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有我儿子强吗?有本事你写个《二字经》来瞧瞧(求订阅求票)

程咬金笑眯眯地抚着钢针一般的浓须,眼中满满的尽是慈爱与欢喜。

站在身边的李绩冲程咬金一乐,小声地嘀咕了句。“你家这小子,可真是傻有傻福。”

程咬金直接不乐意地瞪了李绩一眼。“你他娘的会不会说人话?”

李绩嘿嘿嘿地笑着挑了挑眼角。“成成成,你家老三是你们老程家最聪明的娃,行了吧?”

程咬金不好意思当着晚辈的面动手,只能朝着李绩比划了好几个下流手势。

看到李绩一脸黑线,这才洋洋得意一笑,闪过李绩踹过来的黑脚,凑到旁边去跟牛进达嘀咕。

随着那宫门的洞开,皇亲国戚,王公贵族,公侯将相,纷纷经由宫门,鱼贯而入。

这一刻,这片地方简直就是亲王多如狗,国公遍地走。啧啧……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程处弼等一票年轻一辈,很快就聚拢成一团,嘻嘻哈哈推推攘攘没个正形。

好在各家的父辈都在现场,一帮小年轻倒也不敢失态,主要是怕被亲爹大庭广众之下实施物理教化。

不过,并非是所有的武将们都是一个团体,例如张亮那老司机就跟侯君集走得很近。

他们的身边也围拢着一批勋贵将领,跟老程他们这帮子绿林好汉出身的糙老爷们颇显生份。

甚至偶尔也会有小冲动,至于梁子是何时结下的,这可就不好说了。

不过程处弼倒不会忘记,因为鸟贼大将军半夜射鸟,而导致的老程家与老侯家的冲突。

想来定是早就互看不顺眼,不然又岂会为了这么点屁事闹得满城风雨,甚至是闹到御前。

而像李道宗这样的宗室名将也有自己的小圈子。至于李靖,这位大唐头号军神。

跟他那位亲弟鸟贼大将军李客师不太一样。似乎刻意地不汇入某一个圈子。

两边他都能够笑眯眯地聊上几句,但是又不偏向哪一边。

程处弼一想也对,侯君集的兵法都是师承至李靖,这可是满朝文武都知晓的事。

所以,这位候大将军虽然一向眼高于顶,自命不凡得厉害。

就好像整个大唐,除了马上皇帝李世民,其他带兵打仗的都是弟弟。

但至少也不敢在李靖跟前过于桀骜,也是被怕天下人戳脊梁骨。

#####

两仪殿十分的巨大,修筑在一个以黄泥夯实之后,用巨石垒砌起来的高台之上。

规模也就是仅次于含元殿,不过也小不到哪儿去。此刻,虽然天色只是近昏。

不过两仪殿内外,已然开始燃起了无数的灯火,另外,作为重阳节的一个重要标志。

许许多多的菊花都被移植进了花盆之上,点缀在两仪殿周围,份外的绚丽多彩。

巨大的两仪殿内,皇亲国戚,还有王公贵族都聚拢于其中,两百来人齐聚于内。

而两仪殿外的高台上,越靠近两仪殿殿门者,官职越高。

例如程处弼等四五品任职的一帮勋贵子弟,更是抢占了贴近两仪殿殿门的绝佳位置。

另外也有一些不乐意挤的,则会散坐于高台之下的灯火聚集处,喝酒吃肉高淡阔论。

随着宦官们那尖锐的嗓音响起,殿内外的人们,纷纷朝着一个方向行礼。

代表着大唐意志的大唐皇帝陛下已然就座,然后发表了一篇简短而又热情洋溢的演讲。

然后,伴着宦官的宣蜀王殿下、程太常觐见之声响起。

程处弼瞬间感觉到了至少个五个巴掌,三只大脚全招呼在自己的后背上。

一脸黑线地差点撞在那高高的门槛上,恶狠狠一回头,冲那帮子混帐损友恶狠狠地瞪了两眼。

这才化妆乖巧恭顺的少年才俊,朝着殿中快步行去。

他却没有注意到,对面的一帮文臣突然相互推攘,指向这边,居然正好是郑御史等一干御史。

就刚好与程处弼这票纨绔子弟,坐在了两仪殿最靠近殿门的高台两侧。

今日这样的朝会,不再是李叔叔自己哇啦哇啦,而是由房玄龄房相言出列,以圣旨的形式颁布。

意思并不复杂,程处弼与蜀王李恪这两位少年才俊都很优秀,年纪轻轻的,就能够忧国忧民。

大唐天子内心十分的欣慰,看到了大唐的未来后续有人。他们所做的成绩很是让人振奋。

所以,蜀王李恪转封吴王,加食邑五百。

程处弼赐东阿县男,赏金五百斤,绸缎千匹,赏针灸铜人一套。

终于得尝所愿的李恪赶紧推金山倒玉柱,拜倒于殿中。

而突然袭击被封了男爵的程处弼也赶紧拜倒于地,向那位笑眯眯的李叔叔表达诚挚的谢意。

我特么居然封爵了?就凭个针灸铜人……程处弼懵了半天之后,直接就乐得差点合不拢嘴。

旁边,将自己亲儿子的一举一动尽收于眼底的程咬金,慈眉善目地抚着那钢针般的浓须摇了摇头低声笑骂。

“这傻小子……”语气之中,满满尽是慈祥的父爱与舔犊之情。

#####

好在这是重阳大宴,虽然程咬金很想跟亲儿子唠上两句。

不过眼下并不是时候,只能看着这小子傻乐着窜出了两仪殿。

“哟哟哟……程老三,你这是发达了,小小年纪,居然自个挣到了爵位,可了不得。”

“来来来,咱们哥俩可得好好亲热亲热,沾沾你的福气,下次争取我老李也封个爵。”

“滚,你他娘的都是国公世子,你这话让你爹知道抽不死你。还是来让为兄多摸两把……”

“对了,大伙可莫要忘记了,程老三把牛哥的脚给弄好了,咱们如今可是穷得连兜裆布都要拿去当了。”

程处弼直接不乐意了。“关我屁事,谁让你们不相信弟兄我能够治得好牛哥。

再说赢你们钱的那位蹲在里边,食邑又多了三百户。”

“也对,弟兄们,这些日子,咱们天天上蜀王府去吃穷他。”

“人家现在是吴王殿下了,莫要喝多了窜错地方……”

“……”

一票斩鸡头烧黄纸的混帐,此刻那副羡慕妒忌恨的模样,让程处弼觉得自己面对的不再是两肋插刀的兄弟。

而是特么随时想要反插自己的一票深闺怨妇,好在,老程家儿子多的优势开始显现。

老大老二开始保护弟弟,尽到了勋贵VIP安保人员的职责,特别是大哥程处默。

直接少起了案几上的酒杯,逮着那方才叫嚣得最厉害的李震拚酒。

把那货灌得两眼发直,这才稍稍弹压住汹涌的群情。

程爵爷美滋滋地灌了好几杯酒,当然不是他乐意,而是被弟兄们生生灌的,但好在他心中仍旧很美滋滋。

毕竟自己的人生,又迈出了小小的一步,哪怕男爵再小,好歹也是爵位。

“处弼贤弟,来,老哥我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