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水府

青萍 月关 3124 字

原来方才的骷髅头只是幻相。眼前这只鱼头怪才是这条不知名的长河中的水族怪物,

敖鸾的三名女弟子立即跳上前去。

龙是水族之王,做为龙母一脉的亲传弟子,她们去面对一只水怪,那自然是责无旁贷。

曲鸢举剑喝道:“你这怪物,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我们的人。”

那鱼头人身的怪物站在浪花之上,一双萌萌的鱼眼瞪着曲鸢,怒声叱道:“你才是怪物。好端端地,你为什么要跑来欺负我们家小黑。”

这怪物一开口,竟然是萌萌的萝莉音。

她们家小黑?

曲鸢三女懵了一刹,这才明白过来,她所说的小黑,应该是指那头两丈身高的巨大黑熊。

霁雪道:“那只黑熊怪居然要吃我们,罪大恶极。”

“哦……”

鱼头怪歪着头想了想,道:“为什么罪大恶极?他是熊啊,你们人类饿了肚子可以吃他,他饿了肚子当然也可以吃人。”

徐婉儿笑道:“好像很有道理啊,可是,它打不过我们啊,所以那就只能被我们杀了,我们有本事打败他,那岂非也是公道的很。”

妙小容举起熊臂,大声道:“对啊,你们看,这条熊臂几十斤重呢,要是来不及出去,我们就烤熊臂吃吧。”

徐婉儿警惕地看着她道:“为什么你不提熊掌?难不成你想私吞?”

无瑕扮个鬼脸儿道:“熊掌是我留给总判大人的。”

龙母三人组对视了一眼,在心底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声,这些小浪蹄子。

曲鸢咳嗽一声道:“不如我们把这个鱼头怪拿下吧,带回去给总判大人做个鱼头豆腐汤。”

霁雪道:“这么大一个头,不如劈成两半,另一半做个剁椒鱼头。”

鱼头怪大怒:“我没想吃你们啊,你们居然还要吃我,果然都是坏人!”

鱼头怪一挥手中的大锤,河水滔滔,轰然而起,铺天盖地的朝着曲鸢三人席卷过去。

那水浪在空中幻化无穷,时而是浪花,时而化作一丛刀剑,而被这刀剑的巨浪席卷而来的曲鸢三人,却似一块礁石,岿然不动。

待那巨浪堪堪扑到面前,曲鸢娇叱一声:“动手!”

霁雪握紧了长剑,一剑劈出,剑刃上光华闪耀,耀出了寸余长的青芒,吞吐不定,空中立即传来了一声刺耳的裂帛声,那水浪竟似布匹一般,瞬间就撕开了一角!

徐婉儿手掐法诀,叱喝道:“坎离真火,咄!”

她戟指向虚空处遥遥一点,立时迸出一点火星,扑入那被撕开的巨浪。

立时,就似火星溅入了油锅,那扑来的浪花轰地一声燃烧起来,那是真的燃烧,并非幻术,炽热的气浪翻滚着,令岸上的六人也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

曲鸢趁势跃起,扑向火浪之后的鱼头怪,鱼头怪娇叱一声,挥舞双锤,双方便大战在一起。

常颂等人在岸上看着,就见那鱼头怪本领着实不凡,她似乎可以直接调用水源,做出种种攻击,根本不需要掐诀念咒,行功做法,简直是层出不穷。

只是,她能驱使河水做出的攻击,力量其实有限,而曲鸢三人可是跟着小千世界的龙母学习的道术,她们最是精通水系道法,要破解这些攻击,自然也容易。

这个鱼头怪若是道行足够深厚,以她们三人的本领或还不敌,但是看她们此时交手的情形,这鱼头怪的功力也不是多么深厚。

只是她是先天水族生物,较之曲鸢三人的后天水系道法还是占了便宜。所以,她一双大锤招架三人,倒也打得有声有色。

但是如此战了约半个时辰,那鱼头怪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了。

她用萌萌的萝莉音道:“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人,我不跟你们打了。”

说罢,她身下那涌起的莲花状巨浪倏然钻入水中,截着她的身子,一下子没入水面,不见了踪影。

远处影影绰绰,就是伏妖塔的大门。

但是,水下既然藏着一个妖怪,很可能还不只一个,不除掉了她,谁敢过去。

一旦渡至一半,这水下的妖怪发动突袭,他们九人不能长时间滞空,其中有六个又不擅长水中作战,那就要吃亏了。

所以,曲鸢当机立断,喝道:“追!”

三女掐个避水法儿,便追进了河水中去。

岸上,妙小容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担心地道:“那三个小浪蹄子不会有事吧?”

无瑕道:“她们是龙母弟子,要是在水里叫人家算计了,那就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有什么好说的?”

云斐道:“话不能这么说,天下奇物数不胜数,这伏妖塔中有些什么妖怪,更非你我所能知道。龙族虽为水生之王,但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是水中生物里最厉害的,总有些遗下的上古神物,也能威胁到他们。更何况,曲鸢她们只是擅长水系道术,并非先天水族。”

付乙绰道:“等!半个时辰她们不出来,我们就下去找。”

无瑕道:“在水里,我们的本领最多发挥出一半。”

柳一程淡淡地:“这条河,总是要过的!”

……

曲鸢三人潜入水中后,立即发觉这水下较之水面的森冷而且毫无生命气息的荒凉,倒是显得生机勃勃,活跃了很多。

水下有水草,也有莫名的光透入,还有种种带着美丽花纹的游鱼,时而向东、时而向西,水下很平静,不像表面那样滚滚浊流,湍急不休。

霁雪向四下观看了一下,向徐婉儿和曲鸢打了个手势,三人便向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经过一片礁石时,那块礁石表面突然弹起一块乌沉沉的石头状的东西,探出长长的喙针,刺向霁雪的下腹。

紧随其后的曲鸢一剑刺去,正中那块黑色石头的身体,将它刺穿,水中立时漾起一抹绿色的血液。

三人定睛看去,才发现那块奇形怪状的石头,居然是一种不知名的怪鱼,它附着在礁石表面,形态和皮肤的颜色可以和周围的礁石浑然一色。

霁雪暗暗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曲鸢一剑及时刺中,她就要中招了。

看得出来,那种怪鱼怕是有奇毒,若被刺中,后果不堪设想。

三人对视了一眼,更加提起了小心,这一路行去,不时会有看似无害的水族生物向她们突然发起袭击。

大概快半个时辰的时候,霁雪终于中招,右臂被一只人脸的蝠状怪物咬伤了,纤细的手臂登时肿如萝卜,麻木肿胀的几无知觉了。

徐婉儿眉头一皱,向曲鸢做了个手势,指了指霁雪的手臂,示意二人不如退出去。

曲鸢也点了点头,这么搜下去不是办法,不但霁雪不及时治疗恐有性命之忧,她们两个怕也会遭遇不测。

那只鱼头怪显然是这条河中的霸王,这河中一切生物,俱都听它调遣,鱼头怪占了地利,她们的优势大打折扣。

这还只是伏妖塔七层宝塔中的第一层空间。

想到她们在伏妖塔第一层,尚且险死环生,三人心头都有些沮丧。

这二十年来,她们潜心苦练,说到切磋,也只是同其他两支的同门进行切磋,没有在失去师父的庇护下闯荡过江湖,这时才知道天下之大,能人辈出,三人心中的傲气倒是收敛了许多。

三人正要仰身上浮,忽然前边景致一变,出现一道朱漆大门。

在河水之下,出现一道与人间相仿的门户。

青石的台阶,八字形递上,一道门户,朱漆的大门,碗口大的门钉、大馕大小的兽环,门楣之上,有一方大匾,上边只有一个斗大的大字“龙”。

朱漆大门周围没有墙壁,只有清澈的水流和游鱼,看着十分怪异。

龙?不会是龙宫吧?世上哪有这么寒酸的龙宫,再说,方才那只鱼头怪,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龙族中人。这里究竟是什么所在?

三人暂时放弃了上浮的打算,徐婉儿率先游了过去,想从那大门上游过去一探究竟,却突然像是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

她诧异地摸了摸,毫无异状,河水是可以从面前顺畅地流过的,可她的手向前一探,却无法通过,仿佛有一堵透明的墙正挡在那里。

徐婉儿向后边的曲鸢和霁雪摆摆手,示意此路不通,然后向下一沉,落在那朱漆大门前,伸手一推,大门开了,徐婉儿诧异地向里一游。

后边的曲鸢和霁雪分明看到,徐婉儿的身子一过了那道大门,立时向下一沉,幸亏徐婉儿反应快,双脚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只要过了那道门,里边竟是没有河水的?

曲鸢和霁雪对视了一眼,心意相通,同时冲了过去。果不其然,一过了那道门,立即失去了水的浮力,二人同时往下一落,但她们已经先有了准备,马上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三人向前一看,庭院中奇花异草,布置雅致,花丛间竟有蜜蜂、蝴蝶翩跹飞舞。

这浊浪河水之下,竟然有这样奇异的一处所在?

三人互相看了看,立即向前走去。

她们没有回头看,如果她们这时回头看一看,少了外边那一侧的水草、水流、游鱼的干扰,那么她们将很容易发现,这道朱漆大门加上其下的石基,整个形状,就宛如一个“共”字。

“共”字加上门楣上的“龙”字,那就是一个“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