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法通分异途

罗钟倒是没想到朱亦辞提出这位一点,不过这倒是另他打开了思路,他也是由此想到,自己以前的视野可能太狭窄了。

自己虽然身负传法的职责,但能借用的未必一定要是那些得了混沌道法的弟子,那些与天生与元夏意见相悖的人,也是可以暂且合作的对象。

此前他与天夏联络,其实也是走在这条路上,但是天夏对于他的提防和戒备,还有元夏对底下方方面面的控制,使得他一开始并没有往这方面去多思考。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寻常修士的作用着实不大,哪怕是元神修士也一样,元夏所掌握的上层力量,可以随手可以碾压。

但仅仅从推算之事上能省却大量麻烦来看,这些人不是没有用的,只是看他如何运用。

而且他还想到,对于此刻的自己来说,其实并没有挑三拣四的资格,至少有了这些人明里暗里的支持后,至少能掌握一定的消息渠道,对于元夏的动作也能作出反应。

毕竟混沌道法需要实现,到了世间之内也需要符合一定的现世规律,遵循从弱变强的道理,而不是像混沌寄身一样,能得照见未来之身便就算是成就了。

不过他没有心思去具体操心这些,便道:“你说得这些人,方便联络么?”他又加了一句,“我没兴致去拉拢什么人手,你们毕竟不会信奉混沌大道。”

朱亦辞正色道:“在下明白。”

他也不是真的要奉拜罗钟,他提出这一个想法,一个是对方道法在他之上,而且未来可能不止一次来寻他,这回没有对他怎么样,下一次保不齐是否还会这样,所以他刻意讨好。

还有一个,他的确不喜欢现在元夏的规矩,每每都是想着如何打破,可惜不管他怎么推算,都找不到一条路,反而在这个人出现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丝变化,连久久停滞不前的功行都因此有了长进。

那么这证明,这个人是有可能打破元夏固有的天序的,所以他愿意为此提供一些助力。

罗钟道:“那么你就去做吧。我下次来的时候,伱把你做的事告诉我就是了。”说过这些,他扔过一枚黑玉符,道:“有事可用此联络于我。”说完之后,他便直接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便根据朱亦辞提供推算方向,再一次搜寻到了千余名合适的种子,并将之带回到了黑镜之中。

这这些时日过去,先前所收的三个弟子依靠着黑镜之中的不同时流,都是先后进入了元神照影之境,可再修炼下去,那就必须有元神修士或者其之假身来作为他们的约束了。

这倒不急,既然朱亦辞主动愿意提供帮助,那么他可以让此人及其联络的人手提供这些,而不用他自己去费力寻找了,反正假身在元夏这里并不是什么太过珍奇的东西。

此时他将三名弟子唤了过来,并指点道法。

当初他修习混沌大道时,仇司议不明此道,只能让他自行修持,现在他没必要重走旧路,可以将自身的经验提供给自己的弟子。

他的职责在于传道,若不传下道法,那就去不了上层。或者说他若直接这般去到上层,那么他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因为到了上层自会有上境大能来对抗限制他窥伺下层,到时候他甚至不如真余道人。好歹后者这般混沌寄身还能去往世间。

在一番教导结束之后,他让又这些弟子对混沌大道提出自身看法,三名弟子各抒己见。罗钟发现,尽管三人对混沌大道的理解在他看来有些浅显,但是有一些言论令他也受到启发。

果然,道理是越辨越明的。

在他入道的时候,觉得混沌大道无所不包,无所不用,他不用去关心其他东西如何,可是现在,他所要的答案只能在世间求取,混沌大道固然上层,可那是大混沌,并不是他自己,他自身是无法一步登天的。

其次他也是察觉到了,自己虽然借助了混沌之力,并是向着混沌大道而去,可实际上是一步步对抗大混沌的力量走上来的。

那么最后自己最后又会走向何方呢?

他目前还得不到答案。

只是想到这里,他忽然想到,真余道人此刻还是在找合适的修士么?

虽然两人都在大混沌之下,可就像真余道人对兰司议解释的那样,他们走的是两条路。

真余道人需要的至少是元神层次的修道人,寄虚和摘取上乘功果更好。可他知道,要不是求全道人乃是元夏上层,没可能交出来。那么这般人才是真余道人想要的,这才混沌寄身最好的载体。

罗钟想着,大混沌本身没有意识,自己与真余道人的差别,应该是与现世的交接后适应现世的改变。他能感觉到,这两条路可能越到后面越不同,就如天夏和元夏一般,都是修道人,可彼此所持之道却不相同。

他嘿了一声,那就看哪一道能走到最后了。

在指点过这几名弟子后,他又将新近带来的弟子俱都交给了三人代为照拂,自己再一次从黑镜之总出来。

在外待了数天之后,忽然感觉到朱亦辞那里找寻自己,他自语道:“这么快就有结果了么?”当下容黑镜入体,转到了元墩之中。

待他走入内殿时,见这一回,朱亦辞身边站着一名元夏修士,见他进来,深施一礼,道:“南伯见过阁下,在下已是从朱道兄处听闻了阁下之事。”

罗钟看了看他,道:“你也愿意支持我么?”

南伯却反问道:“不知阁下对元夏之道如何看?”

罗钟听到他问起这个,呵了一声,道:“元夏之道削杀诸般变数,于我混沌大道天然对立,我自是要毁其道。”

南伯道:“可若是元夏妥协呢?两道是否可以共处呢?”

罗钟道:“元夏妥协,这是何意?”

南伯当下道:“在下之意,元夏外变不成,但可内变,如此也在混沌变数之内了。”

随后他大致说了下自己的想法。

其意大概是元夏不去求克压天道,而是在天道之下自成一体,仍是保留天序,由自己定拿规矩,比如修士修行就不再是由自身说了算,而是看无情天序,天序认为你有利天夏,你就可功行上进,天序若不许,你永无可能上进。

其认为这比元夏天序好上许多,同时也兼顾了原来一些特点,这般与混沌大道之间就没有彼此无可退让的冲突了。

罗钟觉得有些意思,这也算是一个思路,但是这个人想法太天真了,这人以为道法之争是什么?哪有妥协的余地?

但他没有去说穿,只道:“元夏与天夏的争斗正在进行之中,你就想着改换元夏,不嫌想得太早了么?等你们什么时候战胜了天夏再言吧,”

元上殿,上殿广台之上,坐着十余名元神修士,皆是擅长推算之人。这些人在长久推算之后,坐在最前方的一人抬首,对着站在对面的万道人摇了摇头。

万道人沉声道:“还没有找到么?”

那人道:“万司议,恕我等未曾寻到。”

万道人道:“此人绝无可能就此离开元夏,一定就在世域之中,你们一定要将之找了出来。”

那人无奈,只得应下。

兰司议这时走上来,道:“万司议肯定其人一定在此?”

万道人道:“除非他去了天夏世域,否则一定还在我处。倒是他可能去了天夏阵中,兰司议,你认为此人到了那里就会安分下来么?”

兰司议一凛,严肃道:“应当不会,说不定此人还会与天夏合作。这样可能是天夏在遮掩他的行踪。”

万道人肃声道:“不管是天夏遮掩,还是他自己的本事,只要他一现身,我们就必须知道他在哪里。”

兰司议看了看广台上,道:“这些人几乎是元夏最为擅长推算之人了,他们若找不到……”

万道人沉声道:“还有一人,你去走一回,让他给我一个结果。”

兰司议知道他指的是谁,执礼道:“兰某会尽力。”

他从此间退了出去,转而行到了后殿,不久来到了一座偏僻驻殿之前,对着门前一名弟子道:“我要见穆司议。”

那弟子一礼,道:“穆司议说了,如果两殿有司议到来,里面请便是。”

兰司议点了下,看来算到了自己会来,他走入殿中,穆司议站在那里等着他,并对他一礼,道:“兰司议有礼。”

兰司议还了一礼,道:“穆司议,我等有事需你帮忙推算。”

穆司议道:“我可以帮助算一次,但是值此一次。”他已然退下去许久了,只是霍衡上一次来找他,他给了一个建言,某种程度上妨碍了元夏,故而这一次定算,他当提供制压大混沌的线索,算是还去此等承负。

兰司议沉默片刻,似在与谁人沟通,过了一会儿,他道:“两殿同意此见。”

穆司议听到了两殿答应,意味着自己承负可以解脱了,他稍作推算,便是知道了罗钟存身的具体地点,朝其传意说了一句,道:“你们可去此间寻他。”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