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这回是真懂了】

第三十四章【这回是真懂了】

老孙动心是动心,但毕竟还有顾虑。

之前学校那一场闹剧,让老孙对这些借贷的人有了顾忌。

但顾忌归顾忌,缺钱确实明摆着的。若不能给杨晓艺填了亏空的口子,单位一旦平账,几十万的亏空,就是挪用公款的罪名。

这个时候,顾忌,顾不上了。

老孙犹豫着,最后还是没下定决心,和磊哥交换了一个电话,顶着一肚子心事,推着五十块钱买的自行车,走了。

陈诺望着老孙离去,磊哥在一旁陪着小心:“大哥,您看我刚才的表现,没毛病吧?”

陈诺笑了,看着这个家伙:“磊哥,我觉得吧,你这样人,以后活该要发财的。”

说着,一指店铺里通往后面的小门:“进去聊聊。”

顺手,陈诺把早上来的时候,背着的双肩包提了起来,拎着,当先就大步走进了小门。

里屋是个走廊,通着两三间房。一间办公室,用来平日里收车算账用的。一间则是磊哥平日里休息的地方,一张小床,摆了个电视机。

陈诺看了一眼,直接就进了办公室那间,往桌子后唯一的椅子上一坐,指着还在门口犹豫的吴大磊:“进来说话。”

磊哥:好么,这你家还是我家啊。

脸上自然不敢露出分毫的,陪着笑脸,总算还激灵,先在别的屋子里拽了把椅子才进来,摆在了桌子前,然后规规矩矩的坐下。

“大哥,您吩咐。”

陈诺直接把双肩包放在了桌上,拉开拉链。

一刀刀的钞票就露了出来。

磊哥心里有些含糊,哆哆嗦嗦道:“大哥,我就是个弄黑车的,这么多钱……杀人的买卖,我可不敢干呀!”

“没让你做那种事。”陈诺缓缓道:“刚才走的那位孙老师。想法子把钱借给他!二十万!”

吴大磊眼珠转了转,自以为懂了,一拍大腿:“明白了!您这是要下***他家房子?”

忍不住就打量眼前这位小爷,看着也就是十七八的样子,好狠的心啊!

这才多大啊,就学着道上的买卖,下套放贷,谋人家家产房子了?

忒狠了!

陈诺眼看吴大磊想岔了,直接起身一巴掌拍在他的光头上:“想什么呢!不谋房子!就把钱想法子借给他!”

“哈?”磊哥有点懵逼。

“合同么,还是要签的,不然他怕是不信。但条款写的松些,利息写低点,嗯就按照行业最低的利息算。还款日期,分期还,写个十年八年的,你随意。”陈诺一边思量着一边说道:“反正呢,条款要吸引人,让他愿意从你这儿把钱借走。”

吴大磊还是没明白:“大哥……这么借贷的,我头一回听说啊!这是借贷呢,还是开善堂呢?”

陈诺看着吴大磊,缓缓道:“我这么说吧,我这位老师呢,遇着难事儿了,差一笔钱才能过关。可我又不方便出面直接把钱给他……”

“哦哦哦哦!!”吴大磊这才通透了:“明白了!您早说啊!您这么一讲,我就懂了呀。”

“懂了?”

“懂了!”

“真懂了?”

“真懂了!”

陈诺满意点头:“总之这钱是要借出去给他的,二十万。若是借不出去,我就找你算账。”

“您这话说的!真像您讲的,他遇着难事儿了缺钱,我这儿又把借钱的口子开的那么松,没有借不出去的!这事儿,包我身上了。”

吴大磊拉开背包又看了看钱:“大哥,这钱,数字不对啊,多了呀。看着不止二十万啊。”

“这儿,三十万。”陈诺淡淡道:“多出十万来,其中六万算是还了前几天从你这里拿的,还有那台摩托车。再富裕的,就当是之前你手下几个人的医药费了。”

吴大磊小心翼翼:“那……也多了啊,医药费花不了那么多。”

陈诺看一眼面前这位磊哥,盯着他光秃秃的脑袋,笑了笑:“再多出来了,你拿着,去治治你头发吧,年纪轻轻的就秃了,别耽误,趁早治治,还能长出来。”

“…………”

吴大磊热泪盈眶!

陪这位小爷演这场戏,能把之前亏空的连本带利都捞回来不算,还能赚一大笔……虽然挺感动。

但这话,怎么听的就这么别扭呢。

·

又和吴大磊一起商量了些办事儿的细节,就这么着,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了。

吴大磊正要招呼吃午饭的事儿,就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姑娘嘎吱一下把自行车停在了铺子门口,抬头看了看招牌:大磊车行。没错,是这儿了。

姑娘下车,蹦蹦跳跳就跑进了铺子里。

吴大磊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两眼。

这妮子长的,五官要多秀气有多秀气,尤其那双桃花眼,活脱脱一个美人坯子。

那身段儿……啧啧啧……

正看着,就看见这个姑娘眼睛已经落在了那位小爷身上,眸子里顿时就闪过一丝甜蜜的笑意,蹦蹦跳跳就过去了。

“陈诺!”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爸说你在这里打工,我还不信呢。你又逃课!”孙可可抓着陈诺的胳膊就不撒手了。

陈诺有些无奈,看了看吴大磊:“呃……这是孙老师的女儿。”

吴大磊赶紧收回了刚才肆无忌惮打量人家姑娘的眼神。

不过心里却若有所思……

哦!这下,真懂了!!

不谋人家房子。

这特么谋人家女儿呢!

·

午饭是磊哥请吃的。

“七家湾”的牛肉锅贴,陈诺指定去的桥头老店那家,要的就是一个地道的味儿。

磊哥让家里的小伙计骑车去买回来的,又在对面罗氏生煎店里买了几碗馄饨送过来。

牛肉锅贴是刚出锅不久的,表皮金黄,牛肉馅鲜嫩,咬下去还带着汤汁儿。

配上一碗馄饨,孙校花吃的眉开眼笑。

饭后,陈诺又把磊哥拉到一旁交代了两句,就带着孙校花走了。

看着陈诺骑着自行车,带着孙校花坐在后座上离去。

磊哥捧着馄饨碗站在门口目送,心中感慨。

这么个小美人,难怪这位小爷肯出二十万了。

这模样,这身段,换我有二十万,我也给了啊。

一边的小伙计忍不住道:“老板,今天这人到底谁啊?你跟伺候祖宗一样伺候他。”

“你懂个屁。”磊哥瞪眼过去,然后闭眼想了想:“这是遇着真大腿了,得抱住了!你不懂,当年老子在里面蹲着的时候,就是靠着这双眼睛毒,看准了人,跟对了人,出来才有了这个铺子这个生意!我这双眼睛啊,看人贼准!你就看吧,把这位小祖宗伺候好了,老子今后就能顺风飞起来!”

想了想,掏出手机来,找了号码拨通了。

“六子啊,我,磊啊!光头磊!

嗨!这不是,有个事儿找你打听打听么。

你不是在个财务公司做放贷的买卖么,我就想问问,一般具体是个什么流程。

啊不不,我不缺钱,我不借钱。

我就想打听打听,一般的流程是怎么个做法……

对对……

嗯,你说,我听着。”

按住了话筒,对一旁的小伙计:“傻了啊?拿个纸笔来啊!!没个机灵劲!”

·

区里某个负责招商的办公室里。

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正坐在那儿看文件。

秘书走了进来。

“主任,那个南高丽的公司投资的项目申请书送过来了。您过目一下。”

说着,一叠资料放在了办公桌上,趁着领导翻看资料,秘书又给领导的茶杯里续了水。

“条件很不错啊。”主任看了会儿点头:“这算是今年的重点项目了,投资额和条件都相当好了。这个季度的招商任务,做好了这一个项目,就算是完成一小半了。嗯,有几条一定要注意好了。”

秘书赶紧拿起小本本记录:“主任,您说。”

“第一,对外商的具体资质一定要请银行方面坐好核验,投资款必须是实到,那种画饼圈地的事儿,可别又让人忽悠了去。

第二,外事工作要好好对接,你们在对接外商的时候,要做到不卑不亢,有理有节。

第三,我们也要尊重对方的一些条件,除了投资项目本身之外,有什么其他的生活上的条件,你们做招商的,也要尽量去做好服务工作。”

秘书记录完毕放下了笔,迟疑了一下,道:“主任,倒是真有个条件,是外商提出来的,生活上的。”

酝酿了一下,秘书继续道:“外商提出了一个要求,说是他们董事会的一位老板的孩子,要来我们这儿念书,所以要求我们给解决入学问题。嗯,年纪应该是读中学。”

主任不以为意,淡淡道:“这不是什么难事啊。不是有很多先例么。人家投资这么多钱来开厂,还能解决很多就业问题,上学的事情给解决一下,理所应当的。你和教育局联系一下,区里最好的学校,把资料提供给外商,让他们自己选择一下,你坐好对接工作。”

秘书神色古怪:“人家已经挑好了一所学校了,指定就要进这家。”

“哦?哪家啊?是金陵附中分校,还是万家湖中学?”主任说的这两家,都是本区里最好的两所中学。全市都是排得上号的。

“……人家说了,要去八中。”

“……八中?”主任愣了一下,显然对八中这个名字有点陌生:“八中……去年的升学率全市排第几?”

“……倒数第三。”

“…………”

·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