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这么说就有点不要脸了,说明白点就是你爸现在虽然是被我冤枉的,但是找不到真凶的话真的拿你爸去顶罪了。

林顿倒是有点意外的看着安室透,原著中他倒是知道这个安室透是知道柯南的身份的人,但是具体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林顿并不是很清楚。那现在看对方的样子好像还没开始在柯南的身边卧底呢,这是已经知道还是还在怀疑,只是试探而已?

“那安室透哥哥为什么会觉得这次的案件并不是事故呢?”这边的柯南想了想,问出了关键的问题。因为安室透说他不嫁祸的话,这次的事件很有可能被当做意外处理,那这件事估计本来也很像是意外情况,要不是发现了毛利小五郎的指纹,估计真的就被当意外了。如果真的存在凶手,对方肯定没留下任何的线索,那安室透又是通过什么来判断这件事是人为的呢?

“当然是……恶意了。”这边的安室透微笑着说道,“简单的说,我就是嗅到了这次的事件中,针对我们的恶意。”

“我们?”柯南问道。

“也就是针对我们……公an的恶意。”安室透说道,“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太过巧合,虽然下个月就要举行国际峰会,但是我觉得,对方针对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我们公an。特意选择这国际峰会还没开始的时候进行爆炸,就是针对我们动的手,并且如果这件事被当做是意外,唯一受到责难的,也是负责安全工作的我们,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特意将整个警视厅拉下水……”

“所以你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这点是吗?仅仅只是因为你的怀疑?”这边的柯南有些生气的说道。

“这就是我们公an的风格。”这边的安室透倒是也不否认,直接说道,“对我们来说,有比证据、真相什么的更加重要的东西。”

“你……”听到安室透这么说,不管是柯南还是毛利兰都露出气愤的表情。但是安室透这边的表情却保持着微笑没有什么动摇。

“林顿先生这边想要参与这件事吗?”安室透直接看向林顿这边问道。

“虽然听上去还挺有趣的,不过我现在还有自己的事情要查。”林顿说道,“这样,我先派我的助手跟进一下,等我解决完我这边的事情再说。”

“助手?”安室透问道,“是这个很有精神的小孩吗?”

“不,是那边那个看上去很没精神的小孩。”林顿指了指旁边的灰原哀说道,然后突然看了看这边的柯南,“对了,你的女装呢?”

“哈?唉?”柯南稍微愣了下,是的他今天起床之后自然是没继续穿女装,而是穿着自己的衣服。就现在毛利小五郎人都被抓走了,谁还有空管什么女装不女装的问题啊,柯南就没想到林顿现在还能提这事。

“你还真想穿婚纱结婚是吧,我先去办点事,你这边自觉点啊。”林顿说着也是直接在旁边开了个传送门,没等众人反应,直接就走进了传送门。

另一边,警视厅内正在举行搜查本部会议,虽然称呼上有点区别,但是实际上就是针对特别重大的案件抽调精英警力集中破案的专案组。目前这个专案组正在调查的案件,自然就是海之崖会议中心的爆炸事件。

专案组的总部就在警视厅本部的一个会议室,上面几个jing察厅的高层坐在上面,下方则是一大堆的警方精英正在汇报各自发现的情况。

目暮警官此时也坐在上方,这到不是因为他的职衔有多高,而是他被指定为这次专案组的临时组长,全权负责这次案件的调查。

而就在下面一帮警员正在报告他们小组的发现的时候,目暮警官的身边突然亮起一道橙色的光芒,渐渐地变成了一个传送门的形状。所有在场的警员都是一愣,纷纷站起看着台上这让人诧异的状况。

接着,一个人便走出了传送门,直接出现在了目暮警官的身边,那自然就是林顿了。而走出传送门的林顿看到这么多人也是稍微的愣了下,不过倒也不怎么在意,和他之前说的一样,根本不需要隐藏什么。

“唉……那个……林顿老弟?”这边的目暮警官也是愣了下,一时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倒是坐在目暮警官旁边的一个大叔看着林顿的眼神好像有些精光闪烁。

林顿当然也注意到旁边的这位大叔了,看着还有点眼熟。有些深色的皮肤,白色的络腮胡,更加重要的是对方带着的眼睛其中一片镜片是黑色的,一般也只有独眼的人才会佩戴这样的眼镜,证明这货是个独眼龙。

而说到独眼龙,林顿已经想到了原著中三选一选朗姆的剧情,显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就是其中一位嫌疑人,名字没记错的话,好像叫做黑田兵卫,也就是从日苯战国武将黑田官兵卫的名字上借鉴来的。这柯南的作者很喜欢玩名字的梗,比如还有从山本勘助、诸葛亮之类的名字借鉴的人,更夸张的还有从高达那边借鉴的,比如赤井秀一借鉴的就是夏亚的名字。

当然林顿因为看过原著,已经知道这个黑田兵卫并不是朗姆。没记错的话这货应该就是安室透的上司,不过具体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职位。看了看身后的屏幕,果然正在讨论的就是爆炸案的事情,上面正好显示的就是毛利小五郎之前在警队入职的照片。

这次的事情牵扯到公an,黑田兵卫出现在这边倒是也没什么问题。林顿也不是来找他的,而是直接走到了目暮警官的面前。

“目暮警官,那事查的怎么样了?”林顿直接对着目暮警官问道。

“哈?什么……”目暮警官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这情况,突然被林顿一问也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话说了一半,他倒是突然想起林顿问的是什么了。

就昨天板仓卓的案子解决了之后,板仓卓不是供述说有个小偷去年在他的公司偷东西的事情吗?之后林顿就让目暮警官去查查这是什么情况。

要是一般的时候的话,目暮警官自然会去查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的。但是这次他可真把这事忘记了,谁让这边突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爆炸事件呢。他昨天被任命为专案组的组长,现在可是全权负责这件事的调查的,从昨天到现在,目暮警官可是忙的连睡觉都只是在这会议室眯了两个小时,就基本没停过,他根本就把林顿说的事情给忘了。

再怎么样,去年发生的偷窃案,也不如眼前的爆炸案紧急吧。万一这制造爆炸案的恐怖分子还没完,还要继续炸别的地方呢?马上就要举行国际峰会了,这可是国际性的事件了,现在整个警视厅可是着急的很啊。

而虽然现在公an那边已经逮捕了毛利小五郎,好像是已经抓住了嫌犯。但是目暮警官可是知道毛利小五郎的,他当然不觉得毛利小五郎是犯人了。那如果存在这个爆炸案的犯人的话,对方肯定还没落网,这让他怎么能不着急。

“啊……这……这事……我还没来得及查……”目暮警官听到林顿的询问,此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

“哦?没来得及查?”林顿笑着看了看目暮警官,然后看了看下方还不知道怎么反应,一脸莫名的看着台上的众多警员,“这么多人坐这儿开会,也没人帮我查查这事。我就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是这爆炸犯比较危险,还是我比较危险,是不是非让我炸几个城市,你们才会搞明白情况?”

“这……这个……”这边的目暮警官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说起来这事确实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因为林顿当时就只吩咐了他,而他根本没把这事和其他人说,所以其实下面的人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具体是什么事?”旁边的黑田兵卫此时问道。

“林顿老弟问的是一起盗窃案,去年有个小偷,潜入了一家游戏公司,想要窃取那家游戏公司的一些文件资料,当场被逮捕。之后没想到这小偷居然在看守所自杀了,这件案子就不了了之……”目暮警官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只是偷了东西就自杀?看上去更像是被灭口的啊。”这边的黑田兵卫当然也觉得奇怪,“那游戏公司的资料很重要吗?”

“这……我不是还没调查嘛。”目暮警官说道。

“那马上去调查一下。”黑田兵卫开口道,看上去他的职位应该比目暮警官高,这是直接下命令了。

“好……好的。高木老弟,马上去调查一下那次案件的卷宗。”目暮警官也是直接对着坐在下方的高木涉说道。

“是,警官。”这边的高木涉虽然有点为难,但是还是敬礼跑了出去。显然比起小偷的案件,他更想要参与爆炸案的调查。不过谁让他好使唤呢,现在队里什么杂事都拜托他来做。

“林顿先生,要不就在这里等等。”这边的黑田兵卫倒是不卑不亢的对着林顿说道,好像刚刚林顿威胁要炸城的事情不存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