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银河名画

安平心中的问号已经堆积如山。

宁涛不知道【玄冥】?开什么玩笑,他如果不是为了【玄冥】,跑到这荒郊野岭来干什么?在自家办公室享受勤务兵无微不至的照料不好吗?难不成是专门跑来玩杀人游戏的?

虽然这也说得通……

片刻后,安平摇了摇头,决定不去在意这些无谓的枝节。

“把我的话传给【青龙】,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宁涛却仿佛松了口气:“我这就联系他们,不过,专用的通讯器在那边的房间……”

安平扬了扬下巴:“去取吧,我不怕你跑。”

宁涛连忙赔笑:“不敢跑,不敢跑。”

话是这么说,却是一路小跑,如同弹跳的肉弹一般奔向广场一侧的房间。

待宁涛的背影远去,许伯阴恻恻地说道:“老大,那家伙明显是有事情瞒着咱们啊。”

安平无所谓道:“所以只要咱们不去追问他的秘密,他为咱们办事也能利索一点。”

许伯又说道:“万一是个价值连城的秘密呢?”

“那多半光靠咱们吃不下,出任务切忌太贪,想贪的话下次跟着李老大出任务的时候再去贪。”

“好吧,队长你说了算。”许伯有些遗憾,却也仅止于遗憾,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工作上。

“诶我包扎的时候你别乱动好吧?本来救你就很吃力了,你还要当医闹!?”

吕楠怒道:“少废话,给我把这个蝴蝶结拆了!”

两人争执间,宁涛手捧着一只四方通讯器跑了回来,几步路的工夫,已经让他上气不接下气。

“这位……壮士,我有一事,相求……”

安平说道:“慢慢说,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

然而安平的语气越是温和,宁涛听得越是心惊胆战,本来酝酿好的一番花团锦簇的说辞,也立刻变得干涩起来。

“我,我虽然可以指挥【青龙】,但本质上我只是代理人,那群海盗一直都不怎么服我管教。若是得知我已经被人挟持,恐怕根本不会理会我的要求,至少也会阳奉阴违。想要让他们乖乖听话,需要各位配合我做戏。”

安平问道:“怎么做戏?”

宁涛挤眉苦笑道:“各位应该也发现了,【兑4399】上的防御其实相当空虚,因为外围防线我是放心交给【青龙】了的。换句话说,这里发生的事情,【青龙】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想要让他们安心过来,恐怕需要委屈各位扮演我的俘虏……”

说到最后,宁涛胆怯地低下头,同时却抬着眼球,细心观察安平的反应。

却见安平笑了笑:“说得没错。”

宁涛闻言顿时松口气,心中则暗笑这群悍匪果然只是下三滥,脑子不怎么好用。扮演俘虏这种要求也同意了?好啊,之后只要你们敢有丝毫放松,我……

宁涛得意的念头才转到一半,就感到腹部遭到重击,五脏六腑仿佛全都纠结到了一起,剧痛霎时就传遍周身,让他眼前一白,咕咚软倒在地。

安平收回闪电般刺出的拳头,脸上笑容依旧。

“说得没错,但我不在乎。我给你的任务是让【青龙】把【玄冥】拱手奉还,怎么完成任务是你自己的事。”

宁涛蜷缩在地上,却是连半个音节也吐不出来。

安平说道:“你可以随便耍花招,毕竟我承诺过不杀你,那么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杀你。但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我这里多得是,你可以试试看。”

过了很久,宁涛才总剧痛中恢复过来,他带着深深的恐惧看了安平一眼,便恭顺地说道:“我知道了,请稍等片刻。”

而后,宁涛颤抖着端起通讯器,片刻后,一个阴沉的男子声音从中传来。

“宁总?听说你那边遇到了一点麻烦?找我是来求助的吗?”

宁涛面色当即就是一沉,咬牙切齿道:“没错,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破了你们【青龙】的外围防线,偷袭了军事基地,造成乾坤安保的精英战士们损失惨重,而我也被人挟持作了人质。你若是还想继续当你的【龙头】,就收起你那可笑的架子!对自己的主人献上应有的忠诚!”

宁涛在安平等人面前唯唯诺诺,但隔着通讯器对【青龙】的首领喊话,却可谓“重拳出击”,语气中恨意与杀意交织,而上位者的威势也在三言两语间就尽显无疑。

通讯器沉默了一会儿,才响起嘶哑的笑声:“说得也对,【青龙】终归是乾坤集团的走狗,而不听话的狗是活不长的。”

宁涛说道:“知道就好!”

“不过,恕我失礼,如果说我们【青龙】是走狗,宁总您又算什么呢?狗主人?还是栓狗的绳子?相较于走狗来说,是绳子重要,还是走狗本身重要?”

宁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肥硕的手掌紧紧攥着通讯器,锋利的金属边缘划破了肌肤,他却浑然不觉。

半晌之后,宁涛紧咬牙关,说道:“你可以试试!”

“哈哈,宁总息怒,我只是随口说说,咱们之间合作这么久,没必要让外人看笑话占便宜……那么,宁总想要我做什么?”

宁涛说道:“把【玄冥】带来。”

通讯器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龙头】才说道:“宁总,我马上就到。”

而后,面对挂断的通讯器,宁涛只感到一阵虚脱般的乏力,但他还是勉力抬起头,对安平挤出笑脸:“请各位稍等片刻。”

——

宁涛所说的片刻,几乎如字面意义一般。

只过了不到两小时,【兑4399】的庄园中,就降下一架通体碧绿的太空战机,其轮廓狭长,在尾部和两只短翼间都装有推力极强的引擎,显然是特化了机动性,与红杏号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其长度只有十米左右,显得格外短小精悍。

许伯在指挥部的地下室中,透过监视设备看到这艘战机,不由吹了声口哨。

“【龙头】居然真的亲自到场了,队长,你说咱们要是趁这个机会一炮把他打下来……”

安平说道:“那么新任【龙头】就会带领着【青龙】全员降临此处,把我们所有人撕成碎片。”

许伯叹息道:“真遗憾啊。”

安平又说道:“而且,让这个【龙头】活着,比让他死了更为有利。”

“诶,为什么?这家伙和咱们白银骑士团算是有血海深仇了吧?”

安平仰起头思索了片刻,耸耸肩道:“我随口说的,只是觉得若是李老大在这里,应该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吧……我记得去年在【离】上近距离交锋的时候,李老大明明有机会干掉【龙头】,却刻意留了他一命,当时他的解释就是活着的【龙头】对我们更为有利。”

许伯问道:“哪里有利了啊!?他后来不是又搞了好多事情嘛!这次还把【玄冥】给偷了去!”

安平说道:“谁知道呢,李老大也没解释,说是以我们的智商理解不了。”

“我看是他故弄玄虚,故意不说理由免得以后被人翻旧账打脸。”

“也有可能,这些年在白大人的调教下,李老大是越来越谨小慎微了……不过总体而言,李老大的判断几乎没有出过错,所以还是姑且饶【龙头】一命吧。”

许伯点点头:“没办法,饶他一命吧。”

两人说话间,吕楠嗤笑道:“听你们一本正经地讨论根本做不到的事,我真是快笑岔气了。”

对于这种扫兴之人,两人全然不做理会。

与此同时,只见碧绿战机的舱门缓缓敞开,【青龙】的首领,被尊称为【龙头】的男人,穿着厚重的盔甲从中走了出来。

【龙头】现身的瞬间,安平和许伯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谈笑,目光中都泛出一丝凉意。

【龙头】本人却仿佛一身轻松,大摇大摆地伸展四肢,活动了一下筋骨,而后向机舱内招了招手,于是又有两名身着重甲的海盗战士,各自提着一只硕大的金属箱走了出来。

这两人一手持枪,一手拎着箱子,跟在【龙头】身后,旁若无人地行走在庄园中。偶尔与乾坤安保的战士对上面,双方还会彼此点头示意,显得极为熟稔。

许伯透过监控设备看得啧啧称奇:“简直是银河系名画《乾坤安保在积极打击犯罪》。”

而很快,红杏小队的成员也出现在了名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