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男人到死是少年

跟着阿蒙,通过那海底旋涡之上的门户。

南纳便来到了一个有着蓝田白云,绿草青山的广阔天地。

只是……

作为神明,祂迅速的就发现了。

这片天地,太假了。

假到祂甚至不需要用神力,就可以感受到,这里的天是假,地是假的,就连空气也假的。

“这是怎么做到的?”南纳震惊万分。

要知道,这近乎已经是创世主才能有的力量。

在祂的印象中,大抵也只有全盛时期的彼勒,祂的父神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后来的马杜克,也可能做到。

因为祂创造了空中花园,这一神迹。

可是……

现在,灵气的浓度,还远远没有达到,足以让一位主神级别的神明复苏的浓度。

乌鸦头的阿蒙,看出了南纳的疑问。

祂那灰蒙蒙的脑袋上,两只红色眸子转动着。

祂嘎嘎的说道:“亲爱的南纳,你很好奇这里是什么地方对吧?”

南纳点点头。

阿蒙道:“这里是我们从一个无法描述的地方借来的!”

“借?”南纳皱起眉头。

什么存在会借这种类似空中花园一般的宝物随便给人?

须知,这等准创世的造物,都是主神们安身立命之本。

就像空中花园,被那位主凌空打爆。

马杜克,便从天空坠落。

巴比伦神系,彻底陨灭。

阿蒙扑通着翅膀,引领着南纳,穿过这片神奇天地的山川,前方一座恢弘的城市,出现在眼前。

“欢迎来到失落者之城!”

阿蒙向前飞去:“所有失落者的庇护所!”

南纳听着,向着那竖着无数方尖碑的城市看去。

就看到了,在那虚幻的阳光下。

有着一条模模糊糊的巨蛇,在阳光下,头尾相连,彼此衔接。

“衔尾蛇?”南纳看着,有些发呆。

“是的!”阿蒙说道:“庇护所,就是衔尾蛇!”

“我们的解放者,还给祂取了另一个名字!”

阿蒙回头看着南纳:“锡安!”

南纳皱起眉头:“锡安?!”

祂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个地名,对祂而言,有着太多不好的回忆。

锡安……

那位主的居所,就叫锡安!

而且……

“解放者?”祂看向阿蒙:“这里也是那位东方的未知存在建立的?”

阿蒙当然知道,南纳是怎么出来的。

祂摇摇头:“不!”

“我们的解放者……”

“也是背叛者!”

………………………………

灵平安坐在周厅的大礼堂东侧的一个靠墙的角落。

这是他千挑万选后的风水宝地。

首先,这里很少有人路过,也没有什么嘈杂的声音——这种边角位,在这样的盛会中,本就没什么人会关注。

大礼堂的中央,才是所有人聚焦的焦点。

因为,那里坐着的都是达官显贵!

所以,无数人,想方设法也要挤过去。

哪怕是假装路过!

而他坐的这个地方,就没什么人了。

一张桌子,都没有坐满。

和他同在一张桌子上的,也都是看上去和他一般,来自于普通家庭的受邀者。

大家都很拘谨。

同时也都很安静。

这就太棒了!

灵平安靠着墙坐下来,和同桌的人点点头,然后就将自己的猫放到地上。

小家伙马上就乖巧的趴在他脚边。

他则拿起手机,开始刷起新闻。

一打开微书,他就笑起来了。

热搜第一:陶展嗑药!

他美滋滋的点进去,便看到了官方发布的公告:今日上午十时,经热心公民检举,帝都有关方面,在太祖纪念馆展厅中,当场抓获一违法分子陶某,经审讯,陶某对其违法注射和服用违禁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评论区,已然炸锅。

无数路人的愤怒,瞬间涌入。

“陶某就是陶展吧?”第一的评论,得到了官方的回答:抱歉,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我们必须保护嫌疑人的隐私。

好嘛,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剩下的评论,彻底炸锅。

一条被顶到前排的评论,更是获得数十万个赞。

“太祖纪念馆嗑药?卿以为吾剑不利否?”配图是一辆五对负重轮的重型坦克。

灵平安一看发布者,顿时乐了:北周枪炮爱好者协会。

好家伙!

这是王炸啊!

这个北周的枪炮爱好者协会,可是联邦帝国赫赫有名的极具活力的民间组织。

号称有一百万注册会员。

看似人数很少。

但……

考虑到这个协会的入会标准是会开坦克或者战斗机,能熟练使用和拆卸各类枪械。

一百万能开坦克,甚至懂开战斗机人组成的协会。

这是一个人均兵王的协会啊!

再考虑到自古穷文富武,哪怕在北周那种地方,能带着哥几个经常出来开开坦克,摸摸飞机,甚至组织一次实弹打靶的人,肯定不是什么中产阶级。

事实上,这个协会的会员,有大半都是农场主。

主要以殷商部族与本土移民的混血后代为主。

随便一个都是占地几百顷甚至几千顷的大地主。

所以,在这评论下面,网友们纷纷点赞。

因为,这个协会的出现,意味着,陶展肯定完了。

毕竟,陶展只是资本的工具人。

而这北周枪炮爱好者协会,却是资本的爸爸。

他们的会员,在大众眼中的标准印象都是五大三粗,膀大腰圆,身上背着满满的子弹夹,扛着重机枪,带着七八个孩子,走在北周的旷野上的满脸络腮胡的壮汉。

既然炸出他们了。

自然,在大众眼中,这陶某是完蛋了的。

灵平安看着微微翘起嘴唇。

“想不到,我竟然也做为热心公民上了新闻了!”

而这个热搜的出现,彻底消除了他的疑惑。

那陶展,果然是嗑药了。

所以,上午那些奇奇怪怪的和他恶搞的家伙,就是这帝都的某个私人协会的会员?

大抵是佛教文化相关的协会吧。

他想了想,感觉应该是这样的。

毕竟,这是警察背书的事情。

警察总不会骗人!

于是,他心安理得的继续刷新闻。

这一刷他才知道,为什么官方要回复那条评论。

原来,在微书上还有一条如今已经被挤下去的热搜。

‘陶展方否认嗑药’。

点进去,就看到了是陶展所在的公司发布的‘辟谣’公告。

说什么‘我司艺人陶展,一向奉公守法,相关消息,纯属捏造,已交律师处理,正告有关网络用户,切勿造谣传谣’。

“呵呵!”灵平安摇摇头:“又来!”

这些年他见惯了类似的事情。

娱乐公司的辟谣,几乎就是认领。

再看评论区,灵平安就有些恼火了。

都这样了,那陶展的粉丝居然还在洗地。

‘哥哥应该不是故意的’。

哦……嗑药还分故意无意?

‘哥哥只是一时糊涂,相信会认真改正,大家还是来看看哥哥的作品吧……’这时候了,还在安利……

而更多的,则是陶展粉丝的集体愤怒。

这愤怒却不是针对陶展嗑药。

而是……

灵平安点进一条评论里,看到一个挂着陶展粉丝牌的人的评论。

一看,他就皱起眉头。

“到底是谁举报的哥哥……”

“千万别让我知道了!”

“不然……我一定要他死!”

“哥哥要是有事,我也不想活了!”

灵平安看着,咽了咽口水。

“现在的小孩子……追星这么疯?”

他缩缩脖子。

太可怕了!

他感受到了一点点的害怕。

还有……

跃跃欲试的亢奋。

心底深处,一个念头悄悄浮起。

“哼!”

似是嘲讽,似是期待,又似是奚落。

但灵平安却没有听到。

这念头,仿佛被他屏蔽了一般。

只是在眼中,闪过一丝叫人看着都必定终生噩梦,甚至可能被吓疯的倨傲神色。

将微书关掉,灵平安正要合上手机。

他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了手机屏幕上的一个软件出现的更新包提示。

“噩梦传说?”

“终于要更新了?”

他笑着点上去。

于是,一个更新公告,在屏幕上出现。

“亲爱的玩家,我们已经完成了《噩梦传说》公测1.1版本的更新准备……”

“本次更新,服务器,将进行革命性的升级……”

“优化您的游戏效果,并修复多个游戏程序错误……”

“同时调整游戏时间与现实时间之间的流速……”

“具体详情,请登录《噩梦传说》官方网站,阅读相关说明》”

一条连接出现在最下面。

灵平安立刻点进去。

………………………………

南纳跟着阿蒙,飞入了那座,衔尾蛇环绕的城市。

在城门口,祂发现,这城市本身也是假的。

似乎是某种未知的力量,构成了它。

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看着栩栩如生,摸着也和真的一样。

但南纳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是某种未知的力量,扭曲了认知。

这就更加叫祂惊讶了。

因为,这已是造物主的权柄了。

传说,奥丁的阿斯加德,便是奥丁以如尼文字,用始祖巨人尤弥尔的血肉,在世界树上建立起来的。

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扭曲了认知和物质的结果。

是无中生有的奇迹。

所以,要毁灭阿斯加德,也需要同样的力量。

火焰巨人的力量!

正想着,问一问阿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放者又是谁?

此地到底和那位主有什么关系?

整个天地,忽地剧烈的颤动起来。

南纳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

阿蒙却是抬头,看向天空,祂苦笑一声:“讨债的人上门了!”

那虚假的天空,在此刻一寸寸的龟裂。

一条条巨大的触手,从天而降。

在那天空的尽头,有着一个巨大的,布满了无数血管,宛如一团生长在迷雾和虚幻中的畸形血肉的中肿瘤状物体,在缓缓的和心脏一般跳动着。

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东西的体内伸出了数不清的畸形触手。

这些触手,深深的嵌入了祂身下那黑暗、扭曲的畸形迷雾。

只是看着,南纳就心惊肉跳。

阿蒙则怪叫一声:“快跑!”

说着,祂一遛烟,就要振翅逃遁。

可惜……

迟了!

一条触手,从天而降,毫不费力的抓住了祂。

那触手的腕部,长出了一只红色的机械电子瞳。

“噩梦游戏参与者,编号甲子零零八……”

“代号阿蒙!”

那电子瞳用着冰冷无情的机械音说道:“你该回来,继续为空间而战了!”

“因为……”

“空间已经遇到了自己最最最最伟大的主人!”

本该冷漠,毫无半分感情,和机器一般的噩梦空间,却忽地高亢而激情的说道:“为了伟大主人的美梦!”

“你应该战斗到死!”

…………………………………………

灵平安点进官网。

和记忆中不同,官网似乎也更新了一次。

那网页上一直凝视着的邪异眸子,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只叫人看着,就心里发毛的猩红眼瞳。

这些眼瞳,仿佛是童话故事中,黑暗森林深处的野兽。

祂们静谧的蛰伏着。

似乎是在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而在网页上方,则有着一条横幅:噩梦传说公测即将开始,1.1版本全新内容,抢先预览!

他马上点进去,就跳转到了一个更新页。

然后手指向下滑,美滋滋的看起了即将更新的内容。

“居然更新了这么多新内容……”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索引部分的简介就期待了起来。

因为仅仅是索引,就已经透露出了好多让他期待的内容。

譬如,取消一周一次的游戏设定。

改而采用所谓的‘精力值’,游戏人物的游戏时间,将以精力值来消耗。

此外,还采用了全新的虚拟现实浸入技术,实现了‘革命性的技术飞跃’。

最最重要的是——修改了游戏模式。

现在,所有副本,都变成了全员可进的模式。

也就是说,过去限定了参与人数的副本,从此取消了游戏人数的上限。

“单单是这些更新内容……要是都实现了的话……”

“这噩梦传说要起飞啊!”

他喃喃自语着,乐不可支。

因为,若是这样的话,他就发达了。

他的号,说不定将成为游戏中的错误与漏洞。

但他的神色,却落到了同桌的一个人眼中。

这人稍稍侧头,窥探了一下自己同桌的这个陌生人。

就看到了这个陌生人看着一无所有的屏幕,在那里一个人傻笑。

他摇摇头:“又多了一个意淫着公主、千金,投怀送抱的人吗?”

在来帝都这些天,他已经见识了好几个这样的人了。

一个人傻笑,幻想着被公主啊富家千金看上,从此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惜……

这些只是意淫而已。

事实是——小说永远是小说,童话也永远是童话。

这世界现实无比。

从古至今,都是要讲门当户对的。

穷小子娶富家千金,那是电视剧里的情节。

同理,灰姑娘嫁给王子,也是童话里的故事。

而现实基本不可能出现!

即使出现了,那也只是因为,穷小子不仅仅是穷小子,灰姑娘也不仅仅是灰姑娘。

他们是天才,是领袖。

他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忽地,他看到了一个宫装丽人,拿着酒杯,从远方走过来。

咕咚!

他咽了咽口水。

“陆菲儿!”

不止是他,附近的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向正在走过来的女孩。

陆菲儿。

乐坛天后!

更是联邦帝国无数人的梦中情人。

更是出身名门的女学霸!

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材生。

传说,她的老师,更是某位身居高位的大人物。

地位堪比内阁首辅,在卿大夫议会和国防安全部门有着一言九鼎的权力!

而现在,这梦中才能梦见的女神。

却娉娉婷婷的走来。

所有人的心,都紧绷了起来。

忐忑、紧张、激动,不一而足。

也是直到此刻,很多人才终于知道。

原来……

他们没有对童话和故事丧失信任。

即使是看破了世界,见惯了百态的人。

内心也还是有着幻想,有着憧憬,有着幼稚。

就像此刻!

“男人到死是少年!”

这人感叹着,想起了那网上的话,摇了摇头。

然后就笑了起来。

为自己还幼稚而笑,为自己还有着幻想而笑。

因为,这幼稚和幻想,证明他还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