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回

“那你现在的身份就是姨娘,不叫这个叫什么?”云娇问她。

“叫什么都行,反正就是别那么叫了。”施菁香叹了口气:“我以后是要走的。”

“那你随意吧。”云娇没空陪她在这说这些有得没得的:“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好吧。”施菁香带着婢女们进了院子。

正在院子里面忙碌的四五个婢女见了她,都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上来行礼。

施菁香看着明亮干净的院落,再看看这些低着头的温顺婢女,心里更是感慨,这才是端庄大气的当家主母做的事啊,半分也不曾给她使绊子。

不过也有可能是她之前说的那些话起作用了?

她想了想,云娇好像是不会轻易相信她的,所以,这个院落表明了她的态度,她就是在尽一个当家主母的本分?

嗯,应该是这样。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即来之则安之,她也不多想了,安心的带着行李住了进去。

秦南风回院子的时候,云娇正拿着根木棒,一头绑着羽毛,逗的八两满屋子跑。

他将外裳脱下扔给蒹葭,唤她:“小九,我回来了。”

云娇不理他,继续逗八两。

秦南风回身朝着蒹葭挥了挥手,蒹葭识趣的点点头,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我说,我回来了。”秦南风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云娇。

云娇挣扎着想推开他,没好气地道:“回来就回来了,还要放个爆竹迎你不成?”

“你做什么这么大火气?”秦南风将下巴抵在她脖颈处:“那人是你带回来的,我都没找你,你怎么还不高兴了?”

“我高兴,我怎么不高兴?”云娇将手中的棒子随手丢在一旁,气呼呼地道:“我可要恭喜秦少将双喜临门,又中榜眼又有佳人进门。

要不,回头我弄个家宴庆贺一番?”

秦南风不说话,靠在她肩头低低的笑了起来。

云娇一听他还笑,更恼了,用力想要脱离他的怀抱。

“诶?我听说你把她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既通情又达理,我还以为你不在意我呢。”秦南风掰正她身子,搂进怀中笑道:“没想到,醋都留在这等我了。”

“谁吃你醋了。”云娇别扭的转过脸,忍住唇角上扬的冲动,靠在他胸口,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心里忽然舒坦了许多。

“我跟你说,梁承觐原本说要给我状元,但众所周知,你哥哥的文采是十分好的,我自知比不上他,便将状元让给他了。

就冲这个,你也该给我点好脸色吧?”秦南风讨好,巴巴的捧着她的下巴,让她看他。

云娇觑了他一眼:“算你懂事。”

“不生气了?”秦南风打量她:“那后面院子里的那个女子是怎么回事?现在该你给我交代了吧?”

他说着还委屈起来:“人是你带回来的,你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不然呢?”说起这个,云娇刚缓和的面色又板住了,轻哼了一声:“就算是我带回来的,那也是因为你。”

“好好好。”秦南风不同她争:“是因为我,我这就去打发了她。”

“别去。”云娇抱住他的腰:“那是施贵妃的堂妹,就算要打发也不是现在。”

“是施贵妃逼着你带她回来的?”秦南风挑了挑眉。

“何止呢,还有你的好妹妹秦玉鸾。”云娇轻哼了一声:“她还想把你的心莲表妹一起赐给你呢,我这还是讨价还价的,只给你带回来一个。

要是你那莲表妹来了,那才叫不可收拾,以后就有你受的了。”

“还好你给我处理妥当了。”秦南风心有余悸。

“别高兴的太早,这个眼下也不好安排。”云娇接着道:“施贵妃可说了,她堂妹要做贵妾。”

她说着,忍着笑意扫量着他:“要我说,咱们成亲这么久了,你跟前就我一个人,未免乏味,要不然你就把她留……”

“我不乏味。”秦南风不等她说完,便弯腰抱起她:“我同你在一道有趣的很,若不是你身子经不住,我恨不得与你夜夜笙歌……”

“你闭嘴!”云娇脸颊绯红,伸手捂着他的嘴:“也不怕外头的人听到,这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秦南风不理她,只是抱着她进了里间放在床上,云娇想跑,他一抬腿径直将她压在身下。

云娇两手抵着她胸膛求饶:“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使性子,我知道这事不是你的错。”

“好了,我知道,我又不怪你,你有什么脾气尽管朝着我发,我受得住的。”秦南风摩挲着她的发丝:“你在外头要端庄持重,要大度沉稳,对着爹娘你是小辈,要孝敬。

对着下人,你是主母,要有威严。

只有对着我,你才能肆无忌惮,这小性子不对我使,还能对谁?”

他说着,怜惜的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那你说,那女子你打算怎么处置?”云娇伸手抱着他脖子。

秦南风抱着她翻了个身,手在她腰上咯吱她。

云娇叫他逗的直笑,紧紧趴在他身上护住自己的腰腹:“你老实点,别闹,我问你话呢。”

“夫人说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这事不归我管。”秦南风停住手,抱着她的细腰。

云娇笑看着他:“那你真的连看都不打算去看看了?我告诉你,那可是个美人。”

“我不看,我有一个美人就够了。”秦南风伸手挑着她下巴。

“算你识趣。”云娇拍开他的手:“不过,我看这个施菁香好像跟施贵妃不是一条心。”

“什么意思?”秦南风不解。

“她说不想进咱们家的门,还不让我叫她姨娘,跟我说只是借住,以后有相中的人问我能不能把她放出去。”云娇思索着道:“我看她说话的时候也不像作假的模样,不知她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

“管她如何想。”秦南风手压着她后脑勺,抬头便要亲上去。

“别闹。”云娇躲开,锤了他一下。

秦南风唉声叹气:“中了榜眼又有什么用,回来夫人又不待见。”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云娇笑骂了一句,起来想自他身上下来。

秦南风拽着她腰带不松:“我回来的这么早,你真的不陪陪我?”

“我还有事呢。”云娇拍了一下他的手。

“没意思。”秦南风松开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诶,起来陪我。”云娇坐起身来推了他一下。

“真的?”秦南风一翻身便也坐起身,伸手搂她。

“想什么呢你!”云娇笑着睨了他一眼:“陪我回娘家去一趟,我哥中状元了,我得回去送贺礼呢。”

她早就预备好了,原本想着自己回去的,可又觉得一个人回去不像样子,干脆就多等了等,正巧也等他回来了,把施菁香的事情跟他细说一下。

“行。”秦南风凑近,在她腮边香了一口,语气暧昧温柔:“那晚上回来,你可得好好陪我。”

“你这人就是没个正形。”云娇红着脸推了他一下。

秦南风哈哈大笑,两人下床穿了鞋,牵着手一道出门去了。

到了把家,家里倒是热闹,来来往往恭贺的人不断,只是,竟然只有把老夫人和云娇新进门没多久的八嫂嫂傅慧英在正厅里头招待客人。

“祖母,八嫂。”云娇进去招呼她们。

“云娇回来了?”把老夫人红光满面的,走路简直健步如飞,奔上来便拉着她的手,看见了后头的秦南风,笑得合不拢嘴:“哎呦,咱们家的榜眼也来了,来,来,快进来坐。”

她欢喜是真欢喜,当初她儿子高中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欢喜过。

这一回,她可算是真的风光无两了,孙子是状元郎,孙女婿是榜眼,这满帝京哪里还有第二个人有她这样的福气?

前几年,儿子辞了官,她也萎靡了几年,如今重新直起腰来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这几年,她也明白了一些道理,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端着、装着了,比之前通情达理多了。

“祖母,我带了些礼在外面马车上,你让人去取一下。”云娇指了指外头。

“你们快去。”把老夫人吩咐一旁的下人,又拉着云娇:“你坐,我让人上茶。”

“又不是外头的人,祖母怎么这么客气?”云娇笑着看了她一眼。

“不是外头的人也要吃茶,祖母心里高兴,高兴。”把老夫人又朝着婢女挥手。

婢女自去泡茶去了。

“祖母这么高兴,那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给我?”云娇故意逗她。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上回不是说要我的私房银子吗,我取给你,你要不要?”把老夫人也知道,她是说笑的。

再说,现在她不在意那点银子了,以后只要孙子孝顺,多少银子都有。

“我不要。”云娇接过婢女奉上的茶盏,揭开盖子吃了一口,笑道:“你知道的,我又不缺这点银子,不过我相中了你手里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把老夫人有些紧张起来。

云娇忍着笑意道:“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听四姐姐说祖母你有个前前朝流传下来的八宝缠金玉如意,你能不能把那个给我?”

“诶?诶?”把老夫人笑不出来了,顿了顿才道:“那是……那是传家的宝贝……”

“看看,舍不得了吧!”云娇指着她笑了起来。

“你一开口,我就知道祖母舍不得。”秦南风也跟着笑。

就连站在一旁不言不语傅慧英也掩唇笑了起来。

“不是的,不是的。”把老夫人被逗的有些着急,跺了跺脚:“我那个是……是传男不传女的,以后要给你哥哥的。”

“什么传男不传女?”云娇反过来问她:“既然传男不传女,那东西又怎么会到祖母你的手上?”

她问完,几人笑得更大声了。

“你这孩子,你以为这是我带来的?”把老夫人笑着伸出手指头点了点桌子:“这是你祖父当年临终的时候留下给我的,是他们老把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他千叮咛万嘱咐,要传给他的子孙后代。

要是你将来养个儿子,跟着你姓把,我就把这传家宝给你。”

“小五,你听见不曾?”云娇抬头看秦南风。

“行啊,就为了这传家宝,将来咱们儿子就跟你姓。”秦南风极为爽快的答应了。

“祖母,你说话可要算话,记得把那宝贝擦干净了,等着我来取。”云娇笑着嘱咐。

“行行,我等着。”把老夫人才不信呢,她知道,云娇不稀罕这个。

“对了,祖母,怎么是你和八嫂嫂在这里,哥哥嫂嫂呢?”说笑过后,云娇想起来问这事。

“别提了,都在院子里,两个人呐正闹呢。”把老夫人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道。

“啊?”云娇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两个闹?”

她知道哥哥嫂嫂恩爱的,成亲这么久,两人一直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吵架的事情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那个啊……”把老夫人伸手只能指外面,眼中露出笑意:“你嫂子,她有了。”

云娇听了这话,顿时同秦南风对视了一眼:“有了?”

“是啊。”把老夫人接着道:“她身子不好,你哥哥一直让她吃避子汤,她偷偷倒了,这都有三个多月了,你哥哥中了状元,她才说出来的。

你哥哥心疼她,不想要这孩子,怕她有个三长两短的,但她非要啊。”

“那还不是你非要的,你要重孙子重孙子,一天到晚的闹。”云娇倒是没客气。

这不是小事,关系到嫂嫂的一条命呢,再加上孩子,那就是两条命,不是开玩笑的。

难怪哥哥生气了。

“我这些日子哪儿提了……”把老夫人也有些难为情:“我真的没说,不信你问慧英,慧英你说是不是,祖母从你进门后是不是没提这个事?”

傅慧英笑了笑:“我是没有听到。”

她肤色不是很白皙,但胜在五官端正,面上又总爱带笑,一看就是庄子上养出来的淳朴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