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还是年轻】

第三十五章【还是年轻】

老孙暂时休了病假。

说是病假,但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是给了他一个体面的避开学校最近那些口舌是非的余地。

原本学校里也是商量要不要给老孙一个处分的。按理说,身为教导主任,外面借债的债主都跑来学校挂横幅了,造成这种影响,是要给个处分的。

那位方副校长就是如此主张。

但八中的老校长却一力把老孙保了下来。

考虑到改制在即,于是别人也就没有再争了。

争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反正一旦改制后,大家都是打工人。

不过休假倒带来了一个好处。

就在第三天,警方找到了老孙夫妻,录了口供。

姚蔚山的死,在第二天下午被发现。毕竟是有外商的身份,在本地又有投资的合作项目。这样的人死了,自然警方是要承担不少压力的。

虽然在初步的尸检后,得出的结论是偶发性脑溢血——其实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上上下下不少人还是松了口气的。

至少不是什么刑事案件,人家自己病死的,那么相关的方方面面,也就不用承担什么责任。

但流程还是要走的。

警方根据流程一番排查,酒店方面得到的资料很快就显示,姚蔚山死前最后一晚,在酒店的中餐厅里最后见的人就是老孙夫妻两口子。

口供很简单,没有做太多的追问。大概就是警方的办事人员找老孙夫妻核实了一下当晚见面的时间,地点,以及姚蔚山当时表现出来的健康状况是否有异常。

至于见面的内容,警方虽然问了。

但是老孙却并没有细说,只说是老同学叙旧。

老孙虽然老实善良,但又不是傻子。自家的家丑也不会轻易往外说的。

这个事情里,唯一可能泄露点疑点的,就是姚蔚山准备好的拿几份让老孙夫妻签字的东西。

可惜那几份东西,陈诺当晚就带走了。

所以,姚蔚山和老孙夫妻两人的恩怨的根子,暂时得到了保密。

一切看上去太正常了。

因为姚蔚山的身份特殊,警方抽调了市局最优秀的法医,最后复核尸检,得出的结论也是一样:偶发性脑溢血。

现场没有任何打斗搏斗或者他人伤害的痕迹,尸体没有任何内伤外伤。

从现场看来,死者死前洗了澡,又喝了不少酒。

没人把疑点怀疑到老孙两口子这种普通人身上。

唯一震撼的,就是老孙夫妻两口子自己了!

姚蔚山……居然就这么死了?

他一系列的手段,几乎把老孙夫妻两人逼到了绝境,必胜的局。

结果,这人居然就这么死了?

脑溢血,就这么自己死了!

连老孙自己都忍不住生出了一股无法描述的荒诞之极的感觉。

三天后,吴大磊打电话给陈诺。

二十万,借出去了。

磊哥办事还是靠谱的。

想来,老孙得知了姚蔚山的死讯后,在最初的震惊和荒诞之余,也颇有一股:恶人自有天收的感觉。

然后,终于下定决心,先想办法把钱凑齐,把杨晓艺亏空的公款的账平上。

这事儿,看似就这么抹过去了。

·

陈诺回到了学校里。

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又变回了上学期在雪天摔伤的那位吴老师。

老孙在学校里暂时病假消失,一时间沸沸扬扬,总是要被人谈论几天的。

而老孙的空位,而让陈诺意想不到的一个副作用,凸显出来了……

·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个外班的男生大步走进教室,把一封信放在了孙可可的桌上,然后扬起一张自以为帅气的笑脸,扭头就走。

临走之前,还仿佛示威一般的瞪了坐在窗户边最后一排的陈诺一眼。

陈诺叹了口气。

坐在前面的罗青回头忍着笑:“这一上午,第四个了吧?”

陈诺没说话。

孙可可涨红了一张脸,用力咬着牙,把桌上的那封信,看都没看,就直接走后排扔进了垃圾桶里。

——没有了一个当教导主的父亲,这么一个保护神的存在,以孙可可的颜值,在这帮青春期的少年中,实在是太有杀伤力和吸引力了。

更何况谣言四起,陈诺甚至听那些学生传:老孙已经被停职甚至开除了。

陈诺并没有打算过多的插手这种事情,只把这些事儿当成一个小小的插曲。

但放学的时候,情况就越演越烈了。

下午体育课的时候,正在跟一群女生在操场上打排球的孙可可,正跑开了去捡球,就被几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拦住了去路。

几个高三的毕业班的男生,簇拥的其中一个看上去个头还挺高的。挡在了孙可可的身前。

当中那个男的,看孙可可的眼神颇有点肆无忌惮的样子。

“孙可可,找你说点事儿,咱们到旁边说一下吧。”

孙可可冷冷道:“不去。”

说着,扭头要走,那个男生直接伸手就给拦住了。

身后几个同伴还在起哄的大笑。

孙可可抬头:“你干嘛?”

“就说几句话,没什么吧?这么不给面子?”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认识你。”

孙可可低头欲绕开,又被男生拦住了。

男生有点流里流气的样子——其实倒未必是真的流氓,只是这个年代,这个年纪的小男生,大概是脑残的港片黑帮片看多了,总以为摆出这种姿态来很帅。

其实很傻。

“别这么拽呀。你爸都不在学校了。”男生脸上带着故意挤出来的很嚣张的笑容:“你跟我认识一下,我在学校里罩着你!怎么样?我叫张林生,你可以打听打听我。”

“你干嘛!!”孙可可急了。

“不干嘛,就是觉得你可爱,想认你做妹妹,你喊我一声哥,以后我罩着你。”

张林生依然在讲着自以为很吊但其实很脑残的,这个年代的撩妹台词。

高中的体育课男女生是分开的。

一开始陈诺没看到这里的情况,等他看到的时候,已经听见了孙可可尖叫一声:“你们干嘛!!”

正在列队绕着操场跑步的陈诺,立刻脱离队列跑了过去,身边罗青丝毫没犹豫,也跟了上去。

没等陈诺到跟前,带女生的体育老师已经发现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体育老师直接就吹了哨子,大步过去,瞪眼就冲那几个男生喝道:“你们几个!干什么!哪个班的!”

几个男生轰然一笑,赶紧跑开了,还有的一边跑一边继续起哄大笑。

其中那个张林生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陈诺走到了孙可可身边安慰。

忍不住就低声骂了一句:“牛逼什么啊!看老子怎么搞定她!”

正还想说几句显得自己牛逼的话来摆个谱,忽然就发现陈诺的目光已经射了过来,仿佛还对自己似笑非笑的点了下头。

“放学的时候别走啊,我要堵那个叫陈诺的小子。”张林生咬了咬牙,心里泛酸。

这个年纪的半大小子,都是荷尔蒙过剩喜欢闹事的,加上是非观也有点歪,而且八中原本校风就一般,听了这话,都轰然大笑应了。

于是,放学后,张林生带着和自己关系好的几个男生出了校门,准备骑车离开,然后找条小路去堵陈诺。

这种年纪的二逼少年,总觉得用这种方式就能显得自己牛逼不凡。

结果……

“卧槽!我自行车呢?!”

张林生在校门口找了一圈,愤怒的叫道。

一群人帮着找,乱哄哄的,却浑然没发现,陈诺已经插着都,吹着口哨,慢悠悠溜达着出校门回家去了。

这位张林生同学晚上回家后,先是因为丢了车被家里父母骂了几句。

然后毕竟为了孩子着想,第二天先让他把自家父亲的自行车骑着上学。

早上在学校门口遇到陈诺的时候,张林生直接就上去挑衅。

“小子!昨天你走运,我有事儿没功夫找你!今天放学你别想走啊!”

“好嘞!”陈诺愉快的点了头。

然后,下午四点半,张林生带了出了校园。

几分钟后。

“卧槽?我车呢?怎么又没了?!”

·

据不完全统计,短短三天时间,八中门口丢失自行车人次共计七例。

有高三一班的张林生同学,

高三四班的刘同学。

高二一班的吴同学。

高二五班的甘同学……

等。

共同特征:男性。

以及:都用实质性的行动骚扰过孙可可同学。

·

在姚蔚山死后的第五天。

金陵路口国际机场。

国际航班抵达出口的地方,一个戴着墨镜穿着夹克的白种中年人推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出口处一个接机的司机,带着一个女翻译赶紧迎了上去。

司机接过了行李箱,女翻译引着白种中年人,朝着停车场走去。

上了一辆黑色帕萨特后,女翻译客客气气的问道:“安德森先生,我们先送您回酒店……”

“不,我不需要休息。”安德森摘下墨镜:“请带我先去本地的警局吧。我想尽快看到了关于姚的案卷。总部公司那里需要尽快得到官方的正式消息。”

·

【邦邦邦!

你看这票,它又大又圆,你看这头,它又脆又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