情,我便忍不住想起他当年对付乌家的手段,姐……”

周佩笑起来,捏了捏弟弟的手:“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还有方才破釜沉舟的决意,君武,若是你总想着打败了便去西南,咱们姐弟怕是真有殉国的一天。”

“……姐姐说的是。”她说到这里,君武微微一怔,方才停住了,随后轻声叹息:“外头可还有什么大事吗?”

“几位老大人首肯了咱们的动作,对外头的看法,也会帮忙安抚。陈敏学陈大人今日上了个折子,也私下里与我说了说,让咱们立刻在武备学堂这里开一届恩举班,由此次未曾参与作乱的福建士绅家族,各推数名年轻人,在武备学堂从速入学。这也算是把话说清楚,咱们要的是能办事的人,不见得是排斥大族子弟。他这想法,我觉得很好。”

“这是好事啊。”君武想了想,目光转动,随后缓缓点头,“出行的事情,我有些一时冲动,也是因为拿捏不准,事先只准备了如何破敌的安排。后来去到连江,缉拿审问花了些时间,有些得意忘形了,左公那边,第一时间忙着写信安抚各方,成先生负责计算……想要把事情做到位,果然还是得这些老大人来……”

长久以来模仿西南的老师,锐意进取,对于儒家众人,虽然也承其恩情,安抚拉拢,但羽翼渐丰之后其实多有疏忽。这一次他察觉到一些端倪,冒险出行,随后以两百余人破敌上千,大获全胜,又在战场上第一次杀人,委实是一生之中最为慷慨激昂的一刻,而作为帝王,也确实是漂亮无比的一次动作。

身边有成舟海、左文怀这些英雄的支持,军队有岳飞、韩世忠的坐镇,到周佩在福州摆平一众大儒名臣,首肯了他的行动之后,君武的这次夺权行动便已经十拿九稳。他心中快意无比,在连江之时也不免泡了几次温泉庆祝,此后筹划了大量安排,但回到福州的这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做法倒也不见得细致。

“过去世家大族皆重文事,对于尊王攘夷这般的说法也极排斥,因此武备学堂才只能从军队与底层吸纳人手,这次打了冒头的两家,给下头腾出位置,其他人应当明白之后武备学堂的重要,对他们进行一番招揽,正当其时……我是迟钝了,竟没能第一时间想到……”

君武一面想,一面低声说着,随后又道:“各个大族子弟招揽过来,彼此容易勾连,相互照应,与之前军中子弟、寒门子弟恐怕也容易起冲突,那这推恩班,应该将他们单列一班,还是打散了与其他人一起,也须斟酌……这些细节,咱们待会问问文怀那边。另外对几位老大人,我想安排他们过来吃个晚饭,与他们推心置腹一番,顺便也让他们家中的子弟多进学堂,姐姐觉得如何?”

周佩笑起来:“你锐意进取,朝中的众位老大人,是既欣慰又有些害怕的,欣慰的是,武朝终能有此进取之君,害怕的是你愣头青,真学了西南的极端,要把儒家的人、甚至世家大族统统打光……你能有此姿态,他们必定欣慰。”

“老师说灭儒,尚且没个头绪,我中人之姿,岂能狂妄至此。只是老人家们习惯了面面俱到,许多甚至抱残守缺,我要破局,年轻人好用一些罢了,其实说起来,我又何尝不想跟那些老大人君臣相得。”君武笑了笑,“只是时局如此,孱弱之人,只好行险一搏。”

周佩看着弟弟的模样,她过来时,其实还有许多话要说的。例如以两百余人迎战上千人这种事情,作为皇帝如此行险,她每每念及,都会后怕,但看到弟弟此时脸上的意气风发,以及他最后的这句话,周佩心中倒是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她捏了捏他的手背。

“往后行险,还是尽量让别人去。”只简单地说了这句。

“我知道的。”君武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也只是说起来危险,皇姐,你不知道,经过了武备学堂半年学习的这些人,加上左文怀他们的帮忙,两百打一千,真跟砍瓜切菜一样,我先前也觉得人家出动的家卫必定是亲信、是精锐,谁知道,往前一冲,咱们直接杀穿,说到底,人已经不一样了,去了武备学堂跟左文怀他们学习的,是真的不一样……”

小雪飘飞的亭子里,似乎也是明白身边亲人的担忧之情,君武笑着说起那日的情形,他语速快起来,孩童也似。周佩已经许久不曾见过这样的弟弟,过得一阵,便也笑了起来。

过了一阵,左文怀被召过来商议武备学堂招新的问题,周佩还要安排与一众老大人的晚宴,聊了片刻就此离开,穿过漫天的雪影时,她想起方才弟弟说的,若有一日此路难行,便投奔西南的事情。

转眼间,将近二十年的时光流逝,曾经的少女早已经历纷繁的世事,过去那惫懒得甚至有些可恶的老师,也已然经历了无数的厮杀。就如同那一个个的世家大族、那一位位的经世老儒一般,人们脑海里思考的,已不再是过往那些单纯的念头。

倘再见面,会怎样呢?

马车驶离皇宫,穿过风雪飘拂的街道,周佩坐在马车的一角,静静回想着最后在汴梁时的自己。

她已经生存在复杂的世界里了。

不久之后,她接到了来自这个复杂世界的,更为复杂的战报。

刘光世出局,戴梦微与邹旭联手,以武朝旧臣之名,光复汴梁。

……

无数的人都在这残酷世界里载浮载沉。

西南进行土改的这个冬天,中原下起了更为凛冽的大雪。

随着大雪的降下,汴梁一带的战火有过短暂的停歇。

率领着号称八十万,实际也超过了三十万的联军北进,刘光世在优势兵力以及从西南买来的精锐武器配合下,一路摧枯拉朽,在整个秋天长驱直进,横扫了半个中原的地方,在大雪降下时,已经在汴梁城下,拉开了包围圈,开始了围攻与劝降的流程。

在整个战争的过程里,居于劣势的邹旭调动兵力,有过数度行险、包操、突袭的举动,每一次的袭击,都表现出了颇高的军事素养,但刘光世皆以堂堂姿态以及武器上的先进抗住了对方的奇袭,即便偶有小败,但整个联军在大的战场上仍旧是不断的攻城略地。

这期间,来自于华夏军的部分参谋人员,也给予了许多对付邹旭的真知灼见。

花钱之后,他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

然而命运的审判也来得极为突然,但似乎也极为自然。

当他在前线指挥作战,准备完成光复中原大业的最后一步时,戴梦微携“圣人”之名在后方串联,他先是邀请了联军之中的各方人员到自己辖地参观考察,认清他将地方上以儒学之法治理得井井有条的能力,随后选取了部分人员,私底下进行了游说。

十一月,他带领自己的学生以及麾下可用的三万余原本负责后勤卫戍的军队,连同汉阳肖征、肖平宝等人,向刘光世大军安排好的后勤路线发动进攻。

这位看似只擅长合纵连横的“儒家圣人”,在动手之时,表现出了雷霆万钧的果断,麾下的士兵随后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勇猛的作战素质,刘光世后路被截,之后戴梦微冒着风雪,只以轻车小队为保护,亲自游说了关键节点上的数名联军将领。

他的游说并不复杂,无非坦陈局面,说清楚刘光世志大才疏、过去只知钻营的事实,随后说明白儒家的名声与邹旭相结合的好处――作为整个天下都害怕的华夏军,如今能够等而下之,对其无比了解却并不想西南那般严苛的,可能就只有汴梁的邹旭一人,邹旭有实力无名分,而他戴梦微执天下儒家之望,未来最可能走出一条路的,也就是这么个组合。

至于跟随刘光世,谁都知道不过是与乌合之众的抱团取暖,在这般严苛的乱世里,大家迟早得找到一条新路。

戴梦微的说法非常有说服力。

过去一段时间,刘光世举戴梦微为儒学的一面旗帜,在军中进行大肆的宣传,此时也看到了效果。

在戴梦微以“今之圣人”的姿态由南面一路压来的同时,汴梁城上,邹旭每一日都在进行更为热烈的战争动员,战鼓如雷响,一天一天的更为热烈。

十一月下旬,当汴梁城门大开,邹旭带领军队如猛虎般扑出时,刘光世带领的数十万大军或是投降、或是炸营,整个汴梁周边,顿时又化作了一片混乱。

军队四散逃亡,刘光世也趁夜逃走。

邹旭率领追兵,紧咬不放。

十一月二十七,傍晚,下起小雪,大战之后的邹旭与南来的戴梦微在营地的大帐外见面。邹旭样貌端方,目光平静而内敛,戴梦微一袭长衫,身形笔直、双唇紧抿,身后还带了数名归附军队的首脑。

在丁嵩南的引荐下,这还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简单的寒暄与介绍后,众人进入大帐,戴梦微道:“可曾捉住刘平叔?”

“正要说起此事。”邹旭笑起来,他不曾解惑,但众人都听得账外有嘶吼声隐隐传来。

那嘶吼的骂声不多时便变得越来越清晰,正是刘光世。不多时,这名身上还披着甲衣的枭雄被五花大绑地拖进帐篷,他身上并无太多伤势,头上甚至还戴着铁盔,一进帐篷,眼见内里的众人,顿时双目赤红,口中骂得更加厉害了,一开始还只是说人忘恩负义,渐渐开始抖人阴私,什么“肖征你老婆被侄子搞过”之类的烂话也频频骂了出来,若非旁边两名士兵用力按住他,恐怕当场便要向众人扑过来。

邹旭微笑地看着这一切,戴梦微蹙眉望着他,也是目光平静,如此过了一阵,只听邹旭道:“戴公不愧今之圣人,一呼百应,今日若无戴公相助,难以活捉此獠。不过他今日如此聒噪,实在难看,不如戴公……送佛送到西?”

邹旭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来,捏在手上。戴梦微扭头看着他,他也笑望着戴梦微,只过得片刻之后,方才道:“还是说戴公仁慈,有君子远庖厨的习惯,要让其他人代劳?”

戴梦微的身边,最为依仗的两名随行弟子想要出来,也在此时,老人缓缓地伸出手:“邹将军说的是,老夫来也行。”

他执起匕首,朝刘光世走了过去。刘光世破口大骂,挣扎更为激烈,邹旭道:“不要让他伤了戴公。”旁边的士兵将刘光世按得跪倒在地。

戴梦微走到刘光世的面前,拔出匕首,刘光世仍在剧烈挣扎,口中大喝:“你看着老子,你有种看着老子!你来啊!你来啊――”

戴梦微便稍稍俯身,目光平静地看着他,随后道:“看着了,还请刘公不要乱动。”

刘光世此前的挣扎近似疯狂,但听得戴梦微的这句话,竟不由得微微一怔,他张开嘴:“你……你这老狗,你……”一时间选不到好的骂辞。

戴梦微将匕首刺了过来,刘光世一身铠甲,身体用尽全力朝后方仰去,他疯狂地躲避戴梦微手中的匕首,但戴梦微看着他,随后缓慢而又坚定地将匕首从他盔甲颈项间的缝隙里刺了进去,鲜血猩红而粘稠,从那缝隙中涌出来、飚出来,刘光世的身体剧烈地弹动着,鲜血染红了戴梦微的手臂与长袍。

众人沉默地看着这一切,就连邹旭都微微眯起了眼睛,似乎也惊骇于这看似孱弱的老人缓慢而坚定地取人性命的一幕。

不久之后,戴梦微将匕首拔出来,递给身边的一名学生,一旁随戴梦微起兵的肖征拔了旁边士兵的一把刀,一刀将刘光世的头砍了下来,其余人也依次上去,剁了刘光世的尸体两刀。

邹旭拿起一条手帕递给戴梦微,擦拭鲜血,随后摊开双手,心悦诚服。

“戴公,请上座。”

冬天未尽,整个天下便都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随后便有许许多多的人忽然回忆起来曾经在江宁发生的事情:倘有一日,戴梦微光复汴梁,将请整个天下的英豪聚首,建立“中华武术会”,并共襄盛举。

江宁大会之时,有许多人甚至都还嘲笑过戴梦微这边无聊的画饼,但这一刻,所有的伏笔,由此连上。自下半年派出使团去到江宁开始,这位儒家圣人早已预料到了半年后的一切。

自从女真人手中救下数百万人命之后,这一刻,他再度成为整个振兴二年最为高光的人物。

纵横捭阖,恍如神明。

------题外话------

对了,推荐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我将埋葬众神》,书里感情戏不错,算是最近在起点很难找到的类型了。最近书荒,如果有感情戏、生活戏写得好的网文,也请给我推荐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