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3章 天衣无缝

风尊者发出一声叹息,心绪复杂的说道:“虽然老夫从未见过木灵族至尊的女儿,甚至族中的一些典籍中,都没有一丝一毫关于木灵族至尊之女的消息流传下来,更不知晓木灵族至尊,究竟有没有一个女儿。”

“因为木灵族至尊存在的那个年代,距离现在是在是太过于久远了,在加上灵仙一族曾经发生数次大变,导致许多古老的典籍丢失的丢失,摧毁的摧毁,许多历史消息都已经化作了星空的尘埃,所以现在别说是我们灵仙一族,恐怕就是连木灵族自身,对于曾经的历史也是知之甚少。”

“可是以老夫的眼力来看,生命之源的器灵是木灵族至尊之女一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风尊者那充满嘘唏和感概的声音在剑尘耳边轻轻回荡,至于剑尘,则是整个人一呆,他双目怔怔的盯着对面那正坐在水池边上,盯着不断减少的灵液而露出心疼之色的器灵,心绪难以宁静。

生命之源的器灵,竟然是木灵族至尊的女儿?

这一消息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他实在是想象不到,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才导致堂堂一界至尊的亲生骨肉,竟然沦落成为一件神器的器灵。

“难道,是与暗星族有关吗?”剑尘心中暗暗想到,木灵族至尊掌控生命法则,是一个充满慈爱的至强者,结果与暗星族一战,却是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纵然是暗星族至尊已经陨落,那片暗星族栖息的小世界也仍然被木灵族至尊永久封锁。

哪怕是最后连木灵族至尊都消散了,他当年留在暗星族内的力量也仍然化作了两界山,并衍生了众多噬生兽,世世代代的与暗星族的族人进行抗争。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恨,什么样的仇,才使得一向博爱的木灵族至尊在斩杀了暗星族至尊之后,还仍然对暗星族后代进行了一场几乎是赶尽杀绝的打压?”

“难道,真的是因为木灵族至尊的女儿吗?还是说有别的什么因素在内?”剑尘心中被勾起了一阵强烈的探索欲,但显然,由于时间过去太久,许多消息都出现了断层和丢失,他难以找到答案。

风尊者的声音再次在剑尘耳边响起:“关于她的身份问题,你暂且不要透露,她似乎失去了曾经的记忆,关于以前的一切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或许,她只保留了身为器灵的记忆。”

剑尘默不作声的缓缓点头。

不过他却知道,木灵族至尊的女儿之所以会沦为器灵,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逼不得已的理由。

或许,木灵族至尊是以这种方式,在对自己的女儿进行一种保护。

“当年,武魂一脉的太尊在遭遇三千法则抹杀时,在最后关头,他同样一掌将自己的道侣打的陨落,不过他那一掌,并不是真的要抹杀自己的道侣,而是对自己道侣的一种保护。”剑尘心中暗道,虽然他不知道武魂太尊当时的心理打算,但是其用意,却是不难猜想。

“不过,关于那由三千法则所化的大手,要不要也告诉风尊者呢?”剑尘心中一阵迟疑,思量了半响,他最终还是选择保守这个秘密。

因为这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连武魂太尊那么强大的人物,都被那只法则大手轻而易举的抹杀,如果将这个消息告诉风尊者,那也只会给风尊者心中增添一份压力。

与其如此,还不如不透露。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威压弥漫而来,只见盛装万物源气的水池中,里面的所有灵液已经消耗殆尽,整个水池已经完全见底。

而在水池的正中间位置,一件完好如新的神甲正静静的躺在那里,散发出一股氤氲之光。

“没了,没了,全没了,我的万物源气啊,已经全部都没有了.……”望着已经见底的水池,生命之源的器灵露出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只是所幸还有剑尘承诺的那一道太初之气,这才让她那近乎崩溃的内心多了几分安慰。

“给你,你答应我的太初之气,一定要做到,哼。”生命之源的器灵手一挥,躺在水池底部的遁天神甲立即飞到剑尘面前,她气冲冲的扔下一句话,旋即身影消失不见。

剑尘手握遁天神甲,感受着神甲上散发出属于上品神器的气息,心中有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喜悦。

有了遁天神甲的帮助,在加上幻妖族的面具,两者间相互辅助,那他隐匿自身的能力将真正的天衣无缝。

画面一转,风尊者已经带着剑尘重新回到灵仙一族,道:“这遁天神甲虽然修复了,但修复的只是表面,它的器灵已经真正消散。没有了器灵的辅助,今后你要想发挥这件神甲的任何一点威力,都需要依靠你自身的修为之力去撑着。”

“以混元境的修为去控制一件上品神器,不仅极为勉强,而且也坚持不了多久。但你修炼的是混沌之力,以混沌之力去控制上品神器,因该要比其他混元境轻松许多。”

“至少短期之内,不会出现能量跟不上的情况。”

剑尘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混沌之体突破很耗费资源,但混沌之力的消耗同样也非常缓慢,一分混沌之力,起码可以抵十分,甚至是几十分同阶强者的力量来使用。

今后若是遇见了势均力敌的对手,他也完全可以依仗混沌之力的持久,硬生生的将对方耗得精疲力尽。

“剑尘,赶快炼化遁天神甲吧.……”

接下来,剑尘立即开始炼化遁天神甲,本来以他的实力,要想炼化一件没有器灵的上品神器,需要耗费十分漫长的时间,但是在风尊者的协助下,他仅仅用了七日不到的时间,便完全将遁天神甲炼化。

而遁天神甲的种种能力与运用之法,也尽数被他掌握。

光芒一闪,只见遁天神甲已经覆盖剑尘全身,唯有一双眼睛裸露在外。

下一刻,剑尘便发动了遁天神甲的隐匿能力,整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已经遁出天地外。

风尊者含笑的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虽然没有器灵辅佐,使得此甲不惧全盛时期的能力,但你现在的隐匿程度,太始境九重天之下,几乎很难发现你,就算是太始境九重天,寻常者也能瞒过。”

“剑尘,你再带上那个面具试试。”

于是,剑尘又将幻妖族的面具取出戴上。

然而他刚一戴上面具时,风尊者眼中顿时露出一抹惊异之色,他细细感知了番,才下了这样的结论:“这两者间,的确能相辅相成,现在,太始境九重天中,能发现你者都寥寥可数。”

“当然,前提是你不能碰见如八大圣君,以及彼盛天宫大殿下那种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