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命运的交织

“开始进攻!”

随着爆炸声响起,事先埋伏在对面山坡侧面的人鱼军也是在这个时候得到信号,开始进攻。

或许是由于大量负责阻挡子弹的巨大魔兽现在全都在这些恶魔阵地的最前方,所以后方的恶魔们并没有多少能够抵抗汹涌子弹的方式。

随着人鱼军战士们那不到五秒钟就能够开出一枪的迅速射击,大量的恶魔在这样的攻势下倒下,而原本在前方负责阻挡子弹的恶魔们也是不得不迅速向后方调转,这也是给了这边山坡上的人鱼军一个喘息和反击的机会。

再看河道这边,突然被截停的河流让这条原本显得十分宽阔的河面一下子变得狭窄起来。

那些鳄鱼魔兽的四肢可以触碰到河底,随即张开四肢,开始向着这边爬来。

那些巨大恶魔的身躯从正面很难击穿,但是随着鳄鱼魔兽移动速度的降低,很快士兵们就发现了它的保护屏障并不能保护两侧。

河道边的人鱼军立刻开始进行交叉射击,不再面对前方的恶魔,而是转向斜对面的恶魔开火。

很快,那些没有屏障保护的恶魔们也是身中数枪,伴随着那些飞溅的血肉和肢体断裂的状况跌入那逐渐变得更加浅显的河流之中。

而用不了多久,对岸的恶魔们就开始发现河流已经开始变得能够涉足而过。它们不再等待后方继续赶来的鳄鱼魔兽,而是纷纷跳入河道,发出怪异的嘶吼声的同时,向着人类军这边冲来。

“这些恶魔是完全不怕死的吗?不是说它们的数量只有一万吗?我怎么感觉已经杀了十万了?!”

“坚持住!绝对不能让它们过来!坚持住!”

前线的战士们正在奋战,作为最高指挥官的爱丽儿现在位于后方,当然也能够很清晰地听到前方传来的那一阵阵的炮声轰鸣。

现如今,整个雷语系统内已经如同轰鸣一般地开始传达出各种各样忙不迭的信息,各个阵地的通讯兵们正在不断地将战况上报汇总,与各地进行交流。根据这些信息,坐在大本营内的爱丽儿才能够知道前线究竟发生了多么复杂的事情。

只不过,现在的战场指挥并不是她,而是旁边始终站在地图前的啫喱。

这名将领现在紧皱眉头,根据各种战场的情况,旁边的士兵也是将各种标记开始在地形图上进行标注,让这位将领能够更好地掌控全局的战况。

“轰掉堵塞的河道!”

当听到那些河流被堵截,恶魔们正在沿着河堤的淤泥向着这边爬来的消息时,啫喱立刻下达了命令。

通讯兵迅速将命令传递下去,但是过了片刻之后,依然还没有听到前面传来河道被打通的消息。

“怎么回事?”

现在的啫喱已经不再是如同往日那般的温文尔雅,甚至语气中也显得有些强硬起来。在处理完其他几个方面军的战况之后,他立刻回过头来询问通讯兵有关于河道的情况。

“有一群遁地的恶魔沿着河道内的淤泥直接冲了过来,直接冲击了最近的第三战队。”

通讯兵的额头上也是滚下汗水,咬着牙说道——

“已经一分钟没有收到第三战队的通讯联络,他们的情况肯定十分糟糕。”

啫喱手一挥,喝道:“让旁边的第五第七战队全都去支援!第十战队的元素炮不是还有两门吗?让他们派两个兵押送元素炮走。然后将所有的简易元素炮全都带走,势必要给我在十分钟内轰掉堵塞河道的山石!”

啫喱一边下达命令,通讯兵一边将信息传递出去。

前方的战况十分的激烈,即便是坐在这边,爱丽儿也能够隐隐约约地感受到那些枪声开始变得越来越近,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

那些恶魔在丧失了完全的自由意志之后,反而呈现出完全适应性的战场形态。这种纯粹为了战争而创造出来的恶魔根本就是一架架的战争机器,完全不会因为其他的任何原因而退却。

但是爱丽儿仔细想来,之前这些恶魔似乎并没有如此适应地形而进行过战争场面。换言之……

“有人指挥!”

此时,爱丽儿突然大声喊了出来。在前面的啫喱和旁边负责保护的可可全都愣住的时候,她继续喊道——

“这些恶魔一定有人指挥,而且指挥者一定是在附近!”

啫喱的脸色略微一变,说道:“难道……是魔王到了?”

可可的手在听到“魔王”这个词的时候不由得一阵颤抖。她紧紧地捏住手中的魔杖,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激动了些许。

爱丽儿想了想之后,说道:“我不知道,但这个指挥官很明显并不喜欢各种更加精细的战术。而是有什么就用什么,什么适合就用什么。这不像是一个指挥家,更像是一个摸到一手牌之后就用最基本的牌理逐一打出自己手中的牌。”

听到这些话之后,啫喱略微思索了五秒钟后,立刻明白爱丽儿想说什么,立刻下令道:“让前线的部队全部后撤十里!边打边撤!不,等一下!要等到河道的堵塞被爆破之后才能够边打边撤!河道还没有炸毁吗?!”

正在啫喱近乎咆哮的时候,突然间!那边的山坡处响起一阵剧烈的轰炸声。

紧接着,即便是天空中下着瓢泼大雨,也能够隐隐约约听到前面传来的一阵阵足以震动人心的地鸣声。

“后撤!”

啫喱当即下达命令,通讯兵也是用最简单的雷语语言将这道命令发布给前方所有的士兵。

顷刻间,两夹山之间的河道被冲垮,虽然积蓄时间短,但是有幸这场大雨,伴随着那一阵阵从天空中划过去的雷电,堆积起来的洪水宛如海啸一般地俯冲而下!

那些正在渡河的恶魔们躲闪不及,立刻被这次的洪水冲垮,伴随着哀嚎与尖叫被冲向了下游。

而那些恶魔们在面对如此湍急的河流之时依然不屈不挠地跳入前方的河流之中,随即就被迅速冲垮。

这场面,宛如大量的羚羊前仆后继地坠入悬崖赴死一般,壮观且宏伟。

前线后撤的士兵们迅速后退二十里,随即就根据啫喱的命令分别让开道路,原地布置完毕。

等到那边的河流稍稍减缓,那些恶魔终于又能够冲过河流来之后,它们似乎突然发现前方的道路畅通无阻,随即迅速地向着爱丽儿所在的主营帐这边的山坡冲来。

啫喱回过头,看着爱丽儿,呼出一口气,说道:“会长,您能否相信我的判断?”

面对这个曾经在自己面前显得唯唯诺诺的孩子,现在却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将领,爱丽儿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毕竟,你是我们人鱼之歌公会的一员。”

一旁的可可也是举起手,说道:“我也相信你!而且我相信……”

说完,可可拉起旁边正在睡觉的麻薯的手,同样招了招:“麻薯一定也会相信你的!”

啫喱轻轻点头,随即冲着通讯兵说道:“这次的魔王军很明显是专门安排了适合渡河战斗与跨山崖战斗的专属恶魔。那些体态沉重的巨型恶魔和负责渡河的鳄鱼魔兽适用性并不强,山坡上的魔法师也是需要固定区域进行施法。因此,我们现在立刻转入运动战!不可与敌人正面交锋,需要尽量寻找对方的侧翼和尾部进行攻击!”

“除此之外,所有部队不用挂念主营账的安全,现在主营账就是那些恶魔最大的诱饵!它们将会义无反顾地冲向我们,而我相信各位战士,相信诸位一定能够拿下这场恶仗!我以及爱丽儿·加西亚女士将会在这里期待着诸位拿下最后的胜利果实!”

以主帅作为诱饵,这在军事战斗上并不是没有过。

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只有成功的战役才会被记载入史册,那些可能河中泥沙一般的失败的诱敌战役到最后很有可能仅仅是用一句“败仗”来简单概括。

所以这一次,听到主帅竟然成为了诱饵的时候,前方的士兵们既有些惊讶,但又有些激动。

毕竟主帅作为诱饵,就意味着他们的生命安全会得到极大的提高。

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能够不奋力一搏呢?

很快,士兵们埋伏妥当,而那些渡过了河道的恶魔们也是开始蹒跚着继续向着这边奔袭而来。

果不其然,那些恶魔对于前方敞开的道路并没有多少的怀疑,而是直接向着爱丽儿所在的山坡冲锋过去。可想而知,那些在空中侦查的飞行恶魔们早已经将必要的消息传递给了这支魔王军的指挥官。

过了河,那么行动迟缓的巨大恶魔以及同样爬行缓慢的鳄鱼魔兽自然而然地就被拉下了。

山坡这边,再次成功搭建元素桥梁之后,那些人形恶魔也是缓缓地离开了自己的魔法阵,迈着缓慢的步伐跟随着那些四肢移动的恶魔们前进。

而随着这支恶魔军队的行动变成了狂奔进军之时,速度快的恶魔和速度慢的恶魔之间自然而然地就拉开了差距。

用不了多久,奔跑速度最快的那群恶魔就已经冲到了人鱼军的包围网之中。

“开火!”

埋伏在道路两边的士兵们再次扣下元素枪的扳机,那些跑的最快的恶魔们纷纷在交错飞行的子弹中倒下。

由于阵线拉的非常长,后方的魔王军完全没有理会前方那不断被歼灭的恶魔们,继续以它们自己的速度向着前方进攻。

两边的人鱼军也并不进行阻拦,开枪之后如果有恶魔逃过了围杀继续向着主营账奔去,他们也不进行追击,而是迅速调整手中的元素枪,并且在五秒内再次对下一波冲进包围圈的恶魔们进行狙杀。

不再需要正面对敌,且完全具有足以摧毁恶魔坚固皮肤的武器之后,人鱼军的伤亡立刻开始下降。而那些恶魔们的进攻也是随之慢慢地减弱。

这些恶魔们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停滞的意思,踩踏着同伴的尸体,毫无恐惧与感情地继续向前。对于两边埋伏着的人类也是完全不管不顾,就只知道一味地向着前方进攻,进攻,再进攻。

终于,伴随着天空中的雷电闪烁的更加剧烈,也伴随着那些雨水变得更加的朦胧,有一头爬行恶魔和一头飞行恶魔终于穿过了那层层叠叠布置的包围网,来到了爱丽儿所在的山坡脚下。

“吼————!!!”

为了应对魔王军,主营帐这边的防御力量几乎等同于没有。那头恶魔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流着血,发疯一般地向着山坡上爬去。不消片刻,它就能够抵达爱丽儿这边,能够将自己的爪子和尖牙刺穿那个人鱼军领袖那细嫩的肌肤!

“吼?吼——!”

可当它刚刚看到主营帐那一点点的边角的瞬间,三条铁棍却是突然间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准确无比地贯穿了它的身躯。

随后,铁棒就像是有着某种奇特的力量一般,缓缓升起,也是带动着这头恶魔升到了半空。

下一瞬间,铁棒向着不同的方向猛地碎裂,那些碎片宛如无数片尖刀一般撕裂开这头恶魔的躯体,随后在半空中这些铁片重新组合成一张张小小的正方形铁纸,纷纷聚拢到啫喱的手掌之中。

前方,针对恶魔的歼灭战斗依然在持续。

而这边,啫喱则是保护着身后的会长,抬起头,望着天空中那孤零零飞过来的飞行恶魔。

但……

是不是因为雨水的关系呢?

为什么总觉的那头飞行恶魔身后的雷电看起来显得更加的狰狞?

为什么总感觉……那不断在半空中闪烁的雷电,正是尾随着那头飞行恶魔而来的呢?

思考的时间,或许仅仅只有短短的一秒。

当那头飞行恶魔开始向着这边俯冲的刹那,啫喱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十分不好的念头!

他猛地挥手,将掌心中的所有铁片全都挥洒出去,竭尽全力地保护住身边几名人鱼军成员,大声喊道——

“逃——”

轰隆——————————!!!

话音还没彻底响起,一道青紫色的雷电却是猛地从天而降!

那巨大的雷鸣瞬间就让爱丽儿的双耳听不到声音,也让她感觉浑身上下都仿佛失去了重量。

但也就在那惊雷彻底砸中整个营地前的刹那,啫喱猛地抬起手,顷刻间,那原本应该命中整个营地中央的轰雷立刻像是被牵引了一般,在落地前那一刻竟然直接打了个直角,撞向啫喱的胸口,带着他冲了出去。

这一刹那来的实在是太快,快的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待得附着在爱丽儿身上的铁片纷纷落地之后,她才意识到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立刻环顾四周。

只见营地四周的树木现在已经全部被电灼成了枯木,还有大量残余的电劲还在这些枯木上游走。聚集在营地中的几十名士兵中因为刚才的雷鸣而倒下了五六个,剩下的也有许多捂着耳朵和肚子,表情痛苦。

雷语机器则是在刚才那一瞬间被完全摧毁,内部的元素机甚至也被直接轰成了焦炭。

但是……

但是!

刚刚将那道雷电牵引走的啫喱呢?

可还没等爱丽儿要环顾四周,却突然听到了旁边可可的哭喊声:“啫喱!啫喱有危险!”

转过头,只见旁边的山坡赫然被拉出了一条巨大的雷电鸿沟!

那条笔直的渠道毫无阻隔地就这样贯穿山体,向着远处腾空而去。

而那个方向……

“那是青金帝国皇城的方向。”

或许是刚才那一声惊雷实在是太过响亮了吧,麻薯这个时候也终于是醒了过来,她默默地捏着已经被雷电烧毁的短弓,望着那条渠道远去的位置。

……

…………

………………

那一瞬间,啫喱感觉自己好像是已经死了。

可如果已经死了的话,那为什么自己又会觉得是“好像”呢?

刚刚的反应完全就是本能。

他本能地召唤所有的磁力全都向着自己这边牵引,也不知是不是凑巧,那道看起来不可阻挡的雷电竟然就这样转弯了,而且还撞向了自己……

啊……被那么猛烈的雷电命中,一定是必死无疑了吧?

这一瞬间,他甚至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决定……觉得自己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做完,就这么死了……

可一想到自己的这一死能够挽救回会长的命,那一瞬间又觉得太值了。

他啫喱,只不过是一个乡下教书匠的孩子。一个从小就腼腆,有着那么一点点小魔法,可后来失去了一条胳膊,还被废了雷电魔法的没用人而已。

与自己相比,会长实在是太尊贵了,只要会长不死,那么人鱼军就不灭……不,应该说,只要会长的精神可以不断地传承下去,不管是面对魔王还是面对帝国,那么胜利终将是人鱼军手中之物!

只是……

这场死亡,未免来的太慢了一点?

为什么自己还能够思考?

为什么自己还能够感觉到些许的痛感?

为什么还能够感觉到……面前那噼啪作响的刺痛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