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颜值暴露

吕楠的声音沙哑而疲惫,伴随她的身影出现在广场中,一阵血与火的味道扑面而来。

肖恩惊讶地瞪大双眼:副队长这来得好快!

而且,好惨!

这位副队长的身形依然挺拔,步履依然稳健,然而身上业已千疮百孔的防护外套、染满污泥的脸颊,以及腹部和双臂处的严重烧伤,却无不令人触目惊心!

许伯第一时间就从喷泉前的靠垫上跳了起来,一边跑向吕楠一边破口大骂:“你是真不惜命啊!”

吕楠即便是身受重伤也绝不在队医面前失了气势,嗤笑一声:“惜命的人最不长命。”

许伯骂道:“我说的是你不惜别人的命!知不知道你这一身伤口我要费多少心血才能治得好?把我累到猝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吕楠扬了下眉毛:“所以说,还有救?”

“废话,到我手上,想死也难。”许伯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客气地伸手拽来两块昂贵的毛毯垫在吕楠背后,然后一把将她拉倒在地。

“你这蠢货,别硬挺着装逼了,这里已经没人稀罕欣赏了。”

吕楠说道:“我倒是觉得站着还轻松点。”

“那说明你的小脑已经没救了,建议切除以后去喂坎原鸡。”许伯毫不客气地批判着副队长,同时双手展开随身携带的医疗箱,开始给吕楠做应急处理。

肖恩在一旁看着,本想帮忙,但只看了一会儿就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

许伯所用的急救技巧,完全不在他的学识范围内!

除了常规药物如巴克塔喷雾,他还使用了大量品种不明的草药。而这些草药配合常规药物,落在吕楠身上,对伤口几乎有着立竿见影的治愈效果!

“别看太沉迷,也别想着学。”安平在一旁说道,“这种要命的东西,队里有一个人会就足够了。”

肖恩有些不解,急救技术关乎队员生死,掌握的人不是多多益善吗?

“许伯是在玩火。”安平解释道,“草药的成分只要差上一点,救命的药物就会变成致命的毒药。所以他必须对伤患的状况了如指掌,对每一项身体指标都极度熟悉,才能分毫不差地临场配出所需的药粉和药膏。而这套技术也只有在吕楠身上应用地最为熟练,所以换了别人,他用不出这么高的效率。”

许伯嘿嘿一笑:“队长你们要是肯多配合我试药,我能保证效率绝对不逊色副队长。”

安平对肖恩说道:“这就是第二个问题,除了吕楠之外,其他人没几个撑得住许伯的‘试药’。这种配合常规药物进行加速治愈的技术,与杀人的毒药只有一线之隔,所以副作用非常严重。别看吕楠现在面不改色,实际上她承受的痛苦足以让一般人心智崩溃。”

肖恩看向吕楠,只见副队长果然面色略显僵硬,显然是在强行支撑,而额头上不断渗出的冷汗,早和血水混到一起,分辨不出了。

但吕楠即便承受着如此痛苦,仍不忘发出标志性的嗤笑声:“怕疼的永远只能做食草动物,队长你也是变油滑了。”

安平说道:“油滑的食草动物往往比肉食动物更长寿。”

“不能快意的人生,长寿又有什么价值?”

许伯打断道:“下次你嘴上说快意的时候,麻烦身体不要这么诚实地紧绷着肌肉忍疼!喂,放松一点,不然我注射不进去了!”

吕楠下意识地依言放松了手臂,继而伤口处传来突如其来的疼痛。

“哼!”吕楠不由闷哼了一声。

许伯顿时乐了:“哎哟,痛哼出声了!?出声了诶队长你听见没有?给我做个见证啊!副队长在我手上疼出声了,按照之前的赌约,一声一万乾坤币,可别赖账!”

安平看着脸色逐渐涨红,恼羞成怒即将爆发的吕楠,以及乐不可支的许伯,不由伸手扶额:“你们两个就这么想同归于尽么?”

许伯抢答:“死了也值了!”

眼看场面要变得糜烂不堪,肖恩不得不履行绝地的基本职责:维护秩序。

他开口打断了这场争执:“对了,副队长你是怎么过来的?来得好快。”

话题变换虽然生硬,却也成功制止了闹剧。

实际上这是肖恩真心实意想要请教的问题。因为现在想来,他还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吕楠能在重火力覆盖以及大批安保战士的围剿之下辗转生存下来,并提供及时的狙击支援,已经堪称奇迹,而她居然奇上加奇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突破重围,来到小楼之中!

“没什么难的,看到你让重炮阵地自毁,我就知道事情基本成了,然后就开始往这边赶路。那帮想要近我身的废物正好白送来一架飞行艇,我开过来还挺顺手的。而沿途的杂鱼得到命令后,全都放弃了抵抗,所以我当然来得快。”

吕楠说得云淡风轻,却也合情合理。

只是其中需要的胆量和判断力,哪怕事后复盘,也令人深感佩服。

许伯则说道:“说起来,最不可思议的环节还是你小子,居然能混到重炮塔里去搞出那么大的内讧。我们这边也是多亏你一炮把二楼的预备班给全灭了,才顺利拿下了宁涛。”

肖恩顿时没好气道:“不是你让我去解决炮塔的吗!”

“我随便一说而已,谁想到你还真做到了。”

随便一说……肖恩只听得再次窒息,心中对红杏小队的“临机应变”有了更深的体会,这帮人临机应变的时候是真的敢给队友挖坑啊!

许伯一边手脚利索地给吕楠做着包扎,一边懊恼道:“实际上我当时也后悔了,以你的条件,几乎是最不适合伪装潜入的人选了,还不如咱俩换个角色。”

肖恩闻言只能苦笑。

这次【兑4399】的突袭作战,可以说是他人生中过程最为坎坷的经历之一了。

几乎是每走一步都会暴露一次,每遇到一拨人都会被人拿枪指脸……肖恩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自己的伪装有那么低劣吗?

虽然因为缺乏事先准备,所以很多细节都做得草率,但乾坤安保的人就那么火眼金睛,明察秋毫?

见肖恩一脸不解,许伯又是一乐:“诶哟,你这是没搞明白自己问题出在哪儿?”

肖恩叹了口气:“还请指教。”

无论如何,许伯当时穿着医疗兵的制服,旁若无人地闯入敌阵,来到自己身边的迅捷身影,给肖恩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因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许伯却卖起了关子,摇头不语。

安平则说道:“伪装不成功,当然是因为你身上有个一目了然的破绽,人家根本不用关注你的衣着打扮,言谈举止,看一眼就知道你不是自己人了。所以你那高明的伪装技巧根本就没派上用场!”

肖恩闻言更是不解:“哪里有破绽?”

许伯幽幽说道:“队长,还是瞒着他吧,他年纪还小,需要打磨。”

吕楠却笑道:“嫉妒,可笑。”

“笑话,我这种凭手艺吃饭的名医,有什么可嫉妒他的!”

肖恩听得越发莫名其妙,只好直勾勾盯着安平,等他揭晓答案。

而那个答案,宛如一记重锤,砸得肖恩眼冒金星。

“你长得太帅了。”

广场上一片死寂。

安平叹息道:“你仔细想想,一路遇到的安保战士们,是不是有个共同特征:长得都特别凶恶?”

肖恩木然地点了点头,虽然他脑海里根本没记住几张人脸,更遑论去判断凶恶与否。

安平解释道:“之前跟你说过,宁涛带到这里的部队都是心腹。而要成为宁涛心腹,除了之前分析过的要与其同流合污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足够凶,能吓哭小朋友那种。”

“……”肖恩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接受这一切都是现实。

果然师父说得没错,很多时候现实比小说还要荒诞!

安平说话间,又用机械臂捧起宁涛那扭曲的脸:“你看,够影响食欲吧?早说过乾坤安保多变态,这个人就变态到不允许身边有人比他长得帅。但他的基准值又特别低,所以这边的安保部队有个共同特征就是惨不忍睹!你之前都没注意过吗?”

肖恩倒想反问一句,这么紧张的战局之下你们是哪来的闲心关注对手的脸的?

“所以你这种清秀少年混在一群恶鬼之中,完全就是黑夜中的灯塔,想不被注意到都难啊。”

许伯抗议道:“队长,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这么诗情画意吧!?”

吕楠嗤笑:“嫉妒,可笑!”

安平又说:“你看我和许伯的伪装就非常顺利。”

许伯惊怒:“队长,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这么互相伤害吧?!”

安平笑了笑,放开了宁涛,说道:“总之,这次任务多亏各位的努力奋战,总算有了一个阶段性的成果,下面就到了重头戏环节了……宁总?”

听到宁总二字,宁涛浑身一颤:“干什么?”

“联系【青龙】,让他们把【玄冥】还回来。”

宁涛愣了一下,两条细长的眼睛眨了眨:“【玄冥】?”

安平笑了笑:“这个时候装傻就不明智了,我们不怕你拖延时间的……嗯,你是真不知道?”

说到最后,安平眼见宁涛身体抖如筛糠,仿佛真的对【玄冥】一无所知,也是惊讶万分,甚至略带茫然地抬头与队友们对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