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管钓到什么东西,能钓到就不错了,你还奢望钓几条?”钱飞扬打击道。

互相损几句,三人便静下来钓鱼。

像他们这样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算出来度假也都是看风景拍照片,发掘一些有趣的东西,然后到朋友圈、社交平台秀一把。很少有愿意钓鱼的。所以有人把钓鱼归为“中老年人游戏”。

吴吉从小被他爸带着钓鱼,有点这个爱好。就是每次都钓不到什么,屡钓屡空,屡空屡战。

风羿就没这个爱好了,也没这个时间,之前又是兼职又是工作室,偶尔一两次跟他们一起出去钓鱼也都是放松心情,全当繁忙工作之后的休假时间。目的不在钓鱼,只为休息。

这次也一样,所以风羿心态还算平和。

吴吉不同,他是抱着一雪前耻的目的来的。

然而,半小时过去。

什么动静都没有。

原本在他们附近钓鱼的人,也因为迟迟没有收获,收拾东西换地方钓去了。反正钓鱼区这么大,换个地方说不定也能换换运气。

钱飞扬已经沉不住气了,掏出手机搜索这附近哪个地方人少风景好,他待会儿去拍照片。

风羿在发呆。他还在想着老管家说的话。小变化究竟有哪些变化?显不显眼?

而吴吉,左等右等,甚至把他爹写给他的钓鱼秘籍翻了一遍,时机、钓位、饵料窝料,这些都没错啊,又换了N种姿势和钓法,鱼怎么就是不上钩!

远处传来起哄的声音。

吴吉看过去。

是个老大爷钓鱼团体,笑得特别大声,隔这么老远都听得到那股得意劲儿。

“稳!稳住!”

“好!”

“网抄呢!抄起来抄起来!别给抄跑喽!”

“老当益壮,不减当年呐!”

“啊哈哈哈哈过奖过奖!”

相比起那边的热闹,他们这边就冷清多了。仿佛到了个假钓鱼区。

吴吉看看自己的小伙伴。

一个眼皮半阖,坐那儿半天不动,如老僧入定参悟禅机。

一个正刷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嘿嘿嘿地傻笑。

实在憋不住,吴吉凑过来跟风羿和钱飞扬说道:“你看那边那群老大爷,都已经开启连杆模式了,咱们这边半天没个动静啊,肯定是此地今天风水不好,已经被人把这边的鱼钓完了。要不咱们换个位置试试?”

“你去那边试试,我就在这里。”风羿说道。

他刚才确实有种神游天外的迷茫,最近感知力受到干扰,不起作用了。这边安静,适合思索问题。

钱飞扬打着哈欠:“不行啊,我还是不适应这种沉闷的活动。我再刷会儿手机,还是手机更好玩。”

吴吉一噎,自己跑去看了会儿别人是怎么一条接一条钓上鱼,然后回来再试!

没一会儿,他们附近仅剩的那两个钓鱼人就起身往更热闹的区域过去了。

离开的时候那两人还嘟囔:“之前还嫌钓到的鱼小,现在连小鱼都钓不到了!”

“不管使什么法子就是没有鱼怎么办?”

“这不是技巧不技巧的问题,它就是没有鱼!我怀疑那边那些老头使了什么手段把鱼都吸引过去了!”

等那两人走远,这片地方,就他们三个还守在这里。

风羿给吴吉建议:“你也换个地方钓吧。”

吴吉不甘心:“不!我非得在这里钓一条不可!刚才跟刘大爷发语音,他说就是在这里钓上来一条大的!嘿那小老头还嘲笑我,让我别浪费时间!”

又守了会儿,吴吉耐心告罄,心中憋了一股气,一身的蛮力无处安放,得搞点事才行。

刷手机刷到附近的新闻,有人游玩的时候拍到一只野兔子。

吴吉撇嘴,“还‘兔叽’,大老爷们儿卖萌要脸吗!”

找到一朵开得正艳的小花,吴吉换三个不同角度拍了照片,发给在外省出差的女朋友:【[害羞]送你一朵小发发~】

完了又觉得一朵花太寒碜,不够体面大气,吴吉起身看看四周,风羿右侧不远处就有一丛花开得正好,便走过去。

“不愧是生态景区的农家乐,这草长得多茂盛,说是定期修剪,看这高度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修理了吧?”

一边说着,拨开杂草,吴吉研究起了怎么拍才更有意境。

这一研究,就让他发现了哗点。

褐绿相间的斑纹在茂密的草丛里并不显眼,但吴吉全身的细胞就像是齐齐开启了雷达般,发出惊惧的讯号!

安静冷清的区域,平地爆发一声破音的鸡叫:

“有蛇!!!”

吴吉惊得差点灵魂出窍,大脑告诉他快跑,但双腿压根不听使唤,傻了般在那杵着。直到被一股大力拉开。

等缓过来喘口气再看去时,风羿单手掐蛇站在那里。

吴吉脸色煞白,嘴巴张合几下,没发出声来,牙齿都在打颤。

而正望着远处的风景区,想着待会儿去哪里寻找素材拍一套自然系照片的钱飞扬,被吴吉那一声鸡叫惊得钓竿扔水里也顾不上捞,看清这边的情形,连滚带爬跑过来。

钱飞扬过来又不敢靠近,比划着对风羿说道:“你你你要不要用两只手?”

他看着那条蛇三角形的头,非常担心风羿的手。

被咬一口手都得废掉吧?

虽然不懂蛇,但看头型就知道是毒蛇啊!!

这么大一条蛇,体长绝对过两米了,换他两只手齐上阵都hold不住!

风羿单手这么掐着,虽然暂时很稳,但看着就心惊胆战,生怕那条蛇下一刻就挣脱咬人。

“注意别被它勒住!”钱飞扬看向那条蛇的尾巴,想着要怎么帮忙。

也注意到那条蛇尾巴尖儿是白色的。

旁边,吴吉好不容易把惊飞的魂拉回来,牙齿打着颤,都不敢看那条蛇烙铁一般的大头,“稳稳稳住!千万稳住!我找找有没有木叉什么的……”

“对,还要报警!我马上报警!”吴吉抖动的双手差点把手机抖掉。

风羿僵着脸,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那一瞬是怎么抓住蛇的,像是一种条件反射,又像是一种本能。

他当然也担心一只手掐不住,但过了那个瞬间他就不知道另一只手该怎么去抓了啊——

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只能先维持现状,单手保持着刚才的力道、刚才的姿势,掐着蛇,一动不动。

另一只手朝吴吉和钱飞扬打了个手势,让他们离远点,这蛇看上去很危险。

钓鱼区已经有其他人听到动静往这边过来。

深呼吸,风羿看了眼已经语无伦次抖着手机报警的吴吉,扭头对钱飞扬说道:“快把我的包拿过来!”

钱飞扬也顾不上别的了,飞快跑过去将风羿放地上的大背包拎来,跑太急还差点摔倒。

“你带工具了吗?蛇勾、手套什么的?”钱飞扬说着将背包的拉链拉开,就要翻找工具。

风羿:“快!把我的墨镜递来!”

钱飞扬:???

递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