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黑暗血碑,真虚体悟

阙辛延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拿出了祖龙船。

祖龙船并不是幽冥船,而是比幽冥船更进一步的存在。

枯骨战船,渡的是普通的众生。

而幽冥船,渡的是幽冥与幽魂。

祖龙船,渡的则是祖龙、皇族血脉者抑或者祖龙魔。

这并不是幽冥海对于一下修行者的分级。

一般情况下,枯骨战船已经能应对所有要求。

可是应对不了特殊的要求,这时候才会显化幽冥船。

当然,幽冥船若是出现,几乎能满足九成九以上的要求,可以真正的渡众生过苦海,踏入彼岸。

可皇族终究并不被幽冥船所渡。

所以,便有了幽冥船更进一步蜕变,化作金色战龙龙魂蕴含的祖龙船。

祖龙船,所以祖龙船才并不算是幽冥船。

阙辛延拿出祖龙船之后,神情略微有些落寞。

这时候,他又默默的看了安若萱一眼,轻声道:“安若萱,你还想继续吗?或者说,依然不愿意放弃?”

安若萱美眸之中多了一丝凝重之色,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想放弃,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现在魅儿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妖岚道:“我的神性犹存,神魂犹在,应该可以帮她。”

安若萱道:“不行,类似的方法,云青萱上一世已经做了,若非如此,云青萱这种能化身祖龙魔的存在,岂会在如今变得这么平庸?你要知道,她可是拥有一身祖龙血脉啊,这才是真正的皇族血脉。”

妖岚道:“所以,云青萱上一世舍了一身神魂,炼化殒魂茶罐,保下了魅儿?”

安若萱道:“那只是延缓,可终究还是要去面对的。华紫漓的命劫也是如此,所以她自己斩了自己,把自己炼制成了紫气万道承载了自己。

不然,如她们这些天骄,如今的能力都只会比我强。苏叶尚且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地步,你看看苏家那些人,现在都是什么情况?

苏无双,苏小倩,苏凝儿这些就不说了。

关键是,苏盘古、苏玉清、苏玉皇、苏应龙,苏沐凡以及其妹妹苏幼茹也都没有出手啊!

你觉得,他们会看着魅儿出事而不管吗?”

妖岚闻言,表情顿时精彩了几分,道:“那些大大老爷可别提了,全部都和苏太清一个德行。特别那苏玉清,现在还被镇压着呢,要不然,出来就是杀杀杀杀杀,简直是个疯子。”

安若萱道:“他们对魅儿是真的很关心。”

阙辛延道:“你们说这些话就有些过了,不要逼迫苏大师了啊,他也不容易。现在他也和苏家断了因果,就不要再牵扯为好。”

安若萱道:“断不了,只要他这一次进行冥想,而且还是在壁画里施展幽冥真虚的话,那就一定会出事。所以我提前透露一些信息,就是希望他明白啊。”

妖岚道:“终归是要明白的,那么提前知道一些也没关系。更遑论,我这一次成功蜕变神魂之后,他们也是会陆续出来的。毕竟,镇魂碑九十二到九十六已经都在烈焰荒域里了。

无论那五块镇魂碑最终落入谁人之手,九十七还是要出的。

目前而言,最大的隐患烈阳已经解除,那致命的凶险,好像也在刚刚已经消失了。

没有了这致命的危机,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现在就需要顾虑的,就是魅儿的七魄不稳定的问题。”

妖岚的话,让阙辛延不由显出了一丝淡淡的茫然之色。

作为幽冥海的传承者,绝世的神女,阙辛延很难有真正迷惑的时候,可是这一次,妖岚和安若萱的交流,竟是让他完全陷入了迷茫的状态。

这种情况,简直是前所未有的。

更离奇的事情是,苏离对于这一幕反而似乎一点儿都不吃惊,也一点儿都不觉得疑惑?

“我们好像……相互换了位置?难道不是我说,你们疑惑?或者是苏大师开口说出一些真相的因果,然后我们心中无比震惊吗?”

阙辛延狐疑道。

安若萱道:“你呀,还没有发现,现在的苏大师已经没有和所有人玩智力吗?大道无为,任你如何强大,智力逆天,苏大师只有自身的信念啊!

阙辛延啊阙辛延,你真是,莫非到现在还没有证道那残缺的心眼?

你这一处心眼,我觉得,该让苏大师给你堵上才行,不然你这么下去,渐渐就被淘汰掉了啊!

阙致殇可是非常喜欢的。”

阙辛延瞪了安若萱一眼,道:“如这般因果,你们就这么直接的撕开,我的确是有些出乎意料。不过现在我也不方便打开忘尘寰,祖龙船在此,苏大师要动手就动手吧。

只是这‘释天古地’该如何应对?这一方古地,看样子是要彻底的崩碎了。”

苏离淡淡道;“不用在意,这一切本身就是壁画里的,壁画坏了不是能修吗?以我的画技,给你画个道侣都无比的逼真,还害怕什么?”

阙辛延道:“所以你画的道侣呢?来啊?快活啊?”

安若萱笑道:“来人,抬下去,又逼疯了一个。”

阙辛延道:“你没逼我就疯了。”

安若萱轻啐了一口,道:“你现在是男……咦,你什么时候成女人了?”

阙辛延道:“别说,那席君尚……席太尚还真的是言出法随,轻易解决了我的某些因果,不过我现在是女儿身,男儿心。”

安若萱道:“也就是说,之前你是男儿身,女儿心?”

阙辛延傲娇一笑,道:“然也。”

安若萱‘呸’了一声,道:“然你妹!”

阙辛延道:“现在,我妹也是我,你怎么不服气吗?”

安若萱瞥了阙辛延一眼,阙辛延昂首挺胸。

于是,安若萱不得不有些惭愧了。

苏离懒得理会这些人在那里嬉闹——简直是不当礽子,你们都大你们都很了不起。

等什么时候我修炼得肱二头肌比脑袋还大,再和你们比比,到时候,看看谁更了不起。

苏离说着,看向了妖岚。

这时候的妖岚正抬头看着远方,美眸显得有些凝聚。

这片天地,自从开始崩溃之后,便已经染上了一层黑暗的暮色。

黑暗已经开始降临。

苏离凝视着妖岚的身影,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平静自心中油然而生。

这时候,他忽然意识到,当黑暗开始来临的时候,心中的光明就会像是明月、像是太阳一样升起。

明月是明月,是希望之源。

太阳也是太阳,而不是烈阳,也同样是希望之源。

一种是至阴之道的希望之源。

一种是至阳之道的希望之源。

苏离默默的走近妖岚,伸手搭在了妖岚的香肩上。

一身白衣纱裙的妖岚,娇躯轻颤,却立刻感应到了什么,轻柔的身体轻轻的靠近苏离的怀中,展现出了一种唯美、灵秀与温柔。

她轻轻询问道:“少爷,什么时候开始下定决心去做这件事的?”

苏离道:“在见到苏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大概算出来了未来。”

妖岚轻声道:“那之后的一切,都是推算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

苏离道:“智力终究有极限,或者说没有极限,但是我目前而言,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所以,唯有推衍可信了。”

妖岚伸手,握住苏离的手,捂在手心,柔声道:“想不到没有关系的,少爷的成长时间太短暂了,终究只有……终究只有那么短暂的两个月。

所以,凡事无需对自己太苛刻,保持着一种稳定的进步状态,恰恰便是最好的状态。

其余方面,我们都会为少爷做好,做到极致的。”

苏离道:“正是如此,有些事情我才会决定去做。”

苏离说着,又道:“苏家还愿意接纳我回去吗?苏荷说的那个机会,还算数吗?我想家了。”

妖岚道:“少爷,妖岚跟着少爷,就说明,少爷一直都在家中,并没有离开啊。苏荷说的那个机会,是给予那个离家出走的……那位的。”

苏离道:“给那位?上一位天皇子?”

妖岚道:“对,就是那一位。”

苏离道:“你们都不愿意提及他的名字吗?”

妖岚道:“他觉得我们都不配,而且提及他的名字,他会生出感应,便会认为我们是在算计他,推衍他……”

苏离道:“那未免也太过于敏感了一些。”

妖岚道:“一个人唯有受到的伤害太多,才会变得小心谨慎而又敏感,他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在这般世界,想活下去莫非也成了一种错?”

苏离沉默,轻叹道:“也是,弱者的挣扎,从来都不会有人看到;弱者的泪水与血汗,也从来都不会有人在乎。就像是浅蓝星吞没烈阳,死了无尽的生命一样,那些生命,又做错了什么?”

妖岚道:“少爷能这般想,本身就是真正的大爱之人,是真正绝顶的奇男子,是伟岸的大丈夫,也是一位真正的皇族,是伟大的天皇子。”

苏离道:“快夸出花来了。”

妖岚道:“妖岚只会实话实说,而不会刻意去夸赞,只因,活在仇恨中的修行者们根本就不会想烈阳之中的无辜,也不会想烈阳奴役浅蓝星的时候浅蓝星的那些无辜。

所以,他才会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之类的话,才想建立属于他自己的完美国度。”

苏离道:“你很崇拜他?”

妖岚道:“不是崇拜,反而应该说是怜悯,因为他没有一个能相信的人——或者说,已经连他最爱之人都不再相信他了。”

苏离道:“你知道的看来真的很多,能说说他的最爱的事情吗?”

妖岚道:“他的最爱,就是你一直要救的公乘青蝶,也就是云青萱的母亲。曾经,他们的关系是非常好的,而且似乎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而且,很多很多的奇怪的语言、奇怪的行为方式,都是来自于他。

包括皇族的很多故事,其实最开始也是他讲述出来哄她开心的。

不过他做错了一件事。”

苏离道:“他活出某一世的时候,化身云启明的事情?”

妖岚闻言,略微迟疑,道:“少爷,你不知道这件事,你要注意,这一点是我现在告诉你的。”

苏离心中凛然,知道自己提及了两万年前的事情,这是禁忌,不能随便说。

哪怕是他曾经以‘死亡视野’套了一层,知道一些因果,也不能随意说。

苏离道:“好,我知道了。”

妖岚道:“公乘青蝶和他都活出下一世,就是为了检测《涅槃九变》之法来应对十万年的归墟浩劫。

不过这其中出了一些问题,以至于,他活出了两位存在,一位是云启明,一位是公乘天晟。

这其中的问题,其实也……怎么说呢,就是他的想法出了问题导致。

他觉得他应该忽略掉公乘青蝶性格里的一些不好的地方,所以将一部分厌恶、反感、矛盾、仇恨等情绪全部收集了起来——就是两人在一起时间长了产生的一系列负面的东西都收集了起来,斩了出去。

结果,就中了囚笼,形成了一个公乘天晟。

另外一个,化作死心塌地的老实男人云启明。

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以至于他活出的这两个下一世都成了囚笼,都失败了。

他为了夺回某些传承,不得已又重新活成了云启明的弟子,诸葛春秋。

至于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世间恐怕能知道的人也是凤毛棱角。

而因为这件事,公乘青蝶算是彻底的看透了他,双方的矛盾根本不可能调和。

所以,少爷这一次进入壁画冥想,极有可能牵扯到这一方面的因果。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一旦牵扯上了,恐怕——恐怕也就无法有心思去处理镇魂碑的事情了。

可实际上,对于我们而言,当下最重要的事情,终究还是处理好镇魂碑,然后从镇魂碑之中感悟不朽道痕、获取镇魂秘宝。

这些才是前行的正路啊。”

苏离闻言,有些汗颜,道:“说到底,我到现在确实一直是在不务正业。”

阙辛延道:“什么不务正业?那只是率性而为、无为而为罢了。”

安若萱道:“这就开始舔了?”

阙辛延道:“我在等着苏大师的画。”

安若萱忽然道:“对,天皇子的确是率性而为,无为而为,反而是我们,着相了。”

阙辛延鄙视的看了安若萱一眼——有本事你就别舔啊!

安若萱说完,又看向苏离道:“天皇子,你要画画了吗?能不能给萱萱也画一幅画?”

苏离道:“画什么?给你画一个厉害的男人?”

安若萱白了苏离一眼,道:“我是那种人吗?”

苏离道:“你是。”

安若萱道:“就画一幅即兴发挥的画吧,如果要画,就画婉儿。婉儿你见过的,就画出她最美的时候的样子吧。另外,画完之后,再赋诗一首?”

苏离道:“要求挺多,我答应了吗?”

安若萱道:“当我欠你的,如何?”

苏离道:“然后想以身相许来还?你觉得我会中你的圈套吗?”

安若萱:“……”

苏离虽这么说,却还是拿出了造化笔。

安若萱倒是也非常的机灵,立刻拿出了一张神似‘地书书页’的书页来,希望苏离画在上面。

苏离看了安若萱一眼,道:“这书页你给我,我拿一份书页给你画,但是不是这份。这书页上面,应该有囚笼,你中招了。”

安若萱微微迟疑,道:“不……不应该吧?”

苏离也不含糊,抓住那张书页的同时,冥想《皇极经世书》。

“嗡——”

便在这刹那之间,那一张雪白色的书页就直接熊熊燃烧了起来,其情况,和苏离所提及的‘囚笼’的情况,如出一辙。

安若萱呆了一会儿,才沉声道:“这东西的来历,几乎没有任何异常可言,而且,如果这东西有问题的话,恐怕我早就被人当成棋子了。”

苏离道:“你一直都被人当成了棋子还不自知吗?你向我传递的很多信息都是错的。

甚至,连阙辛延——阙辛延没有被利用,但是你们组合在一起,交流错误的信息的时候,就已经被利用了。

对我形成了很大的误导,不过我虽然被误导,可我会推衍会卜卦啊。

所以其实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苏离说着,《皇极经世书》便已经吞噬了那张神奇的书页。

这般情况之下,苏离顿时再次感应到《皇极经世书》变强了。

同时,苏离凝聚出了一道替身纸人分身,凝聚成为一张同样的书页。

只是这书页不是书页而更像是符纸,源自于替身纸人专用的符纸。

符纸上,还蕴含着一缕淡淡的混元紫气,这就是‘替身纸人’为什么可以成为‘替身纸人’的原因。

安若萱非常熟悉的凝聚出一道本源经……精血来,汇聚之后,形成血墨。

苏离以造化笔蘸上墨水,开始在符纸上作画起来。

之所以作画,是因为苏离对于安若萱这一路上的付出的一种回报。

而且作画本身,也是一种自我锻炼。

他的画技虽然出神入化,而且还总能牵扯一系列的因果,但更重要的是,安若萱是有着很大的麻烦在身的。

这也相当于是一种保证。

以造化笔画出来的画,蕴含着神性气息和大道气息,而且其神性气息和大道气息,源自于洪荒的神性和大道,而不是这个世界的大道。

所以,其效果是非常惊人的。

这一点,苏离已经知道——毕竟他的画技是向女娲学来的。

苏离看了安若萱一眼之后,默默的提起造化笔,开始绘画了起来。

这一次,苏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绘画的是一幅御风而行的画。

画中人,并不是南宫婉儿,而是安若萱。

安若萱怀中抱着一只雪白色的玉狐。

这玉狐灵性十足,似随时都能从画中走出一般。

苏离画完之后,终究还是在想了想之后,凝聚他自己的血,给玉狐的双眼点上了眼睛。

那是一双血色的双眼,这血色的双眼画出来之后,这整幅画立刻变得诡异之极。

不仅如此,苏离又在这双血色的双眼里画了两片雪花。

被雪花浸染之后,这一双血色的双眼立刻变成了七彩色的梅花眼瞳,并逐渐的浸没。

很快,这一双眼睛就恢复了正常,看起来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瑕疵。

而苏离,则在此时看向了安若萱。

安若萱并不奇怪,似乎对于这一幕有所怀念一般。

妖岚看了一眼,同样也露出了一丝怀念之色。

苏离想了想,又提笔题诗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妖岚道:“少爷,这……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苏离摇头,道:“已经兜不住了,迟早也会出现变化,所以我随意就好。不可能每一次都是我来善后,而某些存在只享受好处。

或许我的时间不多,但是同样的,他们的时间更少。

所以,无为而为,率性而为就对了。

就像是这一次我准备进入船舱冥想一般。”

苏离说着,将这幅画拿了起来,轻轻的吹干上面的墨水痕迹,才将其递向了安若萱。

安若萱无比激动、欣喜的接过,随后她竟是朝着苏离深深鞠躬了一番。

苏离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可惜确实没能看到什么风景。

修行者的保护措施做得还是相当到位的。

安若萱有所察觉,白了苏离一眼道:“你都有妖岚有魅儿她们了,能正经一些吗?”

苏离道:“我已经努力的做到前所未有的正经了。”

苏离说话之间,远方的虚空彻底崩塌,一片片如惊雷般的炸响声此起彼伏。

这一方世界,这释天古地,算是彻底的完了。

苏离释放祖龙船,一举跳了上去。

阙辛延等人也立刻跟了上来。

进入祖龙船的刹那,苏离就重新回到了船舱的壁画之处,并从壁画的光点里钻了进去。

阙辛延三人也立刻跟上。

“嗡——”

下一刻,苏离一行人又从壁画的光点里钻了出来。

而壁画里,原本所显化出来的虚空天路和浩瀚荒漠环境,已经彻底的变了。

变成了一片黑白色的混乱状态。

苏离看了壁画一眼,拿起造化笔,抬手绘画了起来。

黑色的区域,苏离将其画成了宇宙星空。

白色的区域,苏离画成了闪烁着的、散发辉光的星球。

很快,一切就恢复了正常。

这一刻,苏离忽然感觉到浑身微微一热,一股暖流莫名的自头顶显化,并在刹那没入身心各处。

很快,苏离便感觉到浑身暖融融的。

苏离打开系统面板,那一刻,他终于松了口气。

同时,更有意思的是——他的某个功能,亮了起来。

那功能,正是‘真虚体悟’功能。

不仅如此,这一次,因为席太尚死了,连带着‘太尚’的危机解除,系统也再次的升级了!

【人生档案系统☆☆☆☆☆☆(浅蓝)】

等级:17

天机值:2,2610,3419

因果值:0。

……

这一次,系统仅仅是升级,从16级升级到了17级,功能并没有增多,也没有增强。

其余的八个功能,也一如既往。

只不过这一次,苏离发现,‘功能5:真虚体悟☆☆☆’,这一次再次的亮起了!

这就意味着,接下来,又可以来一次真虚体悟了。

看到这个久违的功能,苏离整个人差点儿喜极而泣。

之前苏忘尘动用的那个‘档案世界’,简直是……辣眼之极,而且还凶残之极。

那之后,就是各种神灵参与的杀局,难以应对。

而这一次,系统的这个‘档案世界’功能,终于复苏了!

苏离看着系统面板好一会儿之后,才尝试着感应向自己的记忆禁区。

随着这一次感应,原本封禁记忆禁区的那种无形封锁,也在苏离此时感应的刹那,一下子就溃散了。

这时候,苏离终于释然了几分。

记忆禁区开启的刹那,苏离的那一尊替身纸人分身就和他的本体产生了联系。

也就在这一刻,苏离从分身那里察觉到了一件事——记忆禁区第十层,出现了异常的变化。

苏离心念一动,留了一尊分身在船舱之中,本体直接来到了他自己的记忆禁区第十层。

第十层,核心区域之内,那一处黑暗而混乱之地,此时此刻,却多了一座巨大的黑暗血碑。

那巨大的血碑此时只是冒了个头,但仅仅是冒头,都已经如要撑爆整个记忆禁区第十层一般!

更重要的是,这巨大的血碑出现的地方,刚好卡在了断层点之地!

而且,这巨大的黑暗血碑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在长高!

只是,这种长高的速度非常慢!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记忆禁区第十层的时间流逝速度是和外界的速度对比是正常的——可是,因为跨越了十层记忆禁区,所以苏离若是在外界呆一会儿再进入这记忆禁区第十层,对于这记忆禁区内的时间来说,可能已经流逝了无尽的岁月。

可即便如此,按照分身提供的信息,从这黑暗巨碑开始显化出头部轮廓来看——其在外界的时间来说,每天可以长高一尺。

(PS:第一更七千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迷恋天蝎座’、‘.……天天’各300书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滴滴滴大老板’、‘233一叶知秋’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