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影响类能力者

“上瘾了?”

陆辛在最初听到这位肖副总的讲述时,倒是没什么特殊的感觉。

如果只是做噩梦的话,对自己来说,感觉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在听到肖副总的最后一句话时,他才忽然间意识到了问题在哪里。

迎着陆辛投过来的眼神,这个肖副总无力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他那个看起来像是早上特意洗过,并且做了定型的发型,立刻就变得有些乱了。

然后他长长的吁了口气,一口就将烟抽掉了一截:“我每天都被那个人逼着吃掉……”

“吃掉那样的东西。”

“虽然那是一个异常恐怖的梦,但我……我还是被强行改变了口味。”

“有人说在梦里,其实是没有味觉的,这话是假的,我们只是很少在清醒的时候想起梦里的味觉,但真的在梦里时,不管这个梦有多荒诞,感觉一切都是真的,我就是在梦里,每天变着花样,吃我的……吃那东西,然后,品尝到了无法形容的美味,醒来都忘不掉。”

“那段时间,我开始疯狂的吃肉,各种肉都尝试过,但是……不行。”

一口气说到这里,他才有些疲惫的停了下来,双眼充血死死地盯着陆辛,低声到:“没有任何现实中的食物,可以比得上我在梦里尝到的味道,与梦里吃到的东西相比,现实里的一切,都那么的寡淡无味,像是在嚼木头,于是,于是我……甚至有些期望着快点入梦。”

“……”

陆辛脸色平静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有些吓人。”

肖副总抬头看了陆辛一眼,想说什么,但又只是叹了口气。

“梦里的一切,对我来说不再害怕,但却有一天,我被现实中的自己吓到了……”

肖副总的眼神,变得有些惶恐和惊惧:“因为我每天在梦里吃到那样的东西,醒来却吃不掉,这种欲望,像是可以叠加,一天更比一天强烈,有一天,在我回家和父亲他们吃饭的时候,弟弟妹妹过来找我玩,在我抱他们时,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我……”

他猛得抬头看向了陆辛,脸上是紧张而慌乱的表情。

但在这慌乱之中,又有着一丝异样的贪婪:“我有很强烈的冲动,想把他们……”

因为知道他毕竟没有吃,所以陆辛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发现了这个念头之后,我很害怕……”

肖副总见陆辛没有跟自己说话的意思,只好慢慢讲了下去:“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尽量的少回家了,以前我几乎每天都会回家,但现在,我尽可能的住在公司里,哪怕真要回去,也尽可能的躲着弟弟妹妹,我真的受不了那种忽然在我心里,一下子涌出来的感觉……”

陆辛表达了赞赏:“你做得很对。”

“可是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肖副总那种激动的情绪,开始慢慢退去,只有越来越多的疲惫:“我不可能一直躲着弟弟妹妹的,毕竟,我家个情况,可能你也知道……我母亲已经去世了,但是阿姨对我很好,父亲年龄大了,他其实也特别疼爱弟弟妹妹,他最担心的,就是我们兄弟妹之间将来不和。”

“我年龄比我的弟弟妹妹大的多,如果真有私心,他们不可能斗得过我,而如果父亲提前把自家产业做拆分,分给我们的话,在这个激烈的环境下,我家的企业竞争力会削弱……”

“所以,父亲也很看重我是不是真的会照顾弟弟妹妹……”

“说实话,我在公司里,发展的能有这么顺利,就是因为父亲和阿姨都相信我,知道我疼爱弟弟妹妹,不可能对他们不好,若不然的话,阿姨可能早就开始给我使绊子了……”

“我心里其实特别感激她,也很喜欢我们家的和睦。”

“但偏偏,我又一直做着这样的梦,也感觉自己也越来越不正常。”

“这样的事情,我甚至都不敢对他们讲,不敢跟任何人讲……”

“只是担心,一不小心走漏了出去,可能我就立刻会陷入万劫不复……”

他说着,都像是已经有些难以启齿了,沉默了好一会,才长长的叹道:“这一次,如果不是父亲和阿姨,要一起去主城办理全家入驻的事,还留在了二号卫星城上学的弟弟妹妹只好交待我照顾,我都不会允许自己这么接近他们两个,而就在昨天,我真的……”

“我真的害怕了,我都没敢留在他们的酒店,他们两个越是想找我闹,我越是害怕自己,幸亏不知道怎么回事,有警察过来调查一些问题,我正好跟着去警卫厅住了一晚……”

“……”

肖副总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脸色苍白头发凌乱,复杂的眼眸中尽是崩溃的样子。

陆辛没有心情理会,只是默默的想起了他说的这个问题。

每天做一样的梦,吃掉自己的弟弟妹妹,甚至渐渐的上了瘾……

……这属于什么样的问题?

他究竟是遇到了怎么样的污染源?

但污染源对周围的影响,真的只限于一个人吗?

还是说,可能是他们全家人。

这样的话……

陆辛慢慢的想了一会,想起了一种叫作“造梦”的能力者。

会是有这样的能力者,在对他施加影响吗?

……

……

“你……怎么不说话了?”

那位肖副总自己说了一会,没听到陆辛的回答。

抬头一看,就见陆辛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慌道:“我没救了吗?”

“嗯?”

陆辛怔了一下,摇头道:“没有,我在想别的事。”

肖副总满脸祈求的看着他:“你说,你有处理这种事的经验,那么……”

陆辛想了一会,道:“你等下,我先去打个电话。”

说完,他就提起了自己的包,转身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哗啦……”

当他走出了办公室时,一下子无数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陆辛的身上。

所有的同事,都呆呆的看着他,满眼都是好奇。

尤其是这时候正因为办公室被人占了,只好窝在了陆辛的小隔断里坐着的刘主任,更是猛得抬头起来,先看陆辛,然后又看向办公室,生怕里面流出鲜血,或是倒下一个尸体……

……刚才他一直在等办公室里传出枪声,等的心都焦了。

……

……

陆辛这时候正有心事,没有理会他们,径直去了楼梯过道。

拿出肖副总送的铁盒子里的烟,点燃了一根,陆辛打出去了一个号码。

“单兵先生,早上好呀……”

韩冰的声音,听起来就是那么好听。

“哦哦,早上好……”

陆辛慌忙跟人家问好,愣了一下,憋出一句:“吃早饭了吗?”

“吃过啦。”

韩冰笑着回答,也补了一句:“吃的小馄饨。”

“好,挺好的……”

陆辛定了定神,没有继续探讨早餐的话题,压低了声音道:“昨天跟你说的那个肖副总,今天来公司找我了……不用担心,他好像不是变态杀手,我也没有解决他……他变成这种样子,是因为这一个月来,一直在做一种怪梦,每天晚上,都会被人逼着吃掉他的……”

尽可能简短的描述了一下,他慢慢道:“所以这种情况,你认为是怎么回事?”

“造梦系能力者?”

韩冰反应的很快,冷静道:“他像是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造就了扭曲的欲望。”

“对。”

陆辛道:“我也觉得可能是这样,所以我有一个问题……”

韩冰声音轻柔的道:“单兵先生,如果真是造梦系的能力者在对他施加影响,那便说明情况比较严重,而且,造梦系的能力者与别的不一样,他们属于影响类……很难对付……”

“影响类?”

陆辛听了这话,倒是愣了一下。

隐约觉得在哪听过。

韩冰忙解释道:“这也是能力者培训的一部分,很快就会学到。”

“对于红月亮事件之后,出现的越来越多的能力者,我们其中一个做法,便是记录,每发现一种新的能力,都会记录下来,并且给予命名,然后在联盟之间分享。”

“但因为很多能力的稀缺,扭曲,我们的记录,也很难完整。”

“有些时候,只捕捉到其能力的一个,或是部分特性,很难给其记录。”

“因此,我们还会把某些性质相类的能力,划分到一个组别,这样,即便一时无法调查到某些对手或是奇异生物的完整能力,也可以根据其类别,进行大体的推测与参考。”

“造梦系,催眠系,便因为主要能力都是影响对手,所以划为影响类。”

“而公主系、木偶系,则都属于对他人的操控,掌握,因此属于支配类。”

“此外,还有扭曲类,恐怖类,地狱类等等……”

“……”

“这么复杂……”

陆辛这才反应了过来,同时想了起来,这样的话,似乎是开心小镇的秦燃说起来。

下意识道:“那毁灭组是什么?”

韩冰怔了一下,笑道:“什么毁灭组?好像没有这个组别。”

“哦哦。”

陆辛想着,自己可能记错了,也不关心,微一怔后,道:“不过我倒不是想问这个。”

“嗯?”

那一端的韩冰头顶上,应该出现了一个小问号。

陆辛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红的,但仍然问了出来:“那个……”

“这件事如果我接了,也是会算成任务的吧?”

“报酬有多少?”

“……”

韩冰都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笑了起来,开心道:“单兵先生,对付违法犯罪的能力者,和处理污染源还是不同的哦,因为这些犯了法的能力者,如果不加以束缚,往往都会以自身的能力,对青港城造成极大的动乱,所以处理与他们有关的事情,最少也是五万报酬哦……”

“啪!”

陆辛弹掉了长长的烟灰,脸上露出了笑容:“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