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阳谋

“宰相?”虞七一双眼睛看向子辛,眼神中露出一抹诧异:“大兄倒是好气魄。可惜,如今不比当年,我已经熄了权利争斗之心。一心只想经营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并不想置身于泥潭漩涡之中,无法自拔。”

“许你全国传道,孤王赦封你为大商唯一真神,举国供奉与你,以九州内外为之祭祀。如何?”子辛一双眼睛看向虞七。

整个九州的信仰,就是他的最大后招、底牌。

举国之力供奉一人,这等庞大的信仰,足以叫一个人修行到不可思议之境,修为增益至难以想象的地步。

虞七闻言沉默,虽然怦然心动,但却依旧是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向远方苍穹不语。

见虞七还在衡量得失,子辛道:“日后,整个大商朝政尽数交给你,由你把持。变法也好,还是维持以前的律令也罢,都由你做主,孤王绝不插手。”

反正大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八百诸侯人心思动,情况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八百诸侯与大商天子不过是维持了一个君臣名份而已。但也就仅此而已。

“就当是看在当年咱们兄弟一场的情分上,你帮帮孤王,如何?”子辛声音里充满了无奈、诚恳。

虞七闻言转过头看向子辛,迎着子辛那一张充满了无奈的眼眸,目光内露出一抹笑容:“也罢!也罢!大兄既然开口,我又岂能坐视不理?只是不知大商未来,大兄有何计策?”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我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境,被魔祖吞噬是早晚的事情。若不能抑制住自己的心魔,释怀心中的欲望,我早晚要被那魔祖吞噬。权利、美色,皆是欲望。待那紫薇入了朝歌,为兄吞了那紫薇的真龙,或许可以借助真龙之力,凝聚命格,去镇压魔祖。”子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日后孤王就将朝政交给妲己,将我大商山河的安危,交给了贤弟。孤王要进入大内深宫闭关苦修,早日找到破劫而出的办法。”

身居高位,有权利就有欲望。

只要他坐在那个人王的位置,心神就会为天下大势而牵动,体内魔念不消,心猿意马难定,早晚有朝一日会彻底沉沦。

他不傻!

正因为他不傻,所以才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对他来说,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横扫天下的实力,到时候整个大商还不是任由他说了算?

改朝换代?

不存在的。

“唉,三日后,我将下山,相助大王一臂之力。”虞七终究是抵御不了心中的诱惑,汇聚天下九州的信仰,汇聚天下九州的香火,他虞七的修为将会再次增益至不可思议的地步。修行的速度将会再次增益无数倍。

“孤王就在大内深宫,等候贤弟的到来。”只见子辛一双眼睛殷切的看着虞七,郑重的起手一礼,方才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子辛走远,才见远处山道内,一道人影自山下而来:“小子,想不到老祖我一番动作,却是成全了你。你得了九州香火,该如何谢我?”

魔祖附着在上次那重阳宫的弟子身上,自山脚下而来,不紧不慢道来到了虞七的身前。

“谢你?”虞七眨巴眨巴眼睛:“我为何要谢你?明明是你盯上了子辛的魔神真身,盯上了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我若能夺取十二祖巫的真身,日后便可横推天下,即便是太古那群老不死的再从棺材板里蹦出来,也休想与我做对。”魔祖眼神里露出一抹火热:“那可是十二祖巫的真身,当年错非这群混账设计,巫族怎么会没落?十二祖巫怎么会陨落?”

“老祖来我这里,不会是为了说这些闲话的吧。”虞七看向魔祖的化身,目光平静没有任何波澜。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他知道魔祖的厉害,知道魔祖的恐怖之处,所以才更加晓得魔祖的手段。

魔祖从来都不做无用之事。

“子辛我要了,大商江山归你,日后你我各不相扰,我也不与你作对,你也不与我为难。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如何?”魔祖看向虞七。

虞七闻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山巅,沉吟不语。

“我还可以利用心魔,助你快速将信仰之力铺开。没有我的相助,八百诸侯对大商人王命令阳奉阴违,你想在各大世家的地盘上收集信仰,可不是一般的难。”魔祖又开出一个虞七无法拒绝的条件。

“要是日后咱们起了冲突呢?”虞七看向魔祖。

“你我各凭手段,仅此而已。”魔祖在笑,笑容里充满了令人难以捉摸的味道。

“好,日后各凭手段。”虞七算是赞同了魔祖的话:“不过,子辛可没那么容易被吞噬,堂堂人王,没有那么简单。”

“哈哈哈!哈哈哈!”魔祖只是仰头大笑,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身形消失在天边云雾之间,不见了踪迹。

没有人知道魔祖在笑什么,但虞七知道了。魔祖身为天魔之祖,太古开天辟地就存在的无上强者,岂能心中没有傲气?

子辛就算是在如何不凡,难道跟脚、手段还能比得上魔祖?

可以说,未来子辛命运,已经是命中注定了。

“你小子就这么将子辛给卖了?要是魔祖夺舍子辛,得了十二魔神的真身,到时候组成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怕是天下间无人可以制衡。”吕纯阳面色难堪的自远处走来。

此时吕纯阳周身透露着一股先天道韵,显然整个人是已经修行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地步,肉身开始向着先天蜕变。

“不答应还能如何?我有本事阻止魔祖吗?”虞七忽然问了一句。

吕纯阳闻言愕然,随即苦笑:“也是,魔祖既然已经出手,又岂是随便能化解的?”

“魔祖复活,有古神、圣人头疼的,总要给这群老古董找些事情做。这些老古董要是闲着没事做,就会盯上我了,整日里想着如何算计我,给我找麻烦。”虞七摇头笑了笑,又一次闭上眼睛,继续参悟神灵变。

西岐

岐山

紫薇看着手中的诏书,一双眼睛阴沉不定,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麻烦大了!”紫薇看向南宫适。

“进退两难啊!”南宫适深吸一口气:“只怕子辛来者不善。”

“此事还要请道门诸位老祖出谋划策,参议一番。”南宫适沉吟一会才道。

“阳谋!”

“这是子辛的阳谋。”

“他分明是想要将我父子一窝端了,将我父子尽数囚禁在朝歌,然后使得西岐群龙无首,再难有所作为。”紫薇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他没办法!

西岐素来以仁孝之名治国,现如今朝廷来报,说西伯侯在朝歌城病危,他这个当儿子的能不去吗?

不去的话,岂非要叫天下人戳脊梁骨?

西伯侯要是在朝歌城平安无事倒也罢了,若真有个三长两短,紫薇的名声怕不是要臭了,有何资格为一国之君?

有何颜面统摄西岐?

日后要是西岐扯杆子造反,天下各路诸侯,谁能跟随?

成大事者,最忌讳的就是道德有问题。

现在事情摆在前面,就问你去不去?

紫薇点燃香火,不多时就见一道人影自天边来,大广道人焦急莽荒的赶来:“贤侄,可是出现什么大事了?怎么这般着急忙慌的叫老道来此?”

“师叔,那人王子辛竟然以父亲重病为由,想要宣召我入宫。”紫薇看到大广道人,就像是遇见了主心骨般,连忙上前道清缘由。

“这?”大广道人闻言一惊,小心肝不由得颤了颤。

紫薇是谁?

道门的真龙,道门的雷龙,事关封神大业,有圣人诏命在身,决不可有半份意外。

要是紫薇去了朝歌城,那子辛忽然兽性大发,将紫薇给咔嚓了,怎么办?

就算不将紫薇给咔嚓了,要是将其囚禁在朝歌城中,你能怎么办?

西伯侯就是前车之鉴啊,这等无耻的手段虽然为人诟病,但却很好用。

用孝道仁义做刀子,架在你头上,逼迫着你出手,就问你怕不怕?

你怕不怕?

去不去?

“公子有真龙在身,战力略高于人神,即便是去了又能如何?道不虞有什么危险,若事有不妙,直接遁逃出来就是了。就怕那子辛用软刀子,以侯爷为绳索,将公子束缚在朝歌城。”大广道人也是为难。

叫紫薇去吧?

前途未卜。羊入虎口,岂能那么容易脱身?

不叫他去吧,事情又不是一般的麻烦,简直是天大的麻烦。不仁不孝的帽子扣下来,你还说不清楚,百姓也绝不会听你解释,西岐数百年累积的名声,累积起来的道德仁义,不是一朝就要丧尽?

“不如,叫二公子代替大公子前去?就推脱说,大公子身染重病,无法启程。”正在皱眉思考的南宫适忽然脑海中闪烁出一道灵机。

不得不说,吉人自有天助,关键时刻自然而然会想出破局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