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一起干他

“师叔,我……”

赤鸢有些不服气,刚要开口,却又被石茶海打断:“住口,还敢多言?”

石长老瞪了他一眼,深感以往宗门对于赤鸢保护的太过严密,让他少了历练,没有经历过修行界的残酷,以至于养成了这幅心高气傲的毛病出来。

也不看看自己才有几分本事,就算御兽宗寻常的真传弟子都比他强,就更不用说秦风这等万年难得一出的超级天才了。

没听说过秦风斩杀太乙山红莲剑主的传闻吗?

就算其中有元神境大修士插手的缘由,但御兽宗既然敢将这份功劳放在秦风身上,那就说明秦风最少也有匹敌楚尤红的战力,要不然真要遇到不服气秦风的其他大派年轻人上门挑战,三两下打败了秦风,丢脸的只会是御兽宗。

别的不说,仅凭红莲一脉的传承之宝直到现在都还在秦风手中,数年过去太乙山却始终都没有派出他们当代真传弟子前去御兽宗山门挑战秦风,是他们不想抹杀了这份耻辱,夺回红莲剑吗?

不,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御兽宗始终都没有跟秦风讨要红莲剑,而是任由这柄红莲剑放在秦风身上,既是为了落太乙山的面子,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事端。

因为只要红莲剑还在秦风身上,那就是宗门颜面的问题,属于小辈之间的斗争,太乙山想要挽回颜面,就只能派遣年青一代的弟子前来挑战秦风,而不能派遣老一辈的修士对秦风出手,不然就算被他们夺回了红莲剑,折损的颜面也难以找回!

石茶海老于世故,将这些事情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虽然知道修行界中的传言有些夸张,但对秦风的战力却没有丝毫小瞧。

他敢肯定,如果赤鸢跟秦风交手的话,输的绝对是赤鸢。

偏偏这家伙还在这里自我感觉良好,居然还想从秦风身上挑刺,当真是莫名其妙。

如果他是赤鸢的话,定然会放下身段,跟秦风平辈相交,而不是一口一个小友,将自己的身份摆这么高。

不过是两百来岁的年轻人而已,又不是自己这样已经近千岁的老家伙了,把身份抬这么高作甚?

不说秦风现在的战力强横,就算是他的道行修为还没到紫府,但以这样罕见天才的修为进度,你赤鸢难道还以为他晋级紫府还会跟你一样困难,在金丹巅峰停留那么长时间吗?

恐怕不出几百年,秦风甚至都有可能证就仙道,毕竟这等天才的成长路程在修行界中并不少见,扒一扒那些大宗门往年天才的一些事迹,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进步神速,即便像宁无虚那样没能成仙,也能很快成就法相,修成元神。

到时候,你赤鸢若是见了秦风,看到秦风的修为境界远超自身,又该如何自处?

因此,石长老这才呵斥门中这位师侄。

说实在的,若非赤鸢是他师兄的关门弟子,也是赤霞宫接下来打算重点培养的新一代长老,他都不愿意将这心高气傲的家伙带在身边一起做事。

“呵呵,无妨。”

秦风看了赤炎一眼,笑着打圆场:“这位赤鸢前辈的担心是对的,晚辈修为浅薄,并非不纯在这种可能。”

“不错,石道友无需这么训斥赤鸢小友。”

紫兰长老似笑非笑的看了赤鸢一眼,道:“赤鸢小友虽然年轻,但能将事情考虑的面面俱到,也是难得。”

她年龄虽然不如石茶海,但也是已经活了七八百岁的修士了,在数百年前就跟石长老认识,所以跟石长老平辈论交,如此一来,称呼赤鸢为小友,倒也没有问题!

赤鸢被紫兰长老一口一个小友叫的脸色涨红,偏偏又无法反驳。

紫兰长老看向秦风,道:“秦师侄,你有几分把握确定没有被那阴阳魔宗的魔头发现踪迹?”

“回禀长老,弟子也不好说,不过七八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秦风道:“因为涉及弟子的隐秘,所以不好将弟子具体使用的神通讲出来,不过我倒是可以施展一二,请诸位前辈指点!”

说完,他挥手打出一道金光。

金光闪烁,让众人一时之间没能看清秦风的动作。

正当他们准备调动真元凝聚双眼的时候,恍惚中就见秦风身形一转,当场消失不见。

众人一惊,连忙睁开灵眼,散开神识,左右四顾,竟然也没能在第一时间找到秦风的身影。

“好生厉害的隐匿神通!”

惊讶之下,他们加大了神识,仔细探查数遍,一寸一寸的扫视周围空间,片刻后,这才勉强感受到了些许的异样。

随后众人就将目光看向了赤鸢。

赤鸢愣了愣:“你们……这么看着我作甚?”

石长老翻了下老眼,懒得再跟他说什么,对悄无声息出现在赤鸢身后的秦风说道:“小友果然不愧是能够斩杀太乙山红莲剑主的天才修士,这一手隐匿神通当真了得。”

他在用这番话语点醒赤鸢,告诉他秦风曾经的战绩!

“前辈过誉了。”

秦风冲着猛然转过身来瞪大眼睛,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之色的赤鸢笑了笑,问道:“如何,晚辈这手潜行神通可还入得前辈法眼?”

赤鸢脸色通红。

好在他毕竟是赤霞宫尽心培养的真传,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并没有死鸭子嘴硬,直接稽首一礼:“秦风道友神通惊人,方才是贫道不知道友深浅,有些孟浪了,还请道友勿怪!”

当然,他之所以一下子将态度放的这么低,更主要的还是石长老传音给他,将其中道理讲解清楚,这才让他一下子转过弯来,要不是有石长老的呵斥,以他心中的那份的小骄傲,还真未必就能这么直接下得了台阶。

“前辈客气了,前辈跟我并不相熟,能够提出那些问题也是应当,换做是我,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道行境界不如我的修士能够将事情做到滴水不漏。”

秦风也不愿意让对方难堪,人家都已经这么说了,他难道还想再去打对方的脸不成?

他找赤霞宫的这几位前来相助,是让他们帮自己斩杀魔道修士的,如果不依不饶,只怕就有可能结成仇家了,这跟他,跟御兽宗的利益不相符。

“秦小友大度。”

石长老笑呵呵的转移话题:“不知小友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小友既然将事情已经弄得这么清楚,有什么安排只管吩咐就行,我赤霞宫向来唯御兽宗马首是瞻。”

“前辈客气了。”

秦风看了一眼逐渐昏暗下去的天色,道:“时间紧急,我就不客气了,按照我的想法,如果时间充裕并且人手充足的话,还可以在几个家族布下陷阱,等那些魔修来了将他们一网打尽,也能避免损失。

不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总共也就找来几位前辈,再则我也并不知晓那些魔修第一个会攻打哪一个家族,所以守株待兔的战略是行不通了。

现在就看他们是不是全部都在坊市之中了,如果稍后从坊市中出来的魔修数量够多,而且还是阴阳魔宗跟血神教的都有,那就说明他们的人手或许都在这里,否则,就说明他们在别的地方还安插了人手,到时候我们再分出几位长老前去其他地方救援。

不过现在,还需要诸位给那些家族传讯,告知他们小心戒备,等到入夜后就悄悄开启防御护府大阵,免得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自当如此。”

几位长老点点头。

秦风又道:“另外,咱们跟魔修交手以后,若是魔修人数占优,还要传讯坊市中的那些金丹修士出来相助。”

如果我们能够对付,那就让坊市中的修士组成队伍去附近几个家族巡查一圈,若有其他魔修从别的地方赶来,肯定会从最近的这几家开始,然后一路劫掠,最后直接离开我们御兽宗的势力辐射范围,逃之夭夭。

若是安排了坊市中的金丹修士前去巡查,就算真有漏网的魔修,也不敢在对各家族出手了。

不过有一点我要说在前头,因为我们没有不下阵法禁制,那些紫府魔修若是一心想逃,我等未必有把握将他们全部留下,能纠缠住那最好,若是不能,也莫要强求,免得被魔修抓住机会重创我等。”

几位紫府长老相互对视了一眼,觉得秦风这么安排并没有不妥之处,于是全部赞同:“好,那就这么办吧。”

因为时间已经入夜,未免魔修提前出动,他们立刻起身,悄悄的分布在坊市四周,监察坊市动向。

足足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就在众人以为魔修早就已经出城,他们可能白等的时候,突然就见坊市南北两方飞出了十几道人影。

其中一方只有两人,分别是一个身穿绿袍的俊美少年,以及一个身穿紫衣的绝美女子。

而另一方,则是十几个穿着不同衣袍的修士,看上去他们的修为有高有低,但此时身上杀意沸腾,没能彻底收敛身上的杀意,导致气息外泄,所以很容易能够从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弱者,全部都是金丹以上的修为境界。

为首两个身穿红袍的修士,更是有着紫府境的修为!

隐在暗中的紫兰长老等人见此,顿时心中一喜。

看来他们还真等到了这些魔修,如此一来也就避免了会有修士家族遭劫了。

眼看那些魔修会聚在一起,交流了几句话后,就准备分头行动,众人那里还忍得住,直接现身出来朝那些魔修杀去。

对方人数虽多,但这几位紫府长老并没有胡乱出手,而是将那几个紫府境的魔修当做第一攻杀的目标。

尤其是血神教一方的修士距离赤霞宫的几位长老不远,所以他们也不等近身,直接就祭出了灵宝朝血神教的紫府魔修杀去。

而且,他们三人联手将重心放在了其中一人,对另外那个紫府修士,也只是随便放出了几道法术纠缠一下而已。

如此一来,还真被他们取得了一些战果。

那被他们联手围攻的魔修措手不及下有些手忙脚乱,一时抵挡不住这么多的灵宝攻击,立刻就被打的口喷鲜血,身上出现了伤势。

“不好,有埋伏!”

血神教的那个修士破口大骂:“阴若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这就是你所说的万无一失吗?”

“呔!魔教妖人,你们的踪迹早就已经被我们发现了。”

石长老大喝一声,试图撼动这几个魔修的心神:“识相的赶紧束手就擒,若不然,等我们的援手来了,你们定然在劫难逃!”

“哼,赤霞宫的修士?”

被石长老几人联手打伤的那个身影身上血光一闪,顿时撤去了所有伪装,一身魔气震荡方圆千丈虚空,躲过了众人的第二次袭击,口中冷笑一声:“你既然这么说,那就说明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修士来援了,

嘿嘿,很好,血影,还不快来助我一臂之力,将这几个修士灭杀了,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做一笔再走,不然若是就此回去,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

“好!”

另一边的血影阴阴一笑,身形突然化作一道血光,直接朝着修为最弱的赤鸢扑了过去。

他是魔修,欺软怕硬乃是本性,寻找对手当然也要挑选看上去最好杀的才行。

而且只要杀了赤鸢,他们这边就能维持二对二的战斗,紫府修士的人数不落下风,再加上那些金丹魔众相助,赢过赤霞宫应该不难。

不过赤鸢修为虽然最低,但他身为赤霞宫重点培养的修士,将来下一任赤霞宫主的继承人选之一,身上当然不可能没有宝物护身。

他一声轻喝,抖手祭起一面赤铜宝镜,宝镜中放出道道霞光,直接照耀在血影身上,竟然让血影身上冒起了几缕黑烟。

“该死,是赤霞宫的赤铜宝镜!”

血影暗骂一声,身形一旋,赶紧避开霞光,打算从另外一个方向攻过去。

石长老当然不能任由赤鸢一人应敌,不然这家伙修为最弱,他还真有些担心赤鸢会出事,所以赶紧吩咐另外一位长老,道:“你去跟赤鸢联手对付那个魔头,这边有我就行。”

“好,师兄多加小心。”

这位长老知道石茶海已经修炼到了紫府后期,道行比他跟赤鸢都要高深,所以很干脆的抽身就走,祭起手中灵宝就朝血影身上打去。

不得不说,赤霞宫的实力虽然不强,但他们传承的《赤霞神功》采取朝霞之气修炼,一身修为纯阳,比较克制血神教的《血影神功》,所以赤鸢两人联手,倒是将血影压制了下去。

而石长老这边就是另一番场景了,他虽然在力量上有些克制对方,但跟他交手的魔修修炼的乃是血神教的另外一门魔功《血神经》。

不但修的一身血焰神通可以干扰石长老体内气血,更有两个血神子分身助他战斗,所以这家伙的战力要比血影强上许多,若不是一开始措手不及下被石长老三人联手打伤,恐怕实力还要再强一截。

好在石长老道行高深,再加上斗法经验丰富,一时之间跟对方斗得难解难分,丝毫没有落在下风。

另一边,秦风和紫兰长老他们相聚阴阳魔宗的两个魔修稍微远了一些,没有偷袭的机会。

不过,他们也没有偷袭的必要。

因为御兽宗修士跟人斗法,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处于以多打少的情况。

现在也是一样。

紫兰长老跟杨陵长老他们还没等靠近阴若虚二人,就已经放出了自己的几头灵兽。

尤其是紫兰长老,她修炼时间更长,不仅修为高深,这么多年培养的灵兽也更多,足足放出了三头紫府境的灵兽,再加上她跟自己的本命灵兽重明鸟合体后,本身战力更是大涨,径直朝同为女子的紫烟杀了过去。

紫烟看到紫兰长老竟然拥有如此威势,不由脸色一变。

“师兄……”

她张口呼唤一声,想要让修为更高的阴若虚去对付紫兰长老。

只可惜,阴若虚即便想来,也已经没有了机会。

因为杨陵长老已经杀到了他的身前。

杨陵长老的道行虽然不如紫兰长老,他除了本命灵兽以外,也就只有一头紫府境的灵兽,但他的本命灵兽乃是以速度闻名的风猴,一手风系法术神通不仅凌厉无比,身法速度更是快的惊人,全力出手下阴若虚都未必就是他的对手,更不用说再去援助紫烟了。

道魔不两立,双方相互仇视无数年,既然交手,那就是往死里打。

所以战斗从开始的那一瞬间就直接上升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双方斗的难解难分,根本就没有什么相互试探的法术。

秦风见这两位长老战力强横,也就没有插手他们的战斗。

反正现在战斗初期,双方纠缠的太紧,再加上还没有一方表现出明显的颓势,不会出现立刻逃亡的事情。

他身上遁光一闪,直接朝那十几个血神教的金丹魔修杀了过去。

显然是打算先将这些道行相对较弱的魔修斩杀当场,免得他们插手几个紫府修士的战斗,导致赤霞宫的紫府长老斗法的时候还要分心。

“哈哈哈……”

那些金丹魔修见到秦风竟然独自一人朝他们冲了过来,顿时哈哈大笑:“一个金丹修士也敢朝我们这么多人冲锋,我等当真佩服你的勇气。”

“就算紫府修士,也不敢说一个人能够对付我们这么多人吧?”

“哼,废话这么多作甚,还是让我来送他上路吧。”

一个金丹后期血神教修士刺啦一声撤掉了身上的道袍,露出了里面鲜红如血的长袍,随后飞身上前,两手十指大张,竟然射出十道血芒,犹如剑光一般迅捷的朝秦风扑去,看样子是想将秦风的身体抓成筛子。

秦风冷哼一声,挥手一戟将着十道血芒斩断,随后战天戟化作青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那血神教修士腹下丹田一穿而过,留下一个硕大的透明窟窿。

“啊……好痛!”

被青龙穿透身体的血神教修士痛呼一声,但他却没死,而且随着他身上血光涌现,原本已经被穿透出一个碗口大窟窿的身体,竟然迅速恢复如初。

“小子,你竟然敢伤我法体,我要喝光你的血,来弥补我的损伤。”

只是还没等他出手,后方一个修为更高的金丹巅峰魔修却是眼睛一亮:“我感应到了,此子一身气血浓郁的厉害,若是夺了他一身气血,说不定就能让我突破修为境界!

好好好,好浓郁的气血之力,竟然比许多金丹巅峰的炼体修士还要强横,而且其中还蕴含着一些特殊的力量,哈哈哈,他是我的啦!”

说完,那修士身形化作血影,直接朝秦风扑了过去。

他那血影极为特殊,竟然不惧秦风的战天戟,任由戟身从血影上一穿而过,明明已经将它剖成两半,但等战天戟飞过之后,血影再次合为一体,继续朝秦风扑去。

他竟然想要直接扑入秦风体内,将秦风身上气血掠夺一空。

见到对方身化血影扑来,秦风没有丝毫惊讶,反而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在对方即将扑倒他身上的刹那,他身上陡然亮起了一团耀眼的白色火焰。

火焰纯净,透露着一股光明的气息,将方圆数丈之地全都笼罩在内。

这是秦风当初在晋级金丹的时候炼化光明系龙灵果得到的光明圣炎,此类火焰虽然对付其他修士的时候威力一般,但对付血神教这等身化血影的阴邪魔修,却是最合适不过了,以圣炎焚烧一切不洁的特性,顿时就给对方带去了莫大的伤害。

“啊……”

那身化血影的修士陡然惨叫一声,血影之上直接升起道道黑烟,一瞬间血影就被圣炎虚化了不少。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是什么神通?”

他口中怪叫一声,急速后退,打算退出圣炎的范围。

可惜秦风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

既然完克对方,若是还给这家伙逃了,岂不是显得他太过无能!

秦风伸出手掌,操纵圣炎凝聚成一只大手将那魔修牢牢抓住,随后鼓动身上圣炎朝手中落去,不过数息,那血影就在凄惨的嚎叫中化为虚无,被净化一空。

见到秦风竟然拥有此等神通,顿时震惊了周围众人。

不仅那些魔修惊骇不已,就连紫兰长老他们,同样也是惊诧莫名。

修行界克制魔门功法的法门不少,不论道家的纯阳功法,还是佛门的神通,对于魔教修士都有极大的克制作用。

但像秦风现在施展的那种火焰,却是以往修行界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手段。

这火焰竟然纯净到不含任何其他力量的程度,难怪会对血神教的《血影神功》克制如此之强。

赤鸢先前依仗赤铜宝镜还算克制血影,但现在拿他的宝镜跟秦风的圣炎一比,顿时心中讪讪,感觉自己的宝镜有些拿不出手。

秦风没有在意众人的震撼,他身形不变,继续朝前方杀去。

尤其是方才施展十指血光的那个魔修,因为方才冲了出来,所以现在正处于孤立无援的地步,此时不杀,难道还等他逃回那群魔修当中不成?

“杀了这个小子!”

正在跟石长老斗法的紫府魔修怒喝一声:“趁他现在修为还低,给我杀了他,不然日后此子成长起来,定然会是我魔教各宗大患!”

说话间,还将身旁的两尊血神子也一起拍了出来,朝秦风杀去。

这魔头想要斩杀秦风的心思极重,甚至都不在意石长老对他的强势攻打,即便没有了两尊血神子后他很快就会落在下风,也没有召回血神子的念头。

其余金丹魔修见到紫府长老连两尊血神子都给派了过来,顿时心神一松。

这两尊血神子虽然手段单一,单打独斗远远不能跟紫府修士相比,但本身力量之强却是不弱于紫府初期的修士。

有了这两准血神子相助,他们也就不再畏惧秦风的圣炎。

“一起干他!”

众魔修呼喝一声,全都驾驭血光,朝秦风围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