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钢筋铁骨功到手和伪经

楚齐光听着宁迟恭将钢筋铁骨功的功法诉说完毕之后,过目不忘的能力让瞬间将这功法给记忆了下来。

虽然没有实际的秘籍,但如今的楚齐光对求道者眼眸和其中的龙之眸力越发熟悉。

他只是稍稍感应,眼中的力量便对他刚刚获取的武道功法做出了判断。

求道者眼眸里跳出了一行行字符来。

“钢筋铁骨功。”

“以气血重炼浑身筋肉骨骼,以求钢筋铁骨之效。”

“60天12小时34分55秒钟。”

楚齐光看到这里,心中微微惊讶:‘以我的资质,还有现在可是活血法第四层,竟然还需要修炼60天?’

‘如果是杨凌那样的普通人,也许没个几年都入不了门。’

不过得到钢筋铁骨功的楚齐光没有马上拿去修炼,而是继续和宁迟恭套取着情报,询问着如今的局势。

宁迟恭像一个刚刚找到新工作的员工般,乖乖地继续回答。

而楚齐光接下来的问题,更是打乱了他的心神,吸引了他的所有注意力。

只听楚齐光突然问道:“宁迟恭,你为什么要隐藏实力?你还在为谁干活?”

宁迟恭微微一惊,想要装傻,却看见了眼前这猫妖锐利的目光。

楚齐光的猫爪缓缓在对方的脑袋上划过,轻轻念叨:“以你的实力,已经比得上镇魔司的某些千户了。”

“不过你不想说也没事,我们妖怪从来不讲究过去,只要成了妖就是一家人。”

宁迟恭感受着眼前猫妖的目光,总觉得对方的眼神似乎洞穿了自己,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楚齐光心中则回忆着他从高翼嘴里撬出来的情报。

眼前的宁迟恭其实从小就被劫教收养。

培训了几年之后,他和他的同伴们就被送到了蜀州各大县、府之中。

劫教则在暗中支持他们加入不同的势力。

其中成就普普通通的人,最后有些成了差役,有些成了书吏,有些成了士兵,有些则成了商人,甚至最普通的农民也有……

而天赋更好一些的,则投入到了天师教、镇魔司之类的组织。

宁迟恭也算是从小天资聪颖,武道天赋不俗,最终成为了镇魔司的一员。

被楚齐光这么一试探,宁迟恭心里也忍不住回忆起了自己的经历。

他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几次在镇魔司的优异表现,让劫教加大了对他的利用。

在冒死窃取了一些镇魔司的情报给劫教之后,宁迟恭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

‘像我这样的内奸……混到越高的地位对劫教来说就越有利用价值,而我自己也就越发危险。’

‘但如果我能成为一个废物的话,那劫教就利用不了我了。’

‘可是……’

宁迟恭不甘心成为一个完全的废物,他不想没钱没势,不想再过小时候那样的苦日子。

所以他开始稻光养晦、隐藏实力,却又在暗中培养人脉、经营势力。

他努力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却又不那么冒尖,拥有权力却又不去承担责任。

他最大的目标,就是能成为蜀州镇魔司的百户之中,最不起眼的那个。

本来他即将要完成这个目标,直到楚齐光的到来。

而现在他还变成了妖怪,成了三面间谍。

接下来巴府还将成为劫教和天师教的战场。

光是想想宁迟恭就觉得前途一片灰暗。

就在这时,楚齐光说的话再次将宁迟恭拉回了现实:“你知不知道金刚释法,在蜀州有谁会?”

宁迟恭说道:“金刚释法本来是金刚寺的武功,朝廷灭佛之后,就成了猎手学派的独门武学,也是《须弥搬山劲》的前置武学。”

“除了凶神白石河之外,蜀州之中也只有那几位入道种子会了……”

楚齐光接着说道:“你带着这只猫,我们之间以后便靠他来联系。”

猫妖白米从一旁走了出来,楚齐光接着说道:“接下来巴府之内,有关天师教、劫教、镇魔司的情报,任何局势的变化,你都要告诉我……”

楚齐光心中想到:‘现在看来,大战如果真的在巴府爆发,那么镇魔司必然会趁着这个机会联合天师教,一起对付劫教。’

‘劫教那边的魔物我可以收服,镇魔司这边我则能救一救入道种子,从他们身上拿金刚释法。’

在楚齐光看来,巴府接下来这场大战太适合他火中取栗,谋取好处了。

在宁迟恭离开前,楚齐光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这巴府之中,谁家的藏书最多?”

虽然楚齐光得到了钢筋铁骨功,但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

因为真正的强者必然不需要像普通人一样苦苦修炼。

就好像真正的富豪必然不需要像普通人一样打工。

这是楚齐光以自己一年半的丰富修炼经验所得出的结论。

……

当天晚上,根据宁迟恭的指点,楚齐光化为人形,带上了面具,潜入了巴府四大豪族中的苗家。

苗家的大宅位于城西,经过世代的经营、吞并,几乎占了三条街。

据说每天夜里光是要点亮全府上下的灯火,耗费的银子就有十数两,需要二三十名豪奴齐齐动手。

楚齐光闲庭信步般走在院落之间,就能看到各种假山、池塘、亭台楼阁。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间或也有一些巡逻的护院,但楚齐光都轻松躲了过去。

就这么兜兜转转,将苗家大宅逛了个大半,楚齐光终于找到了苗家的书库。

这种根深蒂固的豪族,为了后代的传承,往往都会开始有意识地收集书籍和知识,特别和武功、道术有关的更是重中之重。

不过楚齐光今天来到这里并没有具体的目标。

他绕过看守进入书库之中后,便感受着胸有愚之环的温度,在一排排书架里走来走去,最后停了下来。

他的手掌以此抚摸过书架上的书册,感受着胸口温度的变化,最终抽出了一本来。

‘应该就是这本了。’

楚齐光的眼睛借着月光扫了过去,求道者眼眸泛出一行行字来。

“金刚寺的伪经。”

“记载了遭到篡改的教义。”

“交给擅长佛学的人后,能够掌握传递佛火的线索。”

“佛陀自古以来便和火焰为伴。”

“将佛火的秘密当作正经也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