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吾皇万岁

安东尼成为第一个被捉走的上榜者,少年茫然无措,只能被带回女方的家里。

这是一户富商,非常富有的那种,光是从他们的房舍就看到出来,这是广泛使用石材建造的房子,里面甚至有彩绘的壁画。

最最让人惊讶的则是在客厅中央,有一张硕大的八仙桌,用上好的紫檀木制成,在桌子背后,还有一面红木的屏风,上面雕刻着一群蝙蝠在海浪上飞行——福如东海!

毫无疑问,这是纯正的进口货了。

屏风和八仙桌子的价钱,几乎相当于同等重量的银子。

但是对于富商来说,一点不成问题。

他太需要这些东方来的奢侈品,来提升自己的品味了。

“瞧瞧,多精美的东方艺术,多么绚烂的雕刻,用料,布局,审美……全都无可挑剔,伟大的明朝,一个艺术的国度!”

秃头顶的富商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可是在安东尼听来,却有些想笑。这和他了解的东方有很大差别。老师不厌其烦告诉他,东方是平民社会,他们不追求奢华的享受,不会无缘无故浪费太多的钱财。他们的社会没有极富,更没有穷人,每一个人都能安享生活的幸福……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看着眉飞色舞的商人,安东尼很识趣,没有戳穿。

在夸奖了红木家具之后,富商拉着安东尼坐在了紫檀木的椅子上,普通客人根本无福坐上去的,他们只能欣赏一下,然后去旁边的房间惊叹东方艺术。

显然,这个未来女婿的屁股还是有资格坐一坐的。

“对了,要怎么称呼?”

安东尼脸黑了,“安东尼,来自威尼斯的安东尼。”他闷声道。

“哦!亲爱的安东尼,你能成为大明的官员吗?或者说,你即将得到什么样的身份?是贵族吗?什么等级的贵族?侯爵,还是伯爵?”

安东尼更懵了,他用力摇头,很认真道:“尊敬的阁下,我必须很诚恳告诉你,我只是通过了汉语考试,可以去大明进修更深一层的学问。我不是大明的官员,而且大明也没有贵族,他们的爵位是很稀少的,几乎没人能够拿到。还有,还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您,在这一次考试当中,我是最后一名!”

“什么?”

富商惊呆了,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不可能!怎么可能?你的名字是一个贴出来的!你怎么不是第一名?”

安东尼无奈苦笑道:“这个排名是从后面向前的,按照老师的教导,我的名次相当于孙山,如果更低的话,在东方有个成语,叫做名落孙山。”

富商是不大懂得谁是孙山的,他只是惊讶安东尼的名次,这要是最后一名,也太亏了吧?

正在这时候,一个肥硕无比的妇人,挽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进来。

成年人没有什么事情是容易的,除了长肉。当然了,对于穷人来说,长肉更加困难,但是作为一个经营丝绸和茶叶的商人,钱真不是问题。

妇人最喜欢奶茶,每天一大杯奶茶,加入少半杯美洲产的白砂糖。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她吹出了两倍的彪悍体型。

当然,她并不觉得是个问题,相反,在普遍贫穷的时代,能够吃得胖胖的,本身就是实力的体现,老娘凭本事长肉,羡慕吗?羡慕也长去啊!

“我亲爱的丈夫,这就是咱们的女婿吗!多漂亮的孩子啊!”

妇人夸张叫着,扑过来围着安东尼转圈,仿佛一只欢快的飞蛾。

不堤防,她被丈夫揪到了一边,夫妻两个嘀咕起来。

安东尼倒是无所谓,事实上他并不想结婚,他有自己的想法。

在老师的家里,他看到了一款瓷器,上面绘着小桥流水,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溪边浣纱。

他的老师曾经盛赞过这副图景,没事的时候,还在太阳下面,痴痴观看着。

这才是真正的艺术!

不是歌颂上帝天使,也不是贵族王公,就是普普通通的人。

小桥流水,田园风光,安居乐业……看着瓷器上的图景,老师的心似乎飞到了遥远的东方,灵魂得到了餍足。

安东尼也有一个朦胧的想法,或许他可以替老师去追逐这个梦……他无所谓地思忖着,一旁的女孩子却盯着他,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本漫画,递到了他的面前。

“你知道上面的故事吗?”

安东尼下意识看了一眼,“这是花木兰,是一个很勇敢的女孩子。她的国家面临着一个叫做柔然的部落侵略,她女扮男装,上了战场!”

“是吗?就,就像贞德一样?”

“没错!”

“那她也被烧死了吗?”

“怎么会?”安东尼语气夸张道:“那是野蛮人才干的事情,在文明的东方他们十分尊重女性。事实上花木兰得到了皇帝的赏赐,只不过她拒绝了,返回自己的家乡,重新过上平静的生活。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叫做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安东尼兴奋说道:“我这次到了东方,我一定会去这些地方朝圣的!一定!”

女孩瞪大了眼睛,突然也变得很兴奋,“我,我也想去,可,可以吗?”

安东尼眼睛眨巴了一下,他在想着怎么回绝,实在是不好意思,他不想带一个拖油瓶。

可这时候富商和妻子却冲了过来,一起大吼。

“不许去!”

他们一把夺过了女孩,像是老母鸡一样,死死护住。

“对不起,我们之间发生一些误会,你……可以走了。”

安东尼耸了耸肩,一点也不意外。

他迈着步子,就往外面走。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吧!

貌似东方还有一句话,叫做莫欺少年穷!

对!

只要前往大明,到了梦想之地,他就能追寻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就在他刚刚走到门口,一个女孩子冲了过来,正是富商的女儿。

“带上我吧,我愿意跟你一起走!”女孩的声音焦急,她的背后已经传来了咚咚的声音,那是她母亲奔跑的动静。

“快,快点!”

女孩惊呼哀求道。

安东尼却很为难,他对这个女孩真的没有太多的想法,甚至他也没想过立刻成亲。

“对,对不……”

还没等他说完,在路上突然跑来了几个人,当他们看到安东尼的时候,立刻兴奋大叫。

“喂!亲爱的安东尼,你走运了!”

安东尼还在发懵,一个家伙冲了上来,搂住他的肩头,兴奋道:“你还不知道吧?就在唱名结束之后,大明皇帝突然下旨,要给所有考中的学子赐宴……是地地道道的东方御宴啊!可不是那些糊弄人的玩意。”

“还有,明皇陛下会赐给你们每个人告身,有了这个,就可以参加大明的吏部考试了,有机会成为大明的官员。更厉害的是有了告身之后,就受到大明律法保护。你就是一个光荣的大明子民了!”

“我的上帝啊!大明子民,多么让人自豪的身份!纳税、经商、求学,全都是大明子民的待遇。不行,我也要好好学习汉语,下一次我一定会通过考试,一定!”

安东尼愣了片刻,说实话他还有点晕,只能道:“你要是想通过考试,我建议最好忘了上帝。”

朋友眨了眨眼睛,突然大声高叫,“没错!去他的上帝!明皇才是上帝!是最仁慈的君主,最完美的至尊!”

安东尼用力点头,“对的,陛下是所有大明子民的君父!”

“对,对!君父!是君父!”朋友兴奋道:“你放心吧,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成为大明子民的!”

安东尼对朋友的决心,表示支持。甚至有点庆幸,他是幸运的,这种考试以后之后越来越严格,竞争越来越大,说不定第一批是最容易的。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都轻松了,刚刚的不愉快一扫而光。

对了,马上要面见君父,应该准备一下才是,该死,面君的礼节是什么样的,竟然忘了!

安东尼拔腿就跑,可是他速度再快,却也没有那个胖蛾子快!

妇人一把拦住了安东尼的去路,两个眼睛冒光。

“我的女婿,还有什么地方比家里更方便?快进来吧,马上就要面见陛下,我们要好好打扮你!”

安东尼完全傻了,女婿?不要开玩笑啊,我的耳朵没坏,记忆力也没有减退,你们刚刚说了什么,我还是记得的。

“对不起,我……”

“什么对不起,都是一家人!”

妇人和丈夫竟然一左一右,架起了安东尼,就往院子里跑。

他们翻脸之快,简直跟翻书一样。

果然是蛮夷,一点没有东方的宠辱不惊。

尽管安东尼鄙夷着,但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听天由命吧!不过说实话,富商家的生活还是很安逸的。

他们不光有中式家具,还有一个来自东方的冲水马桶,还有许多瓷器。

只不过他们的品味让人堪忧,买的都是五颜六色的那种,一点也不东方!

果然是土豪的品味!

这不,就连他们准备的衣服也都是花里胡哨的。

明艳的丝绸,夸张的刺绣,还有一大堆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玉佩,甚至还有一尊观音像。

听说东方相信这个,面见教皇要佩戴十字架,见明皇,也要这个吧!

安东尼简直被打败了,一知半解真的很可怕啊!

好在很快有人给他送来了面君的衣服。

这是一套大红的官服,没有多余的装饰,就是那么艳红艳红的。然后是犀角的腰带,梁冠,官靴……

这一套穿戴起来,竟然真的和大明的官员一般不二。

“我的天啊!这才是真正的贵族风尚啊!”妇人夸张大叫。她的女儿也露出惊喜的神色,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真的太出众了!

身形瘦高的安东尼,面皮白净,少年感十足。配上一身大红的官服,简直绝了!

“这个……据我所知,刚刚入仕的官员,只能穿绿袍,这次属于特别加恩!”安东尼努力解释,可他的岳父岳母根本没有听进去。

“不要说了,哪怕只是这样我们已经很满足了。只要有了大明的身份,就可以在东方正常开户,可以设立商场货栈,直接从大明采购商品。”富商手舞足蹈,“没有了中间商,没有了贪婪的犹太人。我的获利会成倍增加的!”

“我亲爱的女婿,我已经决定了,让丽莎跟着你一起去大明,有了你的帮助,我们家的生意会越来越大的。总有一天,我要买下整个罗马!”

安东尼已经懒得吐槽什么了,他还是赶快走吧!

朱厚熜很体贴将宴会放在了下午,但是这些年轻人怎么敢让皇帝陛下等候。

许多人早早就来了。

他们都穿着鲜艳的红色,其中还有三个人插着花,原来这三个人就是所谓的三鼎甲。

这些年轻人兴奋交谈着,手舞足蹈。

安东尼仔细听了听,原来自己的这些同科,有人出身卑微,只是个农民的儿子,因为在码头工作,加上人足够聪明,几年下来,掌握了熟练的汉语,通过了这一次考试。

“你们能想象吗?一个农民的孩子,居然有了成为官员的机会,我的老天啊!只有大明皇帝才有如此博大的胸怀!”

同伴兴奋地欢呼,让安东尼感同身受,的确,一个不讲血统,不讲出身,只看才能的东方世界,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还有人讲,过去在他们那里,道路中间是贵族行走的,普通人敢践踏贵族的路,是会被毒打的。

可是自从通过了考试,不知道有多少人前来拜访,其中就不乏贵族,还是身份很显赫那种。

他们迫切希望通过这一批新贵,得到大明的青睐。

“一群见风使舵的卑鄙小人,我发誓,我只会为了大明的利益奋斗!”

这句话立刻引来了响应,他们甚至觉得应该搞一个宣誓仪式,从今往后,他们生是大明的人,死是大明的鬼!

这样一群兴奋的年轻人,得到的是整个罗马的羡慕。

不管是曾经的主教,还是各地的贵族,统统都不及这些人的万一,毕竟这里面有太多人出身寒微,一个穷小子通过一场考试,就可以改变命运。

这是何等激动人心的事情!

终于,到了赐宴的时间。

西斯廷教堂的大门再度为他们开放,每人一张桌子,精致的美食,不断送上来,乐器之声响起,在这一刻,他们仿佛置身天堂!

“吾皇万岁!”

这些年轻人发自肺腑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