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拥抱暗影

卡恩看着倒地不起的慎,透过虚空视觉,可以看到在他身上生命的色彩正在渐渐减弱。

如果这时候冲过去把虚空的力量植入到慎的体内,或许可以救活他。

先不管救慎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旁边还有苦说和劫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在这种时候分裂肤甲未免也太托大了。

不过此刻慎体内一个异常现象却牢牢吸引住他的注意——不知为何,慎的生命力衰弱到一定程度之后,衰弱的速度便大幅降低。

这是弥留吗?他在等什么?

“老不羞的东西!好话都给你说完了!”

回过神来,听见卡莎怒斥苦说,卡恩才听清苦说说了什么。他暗自啐了一声,反手就是一道闪电箭过去试探他的底细。

焦灼的闪电撕裂了空气,苦说的衣袖里钻出一阵黑烟,化为暗影将他庇护。

最明亮与最黑暗互相碰撞,两者本应该互相抵消,但卡恩的闪电箭可是蕴含着虚空之力,即使被暗影抵抗,爆炸的余威仍然撕裂了苦说的衣袍。

枯槁的面容阴冷得仿佛要结冰,一头白发凌乱的批下来,苍老的额头上一颗褐色的老人斑尤为显眼。

苦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初次交手就挂了彩,让他感觉到了耻辱。

“狂妄的小辈,我要把你们的灵魂炼进武器里,永世遭受折磨!”

他一把撕碎了破烂的衣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黑色纹身遍布他的身体,脖颈双臂、胸膛后背……墨色的纹路甚至延伸到了腰带以下,不知道下半身还藏着多少。

这些纹身蠕动着,它们有生命有意识,或许还能发出只有纹身者才能听见的声音。

苦说快步走上台阶,卡莎的艾卡西亚暴雨也轰然射出。

方才苦说和慎靠得太近了,卡莎想给慎留个全尸就压住了颊囊,现在苦说一个人走开了,她便不再压抑自己的怒火,全部化为爆裂的电浆激射而出。

盘旋的飞弹轰然而至,苦说化为黑烟向前穿梭,身后的石阶在接连的轰炸之下破碎崩塌。

他伸手抓向黑气缭绕的黑匣,但想要得到黑匣的人不止他一个。

卡恩从身后追了过来,速度远超过他。

苦说想要将卡恩推开,但卡恩也是相同的想法,影手和利爪互相伸向对方,但又不约而同的被彼此用影遁和虚化躲开。

两人的手同时触及黑匣,他们大打出手,一手用力按住黑匣防止被对方抢走;另一只手或戳刺或格挡,招招致命,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死对方。

卡恩仗着肤甲坚硬,硬抗苦说一记穿心刺,把黑匣从他手中夺过来。而苦说又怎会甘心将黑匣拱手相让,影手猛然伸长抓向了黑匣。

啪嗒!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一声清脆的嵌合声,黑匣被打开了——苦说大师的影手没能从卡恩手里夺回黑匣,却刚刚好扒住了缝隙将盖子打开。

一团浓墨般的液体泼洒而出,极其深沉黑暗,像是空中盖下了一层黑幕。

两人皆被淋了一个通透,卡恩瞬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极力的想要钻进他的皮下,一团阴影想要包裹住他的脑海,向他灌输对弱者的蔑视,并向他暗示着一种古老的黑暗魔法。

但也只是瞬间,被黑墨入侵后虚空肤甲激活了本能,疯狂的吞噬着黑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宛如一个不可理喻的饿魔。

这些黑墨是有意识的,他们害怕肤甲,纷纷沿着肤甲的突起锋利处滴落到地面,汇聚成一团向着苦说的双脚流淌而去。

苦说见状狂笑不止,放开身体让墨水钻进自己的皮肤,涌进口鼻。墨水就像是沸腾了一般,剧烈滚动着将他全身包裹,渐渐淹没了他的笑声。

卡恩探出螳螂刀刺入墨团,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阻滞,似乎他的身体已经溶进了墨团之中。

他只能不断搅动着,想象着把筷子插进鸡蛋里搅碎蛋黄,以此来阻止在苦说身上发生的变化。

可这似乎没有用。

咕噜……咕噜……咕噜,那是苦说在吞咽墨汁的声音。卡恩同样在外部吞噬着墨汁,跟里面的苦说抢夺着能量。

但黑匣中积累的暗影精粹实在太多了,数个地区的琨珑日夜不停的将自然魔法转化为暗影魔法,蓄积在这小小的匣子里,一次性全洒了出来,任凭卡恩怎么吸收也无法阻止苦说变强。

“拥抱黑暗吧!”

嘭!

随着墨团轰然爆开,卡恩被震飞了出去,沿着台阶滚落。

卡莎将他扶起,两人共同看向王座上方,苦说已经变成了暗影的化身——他悬浮在半空中狂笑,整具身体漆黑如墨,背后更是长出许多浓墨构成的蜘蛛腿,每条腿都连着一把带钩的利剑,身旁还漂浮无数的墨滴。

苦说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双眼已经被暗影蒙蔽,漆黑空洞的眼睛似乎装着无尽的黑暗。

笑声戛然而止,苦说猛然将嘴巴张开到一个无比夸张的弧度,向两人间喷吐出大量的浓墨。

卡恩和卡莎闪身躲开,墨柱轰击在地面上,像是重锤陨落,将地面炸出深坑,飞溅的碎石每一块都有头颅般大。

“劫!我是教你看戏了吗?!”

随着苦说一身暴喝,一直作壁上观的劫也投身战斗里。苦说挥手把卡莎交给了劫对付,自己则去找卡恩的麻烦。

先前隧道里的战斗他都看着,那些影流弟子是他用来试探两人底细的工具人。苦说很清楚不能让卡恩和卡莎形成互补,否则他将面对的是几乎无法被击败的对手。

他漂浮向前,大手一挥,由浓墨构成的肢体便猛然伸长,戳向卡恩的位置。

卡恩向后跳跃,脚下再次炸开,黑触深深插进了地面里,碎石崩飞。这一跳正中苦说下怀,跃在半空的卡恩无法躲闪,被他甩出的另一条漆黑如柱的肢体击中胸口,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

浓墨形成的黑暗之触比黑烟更强劲,沉重的压力仿佛要挤碎他的胸膛,痛苦扭曲了他的表情。卡恩憋着一口气,刚睁开眼睛,另一条黑触已经轰到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