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痛不欲生就对了!

医学中心。

急诊诊疗室。

“啊!”

一阵痛苦的声音从利兹口中发出,利兹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亚当冷漠的面孔出现。

“好痛!”

利兹没有第二个念头,剧痛占据了她全部的心神。

“你被枪击了。”

亚当提醒道:“子弹从右肩射入,卡在脊椎的神经群里,谢普特医生已经在准备了,不过没有足够的把握保证你右手的全部功能。”

“我的右手……”

利兹更痛苦了。

“对,是你能拿刀能吃饭的右手~”

亚当扫了一眼门口,见没人,淡淡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就算没有这事,你以后也不能再拿手术刀了,以谢普特医生的技术,保留大部分的手臂功能还是能做到的,你应该还可以用右手吃饭。”

“丹尼……”

利兹痛苦的看向亚当。

“他没事。”

亚当冷漠道:“只要你不让乔治去将他的电源线剪断,他自然不会有事。

对了,那颗心脏已经到了韩恩医生的病人那里。

这会子应该已经在做心脏移植手术了。

听说他是个好人,有两个四岁和五岁大的孩子,为了这颗心脏他等的太久了。

相信不久之后,他就能以这颗健康的心脏陪伴他两个孩子欢笑着奔跑玩耍了,很幸福的结局,不是吗?”

“我不想的,亚当,你能理解一下我吗?我爱他……”

利兹也不知道是被痛哭的,还是被亚当描述的那个差点被她毁掉的幸福结局给羞愧哭的。

“我相信你是这么觉得的。”

亚当面无表情的点头。

“邓肯医生,手术室准备好了。”

护士进来提醒道。

“嗯。”

亚当推着推床向手术室走去。

手术室中。

“好了,在这里缩进一点。”

“好,我现在要将子弹移出神经组。”

谢普特医生主刀,亚当一助,正在给利兹做手术。

嘟嘟!

监护仪警报声响起。

“嗜中性白血球数目在降低!”

“动脉压下降了50%!”

护士提醒。

“剪到神经了吗?”

“我没看到任何断裂的神经。”

“好吧,让我们来测试他手臂的反射能力。”

“没有反应。”

“可恶,再来一次。”

“好。”

“见鬼的,如果剪到神经我会知道的。”

“谢普特医生,要不做个清醒测试?只有利兹自己才能告诉我们,手术到底有没有伤到她的神经。”

“这……”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谢普特医生迟疑了:“这时候叫醒她,我怕她受不了这种剧痛。”

如今利兹手臂被切开了,肌肉神经什么的都暴露在外,一旦没有麻醉剂,敏感的神经就会将剧痛传入大脑,让利兹痛不欲生。

“利兹毕竟是一个医生,这关系到她的一生,还是让她自己做决定吧。”

亚当很专业的说道。

虽然以他的眼力,他比谢普特医生还要确定,谢普特医生的确没有伤到利兹手臂的任何神经。

但,嗨!

现在的医学对人体的认知还太浅薄,更别说他还只是一个实习医生,他看到的并不见得就是全部,谁知道还有没有连显微眼镜都看不到的神经被切断了?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足够稳健,是他的风格。

他可担负不起决定利兹一生命运选择的责任。

能够做决定的只有利兹她自己。

Emmm。

就是这样!

“也好。”

谢普特医生点头。

换成他自己,或者任何一个相同地位的名医,为了他们的职业生涯,他会毫不犹豫的唤醒对方。

因为名医失去了自己能拿刀的手,后半生都将沉浸在无尽的痛苦中。

相比之下,现在唤醒的这点痛苦,不值一提。

但一般的医生,特别还是一个当过模特的漂亮女医生,谢普特医生下意识的觉得她并不见得愿意承受这种痛苦。

这就和谢尔顿抱怨自己不在巅峰时,佩妮安慰他没关系,谢尔顿一句话就让佩妮无言以对一样:“你当然觉得没关系了,因为你从来没有到达过巅峰。”

名医就是接近某个领域巅峰状态的谢尔顿,无法承受从巅峰跌落的结果。

而一般医生就是从来没有到达过巅峰,感触不深,甚至完全没有感触的佩妮。

谢尔顿会觉得佩妮没有智慧或者不能演戏了就会痛苦不堪吗?

不,他根本不会想到这点。

谢普特医生看待利兹,虽然没有谢尔顿看待佩妮那么夸张,但潜意识里,他还是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对利兹来说,没有他们那么看重。

毕竟利兹可是能以女医生的身份拍摄心感写真的存在。

这多少有些亵渎这个高尚的职业。

女医生是靠技术治病救人的,不是靠肉身普度众生的。

医院里很多人一开始就很讨厌利兹,直到现在都没有同事,特别是女同事和她交心,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利兹其实也知道这点。

当初梅雷迪斯和谢普特医生恋爱,被利兹知道后,她大发雷霆,各种挤兑梅雷迪斯,说好手术都被梅雷迪斯走后门走掉了,说梅雷迪斯不该放弃她想要而不可得的职业信誉和职业尊重。

以心感模特形象进入医学中心的利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根深蒂固的。

得不到别人的职业尊重,别人怎么会觉得这个职业对你很重要?

“利兹有没有恋人,或者最好的朋友?”

谢普特医生问道:“等下她清醒后,需要有人让她在剧痛中集中注意力,按照我们的提示来测试手臂是否瘫痪。”

“她和丹尼·杜格特很暧昧,但是丹尼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心脏连接着左心室辅助装置,无法过来。”

亚当解释道:“要不叫乔治·欧麦利吧,他是她最好的朋友。”

“行,呼叫欧麦利医生尽快过来。”

谢普特医生吩咐护士。

没一会。

乔治就清洗消毒走了进来,在得知他需要做什么后,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欧麦利,等会你需要唤醒她,陪她说话,将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你身上,降低疼痛,然后按照我们的指令来测试手臂神经反馈,明白吗?”

谢普特医生确认道。

“我,我尽力。”

乔治很担忧的蹲在了利兹身前。

谢普特医生示意麻醉师停止麻醉,开始唤醒利兹。

“她就要恢复意识了。”

经验丰富的麻醉师提醒道。

“乔治,准备!”

亚当提醒。

“利兹,利兹,我是乔治,醒醒,睁开眼睛,嗨,嗨……”

在乔治的呼唤声中,利兹睁开了眼睛,然后整个人都抖动起来。

前所未有的剧痛让利兹抖动的幅度之大,甚至让亚当怀疑她能直接从手术台上抖弹到天花板上,不得不一再加大力量才能压制。

“呜呜呜,咳咳咳……”

嘴里插管的利兹,抖动幅度夸张的身子,被亚当和一众护士合力压制,想惨叫又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各种呜咽咳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