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翻手镇压

在许道说话间,三个夜叉门道徒就已经祭出法器,打出符咒,运转法术,熟练的朝许道二人围堵过来。

而熊煞道徒听见许道的话,更是哈哈大笑,它舞动着手中的血纹钢叉,指着许道便猛地投掷过来,其大喝到:

“然也,某家吃定你了!”

瞧见对方四人的举动,许道眼中闪过轻蔑之色,吐声:“既然如此,贫道便成全你们。”

他毫不畏惧对面劈头盖脸打过来的法术、法器,只是面上露出狞笑。

呼哧!

沉重的呼吸声突地在场上响起来,许道本是正常人大小的身子陡然拱起,眨眼间就变成丈高。

其面上鳞甲覆盖,结成了一张苍白色面甲,后脊背的骨节隆起,有尖刺生长而出。

咔!

他猛地往前踏出一步,伸出长满鳞甲的臂膀,五根尖利的手爪轻轻一拍,便将三个夜叉门道徒击打而来的法术击碎,化作乌有的灵光,甚至让其中一人当场就遭受到了反噬。

雾气蒸腾,烟云缭绕。

熊煞和三个同门瞧见眼前这一幕,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他们被击碎的法术,拍飞的法器却不是幻觉。

下一刻,身长三丈的苍白鳞甲之物就从蜃气当中窜出,轻轻往前俯过身子,便跨过了三十来步的距离。

鳞甲巨物的眼睛眨动,一层透明的眼睑覆盖在其目中,透露出森然冰冷的意味,一一扫过三个最先发难的道徒,然后巨大的头颅摆动,对向了三人身后的熊煞道徒。

熊煞阴神所化的鬼物有三头六臂,身高一丈,按理来说已经是威势赫赫,颇能唬人,可是和许道变化出的三丈龙种躯体相比,依旧是宛如孩童般瘦小而可怜。

特别是许道的龙种躯体踏空而行,整个身子起伏在半空中,头颅微昂,猩红的眼珠子向下俯视着几人,威吓感更重。

而熊煞道徒还保持着刚刚掷出血纹钢叉的动作,它仰起头颅,呆呆的望着俯视自己的鳞甲巨物。

许道身化龙种,从口鼻吐出滚滚的热气,扑出丈远,击打在熊煞的身子上,沉闷吐声:

“你,想要某的身子?”

其吐声说话中,其满嘴的尖牙显露,狰狞凶恶,深深的印进几人的脑中。

更加让几人毛骨悚然的是,一股战栗的感觉在他们的身上出现,像是整个人被按进了冰冷的湖水当中,胸口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心脏一抽一抽的惊悸着。

四人当中有人反应过来,口中难以置信到:“筑、筑基期!”

“神识!是道士!”亦有人失声叫出。

包括熊煞道徒在内,它盯着许道变化出的龙种躯体,想要否决掉脑中的念头,可是许道展示的种种气势和手段,全都赤裸裸的体现了其身为筑基境界的强横。

连法术都不用,仅仅是凭借肉身上面的鳞甲,和沉重的气力,便击溃了几人的法术,拍飞法器。

至于熊煞道徒投掷出的血纹钢叉,则是还被他抓在手爪之间,好似持着一柄吃食用的餐叉。

见几人发怔,许道也懒得等待对方回话,他捏着熊煞道徒的法器,轻轻往前一戳,便从一个夜叉门弟子的头顶上贯穿而下,钉在了岩层上。

咔啦!血水横流,夜叉门弟子就此一命呜呼掉。

“啊!救命、救命!”

一道阴神当即从烂肉当中脱离出来,它满脸苍白,惊醒后立刻呼叫,却发现自己的肉身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宛如一条被渔夫用铁叉贯穿后准备炙烤的鱼肉。

呼!又是滚滚的白气吹出,落到了这道徒的阴神上面,当场就迷了对方神智,让其神色变得呆滞起来。

一个呼吸间,许道就轻松解决了一个夜叉门的弟子,他晃动巨首,又对准了剩下的几人。

剩下几人虽然被许道散发出的筑基神识所震慑,可是亲眼看见一个同门惨死,生死危机之下,他们还是挣脱了出来,一个字都不敢再说,扭头就要往身后跑去。

其中熊煞道徒最先挣脱出来,它暗中鼓起身上的法力,想要唤回被许道插在地上的钢叉,可是立刻就意识到法器当中的真气印记、念头,已经被许道用庞大的气血冲散

钢叉不归它所有了!

熊煞道徒心中惊惧,在心中暗呼到:“罢了,先回肉身中,然后再逃命!”

和另外三个夜叉门弟子不同的是,熊煞是以阴神驾驭法器出现在许道跟前,其肉身不在,尚且藏匿着,它眨眼间就可以返回肉身中活命。

可是它心中这个想法刚出现,许道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眼中露出了冷嘲之色。

下一刻,熊煞道徒的三张鬼脸都刷刷变色,惨白如纸。

因为它察觉到四周出现了禁锢之力,定住了它的阴神,让它无法一念之间返回肉身中。若是想要返回,就必须先脱离出禁锢的力场。

可是它还有机会么……

“想逃?”

沉闷低吼声响起,一只利爪从天而降,狠狠的抓住熊煞阴神中间的那尊头颅,将其拉扯过来,按压在了岩石上面。

许道的手爪用力,噗的,便像是捏碎气团一般捏碎一尊鬼头,然后他动用另外一只手爪,猛地向下一拍。

轰!

“啊啊啊!前辈饶命!我错了。”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来,熊煞的半具阴神身子都被它拍碎掉,溃散掉,元气大伤。

可是许道还是不放过它,手爪一扯,便彻底撕碎了熊煞的阴神身子。

丈高鬼躯的三头六臂,一一化作乌有,最后仅仅剩下一颗鬼头还在,其模样凄惨,连复原身子都做不到,只能兀自嚎叫着:“痛痛痛!痛煞我也!”

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最厉害的熊煞道徒,许道将注意力对准另外一边,眼中又露出趣味之色。

只见浓浓的蜃气将四周包裹,那两个想要逃走的夜叉门弟子纷纷停住了脚步,并惊惧的看着缓缓逼迫向他们的牙将鳞兵。

在许道变化出龙种躯体,并以神识压迫夜叉门一方时,他并非只是单纯的在看对方的丑态,而是狮子搏兔,混合蜃气,暗中祭出了蚍蜉幡,先将四周给封禁了起来。

这样无论几人肉身是否在此,又或者逃向哪个方向,个个都逃不脱。

吼!一声巨大的兽吼声响起。

许道抖擞庞大的身躯,他沉浮在半空中,往前游动,修长的鳞尾轻轻一勾,便将两个企图逃走的夜叉门弟子给拍了回来,落到峡谷边上,和仅剩一颗鬼头的熊煞堆在一起。

噗!被鳞尾拍中,两个道徒先后从口中猛吐出血水。

但是他们还来不及擦拭嘴角的鲜血,便神色仓皇的爬在地上,匍匐面对许道,口中大呼:“道爷饶命!道爷饶命!”

“小道不知您是筑基境的高人,该死该死!还望道长留我一命。”

两人捣头如捣蒜,完全没有刚刚的厉色。

这让旁边熊煞不知该鄙夷还是该羡慕,因为它的阴神鬼躯被许道撕碎了,仅剩一颗鬼头,还元气大伤,被蚍蜉幡的气机压制着,连磕头都做不到。

许道听见几人的求饶声,缓缓伸出利爪,一把将几人捏在手中,无分肉身和阴神。

其凑近头颅,幽幽的注视着。

咯咯!这般动作顿时让几人说不出话来,个个气息急促,只能发出挣扎的呜咽声音。

但是更让他们惶恐的是,许道的目光贪婪,喉头咽动,好似看见了鸡鸭鱼肉,垂涎欲滴。

呼哧!

浓浓的蜃气喷出,击打在几人的面孔上,迷了他们的脑子,让几人惶急发昏,心中不住叫到:

“我命休矣!我命休矣!”

好在数息之后,有叹息声响起:“何必……”

几人被捏着,身子突地飞起,晕头转向,落进了四周的帷幕中,瞬间被镇压起来。

解决掉四人后,浓浓的雾气滚动。

啪的一声!庞大的龙种躯体就消失不见。

一道修长的人身自雾气当中走出,出现在一直持鞭驻足的苏玖跟前。

许道披头散发,手持蚍蜉幡,笑吟吟的冲着苏玖打了个稽首:

“惊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