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大吹法螺

青萍 月关 5422 字

进了那门,一路行动,一步一景,仿佛仙境。

曲鸢三人却不敢分神他顾,只管小心地向前搜索。

霁雪已经服下了解毒的丹药,只是不太对路,胳膊肿胀的厉害,严重影响了战斗力,所以被徐婉儿和曲鸢护在了后面。

三人再往前行,花草绰约处景致一变,前边却出现一座草堂。

乍一看,三人有些意外,如此胜地,怎么会出现一座草堂?

可转念再想,正因为这里天然形胜,若是修一座豪奢华丽的大屋,显然不如这草堂更与周围景致自然如一。

三人悄悄进了草堂,却见草堂空空,依旧没有人影。照理说这么优美的一处水下秘境,至少该有些奴仆下人才对。

不过转念一想,这第一层都是些未化形的妖魔鬼怪,道行大多低微,普通的水族只怕进不了这处如外界一般的所在,因为这里没有水。

而能化形的,或者已经能够口吐人言的,大多都算是一方之霸,也不会给别人做奴仆了。

众人往那草堂正房里一看,堂前只放着两张蒲团,对面一扇顶着棚顶的木制屏风,没有香案,没有雕像,但那屏风上却是一副古旧的绘画。

定睛细看,却似一个发丝如蛇的魁伟大汉,站在滔滔巨浪之中,手执一根三股钢叉,狞眉立目,怒视着远方。

虽然那副古画盘剥严重,但画上的人物十分传神,三人站在面前,就似那可以摧毁一切的滔天巨浪正扑面而来,而蹈于巨浪之上的那个手执钢叉的男子,带着睥睨一切的气势,仿佛踏着那滔天巨浪,可以辗碎世间一切。

三人仰头看着那副屏风上的巨画,就似那画中的巨浪要喷薄而出,那画中的巨人要踏浪而至似的,心中悸然。

“这是谁,为何在这里,会挂了这么一副画?”

霁雪惊疑不定地问道。

曲鸢沉吟片刻,缓缓地道:“你们记不记得,老师对我们说过,天庭的水神是后天水神,而先天水神,在原始之初,只有四种?”

徐婉儿憬然道:“我想起来了,老师说,这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不是风云,不是雷霆,不是烈焰,而是常常被人忽视的水。

水,善则孕养万物,恶则淹没一切,摧毁众生,是最强大而又恐怖的力量之一。水也是构成这世间的几种基本元素之一,是一切修行之人最先接触也是终其一生都无法彻底掌控的力量。

而掌控水之力量的神,被尊为万水之神。虽然水神之名,远比不上什么雷神、战神、毁灭之神……等神号来得威风,但却并不意味着弱小,恰恰相反,水之神乃宇宙根本之神,一身战力在众多仙神中都是顶尖的。”

霁雪道:“是了,先天水神,一共有四种。两个属于妖族,两个属于巫族。”

曲鸢道:“妖族的水神有二,一个是混世四猴中的无支祈,一个便是师父所属的龙族。而巫族的水神,则是共工和玄冥。”

徐婉儿道:“那这壁画上的是?”

曲鸢道:“无支祈是猴相,玄冥是女相,师父一族是龙相,而这壁画上的,就是祖巫共工之相。”

霁雪道:“可我们进来时,门楣上分明有一个大大的龙字。那个使锤的鱼妖却不是龙身,而她堂上,却又供奉着先天而生的水神共工之像,她究竟算是什么?”

曲鸢目光一闪,徐徐地道:“我听说,共工怒触不周山,不周山断,天地倾维,无尽生灵因此陨落,而共工也因众生业力而亡。共工后人因此受到天道制裁,后人为了避祸,抬龙姓于共姓之上,遂称龚姓。”

徐婉儿身子一震,失声道:“我说那门楣那么古怪,如果把左右延横出去的斗供和下沿算上,那龙字之下的门户,就是一个共字。”

三人骇然对视一眼,难不成那鱼头怪竟是共工后人?

可共工是是最古老、最正宗的万水之神啊,天生便掌控着万水之力,在先天神明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狠角色,如果那鱼头怪真是他的后人,没道理堕落到伏妖塔第一层,沦为这样的一方小怪吧?

……

整个花园似的秘境中,错落着大小不一的屋舍、亭榭。

其中一间轩室内,后边临水,水边有石,石上缀满藤萝。

窗子开着,黑熊怪化作了人形,变成一个方面大耳、皮肤黝黑的壮汉,跪坐在蒲团上。

一旁摆着一口药匣,里边盛着各色瓷瓶儿,对面坐着一个红衣少女,正在给他包扎着伤口。

这大汉是黑熊怪的话,对面的少女岂非就是那鱼头怪?

伏妖塔内第一层最强大的妖魔鬼怪,也只是半化形之躯,他们本是不可能化形的,因为伏妖塔内本来就缺少灵气,被禁锢其中的巨妖魔怪能保持本来的力量修为就不错了,他们无法在这里边吸收天地灵气,怎么可能晋级。

可是奇怪的是,现在这黑熊怪和鱼头怪,居然皆能化形了。

可惜谈太师不知道伏妖塔内发生了什么,否则他一定会意识到伏妖塔内出了问题。

“可恶啊!如果不是为了大局,我方才一定释放全部的神通,把这些人类统统斩杀,岂会被他们砍去我一只手臂。”

“算啦小黑,大局为重。我已经提炼孔壬真水敷过了你的伤口,断臂会重生的,为了咱们的大计,你就忍下了吧。”

黑脸大汉忍着疼道:“我听小姐的,那些人类不会追进这里来吧?”

红衣少女道:“没听说奉常寺中人擅长水性的,想必他们不敢下水的吧。再说,他们要走,只管走他们的,我又不拦着他,还巴不得他们早早离开,莫坏了我们的好事。”

黑脸大汉愈加气愤起来:“奉常寺,若是有朝一日,我能闯出伏妖塔,一定找他们算帐!这些残忍的人类,我们究竟做过什么错事?就把我们关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是娘肚子里生的,我是熊肚子里生的?以前时不时只是释放几个大妖,供他们的得意弟子练功,现在可好,直接派了大队人马来,把我们当成了练功的靶子,着实可恶。”

红衣少女道:“所以,我们第一重的人,才要谋划大计啊。上边的人都在看着呐,不要露出马脚。”

黑脸大汉用力点点头,憨声憨气地道:“我听小姐的。”

就在这时,红衣少女脸色一变,失声道:“她们真的闯来了?”

黑脸大汉怒声道:“我去跟他们拼命!”

红衣少女喝道:“你坐着,残肢还未长出,又不能暴露真正实力,你去找死么?你待在这里,我去赶她们走。”

黑脸大汉道:“小姐小心,我看他们用的不像奉常寺的功法,不需要颂经念咒,也不需要祭炼符箓,功法怪异的很。”

红衣少女道:“你放心,进了我的家,我便可以借用秘境之力,不暴露真正实力,我也能收拾得了她们。”

红衣少女一双雪白如玉的长腿在榻上一弹,长身而起,一双玉臂一振,掌中出现一对大锤时,上身已经恢复了鱼头怪的蠢萌模样,转身就冲了出去。

曲鸢、徐婉儿和霁雪三人穿过堂屋,从后门出来,但见花树处处,都是精心打理过的,十分的精致。有些小屋错落其间,门窗未闩,探头进去,却也未见人影。

就在这时,就见那鱼头怪从前方花草间大步冲了过来,若不看她上半身顶着一颗鱼头的怪异模样,光看那笔直白皙的一双玉腿在花丛间趟过,有蝴蝶翩跹,有蜜蜂飞舞,那真是说不出的销魂。

“可恶的人类,滚出我的家。”

鱼头怪大叫而来,可惜了,天生的萝莉音,再加上一双修长雪白的腿,外加一个呆萌的鱼头,毫无威慑力。

曲鸢一声娇叱,先发制人,向她并指一剑,叱喝道:“疾!”

她早已蓄势待发了,这戟指一点,一道剑光,就似天上的流星,倏然射出鱼头怪的眼睛。

鱼头怪不疾不徐的提起手中的猩红重锤一挡,便恰好将她射来的那一道剑光格住,剑光点点飘散而去,露出来了里面的一把尺余长的朱红色小剑,重新飞回了曲鸢的指点消失不见。

曲鸢的脸色一白,踉跄倒退了半步:

“这猩红巨锤居然是用本源妖气淬炼的神兵么!”

修行之士有本源精气,修妖者便有本源妖气,虽称谓不同,但所指的都是修炼所需的天地精粹之力。

能用本源妖气淬炼神兵,说明这鱼头怪的实力已经相当不俗,或许,正常情况下,她早该进入化形了。只是囿于这伏妖塔内没有天地元气,所以他们始终踏不出最后呈关。

徐婉儿沉声道:“她是水怪,用火对付她。”

说完,徐婉儿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不正常的艳红色,猛然将手一展:“坎离真火!”

一点火光自她指间迸现,激射向鱼头怪,半空中就化作一大片火云滚滚而去。

鱼头怪一张嘴,就吐出个粉红泡泡,把她的身体包裹在其中。

火红笼罩了红粉泡泡,最后“啪”地一声,粉红泡泡破裂,但那坎离真火也消耗殆尽了。

徐婉儿不信邪,还想凝聚坎离真火。

坎离真火连水都能点着,当然极其厉害。但是徐婉儿功力尚浅,却凝聚不了几次,而且每次也只能凝聚一点星火。

曲鸢一拍她的后背,给她散了功,斥责道:“火虽是水族的克星,水又何尝不是火的克星。这是在水里,你用火攻?猪脑子。”

鱼头怪“嘻嘻”一笑,道:“原来是三只漂亮的猪妖,这么瘦的猪,不常见哩。”

鱼头怪说着,双锤向空中一伸,砰然一击,立时四面八方凭空激射而出无数触手般的绿色水草,时而柔韧,时而刚直,疯狂地乱飞乱抽。

曲鸢腾空而起,长剑出鞘,只一挥便化作七道剑光劈斩而出,徐婉儿也是挥动长剑,瞬间划出了一道十字剑气劈向那纷乱的水草。

霁雪一臂不太灵便,便趋身飞退,只余一手,在空中画符吟咒,看来是要做法对付那鱼头怪。

但是,鱼头怪大锤一挥,一杆杆鱼骨长矛又投掷过来,搞得霁雪手忙脚乱,险些被那鱼骨长矛洞穿了身体。

鱼头怪看她们抵挡的狼狈,不由哈哈大笑,只是那笑声也带着萌萌的萝莉音。

“咦?”

忽然,那鱼头怪惊咦一声,她感觉到,另外六个奉常寺神官竟然也闯进了她的大门。

鱼头怪不知道那六个奉常寺神官在这水下世界中,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一想到要一个打九个,虽有主场优势,还是有些烦躁。

万一他们有什么杀手绝招或者致命的法宝,伤了我怎么办?虽然我有断肢重生的孔壬真水,可若是要害受伤,依旧没救啊。到时我若被逼使出全部的实力,万一被上边的大妖察觉怎么办?

据说第七重的大妖巨魔,就是天界许多神兵神将也不是对手呢。

想到这里,鱼头怪气极败坏地道:“我和你们无怨无仇,为什么非要跑到我家来闹事?就算你们想练功,绝望草原上有无穷无尽的幽灵,还不够你们杀的。”

曲鸢冷笑道:“少废话,我们要闯出伏妖塔去,岂能容你这鱼妖作祟。”

鱼头怪一边打一边怒道:“你们要出去,关我屁事。你们走你们的,为什么要来我家捣乱?”

徐婉儿一怔,道:“你不阻挡我们出去?”

鱼头怪猛然握紧了手中的猩红色重锤,双锤在手中急剧地旋转着,锤头嗡嗡声起,一道道寒气激射而出,曲鸢三人只觉四周的温度似乎都陡然降到了可以结冰的程度。

三人不知道鱼头怪要出什么大招,徐婉儿和曲鸢立即跃到霁雪身边,先把受伤的她护了起来。

鱼头怪猛然大锤一顿,道:“你们只是想出去?那就走啊。我为什么要杀你们,你们走不走关我屁事啊?”

曲鸢三人面面相觑,她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妖魔鬼怪都是邪恶的,她们会害人,所以见到她们要诛杀她们。

可是,她们为什么天生邪恶呢?没说。她们害人的目的呢?也没说。

反正从小就这么听,她们已经本能地相信妖魔鬼怪都是邪恶的了。

这时听鱼头怪一问,她们才想到,她们的师父也不是人类啊。而且,跟着师父学习的外门弟子,很多都是葫中世界诞生的水族,她们也并不邪恶啊,对她们这些内门师姐,全都执礼甚恭。

总归,还是先入为主了吧。

鱼头怪和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曲鸢问道:“我们离开,你真不会阻拦?”

鱼头怪:“我为什么要阻拦你们?你们出不出去关我屁事?”

曲鸢三人很尴尬,她们从没想过进入伏妖塔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谈太师放他们进伏妖塔时,也完全没有想过这样的一幕。

这些妖魔鬼怪都是被奉常寺抓进伏妖塔的,即便有些妖怪已经繁衍了后代,她们也会明白,他们的祖辈是被奉常寺神官抓进伏妖塔的。

所以,她们和奉常寺神官,本该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尤其是第一层的妖魔鬼怪,道行浅薄,智慧相对低下,她们见到身穿奉常神袍的神官,一定会不死不休。

谈太师算计的本没有错,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伏妖塔中正蕴酿着一场自从这伏妖塔祭炼成功,便从未有过的大变故。

而这伏妖塔,已经祭炼成法器超过三万三千年。

为了这场大变故,伏妖塔中的许多妖魔都有了新的目标,反正他们也出不去,为了这个目标,杀死奉常神官泄愤,对她们来说,已经是无足轻重的小事。

曲鸢看着鱼头怪呆萌的双眼,渐渐相信了她的话。

这时,远处传来隐隐的呼喊声:“曲鸢师姐,你们在……咦?这里有副古怪的画像。”

曲鸢心中一动,常颂、付乙绰他们也下来了。

曲鸢马上到:“好,只要你不与我们为难,我们就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鱼头怪松了口气,道:“好!女人不为难女人嘛。”

由她萌萌的萝莉音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很是引人发噱。

曲鸢又道:“我们的伙伴马上就会找来,我会告诉他们,我们师姐妹三人,浴血奋战,杀死几十个恐怖的大妖,彻底清除了这处地下洞府里全部的妖怪。”

鱼头怪呆呆地道:“你们并没有打赢我呀。而且这是我家,除了我和每天来帮我洒扫庭院的小黑,没有修练有成的妖族了。”

徐婉儿已经明白了曲鸢的意思,顿足道:“你怎么那么笨,你躲起来别出来不就行了?再给我们丢几十条鱼来,我们……也要面子的嘛。”

“哦哦哦哦……”鱼头怪恍然大悟,她信手一招,就是几十尾大鱼凭空出现,被她从河水里抓了过来,抛在地上。

鱼头怪看了看,挠头道:“这些鱼不好看,我再找几尾漂亮的。”

曲鸢道:“行了行了,长得歪瓜咧枣的,才符合我们心目中的妖怪形象。”

鱼头怪道:“好,那我走了啊。”

霁雪道:“快走,快走。”

鱼头怪掉头就跑,待她回到黑脸大汉所在的那幢小屋,推门进去,便又化作了红衣少女形象。

黑脸大汉扶着断臂起来,惊喜道:“小姐,你回来了。”

红衣少女矜持地点点头:“区区几个奉常神官有什么了不起,本姑娘一锤一个,嘁里咔嚓,就把他们全砸死,丢进河里喂鱼了。”

花园里边,曲鸢指着地上刚刚被她们一剑一剑戳死的链子鲫子,傲然道:“看见没有,那条十来斤重的,就是我们之前战过的鱼头怪,旁边这都是她的部下,有我们龙母一脉弟子出头,她们一个也活不了。”

妙小容不服道:“我就不信,你们能把她们全消灭了,走,咱们再搜搜看。”

曲鸢一把扯住了她,道:“搜什么搜,我们还要抢第一出去呢,快走,时间紧迫。”

曲鸢和徐婉儿架着受伤的霁雪就是,其他几人一看,只好随之离去。

因为曲鸢几人小小的虚荣心,谈太师对伏妖塔中发生的异变全然不知,一场惊天巨变,继续发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