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还是当初那个少年啊!

任时光飞逝,并没有什么变化。

南门外山上的火是三和人放的,主要为了是为了阻挡从北门绕过来的敌军。

此刻敌军退去,他们又开始忙不迭的灭火,不然连下脚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到处是黑色的灰烬,许多人从头到脚都是一片乌黑。

各个黑炭头似得,凑近了闻,身上居然还有一股血腥味。

但是,三和人有着严格的卫生纪律,不能喝生水,不能随意下河洗澡。

更何况许多人身上都有伤口,按照胡神医的说法,这个时候下水洗澡,和自杀没有区别。

化劲高手又怎么样,一旦化脓生蛆,神仙救不了。

所以,尽管浑身臭不可闻,他们也只敢用白酒勉强擦拭下伤口,而不敢用水清洗。

林逸嫌弃的朝着沈初摆了摆手道,“离本王远一点,本王这鼻子今天真是受了大罪了。”

营帐设在山下的平坦地带,没有经历过大火,但是,因为地形关系,稍微一点风,山上的灰烬尽数落下。

这么短短的一会,林逸的鼻子里和嘴巴里都钻入了黑色的烟灰,嗓子眼发痒,都吐出来的唾沫都是黑的。

可惜大营已经安扎好,他一动,几万人都得跟着动,真正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是,”

沈初没照镜子,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现在怎么样,但是,他们家王爷刚开始居然没认出来他,他就知道,此刻脸上肯定是一塌糊涂,“王爷,这些俘虏怎么办?”

林逸叹气道,“浪费点粮食先养着,送回南州劳动改造,南州现在修路不是正差人嘛,也是人尽其用。

还有,山口不是被你们给炸塌了吗?

可以让这些人去帮着修通,不然明天回不去。”

不少人都是雍王和晋王的兵,此刻放回去了,以后还是自己的敌人。

何吉祥道,“王爷英明!”

他这两日基本都没有合眼,经过今日一战,已经是疲惫不堪,但是却是依然很兴奋!

他何吉祥,再次扬名天下!

而且打败的还是杨长春和袁青这样的当世名将!

他已经开始在想象世人准备怎么传唱他了!

宝刀未老、老当益壮、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些词汇他都能接受。

只要不是像和王爷没文化,说什么“老树开花”就行!

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活到和王爷登基,自己就可以彻底一雪前耻。

然后到死后再得个谥号,此生就算圆满了。

“还有个事情,我没闹明白,”

林逸好奇的道,“晋王不是跑了吗?

怎么就突然进宫了?”

潘多同样没敢靠近林逸,远远拱手道,“回禀王爷,是匡大祥领一万兵去晋王处宣的圣旨。

另梅静枝陈十万大军在其去路上,晋王自然不敢妄动。”

“这倒霉孩子,也是没谁了,”

林逸笑着道,“一个个的心里都没数,明明没那个本事,却非要揽瓷器活,给自己闹了个不自在。”

听见这话后,众人都没忍住笑。

潘多接着道,“于小春为了救宋城宋掌柜的,失去了一只右胳膊。”

至于手底下的脚夫和剃头死去二十余人这种小事情他就没有多说。

林逸皱眉道,“人呢?”

潘多道,“尚在城内,没有机会出来。”

众人正说话间,帐篷外面传入一阵吵闹声,接着又是彼此起伏的狗吠声。

小喜子小跑出去后,又腾腾的跑了进来,脸色古怪的道,“王爷.……抓住了一个人……”

林逸好奇的道,“谁?”

小喜子真想让王爷好好猜一猜,但是没那个胆量,很直接的道,“十二皇子来了。”

“谁?”

林逸怀疑自己听错了。

“十二皇子,永安王。”

小喜子又重复了一遍,“被咱们的人给抓住了,正在外面呢。”

林逸愣了半晌后道,“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门口就传来一个声音,在那不停的嚷嚷道,“早就跟你们说了,本王是永安王!

你们如此对待本王,回头非让九皇兄砍了你们脑袋!

你,还有你!

一个都跑不了!”

临到帐篷门口,看见林逸后,直接大哭道,“皇兄,我终于看到你了!”

说着就要直接扑到林逸的大腿上,林逸皱眉,小喜子赶忙过去把永安王扶到了一边,笑着道,“王爷,路滑,你小心着点。”

林逸笑着道,“老弟节哀。”

永安王此刻灰头土脸,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他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弟弟我节哀什么?”

林逸道,“那你哭什么?”

永安王道,“我是看到皇兄高兴地。

皇兄,你是不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辛苦。”

说着说着他手指着门口站着的两名侍卫道,“这两个狗东西不认识我,骂我不说,居然还敢打我!

皇兄,你可要替我做主,砍了他们的脑袋才好,给我出了这口恶气!”

两名侍卫噗通跪下,林逸朝着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只对着永安王道,“你子皇子,就没点风度了?

别废话了,说一说吧,你是怎么出来的?”

难道他老子大发慈悲,把他的儿子们都放了出来?

永安王听见这话,赶忙用宽大的袖子把鼻涕给擦掉了,讪笑道,“我是跟皇兄一起出来的。”

“哪个皇兄?”

林逸更好奇了。

永安王得意的道,“当然是九皇兄您啊!”

“跟我出来的?”

林逸不解,“我他娘的什么时候带你出来了?说话能不能靠谱一点?”

永安王高兴地道,“皇兄,我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跟你一起出来,我是钻到你马车厢座底下躺着的。”

林逸诧异的道,“在我屁股底下?”

洪应紧跟着皱眉,如果马车上有活人,绝对瞒不过他的!

永安王被洪应盯得浑身发毛,赶忙对着林逸道,“皇兄有所不知,我修习过一门龟息功,这样藏在皇兄的马车上,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你他娘的还真是个人才。”

林逸被他这个操作惊呆了。

永安王昂首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林逸接着道,“你不是想当皇帝吗?

继续在宫中待着就是了,说不定早晚就轮到你了。

外面这么乱,你连个侍卫都没有,乱跑什么?”

这小子虽然欠揍,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

“我觉得皇兄今日说的不错,我这本事太小了,当皇帝什么的,不适合我,”

永安王紧接着道,“皇兄,你是没看三皇兄和四皇兄的眼神,好像要吃人似得。

我觉得再待在宫中,就太危险了,特来投奔九皇兄。”

林逸没好气的道,“你他娘的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宰了你?谁跟你的自信?”

永安王缩着脖子道,“是母妃让我出来的,他说皇兄您刀子嘴豆腐心,我等兄弟中,你是最仁义的。”

“你母妃啊.……”

想到老十二的生母,被称为大梁国第一美人的唐贵妃,林逸一时间有点恍惚。

真的是非常的美啊!

美的不像话!

在宫中时,他的身体装着的是成年人灵魂,过于早熟,每次看到唐贵妃都是备受煎熬。

后宫佳丽三千人,他老子独宠她一人。

爱屋及乌,老十二也甚得他老子喜欢。

这让小小年纪的老十二产生了一种错觉,这皇位他也可以争一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