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砍树枝

或许系统的意思就是这个!

拿到斧头的宋易飞,隐隐有些明白了系统。

斧头只有两寸来长,看上去小巧玲珑,像小孩子的玩具。表面光滑,上面一条条木质的纹理,透露出一股玄妙味道,像是一个个的阵法。

他试着注入真气,发现这木头斧子像无底洞一样,无论注入多少都没反应。

这让他不得不放弃,激发锋芒的打算。

看青年不想在理他,宋易飞也不敢上去多问,只是朝着青年拱了拱手,算是表达谢意,然后飞上了世界树,到处寻找所谓的嫩芽。

哗啦哗啦!

原本平静的世界树,突然,在没有任何风的情况下,轻轻摇曳了起来,树叶互相碰撞,发出声响。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来了……来了……”

“来了……”

站在世界树的树杈上,宋易飞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是听见有人在耳边不停地说话,声音轻柔,欢快,但是等他去寻找的时候,又什么都听不到。

最后,他只能把这一切,归于世界树的神奇。

他在世界树的树枝间来回跳跃,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跑了两圈,终于找到了一根拇指粗细,手臂长短,像是刚抽出来不久的枝丫。

太短了,他看不上,太长了,他又没有把握,于是便选择了这一根。

“先试试其它手段!”

宋易飞并没有一上来就用木斧头,而是先用真气凝聚一缕刀芒,往枝丫上射了过去。

这一缕刀芒,虽然连他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但是放在大千世界,也足以洞穿一座万丈大山。

嗡!

那一缕刀芒,在落到树干上的一刹那,树干上突然散发出一股子青紫色的光芒,那刀芒仿佛泥牛入海一般,被吸收了进去。

“可以吸收能量,这么说能量不行!那么我再换换!”

宋易飞从体内世界取出一把圣器长刀,也注入真气,用上十分之一的力量,直接朝着树干砍了过去。

嗡!

那青紫色的光芒再度散发,圣器长刀光芒微微一闪,一息不到,便腐蚀生锈,化成灰尘。

“这也太恐怖了!”

宋易飞这个时候隐隐有些相信青年的话,世界之树就是个毒瘤,实在是这吸收能力太强了。

看了看手中的木头斧子,他开始有些犹豫了。

若是真的砍下来融入身体之中,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啊?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相信系统,拿着木头斧子,朝着树枝砍了过去。

嘭嘭!

这一次青紫光芒没有出现,斧头和枝丫之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宋易飞差点握不住斧头。

“这也太恐怖了吧?”

以宋易飞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一颗星球都能一下劈开,现在居然砍不断一根树枝,而且是那种刚刚长出来的嫩树枝。

宋易飞不知道的是,这个树枝看着鲜嫩,其实已经生长了上万年。

等他去查看刚才劈砍的部位,发现上面只有一点小小的痕迹,就好像普通人用手指甲扣了一下一样。

“够硬!不过,还有机会!”

宋易飞站在边上的树杈上,一斧头一斧头的落下,发出嘭嘭的声响,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啄木鸟在啄木头。

青年依然坐在树下,自斟自饮的喝水,对于宋易飞的举动,视而不见。

一个时辰后

“终于断了!”

脸上露出喜色的宋易飞,重重的挥下最后一斧,那枝世界之树的树枝应声而断,缓缓的往下坠落,他本能的释放神念,想要把树枝摄过来。

没用!

“怎么回事?嘶!”

神念延伸过去之后,宋易飞才发现,世界树居然连神念也能吸收,当他的神念接触到那根砍下来的枝条时,就像是被猫咬了一口,直接就把神念吞吃了一块。

“这个世界树真是太诡异了!”

忍住神念撕裂的疼痛,宋易飞纵身飞跃过去,想要用手去接。

啪嗒!

枝丫落在了另外的树枝之上,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宋易飞想要去捡起来的时候,那根枝丫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融入了另一根枝干之中,就像是沉入了沼泽,眨眼间消失不见。

“艹!玩我?”

为了砍这一小节树枝,他可是腰酸背痛,没想到最后会是这种结果。

宋易飞没投上去,准备休息一下,另外再挑一根树枝,这一次他要做好万全准备。

等他回头看去,发现那一节被砍掉的树枝,居然又重新长了回来。

“……”

心中无语的宋易飞,也不在另外挑选,继续回到刚才的位置进行战斗,做一个“勤俭”的伐木工。

又是一个小时的辛苦劳作!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树枝再度坠落,早有准备的宋易飞,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树枝。

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实验过了,只要他不主动攻击,这棵树对他身体的接触,并不会出现反应。

树枝握在手中,平平无奇。

就好像一节普通的树枝,除了那几片嫩芽比较鲜嫩之外,看不出什么异常。

【经过了一番周折,你终于砍下了一根枝条,当你把它放入自己的小世界之后,才发现,它居然如此的神奇……】

系统非常合时宜的,又给出了新的提示。

本来宋易飞还考虑着用净世龙炎,或者真气之火,把这一节世界之树的树枝,用炼化武器的方法炼化一遍。

“放入小世界就行啦,真这么简单吗?”

宋易飞低头看了看依然坐在树下的青年,还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立刻遵照系统的指示,而是先行落到了地面上。

“刚才谢谢前辈的指点,晚辈已经拿到树枝,特来告辞!改日若有能力,一定帮前辈解困,以报答今日的恩情!”宋易飞恭敬道。

“呵呵!”

那个青年笑了笑说道:“一截树枝而已,算什么恩情?对我来说,脱不脱困都无所谓。”

青年的心态,让宋易飞再一次有些蒙圈儿。

哪有人被镇压了亿万年,不想着脱困的。

难道是被压上瘾了?

不管怎么说,对方既然没有恶意,那边是最好的结果。

他所谓的解救也只是口头承诺,若是实力足够的话,确实不介意搭把手,若果拼上性命的话,他肯定不会干的。

宋易飞又朝青年拱了拱手,表示感谢,这才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

宋易飞去而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