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太残暴了!

医学中心。

手术室。

“乔治,和她说话,让她将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

谢普特医生喝道。

“是,是。”

乔治是真被利兹的惨状给吓住了,只能本能的听从了指令,趴在利兹的耳边,眼神对着眼神:“利兹,我是乔治,看着我,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冷静,冷静,冷静。”

“现在出现了并发症,我们能治好,但是我们需要你动动右边的手指,你能做到的,集中精神,动你的右手,加油,你能做到的,动你的右手手指……”

谢普特医生在旁边下指令,乔治在利兹耳边重复。

“痛,痛……”

在谢普特医生和乔治双重加油鼓劲声中,利兹从外到内都在不断重复的诉说着一个字。

“她痛晕过去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麻醉师提醒道。

“要不要继续唤醒测试?”

亚当提醒道。

乔治不可思议的看向亚当,嘶吼道:“她都已经痛成这样了,你还要继续?!!!”

“我知道。”

亚当冷静道:“但这可是她的手,那只能拿手术刀的手,你确定你能代表她冒着后半生痛苦的风险,现在就放弃?”

“我……”

乔治被噎在那里。

他怎么敢替利兹做这么大的决定!

“她没有那个毅力……”

谢普特医生摇头,想要放弃。

“我觉得我们该再给她一次机会。”

亚当一本正经道:“唤醒她,询问她是否要坚持,如果她选择放弃,那我们就放弃,不然我们谁都无法承担这个责任。

乔治,不要这么看着我,如果你愿意负责,那么就说出来,我们都听你的,不然我们就该将选择权交给她本人。

她很痛很痛,我知道,可我们失去的只是一时的怜悯之心,但她失去的可能就是整个未来啊!”

“乔治?”

谢普特医生也被说动了,看向乔治。

要知道米国的医疗系统,医生们从医学院开始学习的底层逻辑就是一切走流程,别担负责任。

更别说还是医院同事,现在说的又是关乎同事整个职业生涯的大事,他实在是不想担负这么大的责任。

“我,我不能替利兹做主……”

乔治只是男闺蜜,哪有什么男子汉魄力,哪怕心中怀疑亚当是故意折腾利兹,但也说不出什么硬气话。

毕竟亚当的话有理有据,令人无法反驳。

“那就这么决定了。”

谢普特医生见意见统一,拍板道。

“乔治,如果你真关心利兹,就好好组织一下语言,等她苏醒后,用最短的时间来得到她的确认,避免她遭受更长的痛苦。”

亚当善意提醒道。

“对,对。”

乔治连连点头,诧异的看了亚当一眼,心中不禁又对刚才怀疑亚当的用心产生了怀疑。

难道是他多想了?

亚当只是对事不对人?

这里是手术室,哪怕利兹痛晕过去,亚当等人也有非常多的办法唤醒她。

“啊!!!”

利兹眼神重新睁开聚焦后,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乔治的白胖大脸,在她眼前,不断在说着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自己做决定。

“利兹,yes还是no?”

“n,o……”

利兹听明白了,也做出了她的选择。

不是谁都有那个毅力在这种剧痛中坚持的。

她现在只想晕过去,不再承受这种痛苦。

“约翰逊医生!”

谢普特医生也听到了利兹的选择,看向麻醉师:“立刻给她重新麻醉。”

“好的。”

麻醉师立刻响应。

很快,利兹就被重新麻醉,手术室里恢复了安静。

“唉,可惜了。”

亚当叹息一声。

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他。

“换成我,哪怕再痛一万倍,我也会坚持测试的。”

亚当认真道。

“我也是。”

谢普特医生认同的点头。

“能不能继续当医生,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乔治忍不住反驳道。

“那只能说你对当医生不够虔诚。”

亚当摇头道:“当你真正热爱一件事时,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不过这也是好消息。”

“好消息?”

乔治皱眉。

“因为这代表利兹也不够虔诚。”

亚当解释道:“这个手术结束后,如果是坏消息,利兹受到的打击也不会那么大,毕竟医生这个职业对于你和她来说,都不是生活的全部。”

原时空中,被利兹任性害了的伯克医生,也像她现在这样在手术当中被唤醒,承受着无边的剧痛,艰难的支撑着,控制手指活动,向谢普特医生展示他的手臂神经反应,让谢普特医生做到心中有数。

因为对于热爱手术,站在巅峰的伯克医生来说,再痛也要忍受,他没有退路,这就是他的全部。

而任性的利兹,差点摧毁了伯克医生的全部。

这是日常美剧世界,可没有魔法和卡玛泰姬,失去右手的伯克医生,无法像奇异博士那样,靠魔法的力量来恢复,就算找遍世界,最终也是在无用功。

而奇异博士在找上卡玛泰姬之时,已经一无所有,连一心跟随不离不弃的女朋友都被他受到严重挫折后的臭脾气给气走了。

只爱权威的克里斯蒂娜可不是奇异博士那个贴心的女朋友。

如果不是伯克医生强行忍住了剧痛,配合谢普特医生的治疗,为以后的恢复打下基础,那么他的结局多半会很惨。

亚当并不知道这一切,不然他肯定不会提醒乔治注意言简意赅,然后多半会在利兹再次痛晕之后,一本正经的提议再来一次……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真要是那样,再面瓜怂的乔治估计也会直接让谢普特医生别再唤醒利兹,直接做手术了。

手术在继续。

因为不清楚利兹的手臂到底有没有瘫痪,谢普特医生束手束脚,做的很保守。

“史蒂文森怎么样?”

手术一结束,亚当就被外科主任叫去了,办公室里还有从普林斯顿教学医院回来的伯克医生,以及知情涉案人士的乔治。

“尚不清楚是否伤到了神经……”

亚当介绍了一下。

“嗯。”

外科主任理查德板着脸,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环视众人,沉声道:“现在我们来说说如何处理史蒂文森强行造假试图偷取心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