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知己知彼

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这还没到清明节,就下起了绵绵细雨。

现在清明节放三天假,等到放假时路上肯定人多车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堵怕了,许多人与时俱进,选择错峰回乡祭奠先人。

良庄中心小学后面是一条小河,河边原来只有十几座坟,后来随着良庄镇区不断扩大,这里成了老良庄村的“公墓”。

曾经的老良庄乡党委委员、公安特派员李顺承葬在这里,良小的老校长、老良庄水利站的老站长也葬在这里。

在良庄工作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卢,弥留之时只有一个心愿,要求死了之后把骨灰葬在良庄。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老卢已去世六年了。

见坟前的杂草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墓碑前有水果和烧纸留下的灰烬,王燕喃喃地说:“芦笋和芦荟回来过?”

“不一定是芦笋芦荟,”程文明转身看看周围的坟,拄着拐杖感叹:“在良庄,卢书记永远不会寂寞。”

“这倒是,不管谁来扫墓,不管扫谁的墓,既然来了都得给他鞠个躬。”

王燕放下鲜花,往后退了两步。

任忠年掏出早准备好的软中华,弹出三根点上,倒插在坟前,随即打开早准备好的酒轻轻倒在坟头。

程文明在妻子的搀扶下,领着众人三鞠躬。

鞠完躬,他看着墓碑上那栩栩如生的照片,笑道:“卢书记,我们受你一手提拔的韩打击委托来看你了,李特派的孙子李政和马主席的孙女薇薇也来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还是让王燕跟你说吧。”

“哪有这么跟卢书记说话的,能不能严肃点!”

王燕瞪了他一眼,恭恭敬敬地说:“卢书记,先跟你汇报件事,酒本来应该是茅台的,韩博和晓蕾给我转的也是茅台的钱。可我担心买到假的,就给你带了一瓶良庄企业自己生产的酒。

良庄人要照顾良庄的生意,钱不能被外人赚走,这还是你教我们的。再说现在要落实‘八项规定’精神,要厉行节约,你是老领导老干部,你肯定能理解。”

想到老卢生前的做派,程文明忍不住来了句:“这酒挺不错,我们中午也喝这个。”

“忠年,到你了。”王燕提醒道。

任忠年反应过来,连忙道:“卢书记,你一手提拔的干部,官越做越大,忙得都顾不上回来看你,不过我知道你不但在乎这些,而且很高兴很欣慰。他挺好的,我们都挺好的,良庄也挺好的,你放心吧。”

程文明不禁笑道:“他天天呆在良庄,他对良庄有什么不放心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王燕已经懒得说程文明了,转身道:“李政,薇薇,你们两口子也跟卢书记说几句。”

“哦。”

李政缓过神,连忙拉住妻子走到前面。

“卢书记,我……我没出息,我让您老失望了,您天天跟我爷爷在一起,我的事您肯定都知道,我您鞠躬了。”

当着领导和长辈们的面,李政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干脆又鞠了三躬。

马薇薇小时候被老良庄的老干部当着小公主,没那么多顾忌,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说:“卢书记,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我们良中的教学质量,这几年确实不如思中。离城区太远,好多教师不愿意来,连我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良庄出人才,教育搞不好怎么出人才?

程文明突然意识到这才是老卢最关心的问题,如果他健在,发现良中、良小的教学质量大不如以前,肯定会暴跳如雷……

雨越下越大。

王燕可不想全身湿透,又领着众人去拜祭李顺承等老领导,在墓地里转了一圈,留下十二束鲜花,掏出手机拍了十几张照,发给远在首都的那两位,然后招呼众人一起走。

程文明一瘸一拐地走到车边,调侃道:“王局,看来工作留痕深入骨髓,连扫个墓都要拍照!”

“不拍几张照,首都的那两口子怎么知道我们来过了。”王燕看了一眼手机,扶着车门问:“老程,忠年,中午是去富嫂那儿,还是去新庵?”

“刚跟老卢说过钱不能被外人赚走,当然是去富嫂那儿了。”

“行,去富贵大酒店。”

……

回良庄扫墓是私事,来之前没跟良庄派出所和良庄刑警中队的人说。

富嫂知道他们不希望被打扰,不但帮着保密,而且安排了一个特别清静的包厢。

本来想叙叙旧,怀念怀念当年。

结果坐下来吃了几口菜,喝了几杯酒,就被任忠年把话题带到了工作上。

李政没办法,只能“出卖”顶头上司,放下筷子说:“陵海分局刑警大队刚出了事,连领导班子都调整了,现在特别想干出点成绩,所以大队领导对韩昕的期望很大,希望他下个月能去市区抓几个毒贩。”

王燕忍不住笑了。

程文明也笑而不语。

任忠年很不爽,紧攥着拳头说:“黄骁也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想让那小子去我辖区搞事!”

李政苦笑道:“这个主意不是黄大出的。”

任忠年紧盯着他问:“那是谁出的?”

“刚调到刑警大队的副教导员杨千里,以前是城南派出所的副所长。”

李政见程文明并没有打断他的话,继续道:“3.13案取得突破性进展,前天上午,被公安部列为毒品目标案件。这个案子是支队和陵海分局联合侦办的,具体到陵海分局,主要是刑警大队和城南派出所参与侦办,也就是说需要一个牵头人。”

“张文远让那个想打我脸的杨千里牵头?”

“不是杨教,是让刑警大队教导员余锦泽牵头,余教已经坐镇城南派出所的分指挥部了,杨教虽然是副教导员,但其实跟教导员差不多。”

王燕沉吟道:“重案中队长被纪委监委立案调查,上级肯定要追究领导责任,这个时候让余锦泽去负责3.13案侦办,对上能有个交代,对余锦泽而言也是个翻身的机会。”

任忠年对陵海分局怎么收拾刑警大队那个烂摊子不感兴趣,而是追问道:“李政,你已经跟那个韩昕干了好天,你觉得那小子到底怎么样?”

“任大,什么怎么样?”

“肖支对他很器重,你程叔叔对他能不能打我的脸也很有信心,连那个姓杨的教导员都想让他去我辖区搞事情,我就想知道他到底有多神!”

程文明敲敲桌子:“犯规了。”

任忠年回头问:“什么犯规了?”

“已经给了你一个月时间,让你笨鸟先飞。你还在打听,这不是犯规是什么?”

“刚开始又没说不许打听,还笨鸟先飞,我有那么笨吗?”

王燕噗嗤笑道:“不笨能叫任大傻?”

李政和马薇薇也想笑,但他们两口子是晚辈,不能笑话长辈,只能强忍着不敢笑。

任忠年被搞得很没面子,再想到现在丢点小面子,总比将来丢大面子好,干咳了一声,理直气壮地说:“李政,你只是被借调去了支队,说到底你依然是思岗分局的民警。我现在面临的挑战,就是思岗接下来要面临的挑战,懂不懂?”

王燕猛然反应过来,顿时微皱起眉头:“也是啊,那小子扫完市区和开发区,就该扫各区县了。如果让他在我们思岗扫出几个毒贩,我们的脸到时候往哪儿搁!”

程文明幸灾乐祸地笑道:“有危机感是好事。”

“什么好事,这儿没你的事。李政,别理你程叔叔,好好跟我们说说,这几天跟那个韩昕都学到了点什么。”

王燕一脸严肃。

李政敢跟任忠年打马虎眼,却不敢跟自己的局领导打马虎眼,连忙道:“这几天主要是检查化工企业和养殖场,检查的很细致,昨天下午从乡镇回城区时,他还带着我们去物流园转了一圈。”

“检查化工企业很正常,毕竟涉及到易制毒化学品管理,他为什么要检查养殖场?”

“养殖场会采购使用管制类兽药,而且有些犯罪分子会以养殖场为掩护制毒。”

“物流园呢?”

“他说看看大车,看看司机。他对来自毒品问题比较严重地区的人员也很上心,特意让情报中队帮着整理了一份外来人员名单,接下来会一边检查一边留意那些外来人员。”

任忠年将信将疑地问:“就这些?”

“就这些,因为有些工作他们之前已经做过了。比如对吸毒人员进行突击检测,又比如暗访辖区内的药店有没有未经备案许可,销售管制类药品。”

李政想了想,又补充道:“暗访还是有成效的,发现两家违法违规销售管制药品,发现一家竟把曲马多卖给了吸毒人员,涉嫌贩毒的店长店员已经被刑拘了。”

王燕对禁毒不是很了解,下意识问:“曲马多是什么毒品?”

“曲马多是一种镇痛药,可以缓解普通到严重的疼痛,主要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用药过量会产生依赖,对人体的作用类似吗啡。如果被滥用,如果销售给吸毒人员,那就是贩毒。”

“看来没白让你去学,回头把他们经验好好整理下,向你们罗局汇报。”

王燕话音刚落,任忠年就抬头道:“到时候别忘了发一份发给我。”

程文明实在看不下去了,举着筷子指指他和王燕:“你们也太没自信了,竟然当着我面搞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