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昨夜星辰

最后大家散场,往大学城方向走,陈一闻和丁诗媚走在一起,其他人则在前方,自发的给两人之间留出了空间和距离。

409寝室这边,黄丽拿着手机在三人间小范围凑头道,“朋友圈里都在问我是谁,我怎么回?总不能说丁妹的人吧?那可不得爆了!”

徐艺宁道,“就回人有主了!”她又回头看了那边的一男一女,啧啧道,“真是没想到啊,为了不让我们猜到,这一招都用上了,真是绝啊!”

向思齐道,“我刚才找了一下,网上没有。你们说,这首歌是陈一闻写给丁诗媚的吗?”

她们此前是笃定两人之间在演,但陈一闻这番献唱之后,她们也疑惑了,再分不清楚真假。

“应该……是吧?”黄丽道。

“刚刚那两个音乐公司的,难道要向他买歌?能让搞音乐的人看上,肯定很好!”

向思齐道,“这首歌成熟程度,不可能当时来现作,之前就写好的话,歌词来说这种程度未免太过了,那时候他和丁诗媚还没多大关系呢。”

徐艺宁问,“所以呢?”

向思齐道,“他只是恰好因为我们在刁难他们俩,拿出来唱而已。”

徐艺宁道,“所以就算陈一闻不是专门为了丁诗媚写的歌,就算他们俩没有关系,向思齐你又想说明什么呢?”

“呃……”向思齐微滞了一下,头转向一边去了。

……

陈一闻看着前方时不时朝他们张望的目光和不断传来的窃窃私语,道,“还是这招最一劳永逸,现在基本上就没人来烦我们了。”

丁诗媚则在他身边走着,点点头道,“先前以为你没招了,倒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手,多才多艺啊……嗯,不错!”

陈一闻微奇的看她,道,“就不能是真的给你的?”

丁诗媚的脸兴许还因为酒精作用,仍然微红着,瞳眸泛着明丽的浮光,“歌是很早就写好的,歌词里都是珍惜的味道,是你对逝去东西的惋惜,不希望留下遗憾……你唱出了这种感觉,那肯定不是对我。”

丁诗媚这双眼睛到让陈一闻有些心虚了。

“而且这是有真实感触的,是你前一段失恋迸发的灵感?”

简直是灵魂拷问。

陈一闻笑道,“也算不上,这主要不是写爱情,就单纯是感慨,伤春悲秋,无病呻吟。”

丁诗媚点点头,“也对,这里面倒是感受不到多大感情上的伤痛,‘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这倒不像是你失恋了能写出来的,多半是在以情喻景,讲求意境了。”

“……”

“这首歌到底叫什么,有名字吗?”

“有的……岁月神偷。”

“很贴切,好名字……”丁诗媚道,“唱给我了,唱挺好的……谢谢。”

她又看向那边自发离得很远的吴俊,对陈一闻道,“也谢谢你给我挡酒。”

“你也是,不能喝就要果断拒绝,何必别人一杯你一杯呢?”陈一闻道。

“啊……我不是听说酒桌上别人一口干了,你只抿一小口,不尊重人吗?”丁诗媚漂亮的眼睛睁大,道。

“你说你平时情商挺高的,怎么这种事情上就一根筋呢。”陈一闻道,“要懂得圆滑变通,别什么事都讲究豪爽。那也要分人!”

超影战队奉她为核心骨队长,都听她的,可不是因为她是“丁妹”这个缘故。而是她先做成了自己,别人才会由衷叫一声“丁妹!”

那是她讲义气够兄弟。所以这种酒局场合,她也绝不含糊。也不顾自己肝脏就不好不能多喝酒。

“你在教我做事啊?”丁诗媚睁大眼睛,似乎还有一种不高兴。

陈一闻自然而然道,“是啊!那不然呢?不能喝就别喝,你说句酒精过敏谁敢灌你?”

瞪着陈一闻,瞪不过。旋即丁诗媚顶着脸上红霞吐了吐丁香小舌,俏生生道,“……知道啦!”

陈一闻怔了一下,又收回目光。虽然强制性把她当哥们儿,不打算招惹她,也不想自己还没怎么好好体会重来一次的生涯就吊死在一棵树上了,但不得不说这女人还真是祸水啊!祸国殃民的那种。

丁诗媚道,“不过今天也挺值的,至少今天你这么一出,让我以后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解释。”

陈一闻看到她目光所触及的吴俊等人,道,“你这是把我当工具人用啊!给你打掩护?怎么,你不打算大学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恋爱还要轰轰烈烈?”丁诗媚歪着头道,“又不是打仗。不必要吧。我觉得好的感情就是冰雪在春天会融化,夏天就要吃西瓜一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遇上了就细水长流,给彼此空间,不要像是两团火焰碰撞,迸发了,却又燃烧干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喜欢老钟和杨悦那样的爱情,是朋友是知己也是爱人,一辈子相濡以沫,心灵相通,经历生活的风波起伏,最终还能携手宠辱不惊的面对人生。”

这还是丁诗媚第一次跟自己说起恋爱观这种事情。

“老钟和杨悦是谁?”

丁诗媚微微疑惑看他,“老钟和杨悦都不知道,著名的大作家和才女啊!两人半世纪前相遇,相濡以沫走过后半生的典范,一个活了一百零二岁,一个在他之后一年也去世了。前年杨悦去世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自发去出席她的葬礼。网上也有大规模悼念活动。”

陈一闻暗骂自己就不该问,他本身对这个时空有些历史名人就不清楚,也就只能点头,“这样挺好的,谁不羡慕这样的人生呢。”

他又反应过来,“不对啊,你把我拿来做工具人挡箭牌了,那你怎么能自然而然?”

丁诗媚笑道,“这样才更好的自然而然呀!”

陈一闻促狭道,“你该不会……在考察我吧?”

丁诗媚:“……”

陈一闻又道,“虽然我这个人优点很多我也承认,但拒绝暗恋,欢迎明撩。”

丁诗媚道,“……你高兴就好。”

但下一刻一脚踹来,“会暗恋你才有个鬼啊!陈一闻你脸皮真是有够厚的!”

两人在这边打打闹闹说笑了半天,那边远处的青大一群人都有一种感觉。

虽然他们是多数派,但是却是一群听寂寞在唱歌的多数派。

……

后面程燃道别,他回他的商院,丁诗媚一行回青大。

回到宿舍,丁诗媚洗漱了,裹在被子里,拿起手机,想了想,发了一条微聊,“我在大学遇到了一个人。很有意思,像是以前的你一样……”

“光芒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