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胜利的曙光

梁王带来的兵马,身上的穿着与大周将领类似,身上的布面铁甲也是出自大周卫所,唯一不同的是将内衬的领子从白色换成了红色。

朱五将那副将的甲胄穿上,将红色的领子整理的服帖,抹黑自己的脸,装作是从浓烟中爬出来的一般。

按照魏大人之前的吩咐,他和吕光将提前买好的火器全都引爆,然后就带着几个坊间人离开。

叛军数量太多,他与吕光没有在军中练过兵,不懂得军阵变化,几千兵马的冲击之下,两个人渺小的如同砂砾,留下来也是没有用处。

第一次爆开火器,眼看着叛军乱成一团,朱五心中异常欣喜。

紧接着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都很顺利,他与吕光抓住时机,与魏大人配合的天衣无缝,顾不得再去看叛军的惨状,只顾得从坑中爬出来,立即奔向下一个埋火器的地点。

直到最后一处,机括拽开,埋的火器全都用完了。

该是他们离开的时候。

朱五眼看着魏大人带着骑兵再次迎上了叛军。

“一个,两个,三个……”朱五心中默数魏大人身边还剩下多少人。

人越来越少,淹没在叛军的洪流之中。

朱五摸索着怀中的火器,他有个毛病,总会将最好的留在最后,他的扁食摊子上最后两碗扁食定然馅料最多,此时他怀里的几个火器也是威力最大。

既然做出来了哪有不卖出去的道理。

于是朱五盯上了魏大人一刀斩下马的叛军副将,将那副将拖进了大坑。

穿戴甲胄一气呵成,朱五开始一步步向前走,如果能靠近叛军军阵,将他怀里的火器丢出去,或许还能帮上魏大人。

朱五自然也有私心,韩钰那杂种是梁王的人,他们村中有多少人死在那私矿上。

他得让那些叛军知道,他们还活着。

人总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

村中的老少爷们儿,他朱五也是条好汉,他的“朱”是赤红色的朱,如同燃烧起来的火苗,如同沸腾的热血,现在就让他这把大火去烧叛军。

看着朱五的后背,吕光气得只想破口大骂,那傻子连招呼不打一声,穿上甲胄就跑了,他想要跟上去,一时半刻没有找到合适的尸身下手,只能先向魏大人禀告,以免真的让朱五做到了,魏大人不知晓情形反而坏事。

朱五怀里还有火器,如果火器响了就是朱五得手了,就算没得手,应该也不会是悄无声息。

吕光蹭了蹭湿润的眼角,朱五那么小气的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将自己和火器留给叛军。

……

战场之上,魏元谌带着骑兵冲击了几次,他依旧腰背挺拔,不见任何疲态。身边的尸身也堆积起来,前来与他对战的叛军将士,在他的威势之下步步后退。

若非梁王身边的副将用雷霆手段整饬兵马,说不得许多人都会做了逃兵。

“全都冲上去。”

更多的叛军蜂拥而上。

魏元谌胯下战马哀嘶,最终撑不住倒在阵前。

“梁王有令,杀魏元谌者封爵赏万金。”

魏元谌弃马继续与叛军对战,眼见着魏元谌已经没有了方才的优势,可梁王身边的副将却也越来越胆寒。

他本以为只要他们一拥上前,很快就能将魏元谌解决掉,谁知道几拨人上去了,最终全都被魏元谌斩杀。

眼看着魏元谌又抢了一匹战马再次脱困,副将向梁王请命亲自前往。

梁王缓缓点头,魏元谌看着攻势不减,其实身上至少有三处重伤,就算副将杀不了他,他再亲自带兵前往,必能将魏元谌斩于剑下。

“咣。”

副将的长刀与魏元谌手中的铁枪撞击在一起。

副将虎口发麻,长刀差点就此脱手,他咬紧牙关,握刀平扫想要挽回一局,魏元谌却先一步洞悉他的思量,挡住了他长刀的去路。

副将眼睛紧缩,狼狈之下再次抵挡,他切身感觉到了那些退缩的将士心中的恐惧。

残阳似血,天地之间一片血红,仿佛将所有人都牢牢地笼罩在其中。

鲜血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副将眼看着魏元谌肚腹之间有鲜血从内向外涌出来,不禁面露笑容,终究所有人都是血肉之躯,他们还是能将魏元谌杀死在这里。

副将鼓足了力气,兵刃互相切磨声刺耳。

副将身后传来梁王的声音:“随本王一起拿下魏元谌。”

副将的眼睛一瞬间变得通红,不知是激动还是欢欣,若不是用尽了全力与魏元谌对抗,他就要说一句:“你输了。”

副将才想到这里,就听到魏元谌的声音道:“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就像是在回应副将。

“呜”一声嘹亮的牛角号声响起。

副将下意识地转头看去,拱极城的城门缓缓地打开了,紧接着兵马从城中涌了出来。

那是……

朝廷的援军到了。

惊愕之中副将气力一卸,紧接着额头上一凉,他似是听到了自己头骨碎裂的声响。

“王爷,援军,朝廷的援军。”

战场的局势一下子扭转。

精于谋算的梁王也不禁整个人怔愣在原地,朝廷居然那么快派来了援军……

“王爷……”

“王爷……”

朝廷援军一到,他们没有胜算。

“先退离这里。”梁王半晌才回过神,他这次可能输了,多年的布置毁于一旦,下一次再接近京城不止会是什么时候。

梁王正要调转方向带兵逃离。

“轰。”

仿佛终于找到了机会,沉寂了太久的火器炸开声再次响起,爆开的地方正是叛军军阵之中。

本就慌乱的叛军就像受惊的兔子般四散逃窜。

“停下来,都停下来。”

将领呼喊着试图稳住眼下的局面,然而不少叛军见到来势汹汹的朝廷兵马全都乱了方寸,加上莫名其妙的火器袭击,就如同一盘散沙,一时之间无法聚拢。

“轰。”又是青烟滚滚,将领的声音被完全掩盖住。

“快护着王爷离开,其余人抵挡朝廷的兵马……”

梁王握紧了缰绳,在身边人护送下向前行,混乱之中,梁王看到有人纵马向他靠近。

那是浑身是血的魏元谌。

“挡住他。”

梁王身边的人话音刚落,魏元谌催马向前就像一支箭矢径直刺向梁王。

梁王身边的亲卫纷纷留下来,挡住了魏元谌的攻势,剩余的人护着梁王继续前行。

“你是谁?”终于逃开一段距离,梁王身边的亲卫忽然发现有可疑之人靠近。

那人穿着的虽然是他们阵营的甲胄,却没有按照他们的吩咐前去抵挡朝廷的援军。

这人不对。

亲卫纵马扬刀向那人劈去,那人没有因此而逃走,反而快步迎着他们奔来。

若非援军突至,后面又魏元谌追兵,亲卫绝不可能让这样的人靠近梁王,不过……那人也活不了。

亲卫一刀挥去,那人身子一歪,虽然躲避开了长刀,却被战马重重地撞开,眼看着危机解除,亲卫正要舒一口气。

“轰”地一声,火器在身边炸开,亲卫的身体被冲击着飞了出去。

浓重的硝烟味儿,飘散在空气之中。

梁王耳边“嗡”地一声,眼前闪过耀眼的火光,紧接着胯下战马被炸开的铁片击中,战马悲嘶一声,将他整个人掀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