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空隐

“空隐大法!”

“没错,这是昔年元通上人自创的空隐大法。除非境界高出他三四阶,不然,难以发现。”

“空即是我,我即是空……太神奇了。”

……

赵星辰也愣了一下,的确厉害,连天目一下子都没发现庄建强藏在什么地方。

不过,赵星辰也不慌,早放出了太极图,这一方天地都在太极图中。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庄建强要攻击自己必会有一丝风吹草动,到时,太极图必能感应到。

所以,赵星辰站在原地也没动。

“庄建强还真是厉害,童前辈,你发现他没有?”令无松叹了口气。

“相当诡异,连我一时都没发现,按理讲不应该才是。”童三回应道。

赵星辰居然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怪事了,这玄雪之顶并没有河流,哪来的水声?

就在这时候,天宫居然亮了起来,玄雪之顶这一方地盘中居然隐现了一条大江。

而太极图整个显露在了天宫之中,那条大江在太极图中出现了。

看到了,庄建强居然隐在那条大江之中。

老家伙还真沉得住气,像条老乌龟般藏着一动不动。

不过,这条江飘渺虚无一般,到底在什么地方,赵星辰并不能逮到具体的位置。

难道老家伙藏在另一处地方?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玄通之处。

时间渐渐的过去了一个时辰,一点动静没有。

现场也安静得很,再没人发出任何声响来,一个个都呆呆的看着擂台。

只不过,擂台上只有赵星辰一个人。

尽管如此,所有人都明白。

平静所带来的危险更可怕,到时,必有石破天惊的一击。

赵星辰也有些急了,因为,天目还是没能发现庄建强的具体位置,更没发现那条大江。

这厮一咬牙,打开了孔雀珠,洛青凤睁开了眼。

她还是没讲话,眼中射出一道绿芒,绿芒所经之处顿时显露无遗。

看到了,终于看到了。

吗得,庄建强就藏在自己身旁左边十丈之处,那所谓的大江只是一道幌子。

赵星辰装得开始烦躁的样子在擂台上转圈子了,并且,故意的没往庄建强隐藏的地方去。

围了几圈之后开始往他隐藏之地而去,开始的时候庄建强还紧张了一下。

不过,见赵星辰好像无意识的路过自己身旁,并没有发出攻击,老货也的脸上挂着一丝讥讽。

第二次又转悠了回来,庄建强也没有作出攻击动作,估计还想耗一阵子再出去。

他在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到时,必一击而杀赵星辰。

赵建强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这就是跟他为敌的后果。

这种杀鸡吓猴的血淋淋方式最能刺激各位武者的神经,庄建强需要一只‘猴子’,他就是赵星辰。

不过,这回赵星辰却是破釜沉舟了。

在临近庄建强半丈距离时,元神出窍一晃,庄建强顿时脑袋一阵晕乎。

毕竟,赵星辰的元神之力太强大了,再加上强大的血脉压力,庄建强这几息时间处于脑袋短路状况。

一道血红闪过!

卟嚓!

一声闷响,空气中跌出一道身影,狠狠的摔倒在了擂台下。

衣袍被割开,胸口一道长达尺长的血口触目惊心,半边鼻子都没了,嘴角也开裂了,牙齿飞了一大半。

半个血人!

“太祖!”庄子道痛得大叫一声,差点晕倒。

“我们赢了。”

“赢了赢了赢了!”

“庄老狗败了!”

……

顿时,昊天宗门人弟子们欢呼了起来。

主*席台上一众来宾们瞠目结舌,发蒙了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这胜利来得太突然太容易了吧,只不过一抹血红闪过,庄建强就受伤了。

“赵掌门,好样的,你胜了。”龙句海宣布道。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庄建强突然跳起,大吼一声,顿时,彩光飞动,天昏地暗,地动山振。

整个玄雪之顶都在摇晃,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赵星辰发现,玄雪之顶上居然突然的冒出了一条大江来,而大江环绕了一圈把玄雪之顶整个的围住了。

庄建强带着庄氏族人以及元通教门人弟子们退到了江的另一边,轰隆隆的鼓声响起,顿时,又冒出了十万门人弟子。

他们摇旗呐喊,挥舞着兵剑,貌似,被包围了。

“庄建强,你想干什么?”赵星辰问道。

“哈哈哈,老夫不是说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今天投降的都有活路,不投降者全都得死。

不过,这其中不包括你赵星辰。”庄建强放声狂笑道。

“庄建强,你早有预谋是不是?”古不通气急败坏的问道。

“的确如此,那又怎么样?这东胜神洲早就该是我庄氏家族的了。”庄子道冷笑道。

“笑话,你弄出一条破江就能拦咱们吗?”阳成冷笑道。

“破江,哈哈哈,阳成,你老糊涂了是不是?连我元通教‘上人’的一剑断江都没瞧出来。”庄建强大笑道。

“元通上人的一剑断江?”顿时,所有人都吓不了一跳。

“没错!所有人都知道上人昔日的一剑断江,但是,又有什么人知道上人的一剑断江在什么地方?”庄子道大笑道。

“难道就在玄雪之顶?”吴洪山问道。

“太对了,吴洪山,你还算是不笨。

为什么我元通教一直主张在玄雪之顶招开各大宗会议。

哈哈哈,现在明白了吗?”庄子道说道。

这家伙,坐在轮椅上还如此嚣张,真是活该如此的了。

“你们太卑鄙了。”古不通骂道。

“放水,淹!”庄建强一挥旗子,道。

顿时,轰隆隆巨响声中,水势如潮,铺天盖地翻涌而来。

顿时,好些武者被水势直接冲得爆体而亡。

就是强大如阳成古不通之流也被冲得东倒西歪,难以把持住身子。

“停!”庄建强一挥旗,水顿时退走。

“这只是给你们一个警告,愿意投降我元通教的过来。”庄建强一指江水中张开的一个口袋说道。

“庄兄,我们可是你邀请来任裁判的,这些事跟我们都无关。”龙句海说道。

“是啊庄兄,你是不是先让我们离开。”罗九说道。

“离开当然可以,不过,我刚才讲的话我们明白吗?”庄建强阴笑道。

“庄兄你这什么意思?”小天宫姜远东赶忙问道。

“几位,魔教就要复出了,咱们东胜神洲必须一统才能对抗他们。

魔教一出,生灵涂碳,你们几位也不能置身事外是不是?

所以嘛,还是加入我元通教吧。”庄建强干笑了一声说道。

“我们从来不惹事,魔教关我们何事?”罗九说道。

“罗兄,识时务者为俊杰。

魔教复出,每一个东胜神洲子民都有责任。

必须听我元通教的指挥,同仇敌忾,只有这样才能战胜邪恶,匡扶正义。”庄建强脸一板道。

“我呸!你庄建强也有脸讲这话?”童三骂道。

“要是我们不加入元通教就是死是不是?”龙句海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