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一面之辞

“你会这么说,不过是因为现在上位的不是楚王罢了。”萧祺把手放下来,“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难道还会为一个失败者说话吗?”

长公主深吸气:“你这么执迷不悟,偏执偏激,真的是想为你父亲报仇吗?我看你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垂涎着皇权,只为了享受登顶的威风!”

“那已经不重要!我为了走到那一步,付出了几十年的努力,权力到手之后,威风也是必然的!”

说到这里他缓下语气,看向长公主:“母亲不用担心,只要你心疼儿子,儿子绝对不会让后人诋毁你的名声。”

“我若心疼你,那我的亲儿子亲孙子,就得全部被你害死!——于田,你即刻带人进来,拿下这逆贼,送进宫由皇上处置!”

“老奴遵命!”

门外于田朗声应着,折身就往外走。还没走到院门下嗯忽然砰的被打开,闪身进来四五个人,随后又立刻把门给关上了!

“你们是什么人!”

于田惊呼失声,倒退了两步,然后又飞快到了房门前!“殿下!”

长公主也已经听到了动静,神色顿失地看了过来。

那几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人已然持刀闯了进门,瞬间封死了屋内所有的出口。

长公主沉声:“我的侍卫呢?”

萧祺淡定地望向她:“他们既然能够顺利来到这里,自然说明母亲的人还是略差一筹。”

长公主挺直腰脊,胸脯起伏:“你这是想杀我?”

“母亲口口声声疼我,说把我当自己的亲骨肉,可倘若眼下在你面前的是大哥或是二哥,你会狠得下心把他们扭送进宫吗?你当然不会,因为我不是你所生,所以你可以说放弃就放弃我!”

“你也不想想你犯的是什么罪?就凭你的所作所为,就是十个我也保不住你!就算你是我生的,我不送你进宫,你又觉得你还有机会潜逃吗?你原本难逃一死,我也难逃一次,这我就认了!但府里别的人何其无辜?难道我得拉着所有人给你殉葬?!”

“都不过是借口罢了,”萧祺冷哂,“我父亲横死在朝堂,你却暗中收养我,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长公主气到颤抖,一双眼几乎瞪出血来!

萧祺磨牙道:“天寒地冻的,无用的废话就不用多说了!只要母亲好好配合我,安心的留在荣禧堂养病,我可把母亲晚年无忧!”

“病?”长公主冷笑,“我没有病。有病的是你,并且已病入膏肓!”

“母亲若是不肯听劝,那儿子可就要来硬的了!”

萧祺沉下脸来,狠视了她一眼。

“难道我听从于你,你就会对我客气吗?”

长公主说着使了个眼色给于田,于田随即就将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抓起来的一只两尺来高的大花瓷瓶,撞向了面前薰笼!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长公主与萧祺身上,没有一人留意到于田这一着!

顿时就听大薰笼里砰地一声,随着一股刺鼻的火哨味,薰笼处火光漫起,扑面的热浪立刻将人推开了好几步!

长公主大喝一声:“走!”

于田便立刻扑了过来!

被黑衣人拥护着后退的萧祺见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飞起一掌拍在了长公主后脑上!

“殿下!”

于田嘶声大喊,身后黑衣人举刀便要劈下去!萧祺伸出一臂将他挡开:“眼下还出得去吗?!”

黑衣人侧耳听了听外面,如此静谧的雪夜,已经能听见脚步声和人语声隐隐地传来了!

如此静谧的雪夜,连脚步声都能听到,方才薰笼发出的巨大声响,又怎么可能引不来周围的人?

黑衣人摇了摇头,回应了萧祺。

萧祺把手收回,咬牙看了一眼正在爬向昏倒在地的长公主的于田:“既然走不了,那就不走了!”

他走过去,于田拿了一块布堵住了雨天的嘴,然后蹲下来:“你跟着长公主多少年了?”

于田咬牙怒望他,一声未吭。

萧祺扭头,走到长公主梳妆台前,翻开抽屉,抓起几大把首饰银票塞给黑衣人:“把他带出去!沿途留下点线索,让人知道这个老贼贪恋长公主的财富,伙同贼人击伤公主逃走了!

“有些许纰漏不要紧,他们就算发现了也没那么快破案,只要拖过明日,我自会出来与你们会合!”

黑衣人点头,迅速扛起挣扎着的于田,越窗走了出去。

方才还两相对峙的屋里,如今已只剩下了两人。萧祺透过窗户看了一眼从外进来了的灯笼光,在看了一眼昏迷在地的长公主,跪着跨过满地狼藉的地下,到他床前:“母亲!母亲您醒醒啊母亲!……来人!快来人!……”

……

荣禧堂方向传来那声巨响时,陆瞻最后一杯酒正好递到唇边,满杯的酒液洒了一半在他前襟上!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声音?”

萧臻山站起来。

门外有人匆匆进来禀道:“回小侯爷,是殿下所住的荣禧堂那边!”

“祖母?!”

萧臻山倏地一惊。

这边厢陆瞻立刻站了起来,并且已经往外走了:“过去看看!”

跨出院门他立刻吹了一声口哨,屋檐上立刻有人跳下地来,却是披了满头雪的苏慕!

正要问长公主那边是不是出事了,苏慕已抢先说道:“世子!长公主被人击昏了!”

陆瞻蓦地凝眉:“谁干的?!”

“萧祺说是长公主身边的太监于田,因为贪图长公主的财宝,勾结了外面劫匪进来劫财,方才事败,劫匪打伤了长公主,然后带着于田一道逃跑了!”

“于田是从小跟在长公主身边的宫人,他怎么会突然贪恋公主的财宝?出事的时候萧祺在场吗?公主身边的示威呢?”

“先前长公主曾经传见萧祺,所以萧祺在荣禧堂。据萧祺说,长公主之所以传见他,是于田的阴谋,于田到三房来传萧祺去荣禧堂的当口,那帮劫匪正好进来了,被赶到的萧祺撞破,劫匪情急之下打伤了公主!然后于田就跟着他们一起跑了!”

“所以这全都是萧祺的一面之词?”陆瞻沉声,侧首看到萧臻山已经赶了上来,立刻道:“还有人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