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带着两名随从搭乘电梯来到地下广场,电梯门开,迎接他的是一片敞亮,以及依然徘徊在空气中的淡淡味道。

跟在【龙头】身旁的随从闻到了这股血腥味,顿时显得神经紧绷,四下张望,枪口也抬了起来。

【龙头】本人却游刃有余,伸手示意手下人放轻松些,仿佛这里是他的主场。

“宁总,我来了。”

一边说,【龙头】一边迈步向前,越过一道轻纱屏障后,便看到了广场正中的喷泉,以及喷泉前面端坐的五个人。

安平率先招呼:“好久不见,多谢送货上门。”

对于这种挑衅之词,【龙头】毫不介意地说道:“听到【玄冥】,我就猜到是你们。而且整个乾星系,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越过我的外围防线的,也只有你们了。”

安平说道:“这种下等的捧杀把戏还是收收吧,只要你放水,就算10岁小孩也可以驾驶战机越过你的乌合之众。”

【龙头】说道:“乾星系的适龄儿童数以十亿计,怎么就只有你们能越过我的防线,挟持到宁总?”

安平说道:“这个问题你应该自问自答,防线是你布置的,漏洞也是你留出来的,放谁过不放谁过当然由你决定。说不定是你想借此机会把仇敌和恼人的上司一并处理掉呢?”

宁涛只听得一阵心烦意乱,这两人唇枪舌剑,无非是想借助乾坤集团的力量打压对手。

但问题是,对于宁涛而言,这些都是废话。只要事后能腾出手来,这两方里他不会放过任何一方!

“好了,尽快做交接吧,这边的事情被你们闹得太大,瞒不住上面太久。一旦被上面得知并重视起来,咱们谁也跑不掉!”

被宁涛打断了争执后,【龙头】微微一笑,发出嘶哑的声音:“说得对,尽快交接吧。这是你们要的【玄冥】,如今物归原主。”

其中一名随从将沉重的手提箱放在地上打开,露出一只银色的金属罐。

许伯上前检查了一番后,对安平点了点头。

安平示意许伯收好【玄冥】,又说道:“好,货物我们就收下了,接下来……”

就在此时,却听桄榔一声。原来【龙头】带来的另一个随从,似有意似无意,将手中提箱摔落到了地上。

【龙头】瞥了他一眼,说道:“怎么这么笨手笨脚?检查一下东西坏没坏,坏了的话……”

那名随从没敢等【龙头】说完,便连忙趴下身子,准备打开提箱验货,而就在箱盖即将开启时……

肖恩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冲动,仿佛箱中之物与他有着异常紧密的联系,这让他打破了之前全程旁观的立场,不由自主向前迈出了半步。

与此同时,安平仿佛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厉声打断道:“关上它!”

然而【龙头】的随从理所当然不会听从红杏小队的命令,金属箱在他手中敞开,露出几只金黄色的针剂。

广场内的空气霎时间凝结。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箱中的针剂。

宁涛最先发出声音,他伸手指着【龙头】,惊骇之情溢于言表:“你……你竟敢把这东西带出来?!”

【龙头】耸耸肩:“我当然也不想把集团的重宝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但宁总,当初是您吩咐我,此物必须由我本人贴身保管,片刻都不能松懈的啊。”

“我那么说只是要你严加看管,你是在曲解我的命令!”

“毕竟我们只是一群没有学历的社会渣滓,偶尔听不懂大人物的命令也是难免的。”

然而【龙头】这番矫揉造作的台词还没说完,就见安平的机械臂陡然绽放电光,在电磁力的推动下,重拳如陨石一般砸在手提箱上,将一切都碾作粉碎。

金色的药液从碎片中渗出,很快就蒸发不见。

【龙头】摆出遗憾的表情:“真可惜啊,这【玄黄血】可是延年益寿的传奇灵药,可不是这么糟蹋的。”

说着,他又四下张望了一番:“说来你们那个小机修师没跟着吗?说实话我还以为让她见到自己的亲人,她会开心……”

话音未落,【龙头】身前陡然有一道人影猛然闪动,一记血肉之躯砸来的重拳随之印在【龙头】仓促抬起的双臂上。

身材高大的【龙头】带着沉重的全身甲向后踉跄数步,才勉强消化了冲击,然后他立刻抬起手来制止了两名随从的反击。

“好啦,受伤的又不是我。”【龙头】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臂,顿时从臂甲上甩落一串血珠。

血珠来自一只血肉模糊,伤口深可见骨的右手。

吕楠的整条手臂,都因这沉重的伤势而不由自主地抽搐着,但女子脸上的表情却仿佛她感受不到丝毫痛苦,目光中只有沸腾的怒火。

【龙头】直面怒火,却仍是慢条斯理:“用血肉之躯硬撼钢铁,这份斗志可真不愧是安保局的前特种兵啊,我还记得你们姐弟……”

话没说完,安平已经跨步上前,在两名随从全然不及反应的时候,将【龙头】捏住喉咙提到半空。

“你就这么想死?”

【龙头】有些艰难地发出声音:“当然不想,但我知道你们不会杀我,因为赫赫有名的【赤血小队】,从来不会被愤怒压倒理智,所以你们就算恨透了我,还是会放过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呢?拜你们所赐,我这条乾坤集团的走狗,不死也要脱层皮,而你们不过是被我用微不足道的言辞戳了戳心理创伤而已。”

而此时安平也平息了怒火,缓缓将【龙头】放了下来。

这位小队队长再次回归了睡眼惺忪的姿态,只在声音中残留了些许冰冷。

“弥补损失?我看你是在浑水摸鱼,刚刚那箱子里的针剂一共是几支,需要我报出来和宁涛对对数吗?”

【龙头】说道:“死无对证的数字,你怎么说都不会有人信的。”

宁涛此时方才恍悟,肥胖的脸颊因愤怒而涨红:“你竟敢贪墨【玄黄血】?!”

【龙头】说道:“宁总误会了,绝无此事,我怎么敢贪墨集团重宝?所有收集上来的【玄黄血】,我可是都随身保管,一直到【兑4399】上才不幸损毁的。而【兑4399】是您的辖区,这里发生的事情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宁涛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顿时被气出了鼻血:“你竟敢诬陷我!?”

【龙头】说道:“我陈述的都是事实啊,您不允许【青龙】直接驻防【兑4399】,所以我才不得已只带着两名随从来把您从劫匪手里赎回来,若是从一开始就允许我们驻扎……”

宁涛怒道:“我怎么可能允许一群海盗驻扎在军事基地里!被人发现的话……”

【龙头】笑道:“宁总招待朋友在这里玩杀人游戏的时候,就不怕被人发现?说到底宁总还是信不过【青龙】嘛。而现在,就请您为这份猜忌支付代价吧。”

说完,这位海盗头子竟直接越过宁涛,来到安平面前。

“总之,东西我已经交割了,接下来就希望【赤血小队】的几位能言而有信,放宁总一条生路了。”

安平冷冰冰地瞪视着【龙头】,说道:“我记得我说过我很讨厌那个名字。”

【龙头】说道:“所以我更要多说几次了,一群杀人如麻的屠夫,只因为各自有点心理创伤,就给小队起名叫什么红杏,想以此换心安,当好人?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吗?那我们【青龙】若是改名叫【小青】,是不是就可以洗白成为公益机构了啊?”

安平冷笑道:“比起上次见面,你的话变多了。”

【龙头】说道:“打不过你们,总说得过你们。反正你现在不敢杀我,我为什么不多说几句?”

“不敢杀你是不假,但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却有的是。”

“请尽情尝试。”【龙头】毫不畏惧,“能让我生不如死的办法,我还真的有点好奇。”

安平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回过头冲着吕楠等人说道:“没辙,我说不过他。”

吕楠嗤笑:“真实废物。”

许伯安慰道:“别在意,我们从一开始也没指望你能说赢。李老大不在,吵架方面我们的确是弱了点。反正实质上我们是大赚而特赚,输点面子也无所谓啦。”

安平又看向肖恩:“新人,你有什么办法没?”

被点到名字,肖恩却没有立即回应,而是显得有些神情恍惚。他目光游移不定,仿佛在看什么不存在的东西。

“肖恩?”安平有些奇怪,“你不舒服?”

下一刻,却见这位小队新人身影如闪电一般冲向【龙头】,在所有人都不及反应的时候,伸手探向【龙头】的腰带,从中摸出两支金黄色的针剂。

然后,在所有人的瞠目结舌中,肖恩将针剂捏得粉碎,金色的药液从他指尖不断滑落,不及落地便系数蒸发。

待最后一滴药液从他手中消失,肖恩才轻吐了一口气,看也不看【龙头】一眼,回身冲安平点点头,说道:“我完事了。”

安平缓缓眯起瞪大的眼睛,继而用力鼓掌:“牛逼,真的牛逼!你现在真应该回头看看,那孙子脸已经青了。”

许伯也是瞠目结舌:“你怎么发现他藏私的!?”

肖恩笑了笑:“直觉。”

事实上,其中缘由就连肖恩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指引他找到【龙头】私藏的【玄黄血】的当然是原力,但原力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指引他找到【玄黄血】,却无论如何也让人想不明白。

绝地学徒再一次于心中感慨若是师父能在身边该有多好。

而与此同时,身后则传来【龙头】的声音。

较之先前一般无二的沙哑,却不见了先前的从容不迫,显得疲惫不堪。

“你是【赤血小队】的新人?很厉害啊,我记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