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肆的这“啊”的一声叫,也被周教授他们听到了,都匆匆赶过来。

风羿原本自己溜达去找果子吃,听到动静也往那边跑,嘴都没顾得上抹。

周教授看了他一眼,心里先记下,提醒了一句“不要乱吃东西”就往程肆那边跑过去。

现在不是跟风羿说这些的时候。

周教授他们赶到时,程肆正在给手上的伤口挤毒血。

“被蛇咬伤了?”周教授快步过去。

“嗯。”

程肆看着情绪还算稳定,只面色有些许苍白,表情僵硬,眼神还有些愣。

周教授只当他被吓着了。

“哪种蛇?”周教授看着伤口,问。

“跟昨天一样的,眼镜蛇。”

“只有手上这个伤口?其他地方有受伤吗?”

“没有,就手上这点。刚才墨镜掉了,捡的时候没留意草丛里的蛇,被刮了一下。”程肆说道。

Steve看着程肆手上的伤口,“那你反应够快,没咬实,只是被毒牙刮了下,不过还是有毒液注入。”

见没有其他伤口,程肆也冷静地应对,周教授略微松了口气。

被毒蛇咬了之后,黄金三分钟,尽量排毒血。

这三分钟时间非常重要,如果被咬之后并没有及时排毒,惊慌失措四处乱跑,那就完了。

身体血液流速加快,会导致毒素扩散更快。

这也是为什么科考队每次都要求必须有足够的野外工作经验,否则他们不敢录用。有野外工作经验的人遇到这种突发事件时,相对来说更冷静,更有处理经验。

如果换成其他不懂的人,一见被蛇咬,自己先把自己吓丢半条命,或者慌乱,一慌乱就容易出事。

近几年,录进科考队的唯一特例只有风羿。

不过风羿有推荐人,联保局袁队长特别推荐,他们又很馋风羿的寻蛇天赋,所以才破格录用。

其实最开始,科考队决定录用风羿的时候,都做好了风羿第一个被中途抬走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风羿虽然缺乏经验,一些行为也相当大胆,偏偏一直完好无事,队里第一个受伤的反倒是有野外工作经验的程肆。

答应跟程肆的团队合作时,双方都做好了沿途直播多少场,从头跟到尾的计划。

没想到啊!

几人心中各有思量,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给程肆做急救。

“抽血器!”

“水!”

“急救盒拿过来!配封闭液准备注射!”

毕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周教授迅速分配急救任务。同时联系救援队过来救人。

虽然程肆现在的情况还好,但谁也不敢保证不出意外。

野外能扛过气候异常期的蛇以及它们的后代,大多都是更强壮的个体,毒性也有增强。谁知道有没有别的变化?

而抗蛇毒血清在高温下容易变性失活,得避光低温保存。南崇山脉这边的气候条件,是不方便随身携带的。

不过他们随身带着的急救盒足够撑到救援队过来。

配置的封闭液含有某些蛋白酶,蛇毒的主要成分是毒性蛋白,封闭液里的水解酶会将蛇毒分解为无毒的小肽。

注射封闭液就是为了尽量阻断蛇毒在淋巴、血液循环及软组织扩散,能在一定程度上破坏蛇毒,阻止局部毒液被吸收。

不同的蛇毒有不同的封闭液配制方式,蝮蛇有针对蝮蛇蛇毒的最佳配制,眼镜蛇也有相应的配制方式。

蝮蛇,比如五步蛇,竹叶青等,多为血循毒素。而眼镜蛇、眼镜王蛇等多是混合毒素,即血循毒素和神经性毒素都有。知道是哪种蛇毒,就可以选用最佳的蛋白酶配置封闭液。

科考队的准备还是非常充分的。经过处理后,进入人体循环的蛇毒就少了,对人体组织的毒害力也下降了。

急救盒里还有口服解毒药,以及敷伤口的伤药。总之,在救援队过来之前,程肆的生命不会有危险。

做完急救处理,周教授看见了那边架着的手机,走过去发现手机上还在录着视频。不过他并没有多看,将手机取下。

“小程,你的手机!”

周教授将手机递过去。

程肆接过手机,“谢谢。”

看着还在拍摄中的手机,程肆木着一张脸,按一下屏幕上的停止录制键,然后,点击“删除视频”。

周教授:……

周教授看向雷老师。

雷老师也递给他一个眼神:这个受伤肯定有问题,不过,照顾点孩子的脸面吧!

他们这种事见得多了,有些时候也会配合演戏。

而程肆这边。

程肆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他的贪心,以及对自身能力的错估,录视频翻车了!

所以,此时此刻最强烈的想法,就是将手机里那段视频删掉!!

手机录下了他整个作死过程,太损形象,绝对能在圈子里引发海浪般的嘲笑,一波又一波,期限不定,可能过很久还有人把他提出来嘲。

程肆知道未必能骗过周教授和Steve他们,但能骗过风羿、骗过其他人就好。周教授这些人就算能猜出这个受伤过程有问题,但不会深究。可若是其他人知道,那就麻烦了。

所以,不管怎么问,他就是“捡墨镜的时候没留意被蛇咬了一口”。

绝不是学风羿不成反被蛇咬!

在周教授他们为程肆做专业的急救时,风羿也帮不上忙,就在旁边走动,留意一下周围。

因为事情发生不久,气味团并没有散去。

各种气味分子被嗅觉器官捕获之后,将信息传递至大脑,于大脑分析成像。

很快,风羿就凭借他的超敏嗅觉,“看”到了一个由气味团组成的模糊的动态影像,还原了刚才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他“看”到了程肆的行走路线,还有那条并不算很大的眼镜蛇。

那条眼镜蛇原本在草丛里待着,遇到人之后出现了躲避行为,却被程肆拦了下来。

然后,程肆走到一边……

风羿循着气味看过去。

那里正好是放手机的位置。

刚才周教授就是从那里将手机取回,递给了程肆。

所以,程肆是:

看见一条眼镜蛇——拦下眼镜蛇——架好手机——

再然后……

噢……

气味信息告诉了风羿一切。

程肆这个伤受得确实有点……一言难尽。

不过,还是不揭穿了。

唉!

风羿自己也往缅甸蟒头上扣过锅。

反正……问就是蛇先动口的!

程肆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

Steve再次检查一遍,“还好只是被蛇牙刮了一下,有毒素注入但是不多,急救及时,没什么问题,剩下的就是等救援队过来把他带去医院进行后续治疗,依我看,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好了。

“小程挺幸运,反应也快。如果被咬实了,毒液注入组织里,还得扩伤排毒。又或者大量毒素直接注入血管,在血液和淋巴扩散,那就更危险了。”

周教授也道:“野外行走还是要小心,千万不要仗着自己有经验,就疏忽大意!”

周教授也是趁这个机会提醒队里的年轻队员。一般年轻人想法多,容易冲动。

尤其是风羿!

希望程肆这事也给风羿提了个醒,千万别仗着自己有点抓蛇技术就自大鲁莽!

“已经联系了救援队,不过这里并不适合救援队的直升机过来,林子太密。先换个地方,小程你还是不要自己走动了。”

于是……

被封风羿横抱着的程肆,表情相当复杂。

救援队接到周教授的求助之后,立刻联系了离南6队最近的救援小分队,飞往南6队所在地点实施救援。

……

风羿啃着一块饼干,看着程肆登上救援小分队的直升机。

目光带着三分羡慕。

程肆因伤离队,但剩下的人还是得继续沿着制定的路线走,完成此次科考任务。

风羿当然也得继续跟着。

内心虽然已经疯狂想吃大餐,但还是得忍着,继续扛着。

既然接了这个任务,就得有始有终。

如果他真要是想离队,也不是没有办法,抓条毒蛇往自己胳膊上来一口就行了……

也不对!

山林里这些毒蛇的毒能不能毒倒我?

它们的毒能强过我吗?

风羿陷入沉思。

而得到救援的程肆,这时候也完全放松下来,他现在状态还好,意识也清醒。想着,必须让这个伤发挥它最大的价值!

程肆的团队有一人跟着救援队过来,在了解了程肆的情况之后,放下心了,俩人商议几句,那人便去跟周教授他们商量录几段视频,让周教授他们对程肆跟队这段时间的表现做出个评价。

周教授几人也同意了。

夸程肆被蛇咬后很冷静,稳得住。夸他平时能吃苦,不怕累。夸他……

反正,都默认了不提程肆怎么受的伤。

今天的事情,一方不深究,一方不愿细说,双方都将重点放在被蛇咬之前在队里的表现,以及被蛇的毒牙刮了之后的表现,这些是要拿出来宣传的。

程肆的团队已经开始制定宣传方案,受一次伤能制造话题吸引一波流量也值了。

程肆最遗憾的,是这次没能见到眼镜王蛇。

离开前程肆还对Steve他们说,“如果遇到眼王,一定要多拍视频!如果Steve能直播一下就更好了!”

Steve笑道:“如果运气好能发现眼王,那多半是风羿发现的。这小子寻蛇能力太强了,就是最近有点懒。”

程肆是不指望风羿了,同队这么长时间,他也看出来了,风羿对拍视频没多大兴趣。

而且,明明寻蛇抓蛇能力极强,偏偏重心没放在这上面,好像树上的野果都比蛇有吸引力!

Steve想着这两天的事情,又道:“其实也不一定是风羿发现,咱们队运气其实挺好,今天那条眼镜蛇不就是你遇到的嘛。”

程肆:“……”求别说了。

他都已经给自己洗脑“捡墨镜才被蛇咬”。

今天这个事情的真相他打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视频都删了!

没有谁能撬开他的嘴巴获取真相!!

没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