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肖恩言辞挑衅的下一刻,夏溪的目光便瞄向了汤姐。

肖恩说道:“维修才只完成了第一阶段,后面要做的事情还多得很,你若是杀了她,就等着飞船爆炸吧。”

夏溪没有直接回话,而是用细长的双眼瞪视着汤姐。

汤姐被瞪得毛骨悚然,连忙躲到肖恩身后,然后说道:“的确,现在的抢修治标不治本,如果不能快些将下一个发动机也停下来,爆炸反而会更加剧烈……”

肖恩又补充道:“拜你先前暗算我所赐,飞船的损坏程度比我预期要严重得多。现在除了发动机,飞船的各个部位都要人手去看护维修。否则就算飞船没有爆炸,失去空气、温度也足以令人致命。此外,通讯阵列若是修不好,我们就连发送求援信号的机会都没有,接下来只能像太空垃圾一样漂浮,等着不知何年何月路过的飞船好心救援……”

顿了顿,肖恩也露出了笑容,笑容却似乎与夏溪有那么几分相似。

“总之,这条船上的每一个人都有用,至少比一个只会变态杀人的特工有用。你如果实在想杀人的话,最好先从自己杀起。”

“哈哈哈哈哈!”

夏溪忽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狂笑,那种扁平,毫无表情的脸上,竟呈现出洋溢开来的神采。

“真有意思啊,简直太棒了!”夏溪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本来还以为是一次无聊的任务,但你可真会讨我开心哈哈哈哈!”

说完,夏溪便倏地消失了行迹,就连肖恩都没能捕捉到他的身影。

让一个刺客从感知中消失,无疑意味着极大的风险,但肖恩见状却是暗暗松了口气。

那个变态杀人狂,应该是暂时放弃了与自己的针锋相对。

这段时间,肖恩勉强算是可以自由行动了。

这种感觉其实非常微妙,对方明明是个行为逻辑全然难以揣摩的变态人物,但肖恩却感觉自己仿佛能够一定程度上理解他的思维,预测他的行动。

也是因此,肖恩才会肆无忌惮地挑衅他,甚至调戏他。因为他感觉那些行为还触及不到夏溪的底线,不至于让他暴怒杀人,甚至反过来……会让他变得“听话”。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夏溪贪生怕死,肖恩很清楚对方是个为了杀人可以将自己的生死也置之度外的狂人;更不可能是珍惜肖恩的性命,正如先前夏溪亲口说过的,他根本不在乎肖恩的死活,需要在乎肖恩的是那些安保局的大人物……

所以,夏溪在乎的是什么呢?

肖恩心中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只是隐隐觉得,对那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有趣二字。因为有趣,所以他才会将肖恩从货箱里放出;因为有趣,所以他会跟着肖恩,看他带头抢修飞船;因为有趣,所以他甚至可以忍受被肖恩调戏。

反正截至目前,肖恩做的事情再多,也无关大局。飞船修好以后,主动权依然还是握在夏溪一边,待飞船抵达太空城,肖恩仍是只能束手就擒。

但肖恩当然不会坐视事态发展,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便是破局的关键,而那件事,恐怕就算在夏溪看来,也算不上有趣……所以他才要千方百计把夏溪支开。

如今夏溪主动抽身而退,肖恩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才松到一半,就听身边传来一个略有些狂热的声音。

“大师,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肖恩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位短发而健壮的女机修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生搬硬套地模仿了一下庄原瑛的绝活,便在这艘货船上收获了一个崇拜者……

其实客观来说,这位汤姐的手艺相当厉害,配合肖恩进行维修作业时,很多细节处理地比年轻的学徒更要娴熟。之所以她会如此心悦诚服,关键还是庄原瑛那套把【天穹三号】削成【天穹旷野】的思路和技术太过超前,震撼力十足。

但对肖恩来说,这位迷妹却着实是个麻烦……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或许藏在暗处的夏溪看不懂,但这位经验丰富,只是欠缺一些理论造诣的汤姐,却十有八九能看出端倪。

肖恩于是也陷入沉思,之后的事情,是要瞒着她来做,还是想办法争取她的配合?

从绝地学徒的本意来说,做事当然应待人以诚,何况接下来的事并不只关乎自己一人。

但此时,感受着腰间那依然隐隐作痛的高压电枪造成的伤口,肖恩脸上的笑容也仿佛覆上了面具。

“接下来咱们去维修另一个发动机,那边损毁程度较轻,若能修好的话,说不定就能让飞船恢复航行能力。”

汤姐听的连连点头:“的确如此,若是另一台发动机能修复到七八分水平,货船就勉强能动了。唉,换了我是决计做不到的,也幸亏有大师你在船上啊!”

这位狂热的机修师,仿佛全然没有意识到,肖恩才是引发灾难的罪魁祸首,反而把他当作救星。

肖恩闻言,心中也是有些复杂,但一时的波澜并不影响他接下来的动作。

“汤姐,再查一下工具箱吧,刚刚坏了几个扳手,可别没有备用的了。”

汤姐笑道:“放心吧,待会儿路过仓库,我再取几只就是。”

肖恩也笑:“若是那低端劳动力还在,由他去取就再合适不过。”

两人有说有笑,仿佛飞船的危机已经解除。而肖恩则趁着汤姐检查工具箱的时候,悄悄伸手在身后已经维修完毕的发动机附近埋下了暗招。

只是毕竟匆忙,手上一时不慎,撞出了声响。

当!

一声脆响,让汤姐耳朵一动,但没等她细究,就听肖恩已经开口讲解起了方才改装发动机的技术要诀。

这下子,老练的机修师顿时将心中刚刚升起的些许疑云一扫而空,全神贯注于肖恩的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