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冰澜上人挺会玩儿

……

是了。

冰澜上人最近才问长春上人要长生果,那自然是她最近才有此等需求。

而最近也正是珑烟老祖准备回归门墙之际,冰澜上人想要长生果,多半是给珑烟老祖准备的。

当然,这也只是王守哲的猜测,也许她有其他打算也不一定。

当即,王守哲拱手道:“启禀上人,此事可以先谈一谈。但我不敢保证一定会卖给上人。”

冰澜上人沉默了一会儿,显然在消化心中的不愉之气。

从她以往的表现来看,这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

开口问一个小辈买件东西,这小辈还竟然再三推脱,岂能爽得了?

更何况,这个小辈还骑在了他们玄冰殿头上作威作福,连那长生果都是靠着打压他们玄冰殿得来的。

良久之后,她才消化和压下了怒气,语调平淡地道:“既如此,那便进我玄冰阁商议此事。”

听得此言,王守哲在玄冰殿殿内师兄的指引下从正殿进入玄冰阁。

别说他没有能力直接飞上高高在上的玄冰阁,就算有能力飞,他胆敢飞上去的话,估计也会被冰澜上人一巴掌拍下来。

而长春上人见状,则是屁颠屁颠地跟在了王守哲身后,一起蹭着进入了玄冰阁。

冰澜上人一见长春上人,顿时俏眉一横:“长春,你进来做什么?”

长春上人却仿佛没注意到她的怒火,自顾自地左顾右盼,微微感慨道:“冰澜师妹啊~说起来,你这玄冰阁我也已经有两百年没来了。想起当初过往,令人唏嘘不已啊~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陪着徒弟进来,给他撑撑场面,怕他吃亏。”

“哼~”冰澜上人冷笑一声,“我若要他吃亏,你挡得住吗?”

不过,也不知在顾念着什么,她最终还是没有把长春上人赶出去,只是用一双冰冷而充满威严的双眸盯着王守哲。

面对此压力,王守哲面色淡定如常,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他拱手行礼道:“王守哲,拜见冰澜上人。”

与此同时,他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珑烟老祖,以及气度不凡的房佑安。

前者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横眼,好似在说你这孩子还真会玩,连我师尊你都敢如此招惹。

而后者却是对他微微颔首,露出了温和的笑意,仿佛是在示好。

冰澜上人见得用眼神对王守哲威压丝毫不起作用,也只好收回了凌厉的目光说道:“你说说看,想卖什么价?”

两人辈分年龄差的太多,她也没脸施展出强大的气势来强行威压。

王守哲却是不亢不卑地说道:“卖多少暂且不论。守哲想知道,这长生果上人是准备给谁使用?”

冰澜上人被气得不轻。

我堂堂一上人,买颗长生果给谁用,还得知会你一声吗?

不过她的眼角却是微微瞟向了一旁的珑烟老祖。

如此,不用她再说,王守哲已确定了八九成。

当即,他摇头道:“既然如此,这颗长生果守哲恐怕就不能卖给冰澜上人了。”

“你!”

冰澜上人的眼神锐利起来,语气不善道:“小子,便是连你师尊,都不敢如此戏弄我!”

一旁的长春上人也是一头冷汗。

你这小子,不想卖给冰澜上人直接拒绝不就行了?如此反复,岂不是招惹仇恨吗?

“你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冰澜上人冷声放着狠话,“我就,我就……我就把你师尊打一顿!”

可怜的长春上人被震惊的胡子都翘了去了:“这小子不跟你解释,你打我做甚?”

冰澜上人横了他一眼。

不打他,难不成她还能跟一个比她足足小了五百多岁的小家伙动手不成?她可丢不起这人。

二来,玄冰殿刚刚在王守哲手上吃了大亏,此时强行揍他,未免有挟私报复的嫌疑,传出去对玄冰殿名声不利。

王守哲好悬没忍住笑出来。

他清咳了一声,这才控制住表情不慌不忙地说道:“启禀上人,我这长生果乃是给我家老祖宗所准备。我家老祖宗年轻的时候因一场争斗而伤了根基,折了寿元,急需此圣果来补亏损不足。”

冰澜上人眼神一滞,却没好气的挥了挥手道:“念在你孝心一片上,我也不与你计较了。滚吧,滚吧~为了咱俩都好,别让我再瞅见你。我怕忍不住揍人。”

“噗嗤~”

听到此处,珑烟老祖终于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狠狠地对王守哲横了一眼道:“你这臭小子,跑来的玄冰殿就是与我作对,让我师尊恼火的,是吧?”

“呵呵~”

王守哲干笑一声,对珑烟老祖拱手道:“老祖宗,这事说起来真是造化弄人,世事无常啊~早知道冰澜上人想为您弄长生果,我又何必如此辛苦呢?”

“你辛苦?”

珑烟老祖在师尊面前,心性也仿佛年轻了许多,对王守哲瞪了一眼道:“我看你打明钰师弟打的挺欢快的,哪有半点辛苦模样。哼~回头再找你算账。”

说话间,她急忙朝已经愣住的冰澜上人盈盈一礼,道:“启禀师尊,这臭小子乃是我曾曾侄孙儿,从小性子顽劣,此番得罪了师尊,还请师尊见谅。守哲,还不赶紧跟上人道歉!”

这番话说的冰澜上人满脸惊疑不定,而房佑安也是微微吃惊的模样。

这个如此厉害的小子,竟然是珑烟师妹的家族后裔?

听到老祖宗训斥,王守哲也赶忙收敛起来,老老实实的对冰澜上人赔罪:“守哲适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上人见谅。”

冰澜上人的眉头跳了两下。

她倒是想不见谅这小子来着,可无奈他是珑烟的子孙后裔,难不成她还真能揪着不放?

无奈之下,她眼神微微一横:“你这长生果是给珑烟准备的?”

“没错。”王守哲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正是因此,守哲才没办法将长生果卖给上人。”

“如此正好。”房佑安微笑着打圆场道,“师尊和守哲的意思都是给珑烟师妹准备,那不就皆大欢喜了。”

“谁告诉你皆大欢喜了?”冰澜上人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我送给珑烟是我送,他送给珑烟是他送,少在这里混为一谈。”

“这个……师尊说的对。”房佑安一滴冷汗,自然不敢说话了。

跟随师尊多年,他对师尊的脾气也算了解。

这个时候她肯定正憋着一肚子气呢。碍于修为和辈分,她不好拿王守哲出气,可把他房佑安揍一顿,出个气,不也是很合情合理嘛。

“这是一千枚灵石,就当溢价买你这颗长生果。”冰澜上人丢出了一大袋子灵石,冷声说道,“这长生果也就是对天人境之下比较有用,总价值比洗髓丹之类的六品丹药低很多。”

“这个……上人,不太好吧。”王守哲苦笑道,“我这也是给我老祖宗用,不是一样吗?上人何必破费?”

“此圣果,乃是我为徒儿重归门墙准备之礼物,目前也是她急需之物。”冰澜上人淡然而强势地说道,“若给你送了,那我送什么?你灵石也收了,把东西给我。”

上人啊,你说的好有道理。强买强卖都如此气势十足!

王守哲一脸无可奈何,在她的眼神威逼之下,老老实实的把长生果奉上。

拿了长生果后,冰澜上人才将此圣果转交给珑烟老祖道:“珑烟,当年师尊无奈碍于学宫的规矩,帮不上太多的忙。此物就当师尊,与你弥补一些愧疚之意。”

“师尊,万万不可!”珑烟老祖急忙道,“当年之事,都是徒儿的错,要怪只怪徒儿太过意气用事。何况若非师尊当年的那份信件,我王氏早就烟消云散了。”

冰澜上人不善言词相劝,冷冷地对房佑安扫了一眼。

房佑安急忙会意,劝说道:“珑烟师妹,师尊这些年可是一直念叨着你。只是你也知道,咱们紫府学宫与大乾皇室是有着一系列的严格约定,帮不上你太多的忙。”

“而且你也了解师尊的个性,你若不收下,师尊恐怕难过心中那道坎。”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珑烟老祖只好跪拜行礼道:“徒儿拜谢师尊赏赐。”

拿下了长生果,神色有些激动和欢喜。倒不是因为长生果,而是因为师尊对她的关怀备至。

如此那冰澜上人,眼神中的一丝阴霾才烟消云散。

师徒俩皆大欢喜了起来。

王守哲在一旁看得是嘴角抽搐不已。

这冰澜上人还真是鬼逻辑和神操作,明明都是给珑烟老祖的,可这绕了一圈后,让他多了一千灵石!

既然她喜欢如此,王守哲便不客气地收入了储物戒指中。

此时。

冰澜上人无奈惋惜地唏嘘道:“只可惜,珑烟你想镇守家族,碍于学宫规矩,我这给不了你亲传弟子之位了。”

而珑烟老祖也说道:“承蒙师尊将我重归门墙,已然是万幸之事。从今往后我便当个外道学子,自然也算是师尊的徒弟。”

听得此言,王守哲在一旁插嘴建议道:“老祖宗,你可以求冰澜上人,收你做记名亲传弟子。”

记名亲传弟子?

冰澜上人等都是微微一愣,这是什么规格的弟子?

“说起来,我也是要镇守家族的人,无法长期在学宫中。但师尊又特别想收我为徒,说至少也有个切实的师徒名分。因此约定此战之后,便收我为记名亲传弟子。”王守哲解释道,“我们不用学宫的修炼资源,但是师尊可以适当补贴一些。如此,自然也无需在学宫中镇守。”

“若是未来学宫有事,我们也可以出出力,相当于外道学子的高级版。”

冰澜上人听的是眉头直跳!

外道学子的高级版?

你们这对师徒俩还真是挺会玩儿。

不过这个记名亲传弟子。

显然比外道学子好听了许多,彼此也亲近了许多。

如此甚好,冰澜上人从谏如流,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解决完此事后,冰澜上人心情大好。

看向了王守哲,冷声说道:“看在珑烟的面子上,我算是勉强原谅你了。但是我玄冰殿可不会原谅你,我会让姬明钰好好修炼,回头再找回这个场子。”

王守哲倒是无所谓。

姬明钰现在都打不过他,等再过个十年八年,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正在此时,姬明钰恰好治疗了一番后,前来谢罪。

刚到门口时,听着师尊这一番豪言壮语。

他刚刚恢复些血色的脸庞,顿时又是变得煞白煞白,不是吧,师尊还想让他找回场子。那嗜血藤蔓太可怕了?

差点被吸成人干后的姬明钰,已经着实不想再和王守哲打了。

“你小子走吧。”冰澜上人放完狠话,开始不耐烦的赶着王守哲,“有多远走多远,别再让我瞅见你。”她还真怕控制不住自己脾气,把这臭小子狠揍一通出气。

“既如此,守哲拜别上人。”王守哲倒是习惯了她那火爆脾气,不亢不卑地行着礼,随后往玄冰阁外退去。

长春上人见状,脑袋一缩,也准备鬼鬼祟祟地跟着一起走。

却不料听得冰澜上人一声娇喝:“长春师兄要去哪里?好不容易来一趟,也得喝杯茶再走啊。”

“师兄?冰澜师妹,你终于肯再叫我师兄了!!”长春上人激动的身躯颤抖不已,“多少年了,师妹你终于肯原谅我了。”

刚退到门口的王守哲,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心中暗想道,原来长春上人和冰澜上人之间,还有一些如此纠缠不清的关系。

“原谅你,呵呵。”冰澜上人冷笑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就是师兄难得驾临我玄冰阁,我这做师妹的,总得好好招待招待一番,走,随我去里间。”

里间?王守哲被惊呆了,真不愧是上人,这节奏好似有些快啊。

“里间?”

岂料,长春上人听到这话,丝毫没有欣喜之色。反而是浑身一颤,急忙把头摇成了个波浪鼓,“不去不去,愚兄还有事,先告辞了。”

“你不去也行,那咱们就去长春谷授道殿门口好好谈一谈,当年你对我做下的不可饶恕之事。”

如此劲爆?

王守哲耳朵都竖起。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正准备听一下详情呢,却被珑烟老祖一把揪住,拽出了玄冰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