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你是谁】

【不会断更的啦,你们放心的。

我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偏头疼发作了。今天更新的晚了点,但还是没断。

也绝不会断的,这本书我是拿出了很大的决心和认真的态度写的啦。

偏头疼发作,我的老毛病了,很影响我写作状态。

今天也就这么多了。你们别嫌少哈。

等我好了,爆发一下做补偿吧。】

·

第一百一十章【你是谁】

两大高手的碰撞,仿佛这个夏日的傍晚过了一场雷暴,只是却光打雷不下雨。

山间的林子里,狂风已经平息。

废弃的矿坑之中寂静无人。

陈诺抱着鹿细细,指尖一丝一丝的念力注入鹿细细的眉心。

巫师最后的精神力风暴,是巫师压箱底的保命绝技之一。疯狂的精神力冲击,若是实力差一点的人。落在这个风暴区域之中,被狂暴的精神力冲击之下,轻则直接当场昏迷,重则就能被冲垮精神意识,甚至有变成白痴的可能。

鹿细细虽然不是常人,但这位星空女皇前几天就意外受伤,而且伤的恰恰就是脑子,她的精神意识原本就受创,而方才一番搏命的打法,面对巫师的精神风暴,更是不加防御,只是一味的强攻。

这样的话,才导致了星空女皇再次受伤,此刻已经昏睡在了陈诺的怀中。

陈诺眯着眼睛,仔细的感应鹿细细的精神意识空间。

原本前几天鹿细细的精神意识空间受创后,精神力四分五裂,散乱若干团,但人类的精神力有自我恢复的功能,身为掌控者大佬,自然恢复力要更胜常人。

鹿细细受创后,这两天其实精神空间已经在缓慢的自我融合了。这种融合一开始缓慢,到了后来会越来越快。

每恢复一分,精神力就强一分。每强一分,恢复的速度就会更快一分。

但此刻陈诺自此查看鹿细细的时候,却发现鹿细细的精神空间在精神风暴的侵袭之下,变得散乱了起来。

这么一来,伤上加伤,要再等鹿细细恢复,怕是又要过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陈诺凝神,指尖的念力一丝丝的注入鹿细细的脑海深处,一点点的牵引着鹿细细散乱的精神意识,让它们一点点的归位,融合。

这种过程非常缓慢和艰难……而且难度远远比当初用念力引导浩南哥梦中运转内息要大的多的多。

鹿女皇已经是掌控者级的大佬,掌控者大佬的精神意识空间,不说浩瀚如海,也是比常人要庞大了无数倍的,这种牵引起来的耗费,就算是一个同位掌控者大佬的高手来做,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陈诺咬着嘴唇,额头滴滴汗珠落在了鹿细细的脸上,指尖的念力一丝丝的没入鹿细细的脑海之中,女皇的呼吸时而平缓,时而急促。

陈诺却不管不顾,疯狂的压榨着自己的念力……原本他也是耗费一空,但是此刻却不管不顾的压榨着自己的念力,仿佛已经拧干的毛巾,还在拼命的拧下去。

原本潺潺流淌的念力,却变成了如同涓涓细流,最后已经萎缩成了一丝一丝,勉强保持着连贯。

陈诺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起来。

大约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陈诺才吐了口气,松开了手指。

脑海深处仿佛有无数根尖针刺扎,隐隐做痛。

但是这种痛苦却并不会让人清醒,反而那种仿佛几天几夜没睡觉的感觉,让人头脑发木,昏昏欲睡,甚至眼皮也耷拉了下来。

陈诺做完了这些,低头看了看鹿细细,终于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放心来。

鹿细细的意识空间里,几团最大的碎片已经被陈诺牵引之下,融合的七七八八了。还有若干细小的碎片……就只能等着日后满满的自我愈合了。

做完了这些,陈阎罗也只觉得念力一耗而空,终于垂下了手臂,然后往旁边一滚,四仰八叉躺在了地上。

不多会儿,就昏昏睡了过去。

·

陈诺睡梦之中,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梦境,只觉得无数上辈子的记忆碎片和场景在梦中闪现而过。

渐渐的,觉得脸上一凉,陈诺缓缓睁开眼睛来。

视线所及,先看见的是灰蒙蒙的天,然后感觉到凉风刮在脸上。

陈诺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身子下面硬邦邦的,很是粗粝。判断出自己应该还躺在野外。

略微扭了一下脖子,就看见四周还是矿坑,只是已经不在睡着之前的地方,而是被挪到了矿坑的边缘,靠在了山壁旁。

“你醒了~”

鹿细细那标识性的娇柔的嗓音。

陈诺心中一松,然后脸上又露出了平日里那惯有的笑容。

“嗯,醒了……”陈诺想了想,问道:“手术是不是很成功?”

“……啊~?”

陈诺坐了起来,就看见鹿女皇坐在距离自己一米之外的地方,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

罢了……这种十几年后的梗,鹿细细是听不懂的。

若是此刻女皇冒出来一句:“手术很成功你已经是女孩子了……”

那才会吓死人吧。

鹿细细眯着眼睛看着陈诺,嘴唇微微动了一下,然后低声道:“你……是谁?”

“……”

呃?

这是……又失忆了?

不是吧,我救醒你,帮你牵引精神力,已经做好了你恢复记忆,然后再暴打我一顿的准备了啊……

陈诺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复杂之意,但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压在了心底,随后苦笑了一下:“这个啊……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

鹿细细审视着陈诺,然后摇头:“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定,你救了我。我感觉到我的意识空间里有很强的念力牵引残留的力量……而这个力量,是你身上的,我能感应出来。”

陈阎罗心中叹了口气,努力爬着站了起来,身子还有点软,扶着墙站稳后,陈诺用力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笑容来,看着鹿细细。

“嗯,不错,是我救了你。”

“……你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鹿细细皱眉,看着陈诺:“我好像记不太清我醒来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呃……你等下啊,我编一编。

陈诺叹了口气。

·

片刻之后。

“这么说,你是一个修炼古武的隐世者?你昨晚在这山中修炼,遇到了我和人打架,然后你救了我?”鹿细细柔媚的嗓音里却带着几分疑惑。

“是啊。”陈诺随口编道:“我就住在附近不远。但你知道的,我们修炼自己的本领,在俗世之中总是不想引来别人的关注,所以我晚上跑到山林里练功,结果就听见打斗的声音,然后我躲在暗中观看,就看到了你……”

“我和什么人打斗?”鹿细细手指揉了揉眉心,脸上有些茫然,又有些苦恼:“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不知道啊……”陈诺一脸天真无辜:“你们我都不认得啊,我来的时候,你的对手已经跑远了,然后就看见你躺在地上已经昏过去了呀。”

鹿细细顿时警惕了起来,那双眸子盯着陈诺深深的看了两眼,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

“你……喂,你不会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吧!”

“大姐姐!”陈诺赶紧摊开双手,一脸不爽的表情:“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是心地良善品学兼优的GCZY接班人!!”

“真的?”鹿细细眯着眼睛看陈诺。

“当然!”陈诺大声叫屈:“不然我干嘛拼着耗费我的力量来救你啊!”

鹿细细仔细的看着陈诺,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破绽来——然而陈阎罗的演技足够扎实,女皇哪里看得出破绽?

终于,鹿细细露出了一丝放心的笑容来,松了口气,眸子盯着陈诺的眼睛:“那……我可真的要感谢你了,嗯,看来你是一个好人呀。”

“当然!我在学校里都是出了名的助人为乐!还是三好学生呢!”

陈诺脸上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那种天真无辜的表情。

顿了顿,陈诺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小姐姐……你是什么人啊?”

鹿细细抿嘴一笑,也站了起来,转身看着这个矿坑,眼神扫视了一圈后,回头看了看陈诺,走了过来,伸出手:“我姓鹿,我叫鹿细细。”

陈诺看着伸过来的手,又看了看鹿细细如鲜花般的笑脸:“……我叫陈诺。”

阎罗大人继续飙演技,满脸好奇的看着鹿细细:“那个,小姐姐……你一定是个很厉害的高手吧?昨天你们打起来的时候,那个动静可真的不小呢!”

鹿细细哈哈一笑,然后看了看陈诺:“这些嘛……就不告诉你了呀。”

随后女皇那双眸子继续盯着陈诺,眼睛忽然一亮。

陈诺感受到了鹿细细的眼神变化,心跳顿时又漏了一拍……不会又想起什么了吧?“对你!你几岁啊?”

“十八岁……”

“嗯……”鹿细细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十八岁……年纪是稍微大了一点,不过你的实力应该也不差了,你能用念力来救醒我的话……”

女皇一拍巴掌,看着陈诺:“小弟弟,你要不要做我的弟子啊?”

“哈?”陈诺一脸懵逼。

“我可是很厉害的啊!”鹿细细眼神里放着光,仿佛想到了这个念头,就非常的兴奋:“只要你当了我的弟子,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我告诉你,当我的弟子,出去可是很有面子的啊!

我看你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不过本事还不差,那么你应该不蠢的啦。

勉勉强强的,也够资格当我弟子了!”

陈诺脸上保持着惊讶的表情,心里却在MMP。

好么!眼睛一眨,老公变徒弟了?

咦?不对,之前骗她的时候,也是用了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那也是师徒啊。

“呃……这个就不了。”陈诺摇头,苦笑道:“我有自己的师父了,而且我们这一门有自己的规矩,不能随便拜师的。”

“这样啊。”鹿细细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真的不能嘛?”

“不可以啊。”陈诺讪讪一笑。

当然不可以啊!

给你当弟子?

然后天天帮你喂家里的那一群猫啊狗啊乌龟啊,还要帮你打扫鱼缸嘛?

你当我是鱼鼐棠那个蠢萝莉,被你忽悠嘛?

不过……

看样子,星空女皇仿佛是恢复了从前的记忆了……

陈诺心中松了口气之余,也隐隐的,流露出一丝……

强忍着心中的一丝情绪,陈诺扭过头去看着远处,然后深呼吸了一下。

“那个,这位小姐姐,咱们萍水相逢,江湖人路见不平出手相助,也是寻常事……这就,别过吧。”

陈诺对鹿细细拱了拱手,迈步就要走。

“你等一下啊!”鹿细细忽然叫住了陈诺。

陈诺脚下一停,转身苦笑看着鹿细细。

“嗯……”鹿细细想了想,脸上露出笑容来:“我看你脚步虚浮,大概为了救我,也很损耗很大吧……你不是说你就住在附近吗?我送你回去吧。”

“大可不必啊!!”陈诺心中一哆嗦。

“要的要的!你帮了我,我肯定也要报答你啊!走吧!”

“这个……”陈诺额头又见汗珠子了。

“什么这个那个的……”鹿细细过来轻轻推了陈诺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你帮了我,我送你回家,这有什么好犹豫的?”

·

出租车是走出山里后在路边拦的。

陈诺身上的外衣已经破掉被他扔掉了,身上就穿个T恤,然而满身都是灰土。

鹿细细的样子也并不比陈诺好多少,女皇手臂上的袖子都变成了布片,身上也又是泥又是土的。

出租车司机原本一百个不乐意,不过陈诺多给了些钱,才忍下闭上了嘴巴。

片刻后,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不等车停稳,陈诺已经把一百块钱扔给了司机:“不用找了!你继续送这位美女回去!”

然后陈诺拉开门跳下车,就飞快道:“好了小姐姐,我就住在这里……那个,你就不必下车了,让这辆车送你回去……”

不等陈诺说完,鹿细细已经也下车了,关上了车门,一脸认真的表情:“这怎么可以!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肯定是要把你送到家门口才行啊!”

“真大可不必啊!”陈诺赶紧摇头:“真的不用了!我能走能跳的,而且都已经到小区门口了啊!”

“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

鹿细细皱眉,似乎有点不乐意,但还是点了点头,勉强道:“那……好吧。”

陈诺赶紧拍了拍车顶,对自己大声道:“师傅,走吧!赶紧送这位美女!”

站在路边看着出租车远去,陈诺脸上的笑容才一点一点的消失。

鹿细细……既然恢复了记忆……我们,就此别过吧……

嗯,有些事情,忘记了,也挺好的。

·

陈诺走进了小区,却从小区的另外一个门走了出去。

这个地方当然不是他住的地方!

陈阎罗这种狡猾如狗……嗯,狡猾如狐狸的家伙,怎么可能真的带着鹿细细回自己小区?

万一她想起来了什么,算谁的?

从小区的另外一个门出来,陈诺又快速的走过了两条街,才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上楼,进屋,然后看着房间里一片浪迹。

房门已经被巫师破门而入的时候拆下来了。

墙壁上的菜刀,地上的碎裂的瓷碗,还有客厅的那个被自己扔出来的冰箱……

房间里一片冷清。

陈诺叹了口气,先把房门重新按在了门框里……明天找人来修吧!

然后把冰箱抬回了厨房,再然后摘下墙上的菜刀,最后又拿出扫帚来把房间里的碎瓷碗清扫了一下。

陈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摸起桌上的烟盒,点了一支。

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空荡荡的,没着没落的……

房间里寂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陈诺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家。

仿佛下一秒钟,鹿细细就会从房间里探出头来,羞涩的看着自己,甜甜的喊一声“老公啊~”

陈诺面色凝重,缓缓的叹了口气……

嗯,就当是结束了吧。

这两三天的时光,就当是……上辈子的那个遗憾,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弥补吧。

有这么一段,自己也该是知足的。

鹿细细……

不能跟着自己的!

否则的话……上辈子的悲剧,恐怕还是会发生……

·

心中带着一丝伤感,一丝惆怅,一丝沧桑,陈诺静静的抽完了一支烟,然后正要回房间里去换洗一下……

忽然,门被拍响了。

啪啪啪……

陈诺皱眉,抬起头来看家里的房门。

啪啪啪!

陈诺心中一动!

力量耗尽之后,陈诺也无法清晰的感应到门外的动静,只是心中却有些警惕……妈的,不是那个老阴比又回来了吧?

按理说不能!

巫师这个家伙最是谨慎,也最是惜命!今晚和自己大战一场,然后又遇到了鹿细细。

有星空女皇这种同级大佬的存在,巫师绝对不会搏命,又受伤,损失了一件魂器,以这个家伙的性子,肯定是远遁千里!

以陈诺对巫师的了解程度,这个老阴比受了重伤,没有个两三年恢复不过来的。肯定是第一时间跑回修士会去养伤去了。

这个家伙……其实很怕死!

那么……这么晚了,谁?

陈诺深吸了口气,一手拿起桌上的菜刀,倒握着刀柄,缓缓靠近门口。、

啪啪……

轰!

又是敲门声,但是最后一下,原本就只是虚虚的按在门框里的门板,一下大概是敲门力气大了两分,整个门板直接就倒了下来!

陈诺站在屋内,鹿细细站在屋外,两人之间就隔着一个倒下去的门板。

“呃……”

鹿细细的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女皇的脸上带着一丝尴尬的笑容:“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啊……”

陈诺呆住了!

·

【不邦邦邦了,头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