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约定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顾崇义也有这样的忧虑,好在莫真人送信进了宫,无论是太后娘娘还是皇后娘娘都会有所防范。

太后娘娘答应肯帮忙,坤宁宫出了事也会伸出援手,不过那些人手段狠厉,他们筹谋了十几年之久,眼线遍布,防不胜防,再加上贵妃党这个变数……

顾崇义思量到这里道:“这些事无法预料,眼下只能竭尽全力争取先机。”

崔祯点点头,看来到底还要去见魏元谌,他手中握着崔渭拉拢将士的证据,从中能看出崔渭谋算大同的意图,但崔渭也不过就是幕后之人手中的棋子,只对付崔渭没有任何用处。

顾崇义道:“希望魏三爷那边一切顺利。”

崔祯目光微深,为了不打草惊蛇,配合魏元谌抓人,看来他得去见魏元谌一面,虽然他很不想与魏元谌相处,但这桩案子中,他不过就是其中一环,真正掌控大局的人是魏元谌。

崔祯站起身:“我去见见魏通政。”

顾崇义颔首,并没有多说话,其实崔祯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崔祯会去找魏元谌,不需要他在中间传话,就算是崔祯和魏元谌之间有什么他不知晓的恩怨,但在这种时候,都会摒弃前嫌。

在太原时崔祯已经做得很好,说到底就算定宁侯府再乱,崔祯也是一个帅才,不会不顾大局。

“去看看襄哥儿吧!”顾崇义道,“邹林氏也就是这两日的事了,襄哥儿心中难过,你去安慰几句,那孩子年纪尚小就经历这么多也是不易。”

崔祯应了一声,他这次来怀远侯府也是想要见见崔襄。

崔祯走出屋子,就在外间看到了顾明珠,珠珠坐在椅子上翻看手中的账目。崔祯脚步停顿下来,静静地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直到顾明珠抬起眼睛与他四目相对。

“大哥要走了?”顾明珠笑着道。

崔祯道:“先去园子里看看襄哥儿。”话音刚落他就看到旁边准备好了一只食盒。

顾明珠道:“大哥将食盒顺便带去吧,里面放好了族姨母用的汤水和药。”

崔祯也想过该带些东西给邹襄,但心中知晓邹襄不会要,更何况现在邹襄的情形,读的书,用的东西顾家一应俱全,定宁侯府中祖辈用过的甲胄和刀枪剑戟邹襄也年纪太小,根本用不得,所以他就什么都没拿。

眼下珠珠准备的这个食盒……崔祯不想伸手去取,定宁侯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他是错了,但这不是他表达歉意的方式,他知道亏欠姚清和邹襄的,他想过要如何弥补,他会尽心培养邹襄,教邹襄拳脚、骑射,如果邹襄愿意去军营,征战、领兵之事他也会倾囊相授,定宁侯府的家业,自然也不会少了邹襄,他已经让人去陕西,将邹襄母亲接回来葬入崔家祖坟,让她能名正言顺受子孙供奉。

今日他本就想站在远处看看邹襄。

现在珠珠准备了食盒,他就要将食盒提进去,像是刻意找了理由去亲近、讨好。崔祯不知道该如何与儿子相处,在邹襄身世被揭开之前,他没有过子女,不知为人父该如何,脑海中可以借鉴的也只有父亲督促他勤练拳脚的情形。

崔祯走过去,最终还是伸出手握住了食盒提梁,轻飘飘的食盒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握在崔祯手里却又好像很重。

顾明珠看着崔祯的背影,她帮这个忙,多数是为了邹襄,希望邹襄能够撑过邹林氏过世这一关。

至于对崔祯,她作为周如珺,不管是崔祯自大也好,被利用也罢,已然从这件事上得到教训,所以那些事都是过眼云烟。作为顾明珠,崔祯对她这个表妹有心照拂,所以这也算是她的回报。

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即便崔祯有诸多缺点至少心正,有这样一个戍边将领,算是百姓之福。

……

邹襄要去小厨房看看邹林氏的药有没有熬好,刚出门就瞧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向这边走来。

那身影身姿笔挺,走起路来又快又稳,手中拎着一只食盒,食盒纹丝不动,里面即便有些汤水也绝不会洒出来。

邹襄想到自己小心翼翼端着食盒,一步步挪回来的情形,不禁心生羡慕,不过那种羡慕只是一闪即逝,换成了厌恶和怨恨。

邹襄转身想要回到屋子里,不去理睬那人。

“去哪里?”崔祯的声音传来,“将这食盒拿回去。”

邹襄没有动。

崔祯道:“不要耽搁你姨奶奶用药。”

邹襄是崔祯的儿子自然不能再称呼邹林氏为母亲,按辈分邹襄需要叫一声姨奶奶或者族姨奶。

邹襄听到这话怒火从心头烧起:“那是我母亲,不是什么姨奶奶,如果你再这样说……”

崔祯看着那张牙舞爪的小儿:“如何?你还想要杀我不成?我虽然愧对你和你母亲,到底也是你的父亲,收起你那大逆不道的心思,等我处置好了家中事,就与我回到崔家,不要再给顾家添麻烦。”

看着崔祯板着的脸,邹襄心头压制已久的怒火冲上脑子,一脸倔强地道:“休想,你这辈子都别想接我回去,我宁可死也不会认你。”

崔祯淡淡地道:“那你想做什么?自立门户?自不量力的小儿,还不是要麻烦顾家帮忙,到头来你还会回到崔家,绕这么一大圈,无非就是要让你自己心中舒坦些罢了,以为不用我帮忙就能长大成人,将来还会胜过我,但你的身份被揭开,你与邹襄早就不同,将来得到的抚育也不一样。

你年纪尚小还不懂这些,等过阵子我会将你接回去,有什么话我们父子可以回到崔家慢慢说。”

崔祯说着将手里的食盒递过去:“拿过去,将该做好的事做好。”

邹襄红着眼睛,眼前的崔祯就像是一堵墙死死地压住了他,什么身份,什么抚育,他都不想要。

邹襄毕竟就是个小孩子,听到自己母亲被陷害的始末,心中更加愤恨崔祯,这怒火在邹林氏和顾大小姐面前还尚能被抚平,听到崔祯那一番话,他高高在上为他安排好了一切,他的汗毛一下子都竖立起来,满心就是拒绝和抗争。

崔祯别想像发落母亲一样发落他。

邹襄没有去接食盒,反而用尽力气去推搡崔祯,就像是要证明自己有力气抗争似的,他死死的咬住牙关,将所有力气都用在双臂上。

“嘭”地一下,手掌就像是触到了坚硬的山石,可那明明就是血肉之躯。

崔祯的身体纹丝不动,手中的食盒好似都没有晃动一下,邹襄愣在那里,他抬起头看着崔祯那张深沉的面容。

崔祯淡淡地道:“想要推得动我,再长十年。”

“不用,”邹襄用稚嫩的声音道,“两年足够了。”

邹襄看到崔祯目光扫向自己,崔祯没有说任何话,那神情显然是在蔑视他。

“五年之内能推动我,”崔祯道,“我让你入邹家家谱。”

邹襄道:“用不着你答应。”

崔祯再次将食盒递过去,邹襄这次伸手接了过去。

崔祯转身向外走去,一直走出了怀远侯府,崔祯翻身上马,低下头整理了一下衣袍,那小儿力气很大,不是寻常四岁孩童能够相比的,不过五年之内,他还不至于被那小儿推动,他也不会被推动。

没想到珠珠一只食盒却有这样的用处,崔祯眼前掠过少女的面容,姨夫和姨母说的没错,珠珠真的很聪明。

做完一件事,接下来就是另一件,崔祯道:“拿我的帖子去魏家。”