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是山魈吗?

纸鹤飞到草棚后方的山坡僻静处空投下张曼成武将符,然后纸鹤躲进草棚附近最高一颗大树的树冠中指挥监视战场。

直接启动武将符3星能力“神上使”!

这一瞬间,后方的逆苍天被猛然抽空精力,并呕出一大摊黄水眩晕的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下一刻,一只身高两米白头红脚的长臂巨猿出场了!

据山海经记载,这叫朱厌,此兽现世就意味着天下将有大战争,也的确符合东汉末年的时局。

巨猿虽然体型较大,但行动和普通长臂猿一般轻盈,在林中攀木腾挪激起的草木声响与山风吹拂无异,很快就离草棚不足五十步的距离。而这个距离对于神兽而言就是树上两个飞扑而已!

虽然武将符有自我预警自动出战的功能,但也要看玩家自身的状态,同时召唤的出现和站位也要一点时间。如果钟煌不亮底牌,他也不太可能挡住这个距离的飞扑!至于剑东来的全女阵容更不可能挡住!

但也就在这时,一连串铃铛声响起!

这?!林里绑了黑线?刚才明明没有线的!

下一刻,草棚中弓弦巨震,三支利箭破草而出!

巨猿在空中全力闪躲挥格,避开两只,挥掉一支,但飞扑之势已减!

千秋雪的惊呼声随即响起:“有妖兽!”

再下一刻,张任,淳于琼,钟会,孟获,孟优从草棚中蜂拥而出!

逆苍天好气啊,但也瞬间注意到这些刚召唤出的武将站位混乱来不及进入状态!所谓的关羽万军之中斩颜良也无非是抓住这瞬间机会!

强杀!

巨猿一声咆哮全力加速飞扑草棚!

这速度这力量拼的就是同归于尽不死也残,而逆苍天的损失只不过是武将符多日不能启用而已。

也就在这时,一道七彩光华轰然炸响,逆苍天感觉就像玩火线游戏时被闪光弹炸的眼耳懵圈一样!

这?!撤!!!

逆苍天毕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虽然平时懒的费脑动不动就砂仁,但真动手的时候其实很分得清。

而果不其然,光雾中一声巨吼,巨猿被一记巨力击飞翻滚。

这声势也只有孟获的蛮王之力了。不止,巨猿背上还嵌着一把柴刀!这就是那个车夫的实力?

而巨猿也正好借这击飞之势窜入山林,飞扑进山林下的洪水波涛之中。

收符吧!

好在撤的早,不然差点走不了。偷袭虽然失败,但树顶纸鹤的监视不能停,一定要搞清楚他们的底牌。

光华散尽,看见了,正是一身孔雀毛五光十色的4星祝融!这大春都被纸人夺舍了,还能召唤4星武将符?

下一刻,这祝融光影黯淡,再度化符飞入草棚。

原来是昏迷中自动预警出战,这大春当前的状态根本支撑不了,等于是又送了他一程了。

但祝融如此好用如此风采也确实让逆苍天心动。逆苍天立刻就想到城里现在只有一个祝融了,这意味着什么……

……

此时,草棚众人惊魂未定。

鸡哥关键一击立了大功倍觉扬眉吐气,主动安慰惊慌中的千秋雪:“不愧是美女大佬,还有这种预警手段。”

千秋雪笑叹道:“只是简单的针线挂铃铛而已,倒是鸡哥的孟获实在威猛,不然很难想象谁能挡住这妖兽了。”

鸡哥要的就是这句话,甚感欣慰:“哪里哪里,和大春兄弟的4星祝融比起来还是差两个档次。”

剑东来叹道:“我的徐氏都就位了,就差那么一刀结果就被鸡哥抢风头了。”

鸡哥叹道:“哎,我的错,没能看到徐氏出招太遗憾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啊!”

剑东来神色一整肃然问道:“五哥,这妖兽长的象个猿,是昨晚指挥围攻我们的山魈吗?”

小五一脸疑惑:“据说山魈是一身黑毛,红白绿大花脸,这个毛色不对。但我也只是听说,也没有亲眼见过,亲眼见过山魈还能活下来的人好像不多。”

千秋雪问道:“会不会是水猿?一到洪水的时候就出来作乱?”

小五苦笑道:“这个真不知道,但经这一战,我们这孤岛也不安全,还请姑娘在废点心,继续预警了。”

千秋雪笑道:“理所当然啊!对了,钟少不发表点看法?”

钟煌苦笑:“你们说的都有道理,我没有看法。”

众人笑道:“钟哥也太谦虚了吧?”

就在这时,草棚中猛然传出大春的咳吐声。

小五猛然一惊:“糟!”

众人回到草棚,只见大春又是昨晚发烧发冷瞳孔充血涣散口吐白沫的惨状!

鸡哥急了:“刚才也幸亏大春兄弟自动召唤出4星祝融,估计这技能相当高端,大春本来昏迷,现在更承受不起了。”

剑东来望向钟煌:“钟哥,昨晚大春靠的你补药安稳过来的,现在……”

钟煌纠结道:“我都不知道一天之内连吃两副会是什么后果。”

鸡哥望向小五:“五哥?你说怎么办?”

小五咬咬牙拱手作揖:“这位钟兄弟,该说的昨晚都说了,一病不请二医,还是麻烦您破费一下吧。”

钟煌急忙扶住:“五哥,破费谈不上!那就这么办吧。”

于是再度掏出锦盒,再度掰开大春的下巴各种药丸药液捅下,大春再度恢复“正常”……

众人欣慰大赞:“不愧是钟哥,神医啊!”

钟煌急忙摆摆手:“别,只要不出事就行了……”

……

大春是被祝融武将符的系统遇袭警告惊醒的,都来不及认清形势,祝融就和前天的关三小姐一样,自动出击了。

结果这一出击,刚刚恢复不少的精力被再度抽离。

与此同时,虚日鼠也被惊醒了,天穹之上一缕阳光照耀在它身上,让它变得光芒熠熠!

大春惊了,这是阳光充电宝?虽然远达不到昨晚的状态,但明显不在当前自己之下了!

“妖人,战啊!”

也好!真要让它充电到午时还得了。大春意识到危机了,战意映红了水天之间!

——系统提示:您达到启动朱雀神装的条件,神装启动中!

虚日鼠战意勃发:“来啊!”

大春和它从强打到弱,从弱打到强,很熟悉它的套路早已没有畏惧之心:“来啊!”

但是大春的腹部又开始发热,火焰又开始往腹部钻,昨晚的症状又来了!卧槽啊,有完没完啊?

也就在这时,天外传来关银屏的声音:“药理作用顺序是胃肾肝心肺,现在是胃,先集中心神在胃上!”

你终于醒了!看样子她昨晚就搞清了药理。只要有指导大春立刻就不慌了。

……

监视着草棚里的虚伪一幕,逆苍天冷笑不止。

只是他们说的山魈倒是引起了逆苍天的注意,昨天用自燃符标记了几十只妖兽,并没有发现山魈。山魈是猿类高级妖兽,没被发现更是说明智力远超等闲,不可不防?

逆苍天猛然惊觉,我昨天骑鹤飞了一个时辰,我没发现它不等于它没发现我啊!

在查看一下身上,经过昨晚暴雨的洗礼,贴满全身的避妖符也模糊不清了,逆苍天开始不安了。想撤?山洪阻隔!想飞?午时还没到。会那么巧就在这一个时辰出事?

很可能会!!现在周边的妖兽基本全被钟煌他们打残,也只有山魈才能出动!山魈昨晚输了一仗,不可能一点都不表示?而表示的话,只可能找落单的我?

逆苍天又摸出一个签盒,连抽三签,一个大凶!一个逢凶化吉!

这……来到这个世界能不信玄学吗?难道还相信科学?

逆苍天惊忙打开大挎包,孤注一掷将所有的纸鹤都贴上磷磺火焰符!

以逆苍天的修为,这火焰符的威力和个爆竹差不多,但连大春的虫子都知道钻耳孔,逆苍天当然知道这有限的威力只能炸眼睛,顺便炸听力和干扰嗅觉。

然后急忙下树,用最快的速度在周边的树上贴满几十上百张木遁符水遁符组成幻阵,并开始启动。幻阵最大的作用就是隐藏自己的位置。

总之,运用所有的手段,依托现有的管亥周仓裴元绍和10个黄巾力士拖时间拖到午时骑鹤跑路!

当然,最好不来只是虚惊一场,毕竟现在的身体状态实在很难死战。

也不对!万一不来,这大半包的符纸不就白贴亏大了吗?一定要来,然后反杀!!

正纠结间,前方的小纸鹤发现“一团草”在向自己异动!

来了吗?

它的路线是那么快捷,就像已经给我精准定位了一样!它是怎么做到的?果然是我大量的布置法阵吸引了它?求仁得仁种因得果……

逆苍天紧张激动的全身的冷汗涔涔而下……大烟缸说昨天一天招兵买马好有成就感,书友2裙继续招,152519639,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