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谎言

先前在酒桌上,有些事他都不敢往下深想。

倘若萧祺当真就是楚王后人,是一系列事件的元凶,那他们萧家逃得过去吗?逃不过!他们家从上到下所有人不说给萧祺殉葬,最起码是绝不会还有什么将来可言了!

他难以相信为萧家付出了全部心血的祖母会包庇抚养一个乱臣的子嗣,她到底是为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他声音嘶哑。

“这当口,我也没有那个心思来骗你!”陆瞻狠声回道,“难道我仅为了诬蔑你而编造出一个谎言来吗?原来只是猜测,现在已经有答案了!你我兄弟一场,我不妨告诉你,有了萧祺,你们一家人都会被问罪!”

“我知道!”萧臻山低吼,颤着手抓住马缰,“可我们也是无辜的,我父亲他们肯定不知道他是谁,我们都被他利用了!”

“就算你们不知道,那你祖母呢?!”

萧臻山顿住,咬咬牙,红了眼眶。

他能笃定永安侯夫妇不知道,却不能说收养他的长公主也不知道。长公主既然知道,那么萧祺这些阴谋,她能说她不知道吗?……

“不对,”他甩着头,“如果祖母一直知道他在干什么,那她为何会被击伤?她肯定不知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陆瞻也认为这是待解谜团之一,但是眼下不是纠结长公主与萧祺之间故事的时候,他说道:“不管怎么说,你是萧家的继承人,家族存亡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必须立刻打起精神来,做你该做的事情!进宫告状是必须的,但除去告状,你还有几件事须做,第一,你祖母身边的侍卫去哪儿了?于田是怎么走的?他又去哪儿了?还有,发生了这种事,为什么他宁可编出这种蹩足的谎言,也不曾逃跑?”

萧臻山攥紧双拳望着他。

“他没有跑,只能说明他知道自己没法逃出去,即便出得了侯府,也出不了城门。他撒谎不是为了脱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到天明城门一开,他随便找个理由也就出去了!

所以现在需要官府发兵守住城门,不能让他逃脱,还要立刻寻找那批侍卫,以及于田!

好就好在事发在夜里,城门已关,他们出不去,只要官府排查,他们这么多人,一定能查到的!

“长公主虽是宗室中人,但终究目前还只能算是你们家务事,我不方便直接下令,你得快些作决断!”

萧臻山胸脯起伏,沉气道:“我即刻随你进宫!你帮我留人看守住这里!”

陆瞻看了眼苏慕,苏慕立刻上来:“小的定当看住萧祺,绝不误事!”

陆瞻翻身上马:“走吧!”

原本萧家这里是不该放手的,但探听到消息的人是陆瞻的侍卫,他若不去,侍卫便无法面见皇帝把先前探知的内容禀明,萧祺作为朝廷大将军,若没经过求证,如何敢随便拿人?

只要陆瞻面见皇帝将实情禀过,才能以最快速度号令大理寺与顺天府,甚至是亲军卫和兵部作出反应。

承天门下的官兵看到是陆瞻携萧臻山一道,到底没怎么为难,问了几句便进内通报了。

二人赶到乾清宫,皇帝已经披衣起身,先时侍卫来通报时已将萧家出的事简单禀报过,此刻皇帝也没有多耽搁,当下先下旨给城门加派人手防卫,而后才来细听陆瞻他们的叙述。

萧家这边人仰马翻,毕竟还是没有传出大动静,直到城中突然派兵去城门加防,消息这才传到晋王府。

宋湘一直在等陆瞻回来,只见雪下了一寸又一寸,还是不见回转,再听到城门突然的变故,立刻起身下了地。

“长公主出事,那世子呢?”

“世子尚未回转!先前出事时,世子正与小侯爷在萧家喝酒。而方才又与小侯爷一道入宫告状去了!”

宋湘听到这里虽不知具体来因,但隐约也有几分猜想了,萧臻山与永安侯夫人前阵子看萧祺一家诸多奇怪之处,而今夜长公主突然遭灾,这会是偶然吗?

“知不知道是怎么出的事?”

景旺便又把知道的说了说:“听说是长公主身边的于田因为贪财与贼人勾结,把撞破了他们偷盗的长公主给击伤了!”

长公主身边的老太监,宋湘怎么会不认识?就算不了解,一个年老的阉人会做出贪财伤主的事情,还是听着那么荒唐!

看着他们,她说道:“你打发人去萧家看看,就说是来请世子回府的,天寒夜冷,别让他着了凉。”

景旺他们走了。

花拾走过来:“大将军不是很厉害吗?为何竟让贼人进府伤了长公主也不知道?”

宋湘坐下来,沉吟道:“谁说不是?”

别说这个了,这事儿彻头彻尾就透着古怪,长公主作为收养萧祺的人,刚刚好被击伤昏谜,这下便没有人知道萧祺的身世了。虽然长公主也不见得会跟他们说实话,但她不想说和不能说,可是两码事。

萧家这边,苏慕目送走了陆瞻他们,旋即回到荣禧堂,屋里暂且不如先前乱了,随着太医到来,永安侯等人的心情也平复了些许。

萧祺也跟随在侧,并没有要脱身的意思。苏慕使眼色给同伴,让他去三房蹲着,自己则藏在暗处盯着。

太医很快诊断出结果来,长公主后脑负了重伤,生死未卜,更是不知会不会苏醒。

知道真相的人暂时不能说话,无论如何都算是好事。

萧祺闻听太医所述,微微松了口气。看着永安侯随太医走到旁侧开方子,他在椅子上坐下来。

他不离开不是不想离开,萧臻山去宫里告状,过不久必然城门即将封锁,城门锁住,押着于田逃走的刘颂他们就难以逃脱了。

眼下当务之急,是应该立刻传人去送信给刘颂,命他们即刻杀了于田灭口,然后躲藏或者逃跑。

但方才人手他都用来转移书札卷宗了,眼下这会儿哪有什么合适的人去跑腿呢?

想到三房那边今夜动静也不小,他眼望着面前烛火,心里也有一把火在燃烧。

不过多年的隐忍使得这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露破绽,他看了一眼永安侯,又踱到了长公主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