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不正常的世界

青萍 月关 2582 字

花阴、狐偃等人呆呆地坐在光秃秃的天柱峰上。

许久,地面一片阴影里嗖地一下冒出了疏影。

疏影花容失色,一副惊吓地叫道:“大事不好了,陈大人被凤凰抓走了……”

众人愕然,一位大妖诧异地道:“我们知道啊,我们不就是因为他被抓走了,所以才待在这里不知进退么?”

疏影急急挥手道:“别打岔,我还没说完。陈大人被凤凰抓走了,我追去之后不敢深入,只在树下候着,观望行色。过了小半个时辰,凤凰又陪着陈大人从树上下来了,和颜悦色,似乎化敌为友了。”

众人大喜,狐偃老头儿一顿拐杖,神气活现地道:“看看!看看!我天狐一族,何等了得,就算是凤凰,也能折服啊,哈哈哈……”

疏影道:“结果两人正说着话,麒麟突然窜了出来,一爪子就把陈大人掳走了,啊呜一口……”

狐偃“吧嗒”一声,手杖落地,脸现茫然之色。

柳影急道:“陈大人被麒麟给吃了?”

疏影道:“还没吃,他抓回雷云洞去了,说要凤凰女梳妆打扮,上门成亲,不然,就啊呜一口,吃了她姑爷……”

黄耳大为惊羡:“才这么一会儿功夫,陈玄丘就娶了那美貌的凤凰女了?”

疏影顿足道:“放你的螺旋拐子屁,我是说,陈大人是凤凰女女儿的姑爷。”

黄耳无语道:“明明是你辈份说的乱,不过,凤凰女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个女儿?她女儿多大了?怎么就嫁给了陈玄丘?”

疏影道:“我一时半晌的也说不清楚,总之,现在陈玄丘危险了。”

她刚说到这儿,就听高空一声凤鸣,众人抬头一看,火云如翼,蔓延无边,一道金红色的凤凰之光,直向南方而去。后边跟着鬼王等一群喽罗。

乌雅精神一振,道:“凤凰女救姑爷去了!”

鹿司歌一听陈玄丘被抓走,已是心急如焚,一听乌雅这话,便道:“雷云洞就在那边?我去救主人!”

鹿司歌登时化身为鹿,向着凤凰火云飞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众人相互看看,花阴道:“诸位,我等若合力,未必就怕了麒麟,更何况如今还有凤凰女担当主力,不如我们也去,齐心协力,救出陈大人,如何?”

宝可鲸坐在步辇上,挥舞着拳头,面红耳赤:“去!我等同去!我等为了出去,已然付出一切,生死成败荣辱,尽皆着落在陈玄丘一人身上,唯有一搏了!”

这位仁兄比谁都着急,宝家偌大的基业,全都化作那座通天塔的一部分了。

现在宝大少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产者,如果出塔无望,他得白手起家,效仿先祖,重新进行资本积累,这对从小养尊处优的宝大少爷来说,可是不可承受之重。

啧!第二层的一只小妖都这么有志气有勇气!

众大妖见了心有所感,于是一窝蜂地道:“同去,同去!”

无数的大小妖怪遂乱烘烘地朝着凤凰女飞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众妖走后不久,一处阴影中突然又冒出一个少女来。

暗香急叫道:“不好了,陈大人被抓走,凤凰女去救人……了!咦?人呢?”

那天柱一般的奇峰上,光秃秃的跟狗啃过的骨头似的,哪里还有一个妖精的影儿。

……

雷云洞前,狮王等人忽见远处红云漫天,片刻之后,一位红裳女子便出现在眼前,不由一个个吓得惊跳起来。

狮王期期艾艾地道:“王……王上?”

很尴尬啊,他不是对手啊!要上去送死么?

狮王正犹豫着,鬼王等人浩浩荡荡地追了过来。

狮王一见大喜,马上向鬼王一指,大叫道:“吠!尔等竟敢来我雷云山骚扰,本狮王岂能容你。来来来,单挑啊!我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鬼王一看,如何还不明白狮王这位老朋友正尴尬不已,于是马上撸胳膊挽袖子地冲上去:“打就打,老夫且与你大战三百回合,谁也不用插手哈!”

吼!哈!

狮王和鬼王便气势汹汹地打在了一起,颇有些样子。

婵媛一对凤目,向齐林手下其他大妖冷冷一扫。那些大妖激灵灵打了个哆嗦,登时福至心灵,纷纷从对面找了一个对手,指着对方大喊:“来来来,我也跟你单挑,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许多齐林的手下就从凤凰女身边冲过去,各自寻一个对手,呼哈连天地打了起来。

凤凰女冷笑一声,便昂然向雷云洞中走去,齐林那些手下现在都在忙着单挑,所以也没人顾及得了她。

雷云洞中,火云缭绕,雷电隐隐,但这些自然阻挡不了凤凰女。

凤凰女一步步走进去,只是小心提防着齐林偷袭,脆声大喝道:“齐林,马上放了陈玄丘,否则,老娘剥了你的皮当脚垫儿!”

柳影花阴狐偃黄耳等人追上来时,看到的就是分属凤凰女和麒麟男两大阵营的七层众大妖正在打得呼哈连天,有声有色。

其中来自于第五层的狮王和鬼王打得尤其卖力,都满头大汗了。

柳影茫然道:“狮王、鬼王,你们两位怎么又打起来了?凤凰女和麒麟男呢?”

鬼王忙里偷闲,好心提点道:“柳老兄,不要废话,赶紧寻个对手,打将起来!”

狮王道:“是啊是啊,别怪兄弟没提醒你,管他是谁,先打起来再说。”

“啊?哦哦!”

柳影不知二人这么说,其中有些什么奥妙,但老朋友的提醒,应该是不会错的。

他四下一看,一时也找不到对手,就跟花阴比划起来,一对同门师兄弟互相喂招,打起来尤其的好看。

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狮王和鬼王说的这么慎重,柳影和花阴两位前辈也动起手了,那就打吧。

于是,他们也各寻对手,乒乒乓乓地打斗起来,一边打一边向对手低声询问:“这是什么规矩?为什么要打啊?”

凤凰女一路长驱直入,径直闯进了齐林的洞府。进了齐林的洞府一看,凤凰女顿时有些面红耳赤。

齐林这洞府中没有什么异宝,倒是有不少的人像雕塑,有雕在墙上的,有雕在灯柱上的,有雕在床头的,其中多是袒胸露乳、胴体妙相的美人雕像。

那些雕像大多以纯白的大理石雕就,所以显得肤色细腻白皙,五官眉眼、身高比例,皆与常人无异。也不知道是不是齐林经常把玩的缘故,一些雕像的关键部位都包浆了,透着晶莹的玉色。

凤凰女不由淬了一口,这个雷云洞的老光棍儿,满脑子想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太龌龊了!

凤凰女冷哼一声,羽袖一拂,一道凤凰真火掠过,把那些污七八糟没眼看的美女雕像尽皆毁去,沉声娇叱:“齐林,你给我出来!”

洞府之中沉寂无声,凤凰羽眉头一皱,不对劲儿!我都把他的心爱之物都毁了,他还不现身?再说,是他引我来的,难不成他在这洞府之中?

凤凰女一念及此,立即闪身向洞府外掠去。

凤凰女冲到洞口,就见外边打斗的人又多了好几倍,也不知道是属于哪一方的势力,在那里呼呼哈哈的跟演武校兵似的。

凤凰女柳眉一竖,刚想娇叱一声,喝令他们住手,以便问问那齐林的去向。就听更高处一声大喝:“统统住手!”

这一声大喝,霹雳一般,一股肃杀之气攸然闪过,正在假模假样打架的众人立时停了下来,一起向雷云山上望去。

这一看,就见齐林与陈玄丘把臂下山,并肩而行,眉眼含笑,宛如手足。

一时间,就连凤凰女都看呆了,这……这又是什么情况?

怎么陈玄丘一来,这个世界的人都变得有点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