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敢冲我闺女编排老夫,看我怎么收拾你(求订阅求票)

看到老爹那副兴灾乐祸的表情,程处弼突然之间明白了,临出门时亲爹说的那番话。

真*打鼓亲兄弟,真*上阵父子兵……

“鼓呢?陛下,我儿子都来了,鼓在何处?”程咬金左顾右盼,豪横无比的破罐子破摔。

旁边的尉迟恭好气又好笑,只能服气地冲这位脸皮比自己还厚上几分的程咬金翘起大拇指。

难怪,自己只能在勋贵恶霸排行榜上位居次度,毕竟不要脸的程度,自己实在是比不上这程某人。

“鼓赶紧给程卿弄三架鼓来。”李世民哭笑不得地吩咐了句。

不多时,三架用于演奏而非是用于作战的大鼓便移到了殿中。

好在程处弼这位好脸面的老程家颜质担当今天也喝得有点多,羞耻感很快被抛于脑后。

跟着两个亲哥一起哼哼哈哈随着节奏摇摆,咳,打鼓。

一帮武臣也很有节奏感的大声鼓噪,一帮文臣一脸黑线鸦雀无声。

说好的要抢占风头,说好的要独霸魁首,怎么感觉打开方式乱了套。

让这帮子混帐玩意捣乱,简直成心不想让重阳宴分不出胜负才对。

对面的李绩还有另外几位用脑子作战的武将,亦同样明白了老程今天浪得飞起的因由。

“娘的,也就这老小子,才能想得出这么损的招。”

激昂的鼓点声,很快便将所有的嘈杂声给压制住,但见程咬金立身于殿中,左顾右盼,威风凛凛。

半晌之后,这才开口大声吟诵。

“重阳九月八,满城尽菊花,香飘阵阵来,魁首归我家。”

“???”先是一阵难言的尴尬的死寂,然后,武将们再次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鼓噪喝彩之声。

殿门口的一票纨绔子弟,更是笑得趴在门槛上不停地拍打门槛。

“程叔果然文武双全,哈哈哈……笑死老子了。”

“程叔叔说得对,魁首是你家的。”

李世民与李渊哭笑不得地面面相觑,摇头不已。

这首诗乱七八糟的,可好歹可以归类为打油诗之列,倒真才华比那尉迟恭要强上那么一点点。

当然,相比起那些文臣而言,嗯水平还是太那啥了点。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陛下、上皇,老程的诗如何?”

程咬金洋洋得意地四下一抱拳,斜了那帮子脸色发黑的文臣,这才朝着两位陛下道。

#####

这个时候,一位老大臣站了出来,笑眯眯地点评道。

“程大将军,你这首诗,倒也可堪入耳,若是想称魁首,怕是不行……”

“不错,程大将军既然已经作完了诗,未得上皇嘉许,还请让让,某也正好有了诗兴。”

“以鼓声伴吟诵,自古未闻……”

程咬金呵呵一乐,目露凶光,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喝得脸红筋涨的老三先蹦了出来,不禁有些懵。

程处弼斜眼看向那边,直接不乐意了。

“你们什么意思,就你们急是吧?我们老程家还没作完诗你们急什么。”

“???”一帮子阴阳师出身的文臣直接就黑了脸,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那个直登愣的程老三身上。

房玄龄当场就给气乐了。“处弼贤弟,莫要胡闹,你爹已经作诗了,莫非你们弟兄也有佳作?”

程处弼脖子一梗,春风吹,战鼓擂,谁怼我爹我怼谁。

“房伯你这话还真说对了,听了我爹这首重阳诗,小侄我正好有了灵感。”

“哈哈,老三莫要胡闹。”程咬金笑眯眯地拿大巴掌拍了拍程处弼的肩膀道。

程处弼打了个大大的酒呃,嘿嘿一乐,无比自信而又嚣张地道。

“爹,那两件宝贝,你说过是咱们家的,那孩儿替你拿回家。”

这下子,李渊呵呵一乐,也来了兴致,重要的是,程老三这傻小子愣是愣了点。

但却是一个勇于任事的好小伙子,李渊反倒不愿这小子被人攻讦,开口解围道。

“程老三,你这志气不错嘛。那就赶紧的,你要真做得出让朕满意的诗,那两件宝贝,就是你们老程家的。”

这话一出口,程处弼脊梁挺得笔直。“好,那微臣就来上一首。”

“二位兄长,替我擂鼓助威,看我效法我爹作诗。”

程处弼这话一出口,程咬金哈哈一乐。“好,我儿好志气,老夫亲自替你擂鼓助威。”

“程老三,莫要丢了你们老程家的脸。”那边,牛叔叔这位实在人忍不住喝道。

程处弼呵呵一乐,脑袋一昂,将额角的发丝甩到了腮边。

本是低调苟发育,奈何你等不为人。嘻嘻哈哈热热闹闹也就罢了。

怼我爹,看老子怼不死你们。

才高九斗,学富六车的程处弼目光扫过殿门口,看到一帮子好兄弟在那里冲自己比划着拳头。

也不知道这帮子斩鸡头烧黄纸,成天插兄弟两肋双刀的混帐玩意。

是在威胁自己,还是在给自己加油鼓劲。

目光一转,那边的武臣,都是经常看到的叔叔伯伯们。

最喜欢拿他们的拳脚,来向晚辈的肩膀和屁股上招呼,传递长者的慈爱关怀。

另外一边,一帮子看起来斯斯文文,吃上一顿佳宴,连胡须都不乱上一根,跟一票假人似的文臣。

再上后方,表面上好似秉性宽厚的仁君风范,实则成天扣晚辈薪水,明嘲暗讽实在人的李叔叔,

还有那个年纪一大把,前列腺都没了,成天吃喝之余还喜欢挑三拈四的黑脸老头李渊。

程处弼深吸气,昂首向天,自古英雄出我辈,我乃无敌寂寞人。

“待到秋来九月八!”

“……”殿内,殿外,一干原本还稍稍有些期待之色的长辈们,还有兄弟们在听到了这一句出口之后。

脸上都不禁露出了难掩的失望,李渊与李世民父子二人不禁相视一笑,笑容的意味就是果然如此。

跟他爹一个类型,爹是重阳九月八,儿子是待到秋来九月八……

“不愧是亲父子,有意思……”长孙无忌抚着长须,悠哉悠哉地点评道。

旁边一干文臣都不约而同的轻松浅笑不已,原本看那程老三一副好像胜券在握的模样。

本以为这位总是能够令人意外的年轻人,真能够吓人一跳。

结果看来……才华这种东西,不是他们老程家这帮子铁憨憨能掌握得了的。

程处弼的嗓音,陡然拔高,声如金石交击,直击云霄。

“我花开后百花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