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飞扬怀疑自己幻听了。

这种危急时刻递什么墨镜?!!

是不是一激动说错了?

眼瞅着其他位置钓鱼的人朝这边靠近,穿着显眼工作服的安保人员朝这边跑,风羿又催,“快!包里的墨镜递给我!黑色眼镜盒里的!”

确定没听错,钱飞扬也没时间想太多,把眼镜盒里的墨镜递过去。

风羿闲着的那只手接了墨镜就戴上,将眼睛遮起来。

他现在这身,长袖长裤休闲装,墨镜口罩渔夫帽,再高清的照片拍出来都看不见他的样子!

风羿刚把墨镜戴上,那边就有人飞奔而来,比安保人员跑得还快,看到风羿这边的情形,一声“卧槽”之后,掏手机猛拍,还大着胆子站风羿旁边熟练地找好角度,确定风羿手里那条蛇和自己都能出现在同一个镜头中。

钱飞扬:“……”大概能看出风羿这种时候戴墨镜的原因了。

原以为是过来帮忙的,没想到是冲上来合照的!

赶来的安保人员将拍照的人拉开,“毒蛇!危险!退后退后!不要命了!!”

然而,他们挡得住一个,挡不住一群。

周末钓鱼的人本来就多,钓鱼区虽大,传开还是很快的。

先赶过来的一群人:

“哇靠!好大的蛇!”

“难得啊!竟然能在钓鱼的时候见到这么大的毒蛇!”

“小伙子抓稳了!我已经报警了!”一位大爷扬声对风羿喊道。同时举起手机对着风羿一阵狂拍。

年轻些的钓鱼人行动更迅速灵活,一边拍视频,一边还嚷着:“妈耶,太吓人了!”

大概是离太远拍不到细节,不满意,明明脸都吓成土色,腿都打颤了,还趁安保人员挡其他人的时候,迅速切入内圈,朝风羿又靠近一步快速拍照,然后噌一下退老远开始刷朋友圈和社交平台。

有人看稀奇,看热闹,也有人纯属为了拍照去卖给自媒体营销号。

吴吉这时候也顾不上害怕了,和钱飞扬一起帮忙挡人,口中喃喃道:“这群人,为了拍照连命都不要了吗?”

怕蛇的吴吉确实理解不了这些人的兴奋。

二十年的气候异常期过后,大批物种灭绝,许多曾经常见的动物也变得稀少,蛇的数量也大量减少。吴吉外出钓鱼这么多次,这还是头一回碰上蛇。小时候踩蛇那次,还是学校组织去自然保护区听科普讲座长见识时误踩的,其他时候,想见到蛇就得去展馆或者相关的蛇类保护区了。

所以,现在外出钓鱼的人,的确很难碰上蛇。这次一听说有蛇,好奇的人就冲过来了。

随着人群往这边聚集,突然有人大叫一声:“白尾!卧槽小青龙啊!它不是早就被认定为野外灭绝了吗!”

“小青龙?有这种蛇?”

有人立马在手机上搜索,然后激动地朝风羿喊:“千万别掐死啊!这蛇在最严保护法出来前就是特级保护动物!!!”

哗——

人群再次炸开。

本来拍了照看了会儿热闹就打算走的人,又兴奋了,立刻联系自己附近的家人朋友。

“快!近距离看特级保护动物啊!搁平时都看不着!”

钓鱼区另一角。

由于离太远,压根听不到那边的骚动。但随着一个个手机上收到信息,也都待不住了。

“快快快,过去瞧瞧,听说那边出现小青龙了!”

“龙?真有龙?”

“不是,就是一种长得特吓人的毒蛇!不过据说现在是国宝级保护动物,本来已经认定野外灭绝了的。”

听到消息的人,重点全放在“小青龙”和“国宝级保护动物”上。

至于“毒蛇”这个关键词……

什么毒蛇不毒蛇的,这不重要!反正都已经被人抓住了,没威胁。

再毒的蛇都挡不住他们过分好奇和看热闹的心情。

有的人鱼竿都甩湖里去了也顾不上捞,起身就往事发地跑,边跑边掏手机,调出摄像头对好角度,抬手拨发型,一路以体能测试都没跑出来的速度冲到发现地,身一扭就把前面两个围观者别身后去,朝内圈挤。

这一片也没什么高地,稍微地势高一些的位置都被人占了。

……

吴吉的爸妈在农庄的菜地里摘菜。

吴父心不在焉,人在菜地心已经飞到钓鱼区那边了。他休息之后本来是要去钓鱼的,被吴母拉过来摘菜和水果。

“唉,少摘点,明天回去的时候再摘,还新鲜。”吴父道。

“不行,你没看周末人这么多!慢一步,好的就被人摘走啦!”

正说着,一阵消防车的警鸣声传来。

菜园的游客们看过去。

“出什么事了吗?”

“是不是有人违规点火?前不久有新闻说某游客在非吸烟区偷偷抽烟引发火情。”

“唉,现在的人呐!”

因为并不罕见,大家也就没在意,打算继续摘菜。还没开始,又听到警车鸣笛。

“又过去两辆警车,是不是真出了什么事?”

“没看见救护车,应该不严重。”

话音未落,一辆救护车就呜啦呜啦地奔过去了。

这下游客们都没心思摘菜。

“肯定出事了!”

“那边是什么地方?消防车警车救护车都往那边开过去的。”

“那边……钓鱼区吧?我记得农家乐钓鱼区都在那边。”有人说道。

吴父吴母心中猛地一跳,相视一眼。

吴父掏手机给吴吉打电话,好一会儿吴吉才接。

“你在哪儿呢!”吴父听着电话那边吵吵嚷嚷的声音,什么龙什么蛇的,太多了听不清。

“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你等会儿。”

吴吉挂断电话,很快发了个视频通话请求。

刚才吴吉接电话的时候吴父吴母悬起的心就放下了,但等接通视频通话,看清那边的情形时,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

吴吉赶紧道:“你们别担心,消防救援人员已经来了。我们过会儿再回去,你们就先在房间等着。”

结束通话之后,二人还是担心不已。

旁边有摘菜的游客过来问他们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吴父心不在焉地道:“钓鱼区那边发现蛇了,好大一条毒蛇!”

那游客听后惊呼一声,回去又被其他人追问。

“钓鱼区那边发现一条大毒蛇!也不知道有没有咬到人。”

得到消息的友人又跟人说。

再然后,消息就传开了。

“钓鱼区那边发现好大一条毒蛇,听说咬到人了!”

“嚯!钓鱼区还有毒蛇!谁这么倒霉被咬到,肯定很严重!”

“天哪!听说钓鱼区那边有人被毒蛇咬伤了!刚救护车看到没?就是去抢救的!”

“噢哟,可怜啊,钓鱼区有人被毒蛇咬了,我朋友的亲戚的学生在场,说人都抬上救护车了呢!”

夸张的传言在现场视频和照片传出来后,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反而根据这些视频和照片,改编了N个版本继续传出去。

与此同时,传言中已经被“抬上救护车”的风羿,正木着一张脸,依然保持着那个掐蛇的姿势,充当工具人。心中已经将那些“冒死拍照”的人问候了八百遍。

看着赶来的消防救援人员将围观人群隔开,风羿才松了一口气。

景区范围大,这附近也有消防救援站,七名消防员先到达。

原本风羿以为消防员到了,自己这边也就完事儿了。

然而,消防员过来了一看,不行,得找更专业的人来。

他们几个其实并不擅长抓蛇,队里擅长抓蛇的今天不在。

若是风羿抓不住或者没人能制住这条蛇,他们肯定就直接出手了,人的生命排在第一位。但现在风羿掐得这么稳,这掐蛇手法一看就比他们专业多了,他们戴手套都不一定有风羿徒手掐得稳。

白尾小青龙如今的保护级别太高,可能野外就这么一条了,意义重大,出了什么事,舆论得压死他们。所以,过来的消防员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要是说菜花蛇水蛇或者别的数量更多的毒蛇他们都是不怕的,但这个……

棘手啊!

“你还能坚持吗?”一名消防员问。

风羿硬着头皮:“能。”

“这样,你先这么抓着,专业的接手的人很快就能赶到了,不用怕,别有太大压力!抗蛇毒血清我们都已经备好了,别怕啊!”

说话间,警车和救护车也到了。

警察维护现场秩序,以免其他人将蛇惊到,增加风羿的负担。

而被风羿掐着的蛇,仿佛被掐懵一般,只垂在地面的尾巴隔会儿才小幅度动一下。

“这蛇是不是快被掐死了?”一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钓鱼人说道。

“听说二级保护动物,一只就能入刑了。这种特级的……哎这小伙子要是真把它掐死了,咋整?他也不是故意的。”

几名消防员相视一眼,走过去想跟风羿说还是他们接手算了,趁蛇现在还活着。如果风羿真把蛇掐死了,估计能被舆论压得抬不起头。

风羿朝消防员打了个手势,“没事,蛇还活着,等专业人员过来再转交。”

钺山旅游风景区购物一条街。

购物的人群也有收到真真假假消息的,但多数人购物的欲望更强烈,对农家乐钓鱼区的事并不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每天发生的事情那么多,看到了,感慨一下就过去了,不会深究。

两名年轻女孩大包小包从商店走出来,打算去找个店吃点东西,打开手机搜索附近好评较多的店铺。

手机上收到新消息,随意扫了一眼。

“听说那边有个农家乐出了事!”一人指了个方向。

“也不知道照片是不是真的,传言太夸张了,等着辟谣。”另一人不在意地道,“我们继续逛吃的……”

正说着,两人听到什么,抬头看向天空。

两架直升机从上方飞过,朝着刚才她们提过的农家乐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