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要不……埋了他?】

第三十八章【要不……埋了他?】

陈诺站在阳台上。

从落地的玻璃窗能看见酒店的豪华套房内,安德森正坐在电脑前。

房间里有面镜子,上面贴了十几张纸条,形成了一个树形图。

顶部是姚蔚山的名字。

而下面几条线,串着的纸条上,分别是姚蔚山生前社交关系的一些人名。

其中,老孙和杨晓艺夫妻的名字就在其中。

安德森操作了会儿电脑,起身走到树形图旁,手里拿着马克笔,犹豫了一下,把老孙和杨晓艺的纸条上画了个叉。

——已经有四五个纸条,都画上叉了。

“难道,真的是意外么……”

安德森自言自语。

他叹了口气,转身的时候,眼神扫过阳台和窗户。

阳台上,空空荡荡,空无一人。

·

十几分钟后,酒店南边的一条巷子口,一家面馆里,陈诺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坐了下来。

“一碗红烧拉面。加肉,加个荷包蛋。”

交代完后,陈诺顺手从桌上摆着的小碗里拿出几颗蒜瓣剥开,去皮。

动作轻柔和细致。

只是少年的嘴角微微弯曲,扯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嗯,确实有些古怪。

陈诺心中叹气。

·

深渊。

这是一个名词,同时也是地下世界的一个组织。

规模不算大,但也算颇有点历史和名气——当然,这种所谓的名气,对于普通人而言是不存在的。

按照上辈子的人生,深渊这个组织,和自己算半个同行。

聚集了一些妖魔鬼怪,做很多见不得光的任务。嗯,也有几个实力不错的奇人异士。

总的来说……不算什么硬茬。

但这么看来,自己算是无意中招惹了些因果。

现在看来,那个姚蔚山……身份就不单纯了。

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出国后混出名堂,然后衣锦还乡来装逼的家伙。

而是……

嗯,是了,深渊这个组织里,有一个角色叫做:掘金人。

专门负责行走在俗世之中,为组织赚钱的。张罗一些社会关系网和经营一些资源。

类似于白手套。

没办法,异能人士,也要恰饭的嘛。

至于陈诺怎么会认出是深渊这个组织。

很简单,他是看到了安德森,认出来的。

至于他怎么会认得安德森。

更简单。

因为从时间线上来看,在三年后,也就是大约2004年的样子。

包括安德森在内的,深渊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将会在一场碰撞对抗之中,全军覆没。而包括安德森在内的,深渊组织的几个成员,一战之中全员团灭。深渊的大本营被一把火烧成了平地。

这个存在了超过五十年的地下世界颇有名气的组织,就此成为历史。

而做出这件事情的人,也就此打响了在地下世界的名气。

阎罗。

·

拉面端上来了。

面不错,毛细。几块红烧牛肉有些柴,但味道很正。

丢了两瓣剥好的蒜瓣放在面碗里,陈诺拿起筷子吃了几口。

嗯……要不……埋了他?

……

…………

……………………哎,不妥!

陈诺摇头。

把这个来查姚蔚山死因的家伙埋了,不难。

陈诺记得这个人,勉强算个高手,但也就一般,而深渊这个组织里,厉害的角色没几个,最厉害的当然是他们的首领。嗯,外号叫什么“船长”。

嗯,是个人物,被自己弄死的时候,脖子上绕了几圈电线,挂在了楼顶,临死哼都没哼一声。

是条汉子。

不过陈诺并不因此而生出什么钦佩。

上辈子,自己初出茅庐的一个混迹地下世界的萌新,接了个委托任务,任务的内容和这个叫【深渊】的组织有些合作部分。

然后,任务完成,这个【深渊】组织则扣了任务的成果不想给自己。

人家是成名组织,大概是看自己是个无名无辈的小萌新……踩了就踩了。

于是,被初来乍到的还是萌新的陈·阎罗·诺杀上门去,直接推塔爆了水晶。

想对自己玩黑吃黑那种勾当——黑吃黑,那是人干的事儿嘛!

呸,下贱!

·

堂子街铺子里的磊哥打了个喷嚏。

在芭提雅海滩喝椰子的肖老板打了个喷嚏。

沉在海底的河……好吧,他打不了喷嚏了。

·

埋是可以埋的,但没必要。

一个深渊,陈诺不放在眼里。但问题是,老孙一家子扛不住。

埋了这个调查员,那就等于是摆明车马的告诉了深渊:来吧!姚蔚山的死有问题!

那接下来老孙一家面临的麻烦更多。

除非自己能再去把深渊这个组织一巴掌拍灭掉。

可陈诺不想那么做。

没必要不是。

其实,更深的一层意思,埋在陈阎罗的心中。

就是……

这辈子,他想换个活法了。

重新踏入地下世界,阎罗大人王者归来重整河山,然后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过一辈子……

陈诺腻了。

当个咸鱼,挺好。

谁都别来惹我就行。

这辈子,长远看来怎么个活法儿。这个问题,陈诺到目前为止还没琢磨明白。

但短期看来,他只想这么很咸鱼的过日子。

嗯,一边把上辈子的几个遗憾弥补掉。一边同时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状态。

他实在是有点迷恋这种平平淡淡的烟火气。

目前看来,陈诺对自己的规划就是这样的。

想着想着,吃着吃着,把碗里最后一口面吸溜吸溜消灭掉,放下碗筷,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张纸巾擦了擦嘴,陈诺走出了面馆。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假日酒店的大楼。

现在看来,这个调查员没查出什么。

老孙一家的名字,已经被他划掉了。

那就……

算你命大。

·

孙校花看着陈诺,眸子里仿佛带着一丝水光。

陈诺额头上带着些许汗珠,略微带着点喘。

啪啪啪。

篮球在手里运了几下,随手甩给了过来接应的罗青,陈诺一路小跑去了底线。

罗青把球传了过来,陈诺接球直接挑起一个干拔三分。

唰!

空心入篮。

周围传来一阵叫好,其中还有几个女生的尖叫。

陈诺双手扶着膝盖喘了几口气,和走过来的罗青击了下掌,然后目送对手下不忿的下场。

三对三的半场对抗结束。

这是放学后的篮球场上,一个多小时,有陈诺这个投(挂)篮(逼)无敌的家伙存在,直接干翻了所有上来挑战的对手。

罗青和另外一个不配有名字的工具人队友:卧槽,一不小心人生巅峰了?

可惜了,八中这种烂学校也不存在什么篮球校队——事实上国内的绝大部分的中学,除了少见的一些有体育传统的名校,其他基本都没有正经的篮球或者足球校队。

有高考这个大神的存在,什么篮球梦都一边凉快去。

去特么的篮球梦。

否则的话,以陈诺今天的这场表演,恐怕就要引来什么校队的教练的关注,震惊天赋,顺势拉拢进麾下,参加全国大赛……然后就顺理成章把故事转入竞技分类去了……

教练,我想打篮球?

tui!刷题备战高考去!

孙可可看着陈诺走下场,眼睛原本满是小星星。

但是很快,就看见同年级的几个女生已经迎了上去,还有一个女生大着胆子,把一瓶纯净水递向了陈诺……

Tui!小妖精!!

已经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而陈诺,开始在学校里变得异性缘好了起来。

没办法,这辈子,顶了一张眉清目秀的脸蛋,简单的一个字形容:帅。

重生之前的原生有点内向,大概是因为家庭原因,性格孤僻,而且性子还有点古怪,不太讨喜,存在感也很差。

但是陈诺重生后,从上个学期末,到这个学期开始的这些日子,在旁人的眼里,陈诺仿佛像脱胎换骨了一样。

看着似乎还是不怎么喜欢和人打交道……但是,几件事情,却让他在学校里渐渐有了话题。

敢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

平日里又肆无忌惮的逃课。

敢和老师搭着肩膀一口一个老孙。

以及,走路的时候,双手插着裤兜,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以及,今天下午在操场上打篮球,居然大杀四方!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独特气质。

那种看似懒洋洋的,却又有一股子混不吝的范儿。

关键是,还并不张扬轻浮。

——当然了,主要还是脸长的好。

甭管这些名气也好,气质也罢。若是顶着个吴孟达的脸,哪怕他投篮美如画,那也绝不会有小姑娘愿意给他送纯净水。

看着迎过来的三个女生,当中一个脸红红的递来一瓶矿泉水,陈诺先是愣了一下,接过来。

女孩们嘻嘻哈哈笑了几声,中间的女孩有些挂不住脸,但却依然迎着陈诺的眼神:“我是四班的杜晓燕。我们去年还是同班,后来文理分班了。”

陈诺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

三个女孩嘻嘻哈哈的跑开了,只是临走之前,这个杜晓燕还故意朝着孙可可毫不掩饰的看了一眼……

害,女孩之间的战争。

孙校花脸上挂着一百个不乐意,原本想走向陈诺的脚步却停在了原地,看着陈诺自己主动走到了面前来。

只是眼神还盯着陈诺手里的那瓶乐百氏纯净水。

陈诺笑了笑,随手把瓶子扔给了不远处的罗青。

孙校花脸上虽然表情不变,但是眼睛里却多了一丝笑意,从书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来。

“我爸说过,就算天气暖了,运动完也不能喝凉水。年纪轻轻的不懂,将来老了得了胃病就后悔。”

说着,拧开了盖子递到陈诺面前。

陈诺看着杯子里水面上飘着的几颗红艳艳的枸杞……

……陈阎罗心态有点不稳:我这辈子才十七岁,就提前进入到保温杯里泡枸杞的中年生活了?

“保温杯是你爸的?”

“……嗯。”

“枸杞也是?”

“嗯。”

“……你从家里拿这些出来,你爸不知道吧?”

孙校花脸红了。

“不喝拉倒!”

正要收回杯子,陈诺却直接一仰头,三口两口喝光了,连泡着的枸杞都进了嘴咀嚼几下吞下去。

孙校花眉开眼笑,正要说点什么……

“陈诺!!!”

嚯!透着就一股子叫嚣挑衅的断喝!

陈诺和孙校花一回头。

几个年轻人缓缓走来。

当中一个,正是前段时间连丢俩自行车的张林生同学。

嗯,一行人大概五六个。

有的脱了校服甩在手里。有的故意把校服拉链拉一半,然后衣服领子竖着。有的则把校服脱了,担在肩膀上。有的手里拿着一根自行车链条锁。有的带着一根棍子,故意横在脖子后,双手搭在上面。

共同点:几个少年都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若是此刻能有个BGM,那就更应景了:叱诧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

呸!

中二!!

·

学校办公室二楼的教研室的房间里。

那位来镀金的校长助理方先生在。

教育公司的学校代表刘打工人在。

学校高二年级组长兼高二六班班主任吴老师在。

以及,一位穿着夹克衫的教育局的工作人员。

再以及,一位穿着黑西装看着像高级打工人,面色严肃的中年男人

更加以及……站在那儿一个倩影:中长的黑发,带着一根蓝色发箍,身材高挑。容颜清丽,只是眼神四处飘荡,明显有些不耐烦和魂不守舍。

虽然已经是春季,但是天气还没有那么暖和。可女孩却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百褶裙,露出一双白生生又笔直的大长腿,过膝袜下穿着黑色皮鞋。

唯一有些维和的,就是上半身,已经穿上了一件崭新,但明显就不合身,又有些肥大的蓝白色运动外套——八中的校服。

方校长正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客客气气的说着什么。

女孩的眼神已经飘到了窗户外。

忽然之间,女孩仿佛在楼下操场上看到了什么,陡然一声尖叫。

“啊!!!”

正在和教育局同志做交接的方副校长吓了一跳。

屋子里的几个中年老年男人也都吓了一跳。

而这个大长腿少女,已经满脸兴奋,不管不顾一溜烟就掉头跑了出去。

原本房间里的那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汉子,一个很仓促的鞠躬后,赶紧追着跟了出去。

房间里诸位愣了一秒钟,方校长最先反应过来:“赶紧出去看看,这是怎么了?”

·

“陈诺!今天这顿揍你是躲不过!就算是耶稣来也不行!我说的!”

张林生挑着下巴昂着头,看着面前的陈·阎罗·诺。

身后几个同伴也都故意做出不怀好意的表情来,摩拳擦掌。

就在此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啊~~~~~~~~~~~~~~~~”

一连串的【啊】还带着颤抖的尾音儿。

一个高挑的身影连蹦带跳就狂奔而来!

直接冲进人群,一头就撞进了陈诺的怀里,拦腰死死抱住!!

“欧巴~~~~~”女孩抬起俏脸,眼睛里满是小星星,用南高丽语激动的叫道:“我终于找到你了!!关二哥保佑!!”

啪嗒!

陈诺手里的保温杯掉地上了。

啪嗒!

张林生手里的链条锁掉地上了。

啪嗒!

罗青手里的篮球掉地上了。

啪嗒!

孙校花手里的保温杯盖子掉地上了。

孙校花心理活动:(我……这是……被绿了??)

·

【喏!修罗场!打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