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在商言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朱标闭上眼幽然一叹,优先救助妇孺是他上辈子所受教育形成的习惯,按理说也应该当有老人,但是如今的情况,必须是要做出取舍的,未来总比过去更重要。

至于青壮男丁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所需要的粮食供给远超妇孺,而且难以管理,陈家也没有合适的理由救助青壮。

说话间也正到了午时,商队避让到官道之外置帐歇息,陈荣言立刻安排该留下的粮食数量以及管理的伙计,韩政也会留下一批护卫,可以预见等大部队离开后,必然会有饿疯了的人企图聚众抢夺粮食。

短短两个时辰后,营内就聚拢了近三百名妇孺,孩子们喝上了一口清汤粥就欣喜不已,乖巧些的喝了一口就舔着嘴唇让给母亲喝。

也有一家三口来的,父亲蹲在营外看着妻儿吃上饭后喉结滚动黝黑的面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也有相顾流泪对着守卫苦苦哀求的,希望能让一家团聚的。

朱标背着手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没有吩咐让那男子进来,无规矩不成方圆,他今日之令已经很出格了,会不会引起灾区贪官污吏的警惕还未可知,实在不能心软了,

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朱标不是仙神,没有法力神通让天下大同,让黎民百姓阖家团圆安乐无忧,只能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让天底下绝大多数的百姓能安稳活下去。

过了一会儿韩政走过来说道:“公子爷,远处林子里聚集了百来号人,看样子是心怀不轨,但现在又不敢动手,估摸着在等咱们大部队走。”

朱标吩咐道:“多留些护卫,弓弩也都亮出来吧,左右是打着为太子收拢死士的名义,饿疯了的人远比那些造反的乌合之众更要疯狂,不可大意。”

韩政答应一声就下去了,他自然也知晓饿极了的人对面粮食有多疯狂,造反的除非是领头的自知必死无疑,其余大多面对官军都还心存侥幸,打着打着跪地求饶的多了。

府军卫得令持械后威慑力暴涨,朱标也没心思再耽误下去了,直接下令大部队启程,三天后就到了平阳府,沿途所见难民成堆,尤其是还有官府施粥的地方。

朱标也去远远看过一眼,那场面只能用野狗抢食来形容,官府的粥水每日就那么几锅,不但里面没有几粒米,而且大多都被身形壮硕的地痞流氓霸占了,老弱妇孺根本挨不上边。

怪不得有那么多妇孺选择逃荒,他们留在这就是有赈灾粮食也分不到他们嘴里,熬粥分粮的差役也根本不组织纪律,而是冷漠的瞧着他们,锅里见底了就说说笑笑的撤走了。

到了平阳府城后,朱标就看见城门口拥堵着无边无际的灾民,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头儿,不少兵卒威风凛凛的维持着纪律,

城门不远立者几十口锅灶,看样子熬粥施粥是从没有停歇过,一旁的陈荣言哼道:“这是为了防止灾民冲城,做样子式的熬粥,给灾民希望罢了,区区几十口大锅熬清水白粥就是日夜不间断又能耗费多少粮食,对灾民来说就是望梅止渴罢了。”

朱标闻言点点头,此处城门如此另外方向的城门应该也差不多,但再怎么算也不过几百口锅灶罢了,面对府城周围聚集的众多百姓来说,杯水车薪。

正说话间,陈家一个伙计来禀报:“公子爷,掌柜的,陈炳先掌柜求见,身旁还跟着一个官员,说是平阳知事。”

陈荣言吩咐道:“请过来吧。”

那名伙计应声下去,陈荣言转身对朱标说到:“陈炳先算是我堂兄,是平阳府内陈家商号的掌柜,家小都在老家居住,不敢有别的心思,请公子爷放心。”

朱标满意的点点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陈荣言确实很不错,行事经验老道,而且最关键的就是懂事,他如今帮朱标做事,那就万事都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

没过一会儿一个头戴方巾大腹便便的人领着一个一身官袍的清瘦中年人走了过来,陈荣言当先迎了上去,朱标则是比较倨傲的站在原地,一副不屑与旁人交流的公子哥模样。

陈荣言满面笑容的对俩人拱手道:“未亲迎两位实在是抱歉,在下见过赵知事,多听堂兄提起,说您平日与我陈家多行方便,在下这次特意带来了厚礼,还望知事不要见怪才是。”

那赵性的知事不过区区九品官,自然是喜滋滋的客套了起来,江南陈家那可是世家大族,更别说人家如今出了个通政使乃是东宫嫡系,别说给面子客套了,就是当面啐他一口又能如何。

没一会儿三人就一起走了过来,陈荣言介绍道:“这是我家公子,本在京城国子监入学,通政使特意派来涨涨见识。”

赵知事顿时心中有数了,陈家士族豪门,其中嫡系子弟再不济也不至于来此贩卖粮食,看来是出身不对,但又能进国子监学习,就说明其父地位甚高,应该是那位陈通政的外室私生子了。

估计是在国子监不学无术,文不成武不被的陈通政嫌弃,打发到这里接手买卖,看来往后是难回京城了。

心中不屑但面上确实旭献媚的很,他可是知晓这种出身的公子哥儿都偏激的很,稍有怠慢就容易闹起来,他区区九品芝麻官可受不了。

而陈炳先则是有些紧张,不过到底是做了多年买卖的人,面上客气的问候了几句,不冷淡但也没多亲近,一旁的赵知事也理解,毕竟谁能喜欢来抢饭碗的。

相互客套了好一会儿,赵知事才笑着开口道:“陈家带来的粮食可真是不少,就是不知打算做价几何呢?”

陈荣言笑道:“自然是越高越好,难的碰上了好时候,不捞上一笔岂不白来一趟了。”

赵知事伸出四根手指笑道:““陈兄痛快,那本官也就不客气,您看这个数如何?”

陈荣言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收:“赵知事说笑了,若是只为了图涨四成粮价的话,那我又何必特意到平阳府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