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挂件

不周山上,巫族和妖族全都杀红了眼,血色接天连地,尸体堆积如山,甚至连大妖和大巫都陆续的殒命。

巫妖二族遍布洪荒,自从龙汉初劫后,便为了争夺天地主角的身份摩擦不断,大大小小的战斗如同家常便饭。但厮杀到今天这样惨烈的程度,还是开天辟地以来的头一次。

浸染了妖兽之血的克拉克一个跳跃,来到了陈莽身前,脸上带着几分无语,挥拳朝着陈莽打去,一边小声道:“爹地,你怎么变成太一的模样了?”

陈莽用元神传声道:“九婴和你妈咪有仇,我趁这个机会过来解决掉后患。另外还有几个凶兽,一出现就带来瘟疫、大旱之类的灾厄,跟放地图炮一样,对人族的威胁太大,也一并解决了。”

克拉克会意的一点头,接着身上燃烧出熊熊火焰,化作一头火龙,张牙舞爪,一头将陈莽撞飞出去。

陈莽飞身后退,来到了一个牛身蛇尾的大妖身前。

大妖名叫蜚,乃是妖族头领之一,所过之处河水干竭,草木枯死,凡是碰到他的巫族,全都染上疫病瘫倒在地,不断在巫族战士之中传染。

看到“太一”被打飞到自己跟前,蜚急切的上前,化作一个面容枯黄的中年男子,伸手去搀扶陈莽:“主上,你没事吧?”

陈莽袖子一挥,用三昧真火逼退了蜚,略带不满的道:“区区一个大巫,怎能伤得了本座,你闪到一旁,看我如何收拾这夸父!”

克拉克轰的一声落在跟前,双脚撕裂大地,一拳打出,轰碎了虚空。

蜚察觉到危险,侧身一闪,下一瞬,他身后的山峰轰然碎裂。

与此同时,克拉克眼睛一亮,两道火焰封锁住了蜚的左右。

陈莽大喝一声:“夸父,受死吧!”接从袖中射出一道太阳真火,不偏不倚的命中了蜚的后背!

“啊!”

蜚惨叫一声,扭头朝身后去看的同时,克拉克两眼一凝,两道火焰瞬间凝成一股,命中了蜚的前胸。

两人一前一后,在蜚的身上对起了火焰波!

蜚同时被两种真火击中,胸前瞬间便烧穿了一个坑洞,立刻就变回了原形。

随着陈莽和克拉克同时加大法力输出,蜚庞大的身躯立刻被火焰吞噬,身上的牛毛一下就被点燃,皮肉也发出了一阵滋滋啦啦的响声。

蜚被两股火焰顶住,进退不得,惨嚎着朝陈莽求饶道:“主上,快收了神通吧,属下撑不住了!”

陈莽冷声道:“不能停,我现在是元神分身,如果一停下法力,立刻就会被夸父的巫火烧化。你再咬牙坚持坚持,我马上便能打败他了!”

克拉克一脸狰狞道:“太一,就算我不是你的对手,也要拼尽全力!”

见到克拉克力不从心的模样,蜚微微松一口气,强忍疼痛道:“主上,还需要多久才能打败他,属下真的快撑不住了!”

陈莽鼓励道:“再坚持一下,很快的,现在已经三成熟……咳,现在已经三息的时间了,再过七息就可以了!”

蜚强忍着被烈火烧烤的痛楚,咬着牙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

七息时间一过,克拉克仿佛耗尽了法力一般,身上的火焰噗嗤一声熄灭。

蜚一脸狰狞的看着收起神通的克拉克,拖着重伤的身体,张开血盆大口笑道:“哈哈哈,主上,趁他虚弱,快杀了他!”

克拉克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啧啧道:“想什么好事呢,仔细看看你身后吧。”

蜚的直觉察觉到一丝不妙,心中咯噔一声,猛地扭回头看去,就见身后太一的元神分身早已不见了踪影,似乎是……法力耗尽了?

蜚心中一惊,毫不犹豫地拖着七成熟的身体就跑!

与此同时,克拉克嘿笑一声,掏出一把陈莽特制的调料撒在了蜚的身上,接着一个箭步上前,用大手捏住了他的脑袋,轰的一声,连同他的元神一起捏碎。

在大妖中都算是凶兽的蜚,就这么浑身散发着一股扑鼻的肉香栽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不周山的大战惊动了整个洪荒,无数的妖族和巫族从四面八方赶来支援。

看到其他祖巫到来,太一身上法力一盛,混沌钟骤然变大,将强良、厚土、共工、祝融四大祖巫撞飞出去。

帝俊也现身出来,化身金乌,遮天蔽日,瞬间阴阳颠倒,调动满天星力,欲要一举将十二祖巫消灭!

十二祖巫瞬间脸色大变,相视一眼,身上法力迅速融合,一个手持巨斧,浑身腱子肉的高大巨人在天地间现身,正是盘古真身!

看到盘古真身现世,太一瞬间催动浑身法力,御起混沌钟挡在了自己的帝俊的身前。

下一瞬,盘古真身挥动巨斧,携开天辟地之威,朝着混沌钟劈来!

周天星辰之力骤然爆发,轰击在了斧子上,却被巨斧一斧子劈开,只是稍微延迟了斧子劈落的速度。

帝俊一口鲜血喷出,带着星辰之力的血点落在不周山上,瞬间将遍地的巫妖焚化成了满地飞灰!

噹的一声巨响,斧子劈在混沌中之上,钟声响彻洪荒,整座不周山剧烈震颤,天柱抖动,天空也跟着颤动了起来,一副天地即将破碎的末日景象。

剧烈的撞击之下,混沌钟和太一被磕飞出去,盘古真身也消散在了天地之间,重新变作了十二祖巫,纷纷喘着粗气,汗流浃背,冷着眼看向天空之上的帝俊。

眨眼功夫,脸色惨白的太一手持混沌钟重新飞回不周山上,看着脚下停下了战斗的巫妖二族,面带不甘之色朝大哥帝俊道:“大哥,他们有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再打下去咱们胜算不大,先回去休整,日后再做打算吧。”

一道金光过后,帝俊化作人形落于地上,留下一地妖族尸体,带领着剩余众妖朝着山下缓缓撤离。

十二祖巫见状,也约束起了族人,让其全数退回到了不周山上。

一场动荡天地的巫妖大战,最后以巫族的惨胜宣告结束。

此时,陈莽和克拉克正站在一个小山头之上,目送着妖族的撤离。

克拉克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道:“爹地,这准圣之间的战斗也太恐怖了,恐怕要吓得我三天吃不下东西了!”

陈莽翻个白眼,吐槽道:“你这纯粹是撑得吧,下次说这种话前,麻烦先把嘴上的油擦干净。这一嘴的孜然味,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克拉克讪讪一笑:“爹地,巫妖大战已经开始了,我感觉留下来有点危险,要不我先撤退?”

陈莽瞥了眼山顶之上巨人般高大的十二祖巫,说道:“以后你就跟在厚土身边吧,她的大腿比较粗一点,也比较好抱,等她化身轮回的时候,你兴许还能混个好差事。”

克拉克义愤填膺道:“我夸父大好男儿,怎么能去抱女人的大腿呢!”说完猛地高高跃起,去到了厚土的身边。

从此以后,厚土腰上就多了个形影不离的挂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